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一秒记住【09小说网www.0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 : :  “她于你而言是什么只你我二人知晓”。

     : : : :  “晓梦!”

     : : : :  “南宫可棋不愧是无上剑宗的宗主,凭一己之力就将斩绝剑中的杀气炼化——”

     : : : :  晓梦眼神迷离,犹胜幽潭,让人看不清潭中暗藏的玄机。薄薄的柔唇岔开话题。再一次将斩绝剑递给北堂天剑。

     : : : :  这一次斩绝剑像受了气的孩子一样,不愿意接受北堂天剑。

     : : : :  “错怪你了!!”

     : : : :  他一句错怪你了,斩绝剑晃了几下,窜入他体内。

     : : : :  “那她在哪??”

     : : : :  “晓梦送师哥一句话,,人虽然能改命,但却斗不过命~,如果师哥觉得心情不好的话,可以出去透透气”。

     : : : :  她没有正面回答北堂天剑的话,只是说了一句看似不相关的话,但这句话足以证明南宫天音一定还活着。

     : : : :  只是九千九百九十九难,这十年来,她不知受了多少——

     : : : :  之后,晓梦将拂尘扬在光洁的玉臂上,踏着玉屐,脚下生烟而去。

     : : : :  着她离去的背影,那句话一直盘旋在北堂天剑的耳畔。

     : : : :  “可以改命,却斗不过命??”

     : : : :  “出去透透气??什么意思——”

     : : : :  几月后,北堂天剑的身子骨恢复如初,凭着记忆御剑往蝴蝶国飞去。

     : : : :  玄灵宗脚下增添了许多陌生的面孔,人数规模宏大。

     : : : :  那些山下的陌生面孔,一定是在玄灵宗挂名修炼的,等宗派大会后,他们会衡量自己的实力,选择适合自己的宗派。

     : : : :  他脚下的斩绝剑正气凛然,将整个虚空都晕染上浩然之气。

     : : : :  天下众人见高空万丈之上有人脚踏一直巨大的黑剑,凌空而去,十分凌然,不觉大呼。

     : : : :  翎正好在给那些挂名弟子普及玄灵宗的历史以及目前的情况况,见有人打呼,脸立刻板了起来:“瞎呼呼什么,不努力,你们就只能在这里仰望!”。【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 : : :  “翎尊,这是谁啊!好强的气势!”。

     : : : :  “想知道?”

     : : : :  “嗯!”

     : : : :  “想知道就努力!!!”

     : : : :   芸芸弟子中,一个刚俊的男子目送天空之上的人影远去,身边一个皮肤泛红的壮汉憨声道:“大哥,你认识?”

     : : : :  男子摇摇头。

     : : : :  “南宫凰然,缘少爷呢?”

     : : : :  一个长相英宇的女子焦急的跑到南宫凰然身边,开口就问。

     : : : :  “他前几天就已经去清虚宫了~,你不知道?”。

     : : : :  南宫凰然好奇的看着女子,又道:“缘少爷的志向不在玄灵宗~”。

     : : : :  “可他答应过家主~”

     : : : :  “南宫缦拓,你真是天真~~”

     : : : :  南宫凰然道完这句话后,招呼身边的壮汉离去。

     : : : :  剩南宫缦拓在原地。

     : : : :  蝴蝶国

     : : : :  恰是斜风细雨后,初阳高照,阳光透过山谷峭壁落在潭水两岸。

     : : : :  两岸青山相对,绿叶生机盎然,各色山花烂漫,红豆绿果参杂其间。

     : : : :  潭面山涧的花丛中无数彩蝶翩翩起舞嬉戏,俨然一幅世外桃源之景。与北堂天剑初来时相比,简直就是天堂与地狱之区别。

    4酷匠#●网正版U首‘`发.l

     : : : :  随着北堂天剑白玉云靴落潭面上,清澈的潭水立刻泛起涟漪,一圈扣一圈自脚底散去。

     : : : :  那些蝴蝶像认识北堂天剑一样,纷纷攘攘飞来,落在他衣服和头顶上,似在谢礼。

     : : : :  有几只个头稍微有些大的花蝴蝶,正忙碌的在花间编织花环,不肖半刻,一只花环就编编号。

     : : : :  这时飞来无数只蝴蝶,一同拖起花环朝北堂天剑飞去,轻轻放在他的轻丝上。

     : : : :  他柔和的容颜上晕开笑容,手中生起一道生命力十足的新绿之光,他不觉有些惊喜:“万物之灵!”

     : : : :  收集万物之灵是悯生神王的本领,万物之灵,只有世间万物生灵感恩悯生神时才会出现。

     : : : :  是万物的灵气。当年他将他所有的万物之灵拿来救幼女玄罡后就没有在收集过,想不到此行居然能收获。

     : : : :  这些蝴蝶是在感恩他,但南宫可棋说,解开妖咒的不是佛宗的琉空宗主吗?这些蝴蝶为什么会感恩他??

     : : : :  在他脚下涟漪淌开的扩大而去,消失在岸边,他上岸后,脚下花儿香艳,绿草如茵,眼前一片明媚。

     : : : :  突然,一道娇力从他身后抱住他,紧紧的扣在他的腰间。

     : : : :  他低下头,只见自己的腰上环着一双白净如瓷的手,冰色的衣袖被束在白嫩的手腕上,扎着好看的蝴蝶花样。

     : : : :  他整个人都明媚了,温润的脸上满满的喜悦。

     : : : :  “恩公!”

     : : : :  “恩公”二字传来,他心寒去一半。扳开环住腰间的手,转过身去,只见蝴蝶公主彩色的发丝上一个生机盎然的七彩花环,煞是好看。

     : : : :  她着一身冰色的萝裙,身段虽婀娜多姿却难掩其中的病态。

     : : : :  “你怎么穿这身衣服??”

