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吞天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赵老大!这吴煜,明明已经废了,但此刻竟然打断这桩树木,这才数日时间,他定是在我们颜离峰,得到了不得的造化!”一位嘴角有着一颗大痣的猥琐杂役,对中间人模狗样的赵川说道。

    “很好!”赵川眼神深处藏着深深兴奋,只是不急着表现出来,这一会众人已经走到了吴煜眼前。

    “有何贵干。”吴煜眯着眼睛看着他们,尤其是赵川。多日前那件事情吴煜可未曾忘记,是这赵川让自己背了黑锅,导致自己差点殒命。

    “我们就是很好奇,你不是废了么?怎么又有能耐了,莫非是潜入我们的住处,偷了我们的修炼法决?”赵川乃是真小人,做事都是明着来。

    吴煜很清楚,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巨大变化,所以肯定会有怀疑,更有觊觎。

    “吴煜,你这无耻的窃贼,若识相,就快把从我这偷盗的东西,还给我。我不跟你计较。”赵川眼神灼热,其中藏着深深贪欲。他在这仙门时间很长,但成仙又无望,若有机缘,他肯定是要拼死夺来。

    “第一,我没偷,第二,我没可给你的东西。”吴煜知道这赵川乃是锻体境第四重,超越自己两个级别,力量也是自己两倍。足有二十匹战马力量。

    “赵老大,宰了他,一了百了!”旁边另一位粗壮杂役道。

    “用你说,给你一个立功机会,你上!”赵川抽了一下他的脑袋,说实话,他可没有多少耐心。造化这种东西,要到手才能安心。

    “谢赵老大!”那壮硕汉子迅猛冲击而来,其气血磅礴,有数匹战马力量,一拳能打断一棵树木!

    “哼!”

    此人破绽百出,吴煜也不想浪费时间,陡然前冲,那血肉爆发出强劲力道,飞起一腿正面踹在那壮汉胸前,顿时间咔嚓数声,壮汉胸骨凹陷,惨叫一声就倒飞出去,在地上翻滚几圈,连连惨叫,命都丢了一半。

    “好强!”赵川连忙查看那壮汉伤势。

    “到底得了什么造化,这么厉害?”

    就在他疑惑的瞬间,他身边剩下四人联手进攻吴煜,虽然境界相同,但吴煜修炼的乃是金刚不坏之身,挨他们一拳基本没事,但他们只要中吴煜一招,尽皆喷血飞退,一个个断胳膊断腿,半年都别想爬起来。

    “轮到你了!”

    转眼之间,吴煜那炽热的眼神中,只剩下赵川,其他都在地上哀嚎。

    快意恩仇,这种感觉真爽!

    既然上天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那么为何不复仇!眼前这赵川,差点害了自己性命不说,还要夺自己造化,怎能在这时候退让?

    赵川脸上冷汗连连。

    他倒不是觉得自己不是吴煜对手,而是吴煜出手简单粗暴,稍微有些吓住他了。

    “虎咆龙拳!”

    收拳,前冲,一共三步,每一步都在地上借力!在第三步的时候,吴煜整个人如同下山之猛虎,气势磅礴,猛然一声暴吼,发出虎啸之声,震得赵川双耳轰鸣!

    最可怕的是,那一拳爆发而出,眨眼就在赵川眼前。

    不过,那赵川并非是省油的灯,眨眼之间,不知道从何处取出一把长剑,刺向吴煜。

    “你以为,我赵川能当上仙兽园管事,我是吃素的?”

    他心里已经有了数种宰了吴煜的方法。

    “斩杀他!”众人心中含恨。

    “吴煜,你残害同胞,手段残忍,罪该万死。今日我赵川代替苏上仙了结你性命,清理门户。”赵川脸色阴冷,手中那精钢打造的长剑在这黑夜当中闪耀出冷血之光。如严寒彻骨。

    赵川有锻体境第四重,达到了‘内壮’之境界,五脏六腑皆已锻造,气息悠长,血肉精粹,呼吸之间乃有虎豹雷音从胸腔之中传出,整个人如山林中的猛虎猎豹,一双冰冷眼眸盯着他的猎物,那精钢长剑正是其锋利的牙齿。

    “厉害。”若是武道五重天时候,搞定这对手不难,但以如今来看,赵川至少拥有二十匹战马的力量,是自己两倍。

    “这蠢货是孙悟道的人,孙悟道说不定知道他得了造化,赵大统领,今日结果了他,明日我等就将那孙悟道丢下黑肠崖,让他粉身碎骨,尸身喂了那乌鸦!”

