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元末称雄

    一秒记住【09小说网www.0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脱脱他们不慌不忙的赶到皇宫之时,这位大元朝在位时间最长的元蒙皇帝(注1),也果真坐在龙椅上等着脱脱。

    不过当元顺帝这位天子见到脱脱这位丞相的时候,他并没有发怒,而是出奇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毕竟脱脱也算是他儿时的玩伴,再说要是没有脱脱的大义灭亲,他和奇皇后也不可能在今天过的这般舒坦。

    所以在脱脱低着头走进大殿之后,元顺帝先是让朴不花为他拿了一个凳子,等他坐下之后,元顺帝才拿起手中的奏折对着脱脱问道:“丞相,这奏折中的急报想必你也知道了吧?”

    脱脱听到这话,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而元顺帝见此,便不由的仰起头,看着大殿上的柱子,沉声对他说道:“说吧,你身为大元朝的丞相,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做?”

    脱脱听到这话,缓身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依然是低着头,一字一句的对着元顺帝说道:“区区红巾贼匪,癣疥之疾,不足为虑。如今治河之事,才是朝廷的心腹大事,所以臣以为,朝廷只需下一道斥责文书,并命江北行省各地自行派兵剿匪即可。”

    “哦,这样就行了吗?”坐在龙椅上的元顺帝仿佛是满不在乎的问道。

    “南人脑有反骨,不思朝廷恩德,常以宋之遗民自居,从贼造反之事习以为常也,朝廷无需太过在意,且江北行省精兵强将众多,朝廷诏命一到,各路官兵自可平定他们。”脱脱低着头语气无比坚定的说道。

    元顺帝听到脱脱这话,点了点头,依然用着平淡的语气说道:“既然丞相已有定计,那么此事便全部交由你处理了。”说完这话,元顺帝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对着朴不花说道:“给朕摆驾‘些郎兀该(注2)’朕要和朕的那些‘倚纳’好生欢快欢快。”

    说着元顺帝便大笑着出了宫殿,带着‘倚纳’和西域神僧一起,并召集起后宫群妃一起开无遮大会去了。

    哎,不得不说和深迷集体啪、有着***乱痴迷综合症的元顺帝一比,什么隋炀帝、陈后主之类的简直弱爆了,毕竟隋炀帝和陈后主也没有和大臣一起,脱光衣服光着屁股不分男女老幼的在一起开啪。更不用说后宫嫔妃与僧人奸宿一处,治内地方甚至演变出了,女子到了出嫁的年龄,不论美丑、高矮,都要先给僧人睡一次,叫做“开红”的规矩了。

    不过对于元顺帝这种荒淫的行为,脱脱却一直低着头就像没有看到一样,直到元顺帝离开,脱脱才抬起了头,大步的离开了这个令他感到恶心的地方。

    ……

    翌日朝会如期举行,在脱脱的主持下元蒙朝廷很快的确立了脱脱的讨贼方案,那就是首先惩治赫厮、秃赤、徐左丞等讨贼不利的官员,以杀一儆百。不过因为赫厮已然战死,本着为国捐躯者不可惩处的原则,脱脱最终决定:“免去秃赤的职务将其贬为庶民。”而徐荣臣徐左丞则因为被秃赤控告临阵脱逃,被判处为“斩立决。”

    在“公证的”判处完三人的罪行之后,元蒙朝廷又对着江北行省下来斥责诏书和讨贼诏书,命江北行省官员无比要剿灭这支作乱的红巾贼匪。

    至于朝廷是否要派大军征讨的问题,整个朝会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及,因为谁都知道现在的朝廷根本就无力派兵远征。皇帝的荒淫、各地官员的贪婪以及工部尚书贾鲁的庞大治河工程,早就把元蒙朝廷的国库掏的是一干二净了。

    现在的国库中,地面比脸都干净,库房空的能跑耗子,在秋税收不上来之前,派兵剿匪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朝廷所谓的剿匪方略,在现在这个时期,也只有在嘴上说说而已。

