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吞天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掌教,我想恳求你一件事!”

    “说。”

    “孙悟道如我生父,我要葬他,为他守灵,请给我七天时间。”

    “准。”

    如此,吴煜便在司徒明朗等人杀机重重的目光之中,和苏颜离一起返回颜离峰。

    “苏师姐。”

    云雾之中,仙鹤之上,苏颜离在狂风吹拂之下,长裙彩练猎猎作响,飞舞起来。

    “何事?”苏颜离侧过头看着他。

    “多谢。”千言万语汇聚在这两个字之中。她让吴煜想起了无忧公主,她也是个细心关照自己的人。

    “不用,倒是你确实需要争取,否则一年后,我也保不住你。须知,在通天剑派杀人,未必要自己动手。司徒明朗不会放过你的。他前程太远大了。”苏颜离叮嘱道。

    “我记住了,一年时间,我明白。”

    对吴煜来说,今天能活下去都是上天眷顾,更别说有一年时间争取,他根本就不怕。往后的路,他有信心走好,走得辉煌。

    东岳吴国,他还要回去呢。

    回到颜离峰后,颜离峰的杂役们已经知道了发生的事情,他们个个如看神仙般的目光看着吴煜。

    吴煜埋葬了孙悟道。

    就在孙悟道曾经埋葬吴煜的位置上。

    墓碑上刻:义父,孙悟道之墓。

    虽然年纪差很大,但吴煜还是当他为父亲。

    和东吴皇帝完全不一样的父亲。

    吴煜跪了七天七夜。

    “我走了,一年后再来看你。”

    “到时候,定要让你更加骄傲。”

    吴煜走后,那孙悟道之墓泛着金色的光芒,隐约显露出一张布满皱纹的笑脸。

    一根金色的毫毛,从墓地当中飞舞起来。

    那不像是人的毛发,更像是一种兽的一根毫毛。

    “吴煜,我们还会相见。”

    毫毛越飞越高,直到隐没在了黑暗当中。

    “‘他’的后裔,在这无尽世界,只剩下你我了。”

    墓碑上的的笑脸,逐渐隐没,最后一片漆黑。

    ……

    思过峰,禁闭室。

    一个禁闭室,完全封闭,长宽各有十尺,高五尺,连站直都不可能。

    常年在这禁闭室之中,人都要疯狂。

    “吴煜。”

    金丹仙人和苏颜离站在禁闭室之外。

    “掌教。”吴煜万分恭敬。

    “一年后,你若能打败司徒明朗,就算没有凝气,我都收你为我风雪崖的第五位弟子。”金丹仙人道。

    吴煜激动得傻了。

    当初提前拜师,从未想过今日竟然能如愿。

    若是成功,他在这通天剑派的地位和苏颜离差不多。那可以做的事情,可以修的道,就太多了!

    “谢掌教!”

    还没成功,吴煜不能直呼师尊。

    第五位弟子。

    “一年后见。”苏颜离淡淡一笑。

    “苏师姐!”吴煜抬起头。

    “怎么?”

    “我想问,你是第几位弟子。”

    “我排行第四,资质最末。”苏颜离道。

    “那我吴煜,定要成为你五师弟。”吴煜大声道。

    “行。”

    禁闭室大门关闭。

    可怕的寂静、黑暗。

    一年。

    但对吴煜来说,心中的希望,就是最大的光源。

    这一年,正是他安静修炼的最好机会!

    他开始潜修。

    离开思过峰后,风雪崖带着苏颜离,在云雾之中飞驰。

    “颜离,你说得不错,他得到的造化,比我们想象当中好。不过,他心性不错,我愿做他引路人,庇护他。这是我与他之间的缘分。”风雪崖在前方说道。

    “重情义,确实是个好人。心性、意志、天资,都有资格当你弟子。护教至尊这些年的弟子,越来越强,师尊你也感觉到压力了吧。”苏颜离沉吟着,衣裙在云雾中飞舞。

    风雪崖冷笑道:“这女人,若不是来自那个地方,还入不了我眼!”

    ……

    鸣天峰。

    一日,云层乱舞,冰封千里。

    一少年之声,大啸高空。

    “有人凝气成功了!”

    “天啊,一步登天了!”

    “谁!”

    “还用说,鸣天峰,司徒明朗!”

    一时间,碧波群山为此轰动。

    当司徒明朗到达凝气仙根期的时候,才方才有人想起被禁闭的吴煜,想起曾经发生在鸣天峰的那件大事,那一天,连掌教都出面了。

    一切都对吴煜有利,只有他那句一年后要挑战司徒明朗的话,成为了笑柄,尤其是司徒明朗凝气成功后。

    “等吴煜从禁闭室出来,一定会傻眼吧!”

    看着鸣天峰上云层翻滚,许多弟子忍不住笑道。

    一个大人物,降临鸣天峰,那是一位风华绝代的蓝裙女子,脱去了少女的青涩,有了美妇之丰韵,更有一种无穷魅力,岁月给这位女子带来了倾城之美艳。

    她是,护教至尊!

    没错,护教至尊是一位女子,也是一位金丹仙人。

    “司徒明朗,从今日开始,你就是第五位弟子。”护教真人的声音,席卷碧波群山,昭告天地,仿佛也在挑战某人的权威。

    “谢师尊,明朗必不让你失望!”

