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小说网 > 科幻恐怖 > 绝对游戏

    一秒记住【09小说网www.0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书房的门被狠狠地撞开,一股强烈的寒气笼罩着整个书房。

    齐矢寒蹲坐在那阴暗的角落里,把自己的呼吸压到最低,小心翼翼地瞟向门口。

    只见,书房的门口静静地立着一个人影,不走也不动,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口。因为它的到来,书房的一切躁动统统安分下来,静到可以听见银针落地的声音。

    虽然那人影并没有任何反应,但齐矢寒依旧感觉到那股冰冷慑人的目光依次掠过书架,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

    书房内的温度极低,齐矢寒下意识地缩了缩身体,脚下却不小心踩到了一个金属物体。

    “咔哒…;…;”

    一阵轻微的碰撞声从齐矢寒脚底传来,但在这沉寂的书房里显得异常刺耳。

    一瞬间,齐矢寒明显的感觉到那股阴冷的视线狠狠地向他扫来。一滴冷汗从额角流下,齐矢寒保持着蹲坐的姿势不敢动弹,心里大呼糟糕。

    “砰!”

    这时,一阵刻意而为的撞击声忽然从走廊深处传来,那声音之大,几乎要整栋楼的人都听到。而门口的人影显然也听到了,它微微一顿,随后立刻转身朝走廊深处走去。

    它的离去,带走了书房的阴冷,室内的温度立刻回复原状。

    齐矢寒立刻站起身,长时间的蹲坐让他的腿有些发麻。而他脚下踩到的物体竟是一把金光闪闪的钥匙。

    “吓死我了!”楚晓怡一脸恐慌地从一堆书中爬出,披头散发的样子活像一个贞子。

    “赶紧离开这吧。”齐矢寒把钥匙装进裤兜,而此时,洛约早已站在门口警惕地向外张望。

    齐矢寒撇撇嘴,刚走上前,一个人影却突然从外面闪入书房。

    “我去!”齐矢寒连忙后退几步,这才看清那闯入室内的人居然是于辛。

    “好久不见。”看到室内的三人,于辛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楚晓怡却瞪大眼睛说:“刚才的动静是你干的?”

    齐矢寒也有些意外,那么大的声音,于辛绝对不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弄出。不过一联想到于辛的能力他也就释然了。

    于辛颔首,无视楚晓怡惊讶和洛约若有所思的表情,径直对齐矢寒说:“先离开这吧,这层楼的房间我和楚晓怡已经都看过了,而且这栋楼似乎也只有三层的样子,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二楼?”

    “是啊,”齐矢寒点头,此时却突然想起那把金光闪闪的钥匙,“啊对了,你们有没有看到过上锁的门?”

    不等于辛回答,一旁的楚晓怡就抢先说:“有啊有啊!就在左拐的走廊尽头!为了找钥匙我们可是又把三楼翻了一遍呢。”

    “你找到了钥匙?”洛约眯起眼睛。

    “嗯…;…;就在刚刚。”说着,齐矢寒把兜里的钥匙掏出来在众人面前晃了晃。

    看到那把金光闪闪的钥匙,楚晓怡眼睛一亮:“太好了,那我们快点去把那扇门打开吧。”说着,突然伸出手勾住了齐矢寒的右手,在后者的愣神下拖着往走廊深处走去。于辛和洛约紧跟其后,只是前者的表情有些无奈和警惕。

    穿过长长的走廊,一扇老旧的门出现在眼前。齐矢寒二话不说掏出钥匙就往门上插,不过让众人惊讶的是,们的后面竟然是一条旋转式的楼梯。

    “难道还有四楼?”齐矢寒叹了口气,认命地爬上楼梯,还不忘提醒最后一个进门的洛约关上门。

    旋转楼梯很长,齐矢寒爬了半分钟终于爬到顶端。

    四楼和三楼大不相同,不仅采用的壁纸是美丽的蓝色,就连灯光也比三楼亮很多。

    四楼的温度对比起三楼和二楼,简直可以用炎热来形容,也许是因为通往四楼的楼梯被锁上了,导致“它”无法来到四楼。

    “看来四楼是目前为止最安全的楼层,不知道是谁被传送到了四楼。”摸着墙上虽然有些灰尘但依稀可看出海洋动物的壁纸,齐矢寒感叹道。

    “好了,”洛约突然开口道,“危险解除,我们没必要待在一起了。我和楚晓怡先去找出口了,你们自便。”

    “我们先走喽。”楚晓怡挥了挥手,随后跟着洛约朝一个方向离去。

    齐矢寒愣神地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一扭头看到于辛赞成的目光,疑惑地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于辛面容严肃地回道:“小心那个洛约,刚才在书房的时候他差点杀了你。”

    “纳尼?”齐矢寒瞪大眼睛,努力回想着二人在书房的点点滴滴,这才惊觉自己太大意了,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嘿嘿…;…;我们也快去找出口吧。”

    这个游戏本来就没有什么同学情谊,自己怎么就忘了?看来这次是个警示,自己不能再放松警惕了。

    两人进入一个个房间,却并没有得到什么收货。就连眼球也没有找到。

    “看来这里的东西都被四楼的人拿光了啊。”丢掉一个空空如也的纸盒,齐矢寒累瘫在一张小床上,一张清秀的脸皱在一起。

    “看来我们在翻四楼的人翻剩下来的。”于辛也皱着眉头蹲在一片狼藉的地板上,显然对此次的收获极度不满意。

    “哎,看这个,”齐矢寒忽然把一本书立在于辛面前,“我之前也看到过这样的书。”

    那是一本《格林童话》,但是里面的内容却有点惨不忍睹。

    于辛定定地看了一会儿,一字一顿地说:“这里,这里曾经住着的人,都很不对劲。”

    “那是自然,”齐矢寒收回拿着书的手,自己又饶有兴趣地看了几眼后丢在一旁,“现在我们在经历的事不就是超乎想象的吗。”

    于辛赞成地点点头。齐矢寒百般无聊地站在这间有18张小床的房间里,随后打开了房门,心里却突然浮现一丝不安。

    “于辛,”被点到名的人疑惑地抬头看向正站在门口的齐矢寒,“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温度又变低了?”