    “没想到这残废还能有转机,不过,遇见赵老大是他的不幸!赵老大可别轻易先弄死了,我们几个咽不下这口气,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吴煜静静记下这些话,他意识到,本该是教训一下对手,但如今已经演化成为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叮叮!

    赵川的精钢长剑在黑夜之中颤动,杀机凛然。

    “赵川的拿手绝技,应该是最顶尖的杂役弟子,才能修炼的中品武学《暴雨梨花剑》。中品武学,在我东岳吴国是国宝,在这通天剑派,竟然是淘汰给杂役的。”

    “赵川力量乃是我两倍,又有中品武学!”

    吴煜没想到会遇到他,此战相当危险,或许只有拼死一战,才可能有所活路。

    “死!”

    在这瞬间,赵川二话不说,一个闪身就手舞那精钢长剑杀来!一时间剑影重重,杀机四伏。

    “好狠!”

    那一剑直插吴煜眉心。

    “躲!”

    自己手无寸铁,只能闪躲,他运起那‘猿猴鬼步’迅速后退,在这山林之中,猿猴鬼步反而更能够发挥出效果来,一时间那长剑虽然杀机重重,但好几次攻击,都让吴煜在惊险当中躲过。

    “这残废,果然没多少能耐,只会闪避!”赵川忍着剧痛,满脸嫌弃痛骂道。

    “当孙子当久了,就是没种。”

    唰唰!

    周围数根枝叶在赵川的长剑利刃之下被斩断,飞了出去,叶子散落一地。

    那碗口粗的切口十分平齐,显示出赵川精湛的剑技!

    “梨花飞舞!”

    赵川穷追不舍,剑影化作梨花,一波波来袭,眼前满是刀光剑影,吴煜将猿猴鬼步施展到极致,仍然数次惊心动魄,完全让赵川追着打,没有还手的机会,一旦还手,估计手臂都会让赵川斩断。

    “哼!”

    赵川并不着急,就在这时候抢先一步,在吴煜的肋下撕下一道伤口,一时间鲜血渗出,深可见骨。

    隐约可以看到,吴煜的骨骼已经有金光流动,隐约成了黄金骨骼,只差诞生金色火焰,这《金焱骨》就算是完成了。

    “行了,这吴煜没命了。”赵川等人无比畅快。

    “死!”

    赵川暴乱厮杀,将那‘暴雨梨花剑’舞成倾盆大雨,笼罩在吴煜的头顶上,在接下来半个时辰的持久厮杀当中,再度在吴煜的身上厮杀数道伤口,鲜血染红了黑衣,惹得赵川他们狰狞大笑。

    自始至终,吴煜没痛呼一声,仿佛那被伤到的不是自己。

    其实赵川自己都没想到,他和吴煜缠斗,竟然能够杀到半个时辰,他心里已经暗中惊讶吴煜的韧性了。

    “必须结果了他。”想到此处,赵川加快厮杀,剑势大开大合,在赵川他们的惊呼声当中,差点要了吴煜的性命。

    他倒是没发现,吴煜眼中闪烁过一道金色的光芒。

    “一剑穿心!”

    赵川暴起,精钢长剑十分稳定,如毒蛇出动,找准了一个机会,骤然朝着吴煜的心口刺来,这一次他十拿九稳。

    就在这时候,吴煜眼中乍现出一道金光来,闪得赵川眯着了眼睛,千钧一发的瞬间,吴煜怒喝一声,做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举动。

    他用左手握住了赵川的精钢长剑,挡住了对方的穿刺。

    那精钢长剑刺下,在其手掌上拉出了深深的血痕,差点断掌,可惜的是,虽然刺破了血肉,甚至断了部分筋脉,但斩不破吴煜之骨骼!

