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真武世界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姜小柔不疑有它,为易云讲述了许多关于这异世界的概况。

    原本易云以为,这可能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然而听了姜小柔的描述,易云发现,自己竟还是低估了武力在这个世界的地位。

    确切的说,是一个以武为生命的世界。

    这个世界中,人类有自己的城市、营地,而野外则是野兽、荒兽的天下。

    人类无论是外出耕种,还是狩猎,都可能受到野兽、荒兽的袭击,因为这些恐怖的巨兽压缩了人类的活动范围,所以对底层的民众而言,物资非常匮乏。

    对一个营地,一个城市而言,高等级战士就是生命线!

    没有高等级战士的庇护,营地、城市中的居民,很可能一夜之间被荒兽屠杀干净。

    而易云和姜小柔所在的部族,很不幸,就是一个没有高等级战士的小部族。

    整个部族风雨飘摇,随时可能覆灭。

    因为实力太弱,这个小部族能够生产、搜集到的食物就十分有限,他们根本不能养活自己,只能靠给大城市的部族加工武器,比如箭矢、盔甲之类,换到一些粮食和兽肉,如此才能生存下去。

    姜小柔做的箭矢,材料是大部族运来的,她只负责加工。

    “云儿,你进屋睡吧,明天我用这些箭能换不少粮食,还能换一块荒兽肉,你还记得荒兽吗?那是最厉害的兽类,只有很大的部族才能猎杀,吃它的一块肉,可以长很多力气!如果是长期吃,很快就能成为战士呢!”

    姜小柔说着,有些神往,如果弟弟也能成为一名战士,那该多好。

    可惜,他们几个月才能有机会吃一次荒兽肉,成为战士注定是一种奢望了。

    而在大部族里,那些年轻人可是拿荒兽肉当饭吃的,而事实上,荒兽肉在大部族里算不得珍贵,荒兽虽然很难猎杀,但一头大的荒兽有十几米长,几万斤重,它的肉足够十个人吃几年了。

    对大部族的天之骄子而言,荒兽肉是下等人吃的,他们吃的是荒兽骨,也就是荒骨。

    荒兽的精华,都在荒骨之中,一副巨大的荒兽骨架,经过特殊手法炼制,能够炼制出黄豆大小的荒骨精华。

    这荒骨精华,可以帮助战士突破境界,还有打通经络,激发血脉等种种好处,简直是武者梦寐以求的东西。

    当然,荒骨精华对姜小柔、易云这些下等部族的贫民而言,根本等同于传说了。

    莫不说荒骨难得,就算得到了一块荒骨,想要将它熬制成精华,却需要许多手段,许多秘法,一般人根本很难熬制成功。

    “荒兽肉,荒骨精华……”

    易云喃喃的自语着,他从姜小柔口中听到这个名词,有些诧异姜小柔的见识竟然这般广博。

    ……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易云早早的起床,他不是睡醒的,而是饿醒的。

    几天没吃饭,就喝了点粥,易云的饥饿可想而知了。

    “小柔姐!”

    现在易云叫姐姐也叫得习惯了,昨天跟姜小柔的闲聊中,易云知道他以前叫姜小柔的习惯称呼就是“小柔姐”。

    “唔……小柔姐,你怎么……”

    易云心中一怔,他看到姜小柔的衣衫上沾了很重的露水,而且她原本水灵灵的眼睛里布满血丝,精神也极为疲惫。

    再看姜小柔怀里抱着的两大捆箭矢,易云怎么还能看不出,姜小柔根本是一夜未睡,一直在赶工做箭!

    家中贫穷,点不起油灯,姜小柔做箭靠的一棵引虫草引来的萤火虫的微光,还有那天上的月光,如此艰苦的条件下通宵做箭,对身体的伤害可想而知了。

    姜小柔笑了笑,“云儿,之前你摔伤了,我一直照顾你,前两天又忙着给你下葬,拜祭,没什么时间做箭,今天就是换粮的日子,若是不赶工多做一点,我们姐弟两就吃不上饭了,我今天还要给你炖荒兽肉补身子呢!”

    说话间,姜小柔爱怜的摸了摸易云的脑袋。

    易云神色一黯,不知道说什么了,他看着姜小柔的取过油布,小心翼翼的将两大捆箭矢包好,眼睛中满是欣喜和满足之色。

    易云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他微微握拳,暗下决心,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让这个关心自己的姐姐过上好日子。

    “走,我们去换粮!”

    姜小柔拉着易云,抱着两捆沉甸甸的箭矢,满怀期待的来到了换粮所在的晒谷场上。

    在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最引人瞩目的是一个在高台上的锦袍男子。

    他约莫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大马金刀的坐在一个宽大的兽皮椅子上,腰间挂着一柄制作精良的宝剑。

    此时,锦袍男子正用懒洋洋的目光扫视着他身下忙碌的苦难民众。

    这些人在一捆捆的搬运箭矢,还有一张张制作精良的皮甲,每搬运一件,旁边就有师爷模样的人记账。

    而在锦袍男子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衣着得体的黄衫老者,他满脸堆笑,脸上尽是谄媚之色。←百度搜索→【←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陶大人,这次的武器软甲,您还满意么?”

