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吞天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吴煜坐在仙鹤之上,前往‘鸣天峰’。www.shUYueWU.Com】

    他忘不了,那一句句安慰。

    忘不了那些千叮万嘱。

    忘不了这一个月,每日返回木屋,他给自己准备的饭菜。

    那是家的感觉,是深沉的爱。

    老人的布满皱纹的脸上,一直很严肃,但那目光中的关爱,在脑中挥之不去。

    当吴煜夺得入门考核冠军时候,他那自豪、骄傲的大笑,更是让吴煜彻骨心痛。

    “司徒晋!”

    此人嚣张跋扈,肆无忌惮的样子,闯入到吴煜的脑海之中,吴煜甚至能够想象到他是如此杀了孙悟道的,那等场面,只会让吴煜浑身每一寸都烧起仇恨的怒火。

    他刚读过门规,禁止外门弟子私自厮杀,若有仇怨当禀报。

    “鸣天峰!”

    到了。

    浑身的血、肉、骨骼、筋脉,甚至是五脏六腑,此刻都在燃烧着金色的怒火,血丝遍布其眼睛,那惊人的煞气弥漫,前所未有!

    “司徒晋!”

    吴煜暴怒之声,在这鸣天峰回荡。

    一时间,鸣天峰哗然,这是挑衅啊。

    “我司徒晋在此。”

    鸣天峰上,传来了一个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声音。

    那是在‘鸣天台’上,是鸣天峰最大的一个广场,平日里有不少仙门弟子在此处切磋。

    吴煜驱动仙鹤,如今是正午刚过去一个时辰,阳光仍然热辣,烧得吴煜血肉皮肤之间,一道道金光游走,血肉之内,骨骼之中诞生出熊熊金色烈火。

    鸣天台上有不少仙门弟子,都看到一个仿佛燃烧着金色火焰的少年,从天而降,在仙鹤还没到达鸣天峰的时候,他就跳下,重重的落在鸣天台上。

    那巨石铸就的鸣天台,被撞击撕裂出网状的裂纹来!

    “这是谁!”

    周围有不少人围观,都是仙门弟子,都不弱。但事不关己,他们懒得搭理。

    司徒晋、王逸阳、花千幽和柳暮雪从一间雅房之内走出,来到鸣天台上,老远他们就看到杀气冲天的吴煜,那凶恶的眼神确实震住了他们。

    “怕个屁!我们有四人,而且通天剑派禁止外门弟子厮杀,否则逐出师门,甚至就地格杀。他还能拿我们怎么着?”司徒晋冷冷一笑,毫不在乎,大摇大摆朝着吴煜走来。

    “据说这个是吴煜,是刚刚经过入门考核的杂役,你看他手中有一把镇妖剑。就是不知道,他和司徒晋四人有什么矛盾?”

    “司徒晋的弟弟很逆天,他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最近得罪了不少人。”

    以司徒晋的秉性,愿意和他为伍的人并不多。

    吴煜没听周围人的议论,当看到司徒晋,看到这旁边三位的时候,他心中只有一件事情,就如他的发誓一样,今日不杀了他们,他誓不为人。

    司徒晋是主凶,其他三位是帮凶。

    “踏踏!”

    吴煜手中,精钢长剑换成了接近法器的镇妖剑,在烈日的照耀下,镇妖剑闪烁着冷血之光,其上那些大妖的图案仿佛活了过来,在剑中嘶吼、咆哮,血气弥漫。

    吴煜二话不说,一步步镇压上去,眼眸都快成金色,和司徒晋对撞。

    “我道是谁,原来是颜离峰的小杂役,据说今天入了仙门呢。怎么不回去你颜离峰耀武扬威,来找我司徒晋呢?”

    旁边王逸阳笑道:“八成是他那死鬼老父亲没命了。当然,就一个老不死的东西,翻山越岭的,没命很正常。活了这么大年纪还不死,这就是浪费我通天剑派的粮食。”

    听他们嬉笑,两位美人忍俊不禁,笑骂他们。那热辣的娇躯,饱满的曲线,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司徒晋脸色阴狠,直接道:“吴煜,跟你说实话吧,那老家伙就是老子宰的,我看他不顺眼,怎么着?你还敢和我拼命呢?你有这能耐么?你有这狗胆么?”

