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谍海浮生

    一秒记住【09小说网www.0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得知陆丰牺牲的消息,孙墨琛气的咬牙切齿。【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对自己的同志都下起了狠手,这个人真是丧心病狂。”他气愤地说。

    “我们必须要加紧行动了。”洪迈也是义愤填膺。

    “这个事情也要从长计议。”孙墨琛叹了口气道。

    “还从长计议,到底要牺牲多少人才可以不从长计议?”洪迈怒吼一声,拍动桌子。

    “是呀,孙站长,你发号施令,我们大家伙一起和你上,消灭这个顾逢霖。”钱桢说道。

    孙墨琛瞅了瞅周围,四下里每个人眼里都是满腔怒火:“那么既然大家主意已决,我也就不犹豫了。”

    他把脚抬到桌子上,从皮靴内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刀,“刷拉”一声,把案桌的犄角砍去了一截。

    “如违此誓,有如此案。”孙墨琛一脸凝重地说。

    “如违此誓,有如此案。”其他人也都异口同声。

    孙墨琛伏在案上,悄悄的说:“我有上中下三策,上策是包围顾逢霖常去的顺义坊,他在那里有个姘头,可以在此处伏击他,不过身边也有数名保镖保卫,估计是一番血战;中策是监视顾逢霖的住处,那里人员密集,不好下手,可能会全军覆没;下策是等待他出击时,我们还手,这么容易措手不及,但是可以以逸待劳。【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孙站长,就按照上策来吧,我们都听你的。”大伙齐声说。

    “好,那我们就分头行动。洪迈你带两个人监视顾逢霖的动静,发现他往顺义坊去,立即报告。钱桢你带四个人伏击在顺义坊周围的楼顶,等待信号。我也前去顺义坊,大家等我的信号。”孙墨琛指着顺义坊的地图道。

    每个人都在摩拳擦掌,检查手枪等器械。

    “这次血战,我们以蒙上黑面罩为记,大家尽量不要暴露自己,另外特高科和76号听见枪声,肯定会闻风而至,一定要在一刻钟之内解决好。今天大伙分别后,下次见面,好多的兄弟可能都会牺牲掉,来,大家一人一碗酒,就算是诀别酒了。”孙墨琛说完,回身抱起一坛酒,每人拿起一只碗口大的白瓷碗,“哗哗”,酒从酒坛中倾倒而出。

    孙墨琛望着众人,他面目模糊,端起酒杯,一仰脖子,把酒灌了进去。

    酒顺着他的嘴缘、脖颈流了出来。

    “出发。”孙墨琛下达了行动命令。

    一众人等鱼贯而出,奔赴了各自的岗哨。

    自从把陆丰捉住后,顾逢霖时刻提防着,他在车上,让副手坐在自己的位置,自己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路上走着的时候,也是让其他人在前头,穿着最显眼的衣服,自己同其他人跟在后面,作为保镖。

    不过尽管这样,他仍旧是提心吊胆,生怕自己哪天出了差错。

    这日他回到府邸,寻索着周围有一些行动异常之人,于是他更是谨小慎微,索性与副手拉开了一段距离,慢慢地走着。

    因都带着黑色墨镜,观察的人也看不分明,只当是最前方的便是顾逢霖。

    顾逢霖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脑筋一转念,想出一条脱身之计来。

    他派副手胡方到顺义坊去找自己的姘头倪霞。

    “这怎么使得。”胡方吓得抖抖索索,话也说不利索。

    “你不晓得,我发现倪霞在外头有了人,我只是想让你去试探一下她,是不是不坚牢的人。”顾逢霖道。

    “那我……”胡方进退失据。

    “再罗嗦,我直接一枪毙了你。”顾逢霖失去了耐性。

    “遵命。”胡方只得答应,他却心里想,你不过是要除掉我,却想这等歪主意,胡方确实曾与倪霞有苟且之事,他料到自己已经行藏暴露,只得一个脑子往前走。

    顾逢霖则是未曾跟去,他只是远远地在一处楼台上坐镇,坐山观虎斗。

    胡方在四个随员的跟从下,来到顺义坊。

    他下车后,一径往前走,不停地拿眼睛瞧着身后,他怕脑后随时有一颗子弹射出。

    等到他到了门口处,也仍是毫无声息,他喘了一口气,定定神后,敲了敲门。

    “哎呀,你怎么这才来?”倪霞柔声漫语地说道。

    “嫂夫人,是我,胡方。”胡方客气道。

    “是你呀。”倪霞一看身后的几个人,热情也减了八分,道,“都进来坐吧。”

    其余四人却是纹丝不动。

    “你们是不是聋了,让你们进来不进来。”倪霞拔掉嘴里的烟卷,吐着青色的烟圈。

    “嫂夫人,其实,我们头让他们在外边守着。”胡方说完,把门拉上了。

    “唉,你这可不行。”倪霞道,“是不是被发现了。”

    倪霞极力地拉低声音,生怕暴露。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胡方也不敢肯定。

    倪霞突然放声大哭,捶着胡方的胸脯道:“都是你害的我,都是你害得我。”

    “嫂夫人,我哪敢呀,你小声一些。”胡方吓得魂飞魄散,一双腿不停地抖着。

    “你小子敢做不敢当了。”倪霞拧着他的耳朵,转了满满的一圈。

    “够了,大不了一死,我出去说明白就好了,所有的事情,我一个人承担。”胡方沉思了半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放声哭泣的倪霞也止住了悲声,定定地看着他,不言语。

    胡方拉开门,就让要外走,正在他探出身子时,“砰”的一声,子弹穿胸而过。

    胡方直挺挺地倒下了。

    在远远的窗子后瞧见的顾逢霖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赶忙拉上了帘子,命手下人行动起来,进行抓捕。

    钱桢在偷袭得手后,以为把顾逢霖杀死了,这些人会做鸟兽散,哪知他们却是丝毫不去救护。

    远处瞧见一切的孙墨琛一拍脑袋道:“大事不好,顾逢霖这个滑头,他派人顶替自己,果然是如此。”

    怪只怪孙墨琛考虑不周,钱桢一露头,便被一颗子弹从楼顶击中了下来,他一头从钟楼顶部栽倒下去。

    紧接着是乒乒乓乓的枪声大作,路上的车子停了大半,房上的玻璃稀里哗啦掉下来一大片,行人匆匆躲避不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09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