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吞天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吴煜!你身为当朝太子,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破灭人伦之事!”

    “你是我东岳吴国千秋万代的耻辱!我东岳吴国万年名声,在你手里毁于一旦!”

    “先帝若在世,要是知道你竟有如此禽兽行径,定会被你活活气死!”

    周围有这尖锐、气急败坏的声音在撕扯着耳膜,吴煜头痛欲裂,他万分努力去睁开眼睛,但眼皮上像是挂着重石,脑子不断在轰鸣,浑身乏力。

    “一定是做梦,我记得,明日我即将登基为帝,现已睡下,明日需早起……”

    以他的武道修为,只有做梦时候,身体才会如此难以控制。

    “吴煜!你犯下如此丧尽天良之错,还要演到什么时候?”又是一道尖锐的声音,如冷风般灌进耳朵,好像是有人在耳边凄厉大喊。

    “嗯……”

    眼前景象有些迷蒙,自己似乎是在一张床上。

    如今乃是寒冬,以他的武道修为,仍然觉得寒冷入骨。

    “嗯?”

    头痛之中,模糊之中,吴煜看到床的另外一边,坐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面容极为妖媚,楚楚动人,破烂的衣衫难以挡住洁白细嫩的雪肌,凌乱垂落的长发散在胸前雪白处,更显得动人。

    如此美人,似乎和自己在一张床上。但她却缩在一角,惊慌的看着自己,精致的面容早以挂满泪痕。

    “羲妃!”

    吴煜如遭晴天霹雳。

    羲妃,是先帝之妃,换句话说,是吴煜他父皇的女人。

    吴煜并不喜欢这个女人,为何做梦,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另外,他感觉到十分寒冷,好像自己身上也只穿着一条短裤。

    头痛欲裂,他又晕了过去。

    “哗!”

    一盆冰水浇到了脑袋上,吴煜惊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果然衣不遮体!周围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凶恶、失望、恶心的眼神。www.shUYueWU.Com】

    “这不是梦!”

    吴煜脑子里轰的一声,虽然此刻还是浑身乏力,精神模糊,但是他以现在周围的情况判断,这绝对不是梦。

    “明日我即将登基为帝,那床上雕有彩凤,可不是我的床!这里是‘羲和殿’,乃是羲妃行宫!我怎会出现在这里?”

    眼睛越过众人,看到楚楚动人的羲妃被一众宫女侍卫包围,身上已经披上了厚厚的貂皮大袄。

    以东岳吴国之规定,众臣禁止入后宫,但如此诸多王公大臣,竟然一个个都出现在自己身边,将自己包围得水泄不通!显然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联想到刚才的事情,吴煜知道麻烦了。

    “不好!”

    他正要站起来,竟然发现根本不行,浑身的肌肉失去了力量,他连躺着都费劲。

    “吴煜!你!你!你真是禽兽!羲妃乃是你母妃!你竟意欲侵犯!若不是被及时发现,我东吴脸面,都让你丢尽了!”

    “丑闻,绝世丑闻啊!先帝啊先帝,这是我东岳吴国之大不幸!大羞辱!”

    一个个王公大臣,痛心疾首。

    “我早说过,这吴煜根本不配当太子,更不配当我东吴皇帝!其穷兵黩武,性格乖张暴戾,目无王法,独行独断。不学治国之道,整日醉心武学,这岂是我东吴皇帝该有的样子!”

    说话者是一位亲王,在吴国地位颇高,向来看吴煜不顺眼。

    吴煜心里忍不住想冷笑,所谓穷兵黩武,真相是吴煜在十四岁时候,就带东吴大军,抵挡住邻国进攻,最后反攻,拿下邻国四分之一的国土,东吴太子之名,震慑天下,被尊称为‘少年军神’!

    所谓不学治国之道,醉心武学,是吴煜有他的治国之道,他崇尚武力治国,今年方才十五岁,就已经冲到了武道五重天!

    全国,乃至数国,同龄人之中,在武道修为上没人能和吴煜相比,在东岳吴国,吴煜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武道妖孽!

    甚至有人预言,他在有生之年,定会冲到武道十重天‘通神’之境界,成为一代武道至尊!

    这样的武道天资,是东岳吴国传承万年,历任皇帝之中,只有开国大帝,才有如此造诣。←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在这亲王口中,竟然变成穷兵黩武。

    “哼!我也不服这吴煜,他本无太子之命!若不是荣太子早夭,怎会轮到他?再说,他母亲地位低贱,出身山野,若不是仗着先帝宠爱,太子之位怎轮得到他吴煜!这吴煜,有山野之贱血,果然粗俗,下贱,今日之行径,连畜生都不如!”

    说话的这位,乃是军中一名元帅,不过无论是武道还是权势,都被吴煜压制一头。

    他有一个儿子,不学无术,在吴国国都作乱,碰巧一次残杀贫民,夺**女让吴煜撞见了。那家伙还想把抢夺之物送给吴煜呢,结果吴煜当场暴怒,将其挂在国都城门上,暴晒三天三夜而亡!从此吴国纨绔们闻风丧胆!举国之内,再无人敢作乱。

    事到如今,吴煜大致明白了,自己被陷害了,而且被当场抓获。一定是有人主导这场大戏,以羲妃来阻止自己登基,那么,到底是谁,还能压制他一头?

    说实话,论手段,论武道,吴煜都举世无双!自先帝驾崩,还真没人敢不服他,加上他嫉恶如仇,在民间拥有巨大声望!

    “请昊天上仙!”

