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夜色中的青阳部落灯火通明,虽不如白天繁华,但街道上依旧有许多来来往往的行人。

    石鼎斋位于青阳部落中央区域,占地十多亩,青石砌成的建筑恢弘大气,足有三层楼高,在附近一众建筑群里大有鹤立鸡群的架势,显得异常醒目。

    当林寻抵达时,就发现石鼎斋并没有打烊关门,反而颇为热闹,许多兽车都停靠在附近,能够看见不少修者的身影进进出出。

    林寻将鳞马拴在一侧,就拎着那巨大的兽皮袋,直接走进了石鼎斋中。

    石鼎斋内颇为富丽堂皇,空间极大,一排长长的白石柜台陈列,两侧是不同的区域,分别罗列着灵药、灵材、武器、装备……等等修行必须的物品。

    许多侍者穿梭在客人中间,态度彬彬有礼,不卑不吭。

    也有一些护卫分散四周,一个个眼眸锐利,气息悠长,竟都拥有真武四重到真武六重之间的修为,尤其是那坐在大堂柜台后方的一名老者,浑身隐隐有罡煞之气流溢,竟是一名灵罡境存在!

    这一切愈发显得石鼎斋底蕴雄厚,厉害之极。

    林寻默默看着这一切,心中也是惊叹不已,他并不知道石鼎斋即便在紫曜帝国中,都是一等一的顶尖商会,也不知道石鼎斋背后老板就是有着“石财神”之称的一位传奇人物。

    但他却从许多细节中看出,这石鼎斋的确不是寻常商会可比。

    迎面走来一名侍者,略一询问,就把林寻带到了一侧的兑换区域中,这一片区域中相对显得清静不少,只有零零散散十几道身影。

    “敢问公子是要出手什么物品?”

    一名锦袍中年上前,笑眯眯问道,并没有因为林寻的年龄而小觑或者敷衍他,但也没有多热情,态度只能算不冷不热,礼数周全。

    “我想见一见你们掌柜。”

    林寻笑着说道。

    锦袍中年一皱眉,道:“抱歉,掌柜身有要事,恐怕这时候不能出来和公子相见。”

    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十三四岁少年,却直接要见掌柜,这就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难道他以为身为石鼎斋的掌柜,就是随随便便可以见到的?

    “哦,没关系,我可以等。”

    林寻随口道,仿佛没有察觉到锦袍中年态度的变化。

    锦袍中年眉头皱得愈发厉害,态度也变得有些冷淡,道“公子,不知你手中有什么稀罕宝物,非得要和掌柜亲自前来?”

    林寻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配和你家掌柜见一面?”

    锦袍中年漠然道:“岂敢,只是我举得,公子手中那些物品并不算多珍贵,若是要出售,完全不必掌柜亲自来一趟。”

    说着,他略带傲然的指着林寻拎着的巨大兽皮袋,道:“若我没看错,其中应该有三十一张凶兽皮毛,以及一些筋骨、利爪一类的物品,除此之外,尚有灵材数十种,可对?”

    林寻讶然道:“好眼力!”

    锦袍中年淡然道:“公子,干我们这一行的,眼力和嗅觉都不是一般人可比,或许在你看来这些物品价值颇高,可在我们石鼎斋看来,这些物品加起来,也仅仅只能兑换四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千铜币罢了,充其量可以买一件普通的灵器。”

    顿了顿,他继续道:“所以,公子您现在是否改变主意了?”

    林寻摇头:“我觉得,你还是通知一下你们的掌柜最好,不是我信不过你,而是我另有事情和贵掌柜相商。”

    锦袍中年见自己都耐心解释到这般地步,眼前这少年依旧一副不开窍的模样,顿时怫然不悦,冷哼道:“公子好走不送!”

    这就等于是撵人了。

    林寻怔了怔,无奈说道:“这位大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发怒,可你若真这样做,可未免显得太没有气度了。”

    锦袍中年怒极而笑:“你一个小小少年,竟说我没气度?”声音中已带上一抹厉色。

    林寻笑道:“我只是觉得,你可以先去通报一下,若是我真是来捣乱的,你们大可以把我驱逐出去,不是吗?”

    锦袍中年已经不耐烦了,根本就不听林寻解释,挥手道:“来人,请这位公子离开!”

    顿时,守护在附近的两名修者走过来。

    见此,林寻不禁无奈,他已经说话够诚恳了,只是没曾想对方竟根本懒得理会自己的请求。

    林寻叹息道:“大叔,我觉得你待会肯定会后悔。”

    锦袍中年脸色沉下来,暴喝道:“还不动手把这狂妄小子驱逐出去?”