    他有恃无恐!

    他有四个人,这里是通天剑派,而且还是在光明正大的鸣天峰,有二十多个仙门弟子看着呢,还有更多人往这里来呢!

    他司徒晋的弟弟司徒明朗,十三岁,武道圆满!整个鸣天峰,都没人敢招惹他司徒晋!

    否则,以王逸阳这三人的孤傲,怎会聚集在他身边来,以他为首?

    “哈哈……”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其实经常会有这样的闹剧。但基本上没什么大事,好不容易进了仙门,谁敢冒犯门规杀人?

    “招惹司徒晋,这家伙刚入仙门呢,真是可怜。”

    “司徒晋有那弟弟,注定没人敢动啊。”

    “一人就敢闯过来叫嚣,这吴煜就是个有头无脑的家伙。”

    仙门弟子们哄笑了起来,司徒晋笑得更欢,挽住旁边花千幽的柳腰,肆无忌惮的盯着吴煜。

    嗖!

    吴煜加快了速度,真的杀了上来!

    司徒晋脸色一变。

    “你们别动手,我来会会他!”

    司徒晋脸色阴霾,放开了花千幽,抽出一把宝剑,寒光闪烁,显然只比镇妖剑差一些,他舞动那长剑,以他司徒世家的中品武学《寒冰杀剑》攻击上来。

    “废物,吃我‘天寒地冻’!”司徒晋心有骄傲,仍想和吴煜真正分出胜负,那天寒地冻剑势展开。

    “破风斩浪!”

    吴煜在靠近时候,猛然爆发,整个人仿佛和天上的烈日融合在一起,无比刺眼,其双手握住那镇妖剑,暴起,斩下,那冲击之力简直如十万斤的巨兽!

    撕拉!

    “啊!”

    暴怒之剑,瞬间和司徒晋的寒冰长剑对撞,这据说是有仙人加持过的长剑,在镇妖剑的暴乱怒斩之下,瞬间崩碎。≮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叮叮叮!

    数道剑刃碎片刺在了司徒晋身上,其中一道直接插在其嘴角,炸起鲜红之血。

    撕拉!

    镇妖剑被稍微震离轨迹,没能将司徒晋当场斩成两半,但也直接斩下其一条手臂,那手臂飞了出去,鲜血飞舞,简直在烈日下灼烧。

    轰!

    这等场面就一个瞬间,简直让所有围观的仙门弟子惊呆,刚才所有的嘲笑,这时候都僵住了。

    司徒晋滚倒在地上,蜷缩在一起,如疯一般在惨叫,和刚才嚣张的样子判若两人。

    一招败退,差点没命!

    此刻的吴煜,如同魔神,其眼神冰冷,再度一剑朝着司徒晋胸口刺去。

    “司徒晋!”

    “住手!”

    他们没想到,吴煜真有这胆量,他真要杀司徒晋!

    为了一个将死的杂役!

    王逸阳等人,如今脑中一片混乱,吴煜如此愤怒,也超过了他们的想象,此刻他们慌乱冲上来,三人联手挡住了吴煜,司徒晋在惨叫中爬出一条血路,爬出了战斗范围。

    “叫我哥出来!叫我哥出来啊!”丢了一条手臂,司徒晋简直疯了,双眼通红。

    他认为,有王逸阳他们拦在眼前,至少可以撑到他大哥从里面出来了。实际上,刚才他就和他大哥司徒康在一起。

    一声惊呼。

    啪!

    一个身影倒在司徒晋的旁边,浑身染血,司徒晋吓得浑身哆嗦。

    “柳暮雪!”

    身边这高挑的女子正是柳暮雪,在一息之前,司徒晋也在打她的主意,想把她也弄上床,而此刻她心口中了一剑,穿胸而过,鲜血染红全身,一双苍白的眼睛死死盯着苍天。

    死不瞑目!