    一声刺耳声音,让吴煜的脑子嗡嗡作响。

    “昊天上仙,他……”吴煜一下怔住了。他听的没错,是昊天上仙这四个字。

    昊天上仙,是一位仙人!

    他是东岳吴国的护国上仙,据说已经一百多岁!

    他是神仙,神仙和凡人不同,就算是吴煜修行到了武道十重天,成为一代武道至尊,他也远不到仙人的层次,仙人就是仙人,乃是上天派下,到凡间救苦救难的。

    护国上仙,一般不参与凡间战事,他们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守护众生,诛杀妖孽,一般只有国境之内有妖物吃人,护国上仙才会出现。

    连先帝,都对这护国上仙敬重万分,诸多事情,都听从昊天上仙的吩咐。

    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所有王公大臣满脸虔诚。

    吴煜抬头看去,在羲和殿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影子,好像是瞬间出现,吴煜完全无法捕捉到其行动的轨迹。

    这昊天上仙,恐怕就是吴煜唯一敬畏的人了。

    昊天上仙神奇在于,虽然传闻有百岁以上,但仍然是一个青年模样,面容红润,身躯挺拔,虽然白发白眉,但也掩饰不了其旺盛生机!那是神仙才拥有的浩然正气!

    他穿着一身雪白道袍,其上有诸多八卦图案,手握一拂尘,邪魔不得近身。一双眼眸更是璀璨如星辰,世间诸多邪恶,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恭迎昊天上仙!”

    王公大臣、宫女侍卫,还有那羲妃,都五体投地,跪倒在地上。

    “今日之事,我已经了然。”

    昊天上仙的声音十分年轻,洪亮、大气,令人心神激荡。这乃是神仙之声。

    “请上仙惩戒罪子!”羲妃满面泪花,浑身微微颤抖,显得十分痛心。

    昊天上仙道:“罢了,治国,不能用罪恶之才。”他那一双灼热的眼睛,看向吴煜,让吴煜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甚至差点直接认罪了。

    “吴煜,你这次大错特错,仙道也是难容,我奉天命,革除你太子、皇帝之位。从今日起,废除你武道修为,发配充军,让你在尘世历练,重新做人。”

    仙道难容,奉天之名,革除皇帝之位,废除武道修道,发配充军!

    惨!惨!惨!

    听到如此惩戒,王公大臣高呼:“上仙英明!”

    吴煜反而冷静了,他不哭不闹,所有的激愤都压制在内心,在内心之中,形成一座巨大汹涌的火山,无数熔岩在滚滚流动,那是血的仇恨!

    这是命!是命啊!

    吴煜忍不住苦笑,他明白了。

    “我到此程度!举国之内,再无人敢治我!除了他,昊天上仙!原来,他才是今日的策划者,昊天上仙让我死,这是命,我不得不死!”

    “今日,神要灭我。”

    吴煜忍不住大笑,大家都觉得他疯了。

    “放肆,在昊天上仙眼前,怎可如此失体统,放声大笑!”

    大臣们更加失望。

    “我东吴之祸啊!”

    周围都是这样的话语,吴煜没在意,他今日所感觉到的是整个世界的坍塌。这些凡人俗语,就没必要去承受了。

    “吴煜,赐你‘断魂散’。”

    赐,这个字用得多么可笑。

    赐你十年苦修,万丈豪情,尽皆灰飞烟灭。

    从今日起,当一个废人。

    明日登基,今日断魂。

    只是如今再看昊天上仙,他仍然是光芒万丈,但在吴煜心中,他已跌落神坛。

    “他不过是,举国之中,最强的凡人,原来这个国度,一直是他的。”

    服了断魂散,十年苦修,胸中豪情,付诸东流。

    深夜。

    吴煜很冷静的被送离这里,发配充军。

    去当肉盾,炮灰。

    以他的身份,在战场上能活十日,那就是奇迹了。

    “煜!”

    忽然一声熟悉,温暖的声音。

    在冰冷的囚车之中,奄奄一息的吴煜睁开了眼睛,一个女子不断的在摇晃囚车,眼睛布满血丝,满脸泪痕。

    “吴忧。”

    这端庄女子是吴煜的姐姐,已被封为‘无忧公主’。虽然同父异母,但吴煜最敬爱她,她是举国之中,最了解吴煜的人。

    吴煜母亲去得早,如今就剩吴忧一个亲人。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吴忧在这寒冬中无力颤抖,哭得厉害,内心绞痛,如如刀割。

    “姐,今日不是我作乱,是天要诛我,你可懂?”吴煜的手伸出囚车,和吴忧那苍白的手掌握在一起,哪怕寒冬凛凛,仍然能感受到如此温热,竟让一夜冷静的吴煜,流出泪水。

    “我不懂,但我信你。”吴忧痛苦摇头。

    “这就够了。我问心无愧,只是天道不公而已,不必伤心。来世,我再做你弟弟。”吴煜忽然浑身颤抖,断魂散发作得厉害。

    “来世,来世……”

    听到这个词,吴忧满脸惨白,跌跌撞撞,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士兵们高声大喝,拉着囚车,在皇城的主道上,滚滚而去。

    那囚车的木质车轮,和青石板摩擦着,发出咔咔的声音,跟急促的心跳似的。

    回头,吴忧虽然在追逐囚车,但她瘦弱,跟不上,囚车逐渐远去。

    “哗啦!”

    忽然之间,天降大雪。

    抬头,无数雪花倾城。

    绝美的冬夜,只有点点星辰,如上苍之眼,审视苍生。

    吴煜浑身堆满了雪花,离开了吴国国都。

    ……

    联系作者,请加微信:fengqingyang17k。或搜:风青阳。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