    血肉深处,骨骼之上,一夜缠斗,金焱诞生!

    “青龙出海!”

    当左手握住对方长剑的瞬间,吴煜只有一个机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一声咆哮,如龙吟般震动亿万海洋。

    嚯!

    吴煜右手握拳,以‘虎咆龙拳’中的第二招,凝聚浑身之力,甚至是半个时辰的积累,在这瞬间爆发,其右拳仿佛是化作一头青色怒龙,在吴煜握住对方长剑的下一个瞬间,狠狠的砸在对方的头侧,咔嚓一声,赵川瞪大眼睛,右手松开剑柄,软软倒在地上。

    近身交战,一击必杀!

    “赫赫……”

    吴煜喘着粗气,左手几乎被切割断了,身上还满是伤痕,那把精钢长剑还被其握在手中,鲜血滴滴落下。

    “马上,金骨生焱,就要到达第三重了。”

    今日的惊险战斗,给了吴煜冲击到第三重的磨练,本身他有经验,再有赵川推波助澜,所以才成了。这也是吴煜在最后能斩杀赵川的关键点。

    今天他本不想杀人,只是赵川要杀他。他别无选择。

    在通天剑派,杂役之间当然不能自相残杀,否则必然会遭受重罚。

    这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之前都是赵川压制吴煜,忽然一个瞬间,吴煜拼死用血肉手掌却挡剑,一拳就让赵川倒下了。

    “赵老大……”

    所有杂役更加懵了,一个个脸色惨白,难以置信的看着吴煜。他们平日里崇拜的赵川,竟然死在吴煜这个残废手中。

    “吴……吴煜!你完蛋了,你杀了赵老大,按照通天剑派的规矩,你会被处死!”一位杂役哆哆嗦嗦的说。

    却不料这句话更是引来杀身之祸。

    “你刚才说,今日灭了我,明日还要将我孙伯丢下黑肠崖去喂乌鸦,对么?”吴煜握住了那精钢长剑,走上前来。

    “我……我……”杂役看到了他眼睛的杀机,顿时间浑身颤抖,道:“不……我没这样说。”

    唰!

    吴煜接连用这剑断了他们的性命。

    人生在世,杀戮,在所难免。

    对吴煜来说,他会杀两类人。

    第一,大奸大恶之徒,如那蛇妖。

    第二,和他仇深似海之辈,如昊天上仙。

    第二类人,一旦仁慈,往往就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杀身之祸,这些杂役显然是这种。

    搞定之后,吴煜看着满地血腥。

    “世道狰狞,需有自保之力,才会有尊严活着。弱肉强食,万古定理。无论于人,于兽,都管用。”

    当然,只要他离开,没人会知道这里的人,是他下的手。

    “齐天大圣,斗战胜佛,感谢你,让我新生。”

    夜里,吴煜将那精钢长剑掩埋,等自己再强一些,他就能挖出它,用来施展那霸道的‘东海斩鲸剑’。

    这时候他注意到,虽然没有草药,但身上这些伤口正在恢复,估计几日时间就能够痊愈了。

    “今日因祸得福,让我摸索到了锻体境第三重的门槛,还需继续巩固。”

    身上太多血迹,他整理了半天,包扎了伤口,掩饰了过去,方才回到住处。夜色已深,四处都是虫鸣,吴煜站在孙悟道的房间窗口,隔着薄纱可以看到老人正睡得香甜。

    “但愿他从此,能够安享这晚年。”

    “我若是能进仙门,或许就是他此生最大的惊喜。这一次,我定要不辜负他的厚望。”

    吴煜握紧了拳头。

    夜了,吴煜有些疲惫,回房睡下。

    他没看到,其实一个白裙少女跟了他半天,早在他和赵川接触的时候,她就在旁边了。

    但是,她是上仙,是苏颜离,吴煜又怎能知道她在旁边?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7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