    那两名修者交换了一个眼神,猛地一左一右,探臂朝林寻抓去。

    砰!

    只是,他们动作虽快,林寻动作更快,身影朝前猛地一跨,曲肘甩臂,猛地就扣住了那锦袍中年脖颈,然后喝道:“谁敢动手,我立刻扭断他的脖子!”

    那两名修者顿时迟疑。

    被一击制服,那锦袍中年非但不惧,反而震怒吼道:“有人跑咱们石鼎斋找事来了!”

    哗啦一下,附近区域中一阵躁动,不多时就有许多护卫冲来,齐齐把林寻围住,只是碍于那锦衣中年被制,无人敢擅自上前。

    “年轻人,老夫劝你最好止手,不要自误!”

    一名老者分开人群,踱步走来,赫然正是坐镇在大堂中的那位灵罡境修者。

    林寻神色自如,甚至兀自笑道:“我说这是一场误会你们信不信?”

    老者明显一怔:“哦,什么误会,说来听听。”

    锦袍中年已抢先叫道:“这小兔崽子只是出售一些稀巴烂贱的货物,就要让掌柜亲自出面接见,这明显不就是来找茬的吗?”

    老者目光在林寻旁边的那一个巨大兽皮袋上一扫,就冷冷说道:“年轻人,这就是你说的误会?”

    林寻认真说道:“只是想和你们掌柜见一面就叫找茬吗?”

    老者怔了怔,沉声道:“不管如何,你先把人放了。”

    林寻摇头:“除非你们掌柜来了,否则我不可能答应。”

    老者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机:“看来你是打算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林寻笑道:“抱歉啊老伯,我可不是被吓大的。”同时他掌指发力,捏得那锦袍中年几欲窒息,脸膛憋得涨红,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别管我,先杀了这兔崽子!”锦

    (本章未完,请翻页)

    衣中年急促大叫。

    便在此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大喊大叫,成何体统?”

    掌柜来了!

    顿时,在场所有人皆都面露一抹敬畏,就连那老者也保持沉默。

    “看来不闹出这么大动静,还真没办法见到这位掌柜了……”林寻暗自嘀咕了一声,就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一名身穿藏青色长衫的中年踱步走来,他颌下三缕柳须,面相儒雅,举手投足之间有一股威严气度。

    此人,正是石鼎斋掌柜阎震。

    “年轻人,先把人放了。”

    阎震甫一出现,就淡然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也好。”

    林寻见好就收,放开了那锦袍中年,竟是一点都不担心这么做之后,会不会被立刻击杀当场。

    这倒是让阎震不禁有些意外,挥手示意众人退下,这才说道:“希望你给的解释不要让我失望。”

    林寻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而是拿出一个令牌丢了过去:“你先看看这个。”

    阎震皱眉,不过当拿过令牌一看,他眼眸登时一凝,神色也不易察觉的微微一变,脱口问道:“此令牌是你从哪里得来?”

    见此,附近众人皆都一怔,难道此令牌还有什么来历不成?

    林寻回答的言简意赅:“别人送的。”

    阎震沉吟许久,猛地深吸一口气,眸子里闪过一抹凌厉:“别人送的?你以为我会相信?这令牌可不是你一个少年人能够拥有的!快快如实招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令牌是真的,阎震可以确定,上边的独门标记绝对做不了假,只是在他看来,这令牌根本不可能会送给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

    显然,阎震在心中已经把林寻看作是拿着令牌来石鼎斋招摇撞骗的贼人。

    林寻心中也不禁有些恼了,那锦衣中年说自己没资格面见掌柜,是故意来找茬的,等真正见到掌柜时,对方却明显一副质疑自己是骗子的模样,这让林寻哪还能保持平静?

    只是他脸上兀自挂着一抹笑容,叹息道:“看来石轩说慌了,拿着他这块令牌也根本没什么卵用。”

    石轩!

    这可是大公子的名讳!

    阎震脸上又是微微一变,不禁迟疑道:“年轻人,莫非是大公子派你来的?”

    在场其他人也都心中震惊,这衣着打扮看起来寒酸不已的小小少年,竟认得大公子石轩?

    这不可能!

    肯定是这家伙糊弄人的。

    大公子何等人物,怎可能会和一个穷少年结交?

    而此时,听见阎震说自己是被石轩派来的,林寻一时也不禁无语,难道在他们眼中,我就是那种只能听别人差遣的角色?

    这虽谈不上狗眼看人低,可明显是从没有真正把自己看在眼中啊!

    不过林寻也理解,这世上许多人大抵都是如此,他倒也不至于为此生气。

    林寻沉吟片刻,正待说什么,目光不经意一瞥,看见了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唇角顿时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