    不过也正因如此,却也使得红巾军得到了一个极其宝贵的发展空间,毕竟如果元蒙朝廷现在就立即派遣大军征讨的话,以红巾军现在的实力,取胜的可能是无比渺茫的。

    然而这里发生的一切,身处在数千里之外的张世华却依然是毫不知情。

    在攻打下新蔡城之后,身为副路军主将的张世华仅在新蔡城待了一天时间,在将新蔡城的事务处理完毕,并让赵二率领五百人驻守在此之后,张世华便率领这余下的三千五百余大军,径直向着西南方息州的真阳xian城扑去。

    真阳城在地理位置上虽然远不及上蔡这样的重镇重要,但是在现在真阳城却是汝阳府城通往南方的必经之路。可以这样说,只要拿下真阳xian城,就可以一举断开汝阳府城与南部息州、光州、信阳州三洲的联系,对于红巾军攻打汝阳府城来讲,真阳xian城绝对有着无与伦比的重要作用。

    但也因此,汝宁府方面的官军也绝不会希望看到真阳城被红巾军攻下,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局势无比紧张的时期,真阳城的地位自然也变的更加重要。【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据真阳附近的红巾密探报告,息州、光州、信阳州三州为了保全真阳xian城和汝阳府城,可谓是尽起大军,三州一共集结了三千人马,将其驻守在了真阳城。

    并在张世华他们攻打新蔡城之时,不眠不休的修筑防御工事,看那架势如果给这群官兵足够的准备时间,那么仅凭张世华麾下的这些士卒,想在兵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攻下真阳xian城,觉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也正因此张世华才会如此着急的带兵离开新蔡,毕竟如果自己没能及时打下真阳xian城,那么等其他州府的援军到来之时,这场战争有可能就将会演变成为拉锯战,而如果一旦演变成为拉锯战,那么日后即使红巾军能取胜,也绝对将会元气大伤,这个结果是张世华绝不希望看到的。

    真阳城距离新蔡城的距离,远比上蔡距离新蔡城的距离要近很多,但即使是这样,三千五百余人从新蔡赶往真阳依然需要将近四天的时间,不过也幸好这四天中都没有下什么雨,所以虽然炎热了些,但至少不影响张世华他们赶路。

    ……

    四天之后的晌午时分,张世华率领着三千余大军,经历长途跋涉之后,终于算是赶到了真阳xian城之外东北方向的十里之处。

    大军之前,张世华骑在马上,策马走上了一个高坡,从高坡上眺望了一眼不远处守备森严的真阳县城之后,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而张世华身旁的亲卫们听到张世华的叹气声,一名叫刘豪的亲卫便主动对着张世华说道:“大人,这两天闷热闷热的就跟蒸笼一样,等到明后两天,估计少不了要下场大雨。”

    “哦,是吗?”张世华听到这话,转身问道。

    刘豪听到张世华这话,极其认真的点了点头,并说道:“大人,俺以前就是一个庄户人,这些都是俺爹告诉俺的,可准了。”

    张世华听到这话,沉默了片刻,便调转马头下了高坡,并说道:“既如此,就给我传令下去,让兄弟们在此安营扎寨,省的让雨给淋了。”

    张世华身后的一名传令兵听到这话,到了一声“遵命”,便立即下去传令去了。

    ……

    大半个时辰之后,张世华的中军大帐之中,张世华和王显忠二人皆打着赤膊,喝着凉水,商议着接下来的攻城方案。

    “哎,这真阳xian城可不好打啊!张兄弟你也看到了吧,在城外的东边,他们建造了一个外营,看那外营的规模,估计最起码也要有两千人,而城中他们也驻扎了一千余人。这样一来,这鞑子的三千兵卒一内一外、互为犄角,弄得咱们不强攻他的外营就根本无法攻城,端的是难缠的很那。”王显忠大口灌了一口凉水,叹了口气如此对张世华说道。

    张世华听到这话,先是将碗中的凉水一饮而尽,喝完水之后,张世华放下了手中的碗,擦了擦嘴便对着王显忠说道:“既然如此,明日咱们就直接端了他们的外营,格老子的,三千鞑子兵还能上天不成。”

