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吞天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师姐,我想成为东岳吴国的仙国监察者。”吴煜问清楚情况,知道自己到任后,昊天上仙才会离开,便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苏颜离却直接摇头,道:“这恐怕不行,按照规矩,只有凝气境核心弟子才能当仙国监察者。基本上都是刚凝气成功的在竞争。你还没凝气。”

    吴煜可不管这规矩了,他简略说了一下自己在东吴的事情,而后郑重道:“苏师姐,此事对我万分重要,若是可成,大恩不言谢。”

    规矩是规矩,可她苏颜离可是掌教的亲传弟子,这等事情,吴煜相信凭她的关系,轻而易举。

    见吴煜如此坚持,且又有血海深仇,她便道:“这次仙国监察者的安排者,仍然是木歌长老,木歌长老忠于我师尊,和我关系良好,你只要有凝气的实力,应该有竞选之资格。不过,我必须得跟你说明两点。”

    “苏师姐请说。”这是大事,对方也是严肃对待。

    “第一点,司徒明朗也会参与竞选,若是知道你也参与,他定会动用关系,安排自己和你对战,到时候争斗无眼,他就算当场杀你,也可以狡辩过去。你要参与,需做好和他死战的准备。你和他之间,显然只有一个人可以成’护国上仙’。”

    这一点,吴煜并不意外,但这并不是阻碍他回东吴的理由。

    苏颜离更加严肃,一字一顿道:“第二点,更加重要。假若你成了东吴的护国上仙,到达吴都,那’中元道宗’的护国上仙肯定会挑衅你,这是老规矩了。每十年轮换,涉及到资源竞争,就会有矛盾。但是,你是回去复仇的,所以你要记住一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你杀死了对方。毕竟这时候,你代表通天剑派,他代表’中元道宗’,一旦被’中元道宗’知道是我们通天剑派的弟子斩杀了他们的弟子,那就是宗门之间的冲突,涉及巨大,一旦冲突严重,为了整个宗门,恐怕只能将你交出去,这些,你可懂?”

    吴煜生在宫廷,对这种势力斗争当然很清楚,苏颜离说得很有道理,他是以’通天剑派’弟子的身份回去的,绝对不能当众斩杀昊天上仙。引发两派矛盾。

    吴煜看过东胜神洲记,其中对附近的’中元道宗’记载最多,因为那是通天剑派最大的竞争宗门, 双方之间水火不容,相比较通天剑派修剑,’中元道宗’更加正统,号称是天下正道,反而通天剑派成了他们眼中的邪门歪道。

    没想到,昊天上仙竟然有如此背景,着实难缠。

    “你确定要参与么?”苏颜离说了利弊,需要他慎重思考。不过,不管任何艰难险阻,重回东吴,那是吴煜此刻最大的渴望。

    “确定。”

    “行,那我就将你送上斗仙台,往后你的生死,你自己把握。”

    那斗仙台,是凌驾在’登仙台’之上,乃是通天剑派弟子争斗,切磋,更浩大,庄重之地。

    “好!”

    吴煜眼中闪烁着熊熊烈火。

    在他还在想着吴都曾经发生的事情的时候,苏颜离一袭白裙,已经飘然而去,天上仙鹤飞舞,伊人娇影在天上划过绝美的轨迹,很快就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苏师姐,内心还是希望我留在碧波群山,安心成长吧,但我既然选择了这条战斗之路,就要走到底了!”

    她虽然有时候挺严肃,僵硬,甚至是冷淡,可吴煜心中记得她对自己有过多少帮助。不只是自己的潜能,她也认可自己的性格。

    ……

    “五师弟,仙国监察者的参选名单已经公布了,今年比较特殊,六个国家,正好一共有十二人参与竞选,故而赛制设置得很简单,分成六组,每组两人,两人决胜负,胜者就可以当仙国监察者。”这一日,蓝华芸的一位亲传弟子,来到了傲雷峰。

    “十二人?之前不是说十一人?”司徒明朗从练功室中快步走出,其行走之间,脚下隐约有风雷闪动,让其速度如雷霆,一步就窜出去老远,百步距离,瞬间就到了。

    那弟子朗声一笑,道:“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吴煜竟然也参选了,现在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呢,毕竟这吴煜远远没有凝气,哪来的资格?他是掌教那一脉的,正常来说,该出面反对的是我们,但我们想,你绝对不想反对,对吧?”