     : : : :  蝴蝶公主面容枯黄,听他这一问,弱弱的语气天真的回答:“恩公的意识里全是一个冰色衣服的美人,蝴蝶自知极不上那美人,却也想讨恩公欢心!”。

     : : : :  被她这一说,北堂天剑又懵了,柔目不解得看着蝴蝶公主天真的容颜。

     : : : :  “南宫恩公用长血丹救恩公时,我也在旁,恩公嘴里只会喋喋不休的喊着天音,于是蝴蝶就悄悄潜入恩公的意识里——”

     : : : :  蝴蝶说到此很抱歉,又继续道:“恩公的意识里全是一个冰衣美人,那人真漂亮就像月亮一般,水银色的头发,乌黑的眼睛会发光,是那样的高贵~”。

     : : : :  北堂天剑默默听着,她嘴中吐出的一字一句拼凑在一起,仿佛拼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南宫天音。

     : : : :  “恩公,我穿成这样,你开心吗??”

     : : : :  蝴蝶时日无多却还想着取悦他,他于心何忍~~~

     : : : :  “开心”

     : : : :  “真的吗??”

     : : : :  蝴蝶煞白的小脸立刻明媚起来,快乐在此刻拥有了最多。

     : : : :  退去几步,她翘起嘴角,开始在花间起舞——

     : : : :  娇弱的身体舞出万千悲凉与喜悦,引来无数蝴蝶共舞。

     : : : :  一舞将落,她整个身子轻轻的落在花间,甜甜的闭上了双眼,眼角滑过两滴清泪:“恩公,我想和你有一段君临和朱雀那样的爱情,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 : : :  伴舞的蝴蝶纷纷化成人形,背后两扇翅膀微微轻颤,跪在蝴蝶公主身边垂泪。

     : : : :  与蝴蝶国的子民们安排完蝴蝶公主的后事后,北堂天剑一个人游荡在九州大陆上。

     : : : :  晓梦的话还在他脑海中响起,出去透透气——

     : : : :  这话细细品味起来,当真是让他不得不多想想几分!

     : : : :  他宽大的白袍换成贴身的轻劲之装,俨然一幅江湖侠客的模样,这便是他之前在寻命劫历练时的打扮。

     : : : :   大雨过后,初日照高林,日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林中洒落无数的斑点,异常的耀眼。

     : : : :  北堂天剑背负黑剑,骑在一匹白色的骏马上,嘴里含着一根野草,悠哉悠哉的在林间的官道上走着。

     : : : :  “驾!驾!驾!”

     : : : :  身后飞快响起一道嘹亮的吆喝声,北堂天剑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去看看,浑身就已经被策马奔腾而过的人溅了一地的污泥浊水。

     : : : :  “爷,等等我啊!!”

     : : : :  后面跟上一个清秀的小童,扎着一个丸子头,巴掌大的小脸上硕大的眼眸水光盈盈,泛着莫名的无辜,很熟悉的模样。

     : : : :  一张张脸孔在他的记忆中浮现,最后定格在一只小狮子身上。猛然大惊:“冰儿”

     : : : :  他的速度明显跟不上自家主子,被远远的甩下,过北堂天剑身边时,见他洁白的衣上满是污泥浊水,嘴里还叼着一根野草,不禁抿嘴偷笑。

     : : : :  北堂天剑目送二人消失后,无奈的在夹了一下马肚子,又慢慢悠悠的走在官道上。

     : : : :  睡了十年,他该亲自体验一下这九州上的变化了。

     : : : :  按宗派大会的时间来算,目前还有不少国家的人赶往各个宗派挂名。

     : : : :  刚刚那二人,说不定也是赶往宗派挂名的。

     : : : :  只可惜没看清那个人的模样——

     : : : :  找了条林间小溪,将自己洗干净又继续赶路,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只好由着白马带他四处溜达。

     : : : :  溜达了半日,直到中午时分,他才走出树林。

     : : : :  离树林外的官道边上,有一颗参天古树,枝叶繁茂,在烈日之下异常的吸引人。

     : : : :  古树下有一家茶酒馆,店家很会利用资源,在大树下摆上几张方桌,过路的人要到树下歇脚躲躲凉,就少不了要上一碗凉茶或是酒水。

     : : : :  在此歇息的都是一些年轻的男女,估摸着是赶往各个宗派挂名的。

     : : : :  ,古树下栓有两匹白色的骏马,北堂天剑觉得熟悉,不禁多看了两眼,是在林中遇到那一主一仆的坐骑,难怪那么熟悉。

     : : : :  看来晓梦真的不会多说一句废话。

     : : : :  刚刚那个小童子,分明就是那只小狮子。

     : : : :  目光打量了一下茶酒馆内外,却不见那个扎着丸子头的大眼小童,有些失落。

     : : : :  店家很有眼力劲,见有生意来,急忙迎上来替他牵过马。

     : : : :  “公子是要酒还是要茶?”店家殷切的问。

     : : : :  “来一壶茶水!”。

     : : : :  “好嘞!请坐,请坐——”

     : : : :  店家招呼北堂天剑在树荫下的茶桌坐下后,店家又要去招揽生意,北堂天剑趁店家还没走远,连忙问道:“店家,这两匹马的主人呢??”。。

     : : : :  店家看了两匹马,却不见人,只道:“刚刚还在呢?”。

     : : : :  小二上了一壶茶水,他正要饮下肚,鼻间便闻得一阵难闻的恶臭,忍不住打了个呕。

     : : : :  北堂天剑放下茶碗,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浑身邋遢的人走来,在对面的桌子上,一屁股坐下。

    手机用户请浏览m.09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9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