    王显忠听到张世华这话,哈哈一笑说道:“张兄弟够豪气,既如此,俺老王和俺手下的兵卒就全交给张兄弟你了。”说完这话,他也将碗中的凉水一饮而尽,喝完后抿了嘴,像是在品味。

    ……

    第二天原本张世华和王显忠打算今天就派兵攻城,但是奈何天公不作美,天还没亮的时候,一场瓢泼大雨便下下来了。或许真的是这两天热的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以至于这大雨一直从早晨下到了傍晚。

    直到这太阳落山,这雨才挺下。也幸好张世华他们扎营的地势是块高地,要不然,非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淹了不可。

    挨过这场雨之后,等到第三天,因为昨天那一场大雨的缘故,地面上显得是十分的泥泞难走。但是张世华他们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在让士卒吃饱了早饭之后,张世华便集结起了麾下士卒共计三千五百人,向着不远处的真阳城外营攻了过去。

    俗话说:“守城必守野,攻城必攻野。”这真阳城外两千鞑子官兵驻守着的外营,便就是这城池中的“野”,因此要想攻下真阳县城,必须先要拔掉这座外营。

    然而守城的真阳守军之所以会这样做,那么他们自然也知道这外营又多重要,因此当他们看到城外的红巾军集结起全部兵力攻向城外的外营之后,自然也集结起了外营的两千余士卒,准备要与来势汹汹的红巾军决一死战。

    和攻打新蔡时一样,身为副千户的郭羽在此时依然率领着族中家兵,披甲戴胄的冲锋在最前方。

    郭羽是一个骄傲的人,他要用敌人的鲜血来洗涮自己身上的耻辱和自己家族的耻辱,所以在新蔡一战之时,他才会主动向自己的妹夫请战,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新蔡的敌军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他手中的刀还没有见血,敌人竟然就投降了。

    但今天,他必能将家族的耻辱洗涮,让军中的那些同袍知道他郭羽不只是张世华的大舅哥,他也是一个能杀敌的将军!

    看着不远处的营垒中冲过来的敌人,郭羽大吼着加快了冲锋的脚步。“杀!”双方的兵将皆声嘶力竭的高吼道。

    “死来!”郭羽怒吼着,手中的钢刀快的如同一道闪电,一刀便砍下了对面一个兵卒的脑袋,那兵卒脖颈中的鲜血一下子喷了老高,溅了周围人一身血,然而这鲜血并没有让人觉得恐惧,反倒让双方交战的士卒变得越发的疯狂。

    “杀!”溅了一身鲜血的郭羽想疯了一样,大吼着一手持刀一手持盾,如一头发怒的熊罴一般冲杀进了敌军之中。

    郭羽身披重甲,入了敌阵只攻不守,手中厚背钢刀上下翻飞,敌军士卒擦到即伤碰到便死,杀至兴起,郭羽竟直接扔到了左手的铁盾,从敌军手中又夺来了一柄钢刀。

    手持双刀的郭羽,攻势更加凌厉,一人双刀竟一连斩杀了十数人。

    主将如此勇猛,郭羽麾下的家将族兵自然也是倍受鼓舞,那些士卒在郭羽的带领下,一个个悍不畏死的冲进了敌军战阵之中。不过区区百人竟然差些将鞑子的战阵冲垮。

    见此,官兵军中的一员勇将再也按捺不住。只见的一名络腮豹眼宛若三国张翼德的敌将,手持一把八棱钢锏,大声怒吼着,变冲向了手持双刀,宛若魔神的郭羽。

    那豹眼敌将,三步并作两步的便冲到了郭羽近前,也不说话,只是一声怒吼,手中八棱钢锏便对着郭羽劈头盖脸般的砸下。

    而郭羽见此,也是一声大喝,竟也丝毫不放手,只是将手中钢刀向着那敌将猛战过去。

    那豹眼敌将虽勇,但那里有见过如此不要命的打法,只得将手中钢锏立在胸前防守。然而这敌将虽然守住了郭羽的第一刀,但却也是搏命厮杀的锐气全无,又哪里会是郭羽的对手,仅不到两个回合,郭羽便挥刀一刀斩下了那人的脑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09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