    “死人了!”

    一时间,整个鸣天峰彻底骚乱!

    普通的恩怨打斗,和死人,那简直是两回事!

    这件事情,闹大了!过不了多久,整个通天剑派的目光,都会聚集在这里来,长老,核心弟子等,都会知道这里发生的大事!

    无数人惊呼!

    兴许是司徒晋人品太差,周围二十多人如此靠近,竟然没人上来帮忙!

    实际上,吴煜此刻如同杀神,如此杀神,哪怕高吴煜一个境界,也不敢贸然插手,万一吴煜还有其他手段,为了司徒晋而丢了性命,且参与到这大事当中,相当不值。

    啪!

    正在司徒晋看着柳暮雪的是尸身,浑身颤抖,哆嗦的时候,另外一个身体直接倒在他的身上,司徒晋单手奋力推开,那人倒在他身边,同样瞪大眼睛,不过是看着司徒晋的。

    “花千幽!”

    这个差点被自己搞定的美人,同样怔怔的看着自己,死不瞑目。

    娇媚红颜,瞬间化作了尸骨,其身体正在失去温度,对司徒晋而言再无诱惑,只有恐惧。

    “呃……”司徒晋简直忘了浑身的痛,只有恐惧。只是,就算是要后悔,现在也来不及了啊。

    “司徒晋,我恨你。”

    最后的王逸阳,跌跌撞撞倒在了司徒晋旁边,以最怨毒的眼神看着司徒晋,而后断了气。

    连杀三人,连死三人!

    嗡!

    司徒晋看到了剑刃染血的吴煜,烈日灼灼之下,他的身上也如同燃烧着金色烈火,双眼金光乱冒,刺穿了司徒晋的心神!

    出大事了!

    鸣天峰,无数人在惊呼。

    “轮到你了。”吴煜提前上前,司徒晋很幸运,没有第一个死去。

    但也不幸,他亲眼见证了王逸阳他们的死。

    那种恐惧和痛苦简直无法想象,当吴煜上前的时候,司徒晋疯了一般往后爬,吓得小便失禁。

    “找死!”

    陡然一声暴喝,前方一道寒光来袭,吴煜正要灭杀司徒晋,却又被阻止了。众人不禁感慨,这司徒晋的命真是大,又被救了。

    司徒康正在饮酒作乐,刚才司徒晋说出来解决个小麻烦,没想到就一瞬间,死了三个,司徒晋也丢了半条命。

    出现在吴煜眼前的乃是一位比司徒晋高大的男子,和司徒晋长相相似,但无嚣张之色,更多的是冰冷和内敛,穿着一身坚硬的甲胄,俨然一副将领的打扮。

    “哥,杀了他!灭了他啊!”司徒晋撕心裂肺的大叫,他兄长司徒康乃是锻体境第七重!且专心修行,比起司徒晋强上十倍。

    锻体境第七重,名为‘凝神’,锻造的是大脑,完成之后,乃是质的飞跃,要远超锻体境第六重。凝神之后,修习武学,体悟仙道,都能突飞猛进!

    “竟造成如此杀孽,我要替仙门将你碎尸万段!”司徒康抽出一把宽刃大剑,锋利霸道,更加接近镇妖剑。

    吴煜恩怨分明,道:“你与我无冤无愁,闪开,我不想杀你。”

    司徒康冷笑,道:“你搞错了,是我要杀你!”

    他亲弟弟被斩去了手臂,伙伴死了三个,他怎能不动怒?况且,现在他有了杀人的借口,就算上面 责罚,也轮不到他。

    首犯,司徒晋还没死,就算断了一臂,他若有资源,还是能接上。

    要杀司徒晋,必过司徒康这一关。

    吴煜没有选择!

    万众瞩目之下,他手持镇妖剑,冲锋上前,每一步踏在地面上,都造成一片龟裂,连杀三人之后,他的杀机再度提升!

    “横扫沧海!”

    “东海斩鲸!”

    ……

    喜欢就加入书架吧。晚上还有1更。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7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