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顽主

    一秒记住【09小说网www.0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安平县牢。

    整整一晚的折磨并没有让这个年近五旬的汉子松口,甚至从始至终他连头都不曾有过哪怕瞬间的低下。

    李承业清瘦的身子遍布殷红的鞭痕,腥咸的血自他的嘴角滴落,一直滴在地上,变作了一朵正在缓缓绽放的鲜红花朵。

    “我劝你还是认了吧,只要你在这罪状上签个字画个押,那小娘子便得救,不认,你们两个都得死!”满脸横肉的狱卒坐在地上讪笑着,口中喘着粗气,手中的皮鞭早已被鲜血染成了刺目的红。

    “你们......先将那......女人放了......放了......放了我便认......”李承业虽依旧高昂着头,但口中却已是气若游丝,微微睁开那一双满布血丝的眼睛,唯独那目光却依然如火如炬。

    狱卒闻言后冷冷地笑了笑,“呵呵,到了这般地步你竟还与我讲条件,某做了十年狱卒,什么样的汉子不曾见过,只要到了这大牢,终究都会乖乖听话的!”

    说罢之后,狱卒略显吃力地撑起身子,将手中皮鞭扔到一旁,而后径自走到一张铁案上抄起一把双面铁钩,而后转身走至李承业身前,笑道:“你不认也简单,莫急,咱们一样一样地来,总有一样东西能让你松口的!”

    说完之后,狱卒稍稍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右肩,而后扬起铁钩便冲李承业锁骨刺去。

    噗——

    一声闷响,殷红的血顺着铁钩喷涌而出,剧烈的疼痛使得李承业面目变得狰狞可怖,但即便如此却依旧没有喊出半个字,因为此时此刻,他再也没有力气去喊。

    钩尖绕过锁骨反转皮外,狱卒带着一脸的阴笑将另一端的绳索栓在一处横梁之上,而后又在绳尾挂上一只空桶。

    “呵呵,刚刚说了不急,我慢慢往这桶里倒水,您满满思量,想好了告诉我,想不好我就这么一直地加水,这桶满了便再加一桶,这牢里的木桶和水不缺!”狱卒说着,舀起一大瓢水倒入木桶之内。

    嘭——

    正在此时,只听一声巨响,牢门被人自外重重砸开,顿时碎屑漫天四射,强大的力道竟将那两扇坚实厚重的榆木门瞬间砸为碎屑。

    紧接着只见一名九尺黑脸巨汉一步跨进门内,紧随其后则是一名身披铁甲、头戴兜鍪的清瘦少年。

    “你们是何人?!竟敢......”

    狱卒终究再没有机会将话说完,因为那少年手中的障刀已在其开口的一瞬间化作一道黑色的流星刺进了他的咽喉。

    障刀贯喉而入,又自颈后穿出,迅猛的力道使得狱卒直向后又退了五步之后方才踉跄跌倒。

    李浈伸手将兜鍪摘下,望着那个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早已昏死过去的男人,瞬间泪如泉涌。

    李浈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李承业跟前的,他只知道自己每走一步,心头就如被斧砍刀劈般地生疼,每走一步,自己的身体便如同被重锤狠狠砸过般地无力。

    短短几步,李浈却感觉自己走了许久,直到颤抖着双手将父亲的脸颊捧起的一霎那,李承业却缓缓睁开双眼,而后冲李浈露出一抹难看的笑。

    “你......来了!”李承业的声音细若蚊鸣,但在李浈听来却是如同雷鸣震耳。

    “儿不孝,让阿耶遭此大难!”说罢之后,早已泪流满面的李浈轻轻将李承业放在地上,而后闭起双眼轻轻将那铁钩抽出。

    而此时李承业却早已不省人事再度昏死过去。

    “泽远,衙门的人一个不漏都拿了!”

    正在此时,高骈冲进牢房大声喊道,但看见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李承业之后,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这......”高骈不知该说些什么。

    此时只见李浈吃力地将李承业的身子背在身后,骨朵达见状正要上前帮忙,却只听李浈大喝一声:“站住!”

    骨朵达当即愣在原地一动不动,而后眼睁睁地看着李浈背着李承业一步,两步,三步,四步......踉跄着,艰难地走出牢房。

    李浈走着,哭着,心中恨着,怨着,也疼着,耳后传来父亲微弱呼吸声,身上的血腥之气刺激着李浈。

    为何这天,要屡屡伤害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

    为何这地,要让那些恶毒之人活得如此长久?!

    为何这神,不能让自己安安稳稳地活着?!

    为何这佛,不将那俗世恶人都打进无间地狱?!

    这一切,却都是为何?!

    进入正堂,李浈将父亲轻轻放在长案之上,此时早有人将城内十几名郎中抓了过来。

    李浈看了一眼已被吓得战战兢兢的几位郎中,轻声说道:“他,不能死!”

    众郎中闻言点了点头,而后赶忙上前查验李承业的伤势。

    而紧接着李浈缓步走出正堂,自骨朵达手将自己兜鍪接过,而后郑重地戴在头上。

    在其面前则是县衙之内的诸衙役与小吏,此时早已被反绑了双手跪倒在地,从他们每个人惊恐的脸上和那副颤抖的身体看得出,他们早已料到了自己最终的结局。

    “那名女子何在?”李浈走到一名小吏跟前轻轻问道,面无表情地问道。

    “被......被县令带......带去了......深州......”小吏的声音在颤抖,以至于说完这句话之后竟无端昏死过去。

    “深州......”李浈喃喃自语,紧接着又走到另一名小吏跟前问道:“昨夜之事乃是何人参与?”

    “回......回将军......都是本县的郡兵!”小吏匍匐在地,面如死灰。

    闻言之后,李浈转而看了看骨朵达,虽没有说话,但骨朵达却已明白了李浈的意思,当即冲身后两队士兵吼道:“跟俺来!”

    走了几步,却只见骨朵达停住脚步转而问李浈:“留不留活口?”

    “一个......不留!”

    李浈站直了身子缓缓答道,脸上的泪水还未干涸,眼中的杀机尚未隐去。

    骨朵达领命而去,此时李浈冲高骈又道:“千里,你带一百人将阿耶送回定州!”

    “你呢?”高骈当即问道。

    “呵呵......”李浈笑了笑,轻轻说道:“深州!”(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09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