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吞天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转眼深夜。

    黑夜的星空繁星点点,放眼望去,无边无际的碧波群山仍然是灯火辉煌,无数的宫殿如明珠、星辰般镶嵌在黑夜的碧波群山之中,这片仙山到了夜晚,简直像是一片星河。

    当然了,只有在斗仙台这么高的位置上,才能看到这盛大美景。

    斗仙台上站着两人,分别是吴煜和掌教至尊风雪崖。那风雪崖背着双手,望着他掌控的这片仙山,许久没有说话,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吴煜正把玩着手中一根暗金色的棍棒,棍棒两端的颜色有些暗红,隐约有赤红色的火焰在这两端游走,闪现,灼热万分,这便是伏妖棍。

    伏妖棍长达七尺,立在地上比吴煜要高,重达三千斤,挥舞、施展起来有些费劲,但吴煜却爱不释手,他算是真正找到了生命当中,适合他的武器。

    简单、直接、粗暴!

    “看得出来,你很热爱这法器。不过,似乎你对棍棒并无研究,我这有一门《基础棍典》。道尽这门兵器的使用方法、技巧和精神。法器使用之道,永远都脱离不了基础,故而这《基础棍典》固然是凡间的东西,但对你至关重要。想要真正用好他,让你的精神与这门兵器融合,至少得需上万场战斗。”风雪崖转过身来,丢给吴煜一门厚达五指的书籍,夜风当中,他那长袍猎猎作响,剑眉虎目,此绝世剑仙之神态,让吴煜难以和他对视。

    其他人都离去了,几日后吴煜即将离开通天剑派,故而风雪崖把他留下,应该是有事情要交代。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何况是保了自己三次性命的恩人,金丹仙人!吴煜恭敬接下典籍,道:“万物皆离不开根源,这《基础棍典》正是这门武器的根源,弟子定潜心琢磨。”

    只是可惜,琢磨了接近十年的剑道要丢弃了。

    身为风雪崖亲传弟子,却不修剑!吴煜心中对风雪崖有些愧疚,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对手中这伏妖棍的热爱。

    见吴煜眼神炽热,风雪崖终究还是抛开了心中那丝不悦,反而更加欣赏,道:“你有向往之心,这是你未来修道的重要资本。敢为自己的追求,放弃我给你的康庄大道,很好!”

    今日,连这孤傲的风雪崖,似乎也认可吴煜的表现,和他此刻的选择。他那一双虎目凝视着吴煜,有些变化,但更多的是赞赏。

    “过来,我问你几件事情。”但作为师尊,心中那些疑问,他必须要了解清楚。不只是他,今日吴煜的表现,在所有人眼中,都蒙上了神秘的色彩。

    “师尊请说。”吴煜暂时放下那伏妖棍。

    风雪崖道:“既然成为我的弟子,我得了解你的身世,和我详细说清楚吧。”

    这没什么好保留,吴煜便将自己在吴都的成长,然后收到昊天上仙的陷害驱逐等经历全盘托出。昊天上仙豢养蛇妖这件事情,对仙道而言大逆不道,不过风雪崖却似乎习以为常。

    “原来如此,你此次去吴都,应该是为了复仇。我不阻止你。仙道坎坷,你需靠自己的力量,去开拓属于你自己的道路。放心就是,你乃我亲传弟子,中元道宗不会因一个弟子生死,和我通天剑派交恶。”风雪崖淡然说道。

    这和苏颜离说得不同,苏颜离是想让吴煜暗中复仇,但风雪崖却不管这些,有他这句话,吴煜就更加放心了。未来在吴都,他也不用有太多的顾忌。

    想杀,那必须要杀。

    果然有了掌教当师尊之后,很多事情都不同了。

    “第二个问题,关于你的传承。”对风雪崖来说,第一件事情可能无关紧要,但是说第二件事的时候,他那深邃的双眼凝视着吴煜的眼神,那一刻给吴煜的感觉,好像是这风雪崖,几乎已经进入到他的身体。

    “我知道。可能是那名叫做孙悟道的杂役,给了你一些东西,导致了你的变化,应该是一门肉身锻造之法门,让你在凡胎锻体境,就拥有如此霸道之力,甚至能变化为一头黄金猿猴,手段如妖!”风雪崖说的这段话,对吴煜来说充满了震撼力。

    “师尊……”

    “你不用紧张,你能得到这些,这是你的造化。我今日提起这点,就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