    司徒明朗放声大笑,道:“反对个屁,我们一万个支持,他既然送上门来找死,我还有赶走他的道理么?正愁我离开宗门之前,没什么机会杀他呢,毕竟他一直躲在望天峰弟**内当缩头乌龟。现在上了斗仙台,就没那么容易下去了。三师兄,我得去师尊那里,让她发话,把我将吴煜安排到一组。”

    “你放心吧,我先跟师尊说了这事,她已经安排好了。”

    “很好。”司徒明朗淡淡一笑,本来他最近求道心切,想让夜孤雨直接斩了吴煜就行,没想到夜孤雨有去无回,吴煜终日缩在弟**,到底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他也一直没机会去结果吴煜。

    这根刺在心里终究是越来越让人烦躁,影响他专心修行,这下好了,杀人和竞选两件事情重合到了一起,他念头畅通,大可专心修行。

    “好是好,就是太奇怪,你说,他似乎斩杀了夜孤雨? 这等速度,有点可怕。”那弟子寻思道。

    “据说他得了造化,在肉身锻造上很惊人,但凝气境的争斗,谁比肉身力量?”司徒明朗冷笑一声,他对吴煜其实很了解,所以更知道他的胆大包天,也知道他的弱点。

    道术,就是他无法抵抗的噩梦。

    “本不想让我的剑,沾了你的卑微之血,但你惹得我无法专注,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沾了脏血的剑,清洗数日,应该可以洗净污秽。”

    望着’斗仙台’的方向,司徒明朗隐约有些期待。

    当竞选名单公布的时候,确实在通天剑派上引起了一定的不满,吴煜确实名气很大,但这样破坏规矩的事情,出现第二次,就有些恶心了。

    第一次,是他连杀五人,却只是被禁闭。

    故而这段时日,众多核心弟子、外门弟子,甚至是杂役,都在讨论吴煜这个人物。许多人都想看看这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吴煜一直深居望天峰弟**当中苦修,不曾露面。

    实际上,吴煜深知自己还不是司徒明朗对手,所以趁着这最后时间,去冲击凡胎锻体境第九重’仙变’之境界。

    金刚不坏之身当中相对应的法门,名为《仙猿变》,似乎修成之后,可以变化为仙猿之神躯,比起凡人肉身,力量、速度、防御、恢复力要更加凶猛,只是更为消耗力量。

    仙猿变可不简单,吴煜琢磨了许久,基本上没多少进步,他有所察觉,应该是缺少了一种关键性的东西,但’金刚不坏之身’的法门上,并没有提示。

    他是人之身躯,而仙猿变,似乎是需要猿猴的血脉,才可能促成,所以他在思考,是否是需要一种猿猴之血脉,或者是其他宝物,让他能有和猿猴接近的契机。

    如此琢磨,其实过去好长时间,距离那仙国监察者之战的日子,似乎越来越靠近,至今没有头绪,那一战仍然是必败之局,这让他心情有些烦闷。

    “若胜不了,此生,就不知道何时才能斩杀昊天上仙。”

    一旦他回归中元道宗,自己是不可能复仇的。

    时间紧迫,层层重压,修行到烦闷的时候,吴煜有一种要把这弟**都给毁掉的冲动。

    “是我自己把自己逼上这条绝路的,我对自己太有信心了,导致如今暴躁,烦闷,无法寸进。以现在的状态去对付司徒明朗,当真是寻死。”

    轰轰!

    他握紧拳头,捶打着练功房的地面,那岩石地面实际上早就让他弄破裂了。

    “修仙一道,这种紧迫,残酷的压力,怕是不少,我小看了仙道,故而如今,内心才会如此压迫,自古以来,成仙者,哪有一步登天!”

    一方面是急切的渴望。

    一方面,是现实的阻碍。

    这将吴煜逼得心中怒火燃烧。

    “吴煜,你干嘛呢!”忽然,青芒那清脆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估计是这边动静太大,惊扰了她。

    “青芒。”吴煜心情挣扎了一下,眼中的金色消退而去, 他整理了一下衣物,来到外面,见青芒正埋怨的看着自己,道:“你真是吵死了,我想睡觉都睡不成。”

    “抱歉。”吴煜很无奈。

    “还是那样没有头绪么?现在好像剩下十几天了,你再没有进步,估计……”青芒见他稍微有些迷惑,也不生他的气了。

    “嗯。”对吴煜来说,看来,只能以这样的状态,对战司徒明朗,看能不能险胜了。

    “是不是缺什么宝贝,我们要不一起去’多宝谷’走走吧,那里有一些我们还算能买得起的东西。”青芒提议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