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吞天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轰。

    吴煜落在了天吴宫外的地面上。

    “是孙老弟到了么,请进。”那昊天上仙当真是个伪君子,前几天还在这天吴宫镇压了吴煜,如今还是摆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将吴煜迎接进了天吴宫。

    说实话,他倒不是看得起吴煜,而是担心逼得太狠了,惹了吴煜身后的通天剑派。

    毕竟按照两派约定,应该是吴煜驻守这吴都,他们该走了。

    进了天吴宫之后,只有昊天、太后元羲和皇帝元昊在,今日姜君临和元辰估计都不会出场。想必他们返回吴都,也应该有其他事情。姜君临这样的人物,可不会耗在皇宫这小地方。

    上次出面镇压吴煜,估计是元辰唆使的。

    当然,他们也未必走远。

    他们不在现场,对吴煜来说就是有利的。

    不一会儿无忧公主就到了,吴煜为了后续做一些铺垫,便全程和无忧公主对话,倒是把元羲、元昊和昊天冷落了。

    “无忧公主今日真是漂亮。”吴煜忍不住赞美道。

    那皇帝元昊冷笑插嘴道:“为了见未来夫君,肯定要装饰一番了。”

    吴煜点点头,道:“自古美人配英雄,那九弑君想必也是个英雄俊杰,长得估计也是一表人才,英俊潇洒吧,否则和无忧公主就不匹配了。正所谓,一朵鲜花,可不能插在牛粪上。”

    这话说得众人有些尴尬,那太后元羲轻捂樱唇,娇声一笑,道:“孙上仙真会开玩笑,这男人啊,不能只看外貌,还得看本事,九弑君就是个有本事的人。≮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话刚说完呢,外面就有动静。

    吴煜有所察觉,果然有一种汗毛炸起的感觉,来人定然不是善类。

    自古以来,杀人如麻者,身上都会有死气,煞气,甚至有冤魂环绕,如今站在天吴宫之外的人,正是杀人如麻之辈。如此之人,为仙道所不容,甚至比妖魔更应诛灭。

    今天的主角,到了。

    人还没到,一阵粗犷的大笑声便传来,吴煜抬头看去,只见那天吴宫的殿门上出现了一个巨大阴影,那是一个身材粗大的男子,和吴忧差不多高,但是体型却要粗壮三倍以上,那肌肉虬结的手臂足有吴煜大腿那么粗,裸露在外的黑皮肤,更是纹上了不少纹身,应该是一头猛虎,其身上没有多少布料,应该是用一件黑熊皮包裹腰部,展现出一股野兽般的煞气。

    再往上看,年龄应该有五十以上,完全光头,头顶有一道巨大疤痕拉到脸颊,估计是曾经差点给人破了脑袋,一只眼睛已经瞎了,另外一只眼睛也格外狰狞, 一口黄牙更是惨不忍睹,定是时常吃生肉,才会如此污秽。

    这,正是九弑君。

    一只丑陋的野兽。

    怪不得太后元羲要说,九弑君是有本事的人。

    丑陋成这样,天下罕见。

    哪怕无忧公主见多识广,如今见了这九弑君,都有一种干呕的感觉。至于吴煜,心中更是怒火翻滚,若自己回来晚了,让无忧公主跟着这九弑君走,甚至还不能自杀,那无忧公主真的是等于进了地狱了。

    “鄙人九弑君,拜见两位东吴上仙!”那九弑君十分粗犷,一进来就大笑着,对吴煜和昊天上仙行礼。

    直到这时候,吴煜才看到九弑君身后的人。

    幽灵姬。

    九弑君身体太过粗壮,正好挡住了吴煜的视线,实际上不管这九弑君怎么凶残、丑陋,真正让吴煜忌惮的,还是这幽灵姬。

    那是一根浑身包括在黑裙中的女子,身材不高,但也婀娜,其头上带着黑色斗篷,看不清面貌,但给吴煜印象最深的是那阴森的煞气,她比起九弑君内敛,但那种杀人如麻之后形成的煞气,怕是要比九弑君多上千倍。

    “好强……”

    吴煜面具下的脸, 再度皱着了眉头。

    “这吴都之中,姜君临肯定是最强的。往下就是昊天和这幽灵姬。论煞气、阴森,幽灵姬更重,不过,昊天修为正统,法力雄浑,应该比幽灵姬高上一个境界。而幽灵姬,虽然很可怕,但在境界上,想必比司徒明朗强大一个层次,或者是两个层次……”

    光是猜测,不能完全确定实力,甚至有可能厮杀起来,对方更有隐藏手段。

    “总而言之,这幽灵姬比我承受的极限还强。厮杀起来,我的胜算不足两成。”

    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数字。

    毕竟吴煜的真正境界,才是武道九重天。

    他和无忧公主早就约定好了,如今便在桌子上画了两笔,天吴宫交谈不便,吴煜这是在告诉吴忧,他的胜算只有两成。

    无忧公主明白了。

    这个胜算太低了,她心里也预想过这样麻烦的境地,故而硬生生承受住了。

    “请入座。”

    昊天上仙满面红光,这里没有普通凡人,他亲自将幽灵姬迎接上座位,至于那九弑君,其实算是幽灵姬的跟班,一直跟随在幽灵姬身后。

    这时候,他怕是看到了无忧公主,顿时双眼放光,挪不开眼睛了。

    无忧公主美名远播,他就算在东海,那也是如雷贯耳。

    一时间,全部入座,直到这时候,那幽灵姬才将斗篷拿下,斗篷下是一张很普通的脸蛋,算不上美人,但是一双略带着暗紫色的眼神有些恐怖,就如一个黑暗漩涡,凡人根本不敢和她直视。本该是红色的嘴唇,竟然也呈暗紫色,嘴唇边上还有一个黑色印记,影响美观,让这幽灵姬看起来更不好看了。