    于辛也警惕地站起身来到门口,在感觉到那一股不明显却的确存在的温差后变了脸色。

    “怎么会…;…;我亲眼看到洛约关好门的。”于辛疑惑地探出头四处张望。

    齐矢寒咽了口口水,一脸认真地说:“要不…;…;咱就在这房间里睡上一觉???刚好我也有些困了。”说着,还适宜地打了个哈欠。

    再次扫视了一遍凌乱房间,于辛说:“走吧,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应该都被翻走了。实在找不到就只能去一楼看看了。”

    “只能这样了。”齐矢寒叹了口气,随后和于辛一起走进另一个房间。

    不知何时,四楼的温度突然急剧下降,以至于齐矢寒和于辛打开一间淋浴室的时候被扑面而来的寒气吹了个正着。

    “这里越来越不对劲了。”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齐矢寒情不自禁地抱着胳膊嘀咕道。

    于辛也拉拢了衣领。可是他明明记得洛约的确把门关住了,那么这股和“它”身上相似的寒气又是从哪里来的?

    “也许四楼也有呢?四楼也不一定是个安全的地方。”

    “于辛快看,那里是不是有人啊?”齐矢寒的声音突然传来。于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还真看到一个坐在地上靠着墙的人影。

    “那是严寒?”看到那人别着“纪检部副”勋章的校服,齐矢寒立马认出此人就是第8组的成员严寒。

    确定了严寒的身份,两人立刻来到严寒身边,也在同时感觉到了严寒四周冰冷的空气。

    “嘶…;…;他身上好冰。”齐矢寒想伸手拉起严寒,却在碰到对方的一瞬间感到一股透心凉的刺激。

    于辛立马试探严寒的鼻息,在感觉到那股微弱的热气流时松了口气,说:“他还活着。我们把他带到室外吧,这里实在太冷了。”

    齐矢寒点点头,和于辛一起架着严寒走出淋浴室。

    因为走廊的阴森有点悚人,二人把严寒带到了原先有18张小床的房间。刚打开门,一股暖气扑面而来,着实让二人悬着的心放松下来。

    齐矢寒正想找张舒适一点的床,却忽然感觉到肩膀上有一丝骚动。他扭头一瞥,正好看到肩上的少年正换换转醒,身上的寒冷也减少了许多。

    “你们…;…;”严寒眯起眼睛适应眼前的光亮,疑惑地看着架着他的二人。

    看着严寒似乎已经清醒了,齐矢寒立马说道:“要不是我们发现你在淋浴室,你可能已经冻死了。”

    适应了眼前的光亮,严寒睁开眼睛,同时一股慑人的视线死死锁定在齐矢寒的肩膀,搭着他右手的地方。

    “额呵呵…;…;”猛然想起眼前的人不喜欢别人碰他的身体,齐矢寒和于辛立刻识趣地放下架着严寒胳膊的手。

    脱离了二人的支撑,严寒脚步微微一晃,但立马恢复正常。他再也不看二人一眼,扭头就走。齐矢寒翻了翻白眼,于辛却跟上了严寒。无奈,只好也跟上去。

    说不定于辛的读心术会读到些什么呢。

    严寒径直走在最前方,仿佛并不知道身后跟了两条尾巴。齐矢寒和于辛跟着他七拐八拐走过了无数个走廊,最后停在了一个走廊的尽头。

    “砸开那里。”就在齐矢寒一脸懵逼地盯着面前挡住去路墙时,严寒的声音却冷不丁地传来。

    这厮知道他和于辛在跟着?齐矢寒有些莫名其妙,而眼前的严寒也不知何时转过身来,眼神冰冷地看着二人。

    “砸开吧。”于辛无奈一笑,随即,三人四周的所有物体突然全部浮空,对准那堵墙狠狠地砸去。

    见状,齐矢寒立马闪开,严寒却早已站在了安全区域内,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似乎早已料到于辛会这样砸墙。

    随着刺耳的“砰砰砰”声,墙上的壁纸被砸烂,露出了后面被涂上水泥的墙面。齐矢寒来不及惊讶,墙就应声而破,一时间烟雾弥散。几乎同时,一股刺鼻的霉臭味扑面而来,齐矢寒和严寒立马后退,而体力过于消耗的于辛却无法避开,被迫吸进大量的微生物,止不住地咳嗽。

    “我去…;…;这是什么地方?”齐矢寒屏住呼吸瞪着那被砸出的大洞。

    “地图上指示,这里是安全出口。”严寒冷着一张脸开口答道,待浓烟散开,抢先一步进入被砸出的洞里。

    “我们也进去吧。”缓和过来的于辛也一步踏入洞口,齐矢寒也快步跟上。

    洞内漆黑一片,从轮廓来看似乎是一个小房间,但是那股发霉的臭味却越发浓郁。齐矢寒屏住呼吸从兜里拿出一个打火机,在点起火苗的一瞬间,看清四周的三人都愣住了。

    那的确是个小房间,但是房间的四面墙上却被人用红色的蜡笔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那尚未脱离稚气的字体宣告着主人幼小的年龄。

    但是更令人头皮发麻的是上面写着的字。

    “妈妈我错了放我出去妈妈我错了放我出去妈妈我错了放我出去妈妈我错了放我出去妈妈我错了放我出去妈妈我错了放我出去妈妈我错了放我出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09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