    老者卑躬屈膝,脸上的褶子都挤在一起了。

    锦袍男子看了老者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虽然锦袍男子神态倨傲,但老者却不敢流露出半点不满,依旧满脸堆笑。

    这陶大人可是大部族的使者,负责收取武器,虽然陶大人在他所在的部族里混的可能不怎么样,要不然也不会被派来做这种跑腿的差事,可是对黄衫老者而言,对方可是大人物。

    姜小柔也交上了她制作的两捆箭矢,换来两块小木牌。

    拿着两块木牌,姜小柔俏脸微红,小手攥得紧紧的,手心都微微沁汗,这木牌可就是她跟弟弟的口粮。

    过了一刻钟之中,所有的武器、软甲都被装上了大车,两匹头上长着犄角的马将车拉走了。

    陶大人懒懒的扫了一眼账本,让人从车上搬下来一个大木箱子,扔在了黄衫老者的身前,便带着随从离开了。

    黄衫老者满脸堆笑,恭送陶大人离开,这才站起身来,脸上的笑容随之收敛,换成了一副威严之色。

    部族的民众早就期待万分了,“族长,快分粮吧。”

    “对啊,咱们好几个月没见过肉了!”

    一些半大小子已经开始吆喝了,他们都等着领了粮食和肉,回家填饱肚子呢。

    “静一静!”黄衫老者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易云没想到,这个看来没有半点骨气的老家伙,竟是部族的族长。

    “既然大家这么心急,就先发粮吧!”

    话音一落,有几个矫健的男子就迫不及待的走上前来,赶着牛车,从库房里把粮食拉了出来,一个个粮袋很快堆成了小堆。

    “不对啊族长,怎么这次的粮食这么少!”

    “是啊,往常比这个多很多啊!而且怎么不见兽肉?”

    有很多人嚷嚷起来,他们这次交出来的武器比往常年份更多,可是得到的东西却少得可怜,不但少了一半以上的粮食,而且连期待已久的兽肉也不见了。

    “火云部族欺人太甚,他们就拿这点东西来打发我们?”

    “族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看下面越吵越凶,黄衫老者冷哼一声,“都给我闭嘴!这件事,一会儿我自会解释,现在分粮!交上木牌,粮食领多少就是多少!”

    黄衫老者说话间,一股气势隐隐的散发出来,让很多不满的人顿时闭嘴了。

    这黄衫老者,是一个战士。

    虽然他是低等级的凡血战士,但却实打实的是部族的支柱,平时很少有谁敢忤逆他。

    “战士预备营的,先领粮!”

    黄衫老者说话间一挥手,一群身穿兽皮的男子走上前来,这些男子小的十五六岁,大的三四十岁,无一例外的,他们都体型健壮,身上肌肉线条明显,一看就是练家子。

    这些人,是战士预备营的成员,也是部族的希望所在,战士预备营里的战士都是挑选那些体质好的少年,从小训练,他们除了偶尔打猎之外,既不种地,也不从事制作箭矢、软甲这一类的生产活动。

    但是,部族里有好肉、好粮都会优先供给战士预备营的,因为他们当中一旦出一个高等级战士的话,对部族而言可是天大的财富。

    不说高等级战士对部族的庇护作用,单说他们的生产能力,高等级战士已经实力强大到可以只身进入荒野打猎,一旦打到几头大型野兽,那可是够整个部族吃上好几天了!

    毫不夸张的说,一个高等级战士,就能养活一个小部族!

    战士预备营一共几十个人,他们不从事生产,自然没有木牌,可是每个人都抗走了满满一大袋粮食。

    原本就不多的粮袋一下子去了五分之一,而没有领到粮食的族人可是战士预备营的几十倍呢。

    如此一来,注定要有很多人挨饿。

    在易云身边,姜小柔顿时握紧了手中的木牌,小脸有些苍白,要是领不到粮食,他们的日子可怎么过。

    族人都沉默了,战士预备营成员领到的粮食不比以往少多少,这么下去,肯定不够分的。

    “家有一等男丁的,来领粮!”

    黄衫老者又一次发号施令,这个世界,以武力为生命,在战士预备营之外,其他男子也分三六九等。

    简单的测试方法就是比力气,能举起三百斤石锁的男人,是一等男丁!

    再往下,能举起的石锁越轻,评定等级自然就越低了。

    有一等男丁的家庭,稍稍松了一口气,急忙上前领粮,木牌这个时候都只是个参考了,这些家庭领到的粮食,比平时少了一大截,但总算还是领到了。

    这些家庭,原本就富足一些,平时家里有余粮,所以以后的日子拮据一点,但还不至于过不下去。

    “家有二等男丁的,来领粮!”