    鸣天峰上,司徒明朗等这一刻实在太久了。

    看着天上蓝色剑影上的护教至尊,司徒明朗眼神炽热。

    “吴煜,你的死期,越来越近了。我师尊已经归来,就等你出关了。”

    凝气,一步登天啊!

    ……

    每年八月十五,东岳吴国都会举行祭祖大典。

    吴都,仍旧繁华。

    皇室祭祖这一日,更加热闹。

    先祖殿前,新任东吴皇帝元昊,太后元羲等大人物纷纷出面,许多人为了一睹天子真容,差点都挤破了脑袋。

    元昊身穿龙袍,虽然稚嫩,但也有模有样,眼睛里闪着野心和欲望。

    太后元羲则更加动人。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是美名远播的无忧公主。如果说太后元羲是东岳吴国第二美的女人,那无忧公主就是第一。

    万千平民,都艳羡,尊敬的看着这些主宰王朝的大人物。

    皇帝元昊正在上香,祭祖,一行人无比肃穆。

    “感谢开国大帝,感谢历代先烈!”

    “今日,元昊祭祖!”

    “愿我东岳吴国千秋万代,浩气永存!”

    新皇帝中气十足,一句句话传出了老远。

    “这就是元昊皇帝啊,真是英武不凡。”

    许多平民赞叹。

    东吴新帝,吴元昊。

    角落里,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冷冷一笑,道:“这他娘的叫英武不凡?整一个小娘皮似的。你们没见过煜太子,那才是英武,举国上下, 谁人能比?这元昊连他一根毛都比不上。那才是真正的男人。当年武元帅的儿子在吴都作乱,他二话不说就给宰了,这元昊敢杀一只鸡么?”

    “你!你!这话你都敢说,大逆不道啊你。”旁边一位妇女听到了他的嘀咕。

    “我就敢说,怎么了?元昊就是个废物,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太后,就是个贱人!”布衣男子肆无忌惮,声音大了起来。

    “你胆子太大了,还敢提煜太子,煜太子当年做的丑事,举国震惊,昊天上仙亲自出现,将他发配边疆,他作恶太多,连妖魔都不放过他,才丢了性命!”一位读书人大义凛然说道。

    布衣男子大笑,道:“你知道什么叫相由心生么?长元羲这样,天生就是个贱人,元昊天生就是个废物,唯有煜太子,你得看过他,才知道他是什么人!我就是他手下的士兵,当年大败南山赵国,他的威武谁人能挡?南山赵国美女如云,煜太子都没看过一眼,就元羲这样,能让煜太子做出那等事?”

    他今日有些癫狂,说话越来越大声, 惊扰了许多人。

    这件事情虽然很多人怀疑,但是,这是昊天上仙亲自出面做的决定,满朝文武当场逮个正着,谁敢认为这是有人陷害吴煜?

    虽然很多人这样想过。

    “何事喧闹?”元羲微张的红唇,有些不悦,岁月没有在她身上任何痕迹,她愈发妖艳了。

    “回太后,有人闹事,提了煜太子。”

    元羲想起了那个可怜虫。

    她冷冷一笑,道:“拉下去,五马分尸,昭告全国,谁敢再提煜太子三个字,诛灭九族。”

    “是!”

    所有人都在颤抖,要是自己不小心说了这三个字,那就完蛋了。

    “太后,今日祭祖,如此血腥,不怕扰了先祖么?”吴忧面无表情,只是三年前的哀伤,至今未散。

    “哦,那简单,先拉出吴都,再五马分尸。”元羲轻捂红唇,咯咯笑着。

    这时候,那皇帝元昊在祭祖完毕后,走上前来。

    “吴忧姐姐,你可知道东边三十八岛中,出现了一位枭雄人物,统一了三十八岛,在海上建立了一个‘东神国’么?”

    “听过,一群盗贼罢了。” 吴忧回答。

    元昊微笑道:“不能这么说,既然立国了,那就和我们平起平坐,东神国有海军,这是我东吴无法比拟的,若有这海军相助,我东吴还能继续扩张。很巧的是,东神国也有意和我们结盟。”

    无忧公主道:“这是国家大事,与我没有关系,陛下不用和我多说。”

    “和你有关系。”太后元羲又笑了。

    元昊道:“我就直说吧,东神国新皇‘九弑君’欲取你为妻,两国联姻,乃战略大事,造福我东吴百姓,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九弑君,就是那个杀人魔王,冷血强盗,无恶不作的家伙吧。”无忧公主淡淡道。

    “没错,据说九弑君是武道强者,武道七重天,周围好多帝皇,都没这么强的实力。”元昊微笑之中。

    他以为,无忧公主屈服了。

    这时候,无忧公主笑了一下道:“很好,你用我的尸身,去和这杀人魔王联姻吧。”

    她盯着元昊,道:“与虎狼结盟,乃灭国之举。元昊,你当皇帝,不行。”

    说完,无忧公主起身,带着侍从头也不会离开。

    元昊气得颤抖。

    “这贱人,还看不清形势么!”元昊怒道。

    “昊儿,别动怒,吴忧是个聪明人,动怒,你就输了。她是硬气,但有很多办法,可以让她乖乖嫁过去。”元羲娇声说道。

    “是,母后,听你的。”

    ……

    红包:81752589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7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