    名字倒是很妖娆,但长相却和吴忧差远了,怪不得那九弑君就跟没见过美人似的,从始至终都盯着吴忧,眼睛都快掉下来了,那粗暴、充满欲望的眼神,让吴忧十分不舒服。

    “孙悟道,我是女子,尚且不缩头缩脑,你怎不取下面具,让我等看看真容。”那幽灵姬摘下斗篷后,第一个针对的竟然是吴煜。

    不过,这幽灵姬虽然长相一般,但声音却格外动听,软绵绵的,令人有一种酥麻之感觉。

    “天生丑陋,不愿意以真面目见人。”吴煜回答。

    “呵呵,能有我丑陋么?”幽灵姬淡淡笑道。

    “幽灵姬气质动人,比我好看十倍。”今天因为幽灵姬太强,故而计划有变,吴煜为了无忧公主的性命,也不得不改变态度了。

    这话倒是让那幽灵姬噗嗤一笑,不再追问,这时候太后元羲吩咐无忧公主倒酒,无忧公主便站起身来,逐一斟酒,以她皇家公主的体态,自然更是让九弑君看得眼睛都直了。

    “这酒儿倒是香醇,就是没有婴儿之血那般滋养。”品酒之时,幽灵姬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

    婴儿之血!

    若不是鬼修,怎会说出如此词汇。

    见众人几乎窒息,那幽灵姬连忙笑道:“和诸位开个玩笑罢了,我幽灵姬乃堂堂正正的正统大道,传承自’赤海七仙’,怎么会饮婴儿之血呢?”

    说完后,昊天他们都笑了起来,然后转移话题道:“幽灵姬,九弑君,如今你们也见到了无忧公主,不知道两位对无忧公主是否满意?”

    九弑君连忙点头,道:“满意,十分满意,能娶无忧公主这等美人为妻,那是我九弑君八辈子修来的功德!”

    他这八辈子,估计只有杀孽,何来功德。

    昊天上仙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之前约定,明日你就可赢取无忧公主,回东神国了。我们无忧公主,也等待你们多时了。”

    “没问题,完全没问题。”九弑君笑容满脸,但看起来也十分狰狞。

    吴煜心里如沉积的火山,他如今在权衡,是不是该就在这时候发难,声称自己爱上了无忧公主,要和九弑君竞争。如果是这样,就必须和幽灵姬交手了。

    不过,吴忧竟然在他之前,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尤其是目不转睛的九弑君。

    只见吴忧一边用方巾擦拭着眉角的眼泪,一边抽泣,那副样子当真是我见犹怜,楚楚动人。在吴煜印象当中,她可从来没有这么娇柔的模样,哪怕是流泪,也是硬气的。

    “啪!”元昊大怒,拍了一下桌板,站起来道:“吴忧,你在搞什么……”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昊天上仙按了下去,想说的话都被堵了回去。以他们的角度来看,吴忧这显然是在想办法逃避,但这不能明说,毕竟幽灵姬他们就在这里。

    “无忧公主怎么了?”九弑君见她抽泣,心怕是要化了。

    “我……没什么。”吴忧摇摇头,一副努力克制的样子。

    “不,一定要说,若有什么难处,作为你未来的夫君,我定为你解决。”九弑君拍拍胸膛,大气的说道。

    在他逼问之下,吴忧只能道:“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从小在吴都长大,亲人们都在这边,这一去东神国,不知道何时才能归来,想起未来背井离乡,心里就忍不住难过。 这些时日都在生病,还没时间和诸多亲人朋友好好告别,也没能好好再看看吴都,故而心中伤感……”

    “这样啊,可是,你嫁给我,必须得到东神国啊。”九弑君为难道。

    “如果……如果可以不那么着急,不用明日就走,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让我留恋一会吴都,那就好了。而且,我大病初愈,到东神国的路上,舟车劳顿,就怕身子撑不住……”

    吴忧很清楚这九弑君抵抗不住什么。

    “行,那就先休息一个月,大不了我等就在吴都一个月时间,好好看看这繁华的吴都。”九弑君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到这时候,吴煜才明白吴忧的意图,她是拖延一个月的时间,给吴煜修行、准备的机会。她今日这表现,当真是绝了。

    九弑君一下就答应了下来,这连昊天上仙他们一时间都不好说什么,眼看他们似乎要反对,吴煜便道:“既然如此,就多留一个月吧,我看幽灵姬法力雄浑,难得遇见知己,也想请教一番。”

    毫无疑问,幽灵姬就是鬼修。

    “行,那就逗留一个月。”果然,在吴煜这句话之后,幽灵姬做出了决定,其实九弑君都听她的,逗留一个月这种事情,真正还得靠幽灵姬发话。

    果然,有幽灵姬这么一说,昊天上仙他们只能闭嘴了。

    不过,吴煜在这时候插嘴,却让昊天上仙他们注意了一下。

    当然,吴煜就是让他们察觉,自己好像对无忧公主有意思。

    这样,一个月后,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抢婚,他们都不会觉得太突然了。

    宴会到一半,无忧公主就称身体不适,需要休息,故而离开了。吴煜也没有停留太久,至于离开之后天吴宫还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至少,还可以拼命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就不可能再有机会了。

    吴忧的生死,全在这一个月的努力之中。

    “胜,则生,败,则一起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