    黄衫老者又开口了,比起之前对那“陶公子”的卑躬屈膝,这个时候神色冷毅的黄衫老者简直判若两人。

    二等男丁,能举二百五十斤石锁,他们得到的粮食,又少了一大截。

    粮袋数目迅速减少,每少一个粮袋,姜小柔的脸色便白一分,她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木牌,手心全是冷汗。

    这不是少了几袋粮食的问题,这可是关乎性命的大事,没有粮食,他们会饿死的!

    原本她对这次发粮抱了很大希望,不仅仅想领到粮食,而且想领一块兽肉给易云炖了补身子,可是现在,连普通粮食都没有了。

    “家有三等男丁的,来领粮!”

    粮食越来越少,姜小柔已经屏住了呼吸。

    黄衫老者也是皱起了眉头,粮食差的太多了,很多人领不到,未来几个月注定有人要饿死了。

    可是为了部族的利益,为了去搏那一次鲤鱼跃龙门的机会,黄衫老者也只能狠下心,牺牲一些弱者了。

    在部族里,有人饿死病死的事情很常见,恶劣的生存环境,让这里的平均寿命短得可怕。

    “剩下的人,来领粮吧。”

    黄衫老者话音刚落,顿时一群人哄抢起来,姜小柔惊叫一声,直接被汹涌的人潮推翻在地。

    她摔得身上乌青,可是却依旧死死的攥着手里的木牌,仿佛这木牌就是她的寄托,能给她带来希望一般。

    “小柔姐。”

    眼看姜小柔无助的摔倒在地,易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挤出人群,将姜小柔拉了起来。

    “小柔姐,你没事吧。”

    易云心中紧张,在人群中摔倒被踩踏的话,那可是会死人的。

    姜小柔握着易云的手,心中充满了无助……

    “挤什么,都给我老老实实的!”

    黄衫老者大吼一声,他的声音中似乎灌注了某种能量,让原本蜂拥而上的族人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排好队,一个个的来!”

    黄衫老者声色俱厉,在场众人没有人敢违逆他,要知道,他有绝对的实力,又执掌族规,谁不听从他的命令,他当场出手杀人都不是不可能。

    人们开始排队领粮,哪怕这一次分给每个家庭的粮食少得可怜,可是毕竟人多,一会儿,粮食就领完了。

    姜小柔的一颗心沉了下去,没有粮食,他们根本支持不下去。

    “王珑,带几个人,去将部族库房的储备余粮拿出来。”黄衫老者对身边的一个壮汉说道。

    这个叫王珑的壮汉,是黄衫老者的家丁。

    “是,族长。”

    王珑大步离开,很快,他就推了一个小车过来,又掀下来几袋粮食,这些粮食,是部族的存粮,不过全都是粗粮。

    在地球上,吃粗粮意味着多种维生素,意味着健康。

    可是在这个异世界,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粗粮是粮食磨最后一遍剩下来的,里面夹杂着麦麸,用粗粮做的食物,口感艰涩,根本难以下咽。

    而且粗粮意味着低热量,不但不好消化,而且提供的能量少,**粮一斤,等于吃粗粮两斤。

    虽然是粗粮,但总比没有的好,人们只好认命的来领粮,每个人领到的粮食都极少,姜小柔原本就排在最后,轮到她的时候,连粗粮都没有多少了。

    她将两个被汗水沁湿了的木牌交上去,却只领到了两个巴掌大小的一袋粗粮,就算她跟易云天天吃麦麸粥,也不过只能吃十天罢了。

    姜小柔完全愣住了,捧着手中轻飘飘的粮袋,无法接受这种结果。

    弟弟才刚刚活过来,难道他们就要一起饿死?

    “你还在这里呆着干嘛,别挡着路!”

    负责发粮的男子不耐烦的说道,想要让姜小柔赶紧离开。

    姜小柔感到了愤怒,她辛辛苦苦通宵做箭,只换来了这么一点点粮食。她虽然是一个弱女子,但是这个时候,她却咬着牙,面对象征部族统治权的一群壮汉。

    “为什么这么少,我交上两捆箭,可是不但一点精粮都没领到,就算是粗粮,也远远不到平时的一成!”

    负责发粮的男子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小丫头竟然有勇气质问他。

    “还懂不懂规矩!你一个小孩子,又是丫头片子,家里连男丁都没有,要那么多粮食有什么用,吃多了也是浪费!”

    这个世界,小部族重男轻女。

    在大部族,有各种荒兽肉,甚至荒骨精华供应着,男女之间原本不多的体质差距就不算什么了,女性高手一点也不比男的不少。

    可是在小部族里,男性比女性体力上的先天优势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壕沟,很少有女性能在体力上比上男性。

    被人歧视,姜小柔心中怒气更甚,“谁说我家没有男丁!我姜小柔的家中,一样有男子汉!”

    姜小柔说着,一把抓住了易云的手,跟易云站在了一起!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20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