    “师尊请说。”吴煜还以为他要自己交出’金刚不坏之身’呢,毕竟自己所展现出的太逆天了。不过,显然风雪崖不是这样的人。

    他有些严厉,道:“你需知道,我们这东胜神洲,拥有无尽悠久的历史,这期间出现过无数的太古仙妖,纵横天下,又曾经爆发过无数仙妖魔大战,甚至此时此刻,都有无数修道者在厮杀,这无尽历史当中,天才妖孽简直如恒河沙数,其中卓越者,参悟天道,临死之时,都会留下传承,甚至这碧波群山之中,就有无数传承,只是连我都没发现……”

    说到这里,吴煜大致知道他的意思了。

    “师尊是说,这世间传承无数,我只是得到了其中之一,或许在通天剑派显得特殊,但和历史比、和天下比,仍然是一粒微尘,切莫因为这造化而骄傲自满,目空一切。未来仙路,更需要谨慎前行,对么?”

    “你很聪慧。”风雪崖见他能领悟,倒放心多了。

    站在他的角度上,吴煜一门卓越的锻体法门并不算太特殊,他也见过类似的。

    这么多年,他也见过不少因为得了造化而心花怒放,自认绝世妖孽,却中途夭折的年轻人。

    吴煜心想:“看来,在师尊这种金丹仙人眼中,我这仙猿变也不算太特殊。亏我还担心他可能取我传承,着实是想多了。”

    他是万分信任风雪崖,只是仙道艰难,很少有人遇到重宝而不动心。换做是吴煜自己,当徒儿拥有连自己都羡慕的宝贝的时候,他也会’暂为保管’……

    “行了,去走你自己的道吧。”风雪崖摆摆手,他似乎自己还要留在这斗仙台上。

    师恩无以回报,吴煜深深鞠躬,而后毅然离去,他的目标是吴都,为了重返吴都的这一刻,他的胸腔都让热火烧得火红!

    那血海深仇,那绝世羞辱,那陷害污蔑,总需让肇事者付出代价!

    在吴都人眼中,怕是死都想不到,那传闻中死在蛇妖嘴里的东吴太子,正踏上重返吴都的道路上吧!

    ……

    万剑门!

    这里,就是通天剑派的南大门,穿过这道门,就不是通天剑派的范围了,当然,还得往前翻越数万座大山,方才可能出现人烟。

    从远处望去,万剑门实际上就是无数十丈以上高的巨剑,插在一座山峰上所形成的,不过,这上万的巨剑并不是真正的剑,而是岩石雕刻出的石剑,乃是掌教风雪崖亲自劈砍、雕刻而成。

    吴煜穿越过这上万的巨石剑组成的丛林,看着那些巨石剑上平齐、冷厉的剑痕,脑中浮现出了风雪崖在空中飞驰,手中法器横飞,在一块无边巨石上斩下一块块长条,然后雕刻成巨石剑的画面,心中充满了震撼和敬畏。

    如今巨石剑上拥有了不少雨水冲刷和烈日灼烧出来的痕迹,说明万剑门至今,已经有一段岁月了。

    “这些全是师尊的作品,能成为他的弟子,是我们一生中最大的幸运。”苏颜离触景生情,轻声感慨道。

    莫诗书咂咂嘴,道:“真别说,风老头虽然倔了一些,但真是个好人。这年头偷偷为我们师兄弟做了不少事。”

    吴煜跟着他们,听着莫诗书讲述那风雪崖传奇般的事迹。他是周围几十个凡人国度传说中的剑仙,长剑所向,妖魔鬼怪尽皆灰飞烟灭。有他坐镇,通天剑派才能享用碧波群山这浩瀚灵气。

    转眼间,他们穿过巨石剑,也就是穿过了万剑门,放眼望去,前方是笼罩在浑浊黄雾中的无尽群山,在天边那个位置,正是人间。

    “小师弟,我们就送到这里了。”苏颜离回身站着,万剑丛中,这女子目光柔和,和当初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这时候,她已经将吴煜当做是手足了。

    风雪崖的亲传弟子,关系极好。

    “多谢师兄、师姐。”今日自己前往东岳吴国,他们亲自来送自己,这便是情分。几日相处,如今风雪崖一脉,已经给了吴煜家的感觉。

    外表冷淡内心温柔的苏颜离,看似流里流气内心正气凛然的莫诗书……

    “别急着走,我们俩还有宝贝送你咧!”

    正当吴煜准备离去时候,莫诗书一边摇着折扇,一边神神秘秘的说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