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隋行4G

    一秒记住【09小说网www.0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广自是不会向这位当值的官员说明自己率人来此的真实目的,略一思索,即答道:“那就有劳你先把大庄严寺,还有万善尼寺,这两府寺院在世的所有僧尼的底册捡选出来,交给他们查阅吧。”他有意将会真和尚生前住持的大庄严寺放在真正欲清查的万善尼寺头前说,以免被人猜出他的真实用意。

    这位当值官员端的对所管业务十分娴熟,当下不假思索地说道:“回王爷,大庄严寺现有修行僧徒六百三十七人,万善尼寺则有修行尼僧一千五百零四人,王爷是要一一审阅两座寺院中所有人的底册,还是?”

    两座寺院加起来人数超过两千人,并且隋代所谓的底册不同于现代,有一半是书于竹简上的,单单这两千人的底册仅凭十人的力量,要逐个审阅一遍,至少也得小半个月吧。

    无奈之下,杨广只好改口说道:“如果本王只想查阅两座寺院中近十年以来出家修行的僧尼底册,不知有多少人呢?”

    当值官员虽有心探问杨广查阅这些僧尼底册,倒底作何用途,怎奈自己品秩低微,不敢留然向杨广发问,于是在心里盘算了一阵,犹豫着答道:“那也在千人之上。【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范围不能再缩小了。杨广心中想着,转身面向随自己而来的十名千牛军士,朗声说道:“今天就辛苦诸位兄弟了,如能赶在今晚定更之前将这些僧尼底册逐一清查,另行造册完毕,每位兄弟本王赏其羊腿一只,绢帛三尺,略表谢意。”

    众军士听说晋王有赏,登时变得精神起来了,不约而同地抱拳答道:“愿为殿下效劳,谢殿下赏赐。”

    杨广单独将张须陀唤至无人处,悄悄地叮嘱他道:“你私下里交待给一两个老诚些的军士,重点将万善尼寺中出身于江左的僧尼单独造册,至迟在今晚定更时分由你亲自交到我手上。”

    张须陀不明所以,只约略猜出杨广此举仍是为了查拿杀害会真和尚的凶手,于是当下便点头答应了。

    杨广向军士们交待下差使,就急着回府调阅清查石屋院时获得的众人口供,张须陀却不放心杨广一个人回府,执意要把杨广护送回府。杨广心知他行事认真,一旦认准了的事,纵使自己也很难劝得他回头,只得苦笑着答应了。

    待杨广在张须陀的护持下刚一踏进晋王府的大门,迎面一眼望见鱼赞和李渊两人正站在门洞内笑眯眯地迎接自己,于是走上前,冲李渊一抱拳,主动向他解释道:“表兄,我征调了你麾下的十名军士去外面办趟差,左右不过一天的功夫,事先不曾向表兄提起,还望表兄见谅。”

    李渊却是对杨丽华剪发拒婚之事一无所知,看到张须陀护从于杨广身后,料想无甚妨碍,当下满面笑容地迎向杨广,躬身向杨广道喜道:“区区小事,何足道哉。在下要恭喜王爷,宫中的何公公正在府内候着王爷,您有喜事临门了。”

    杨广诧异地看看李渊身后的鱼赞,见他也是一脸笑容,冲自己点了点头,心中一动,误以为父皇杨坚改变了主意,派何柱儿来向自己传达即刻出镇并州的诏命。于是,也顾不得向李、鱼二人细问究竟,迈步就向府中正殿跑去。

    内谒者何柱儿今天并不是单独来晋王府传达诏命的,在他身后左右还分站着两名手捧金漆托盘的小宦者和两位身着青衫的中年吏目。

    同迎候在门洞内的李渊、鱼赞一样,何柱儿一见杨广小跑着进了正殿,竟不似以往那样居中站定,静候着杨广疾趋向前,向自己行礼接旨,而是主动迎上前几步,笑嘻嘻地拱手冲杨广道贺道:“咱家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了。”

    何柱儿的反常之举倒使得杨广不敢再生妄想,一门心思地盼望着何柱儿今天给他带来的是关于父皇允准自己随六叔杨爽出镇并州的喜讯了,边紧走几步,扶住何柱儿,边心怀焦急地向他问道:“公公此来,要向小王宣示的究竟是何诏命啊?”

    何柱儿这才在殿中央站定,扯着公鸭嗓子尖声说道:“万岁有旨,着晋王杨广接旨。”

    杨广丝毫不敢马虎,强自按捺着激动的心情,在何柱儿面前跪倒叩首道:“儿臣杨广恭聆圣训。”

    “今赐晋王杨广‘开皇五株’铸炉一座并‘开皇五株’范钱八枚,即着少府派员监造。钦此。”

    “儿臣领旨,谢恩。”

    至此,杨广才恍然大悟:原来,父皇杨坚是赏赐了一座铸钱炉来自己,怪道是连李渊都要向自己道喜呢。

    然而,天降奇财,并没有使杨广的心情好转起来。他依成例命鱼赞包了个大红包塞给何柱儿,算是对他来传达喜讯的酬劳,却无心与何柱儿多做攀谈,一双眼睛不住地在殿内殿外寻找着鲜于罗的踪影,希望他及早将石屋院中众人的口供带回来供自己查阅,好从中找到更多的查案线索。

    何柱儿像是瞧出了杨广另怀有一份心事,待杨广领旨谢恩已毕,又微笑着补充道:“娘娘特意要咱家带话给殿下,请殿下莫要急在一时,陛下既当朝诏准殿下开府建衙,迟早都会放殿下出镇外藩的。娘娘虑及殿下开府后自不免配置僚属,建置府衙,所费甚广,因此,求得陛下恩准,赏赐这座铸钱炉给殿下,以备不时之需。”

    原来是母亲独孤伽罗生怕自己力争出镇并州不得,心怀忧急,才央得父皇诏准,赐了这座铸钱炉给自己,聊作补偿啊。

    虽然在心里已然窥破了这件事的前后因果,杨广在表面上仍做出对父母格外开恩,赏赐下这么一大笔财富给自己感激涕零的模样,对何柱儿说了许多感谢的话,才命鱼赞将何柱儿一行恭送出府。

    “阿纵,我有一件事欲相求于你,还望你莫要推辞。”李渊趁着鱼赞送何柱儿一行离开,正殿内除了杨广,再无旁人之机,向杨广抱拳说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09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0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