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巨爪若黄金浇筑,擎天而起,遮蔽天穹!

    那一瞬,连林寻都被震慑得浑身发寒,这是什么鬼东西?

    可仅仅片刻,那一只金色巨爪就消失不见,天穹金光消弭,重新恢复如初,大地也不再震动。

    那一幕出现的太突兀了,令林寻都无法想象,为何会突然发生这等惊世一幕。

    直至心境恢复冷静,林寻这才驾驭鳞马,朝前方行去,只是比之以往变得更小心了。

    这三千大山中果然凶险莫测,这才离开绯云村不足千里之地而已,就碰到这样恐怖一幕,多半是一头无法想象的凶兽。

    前行了数十里地,就看见那座山峰崩塌的痕迹,有许多岩石散落山间,从数万斤到数十万斤不等。

    这片区域也极为渗人,大地一片焦黑,寸草不生,和远处的蓊郁山林形成了鲜明对比。

    那里生机勃勃,草木丰盛,这里却死寂沉沉,万物皆荒,显得荒凉而森然。

    林寻记得,刚才瞥见的那一只擎天金色巨爪,便是从一片区域中探出,只是却无法判断,那巨爪究竟来自哪里。

    抵达这里之后,胯下鳞马又开始躁动,四蹄颤粟,似几欲瘫软倒地。

    林寻心中也生出一阵悸动,浑身毛骨悚然,他不敢迟疑逗留,选择了一个迂回的路径,小心绕过了这一片区域。

    直至奔行出数十里地之后,林寻心中的悸动感这才消失,而胯下鳞马也恢复了从前的温驯平静。

    “古怪。”

    林寻沉思许久,也想不出所以然,摇摇头继续赶路。

    直至傍晚十分,眼看夜色就将来临时,前方出现一条奔腾河流,浩浩荡荡,水波汹涌,在群山峻岭之间奔腾。

    夕阳下,那水波染上橘红色,犹如血液在燃烧,蔚为壮观。

    林寻翻身下马,来到河畔,在一处岩石堆附近寻觅了一处安全地方,打算就在这里休憩一晚上,等明天清晨再出发。

    从河里捕捉了两条鱼,架起篝火,林寻就开始给自己准备晚餐,鳞马懒洋洋卧在一侧,正自打鼾。

    气氛分外宁谧。

    与此同时,在数十里外的地方,一行人正匆匆奔行,为首是一个锦袍的青年,狭目鹰鼻,气质阴戾。

    在他旁边,还跟随着十几名强者,各个非凡,尤其是其中一名灰衣老者,虽身影枯瘦,可眼眸开阖间,紫电流窜,气息如渊如狱,骇人之极。

    只是此刻这位老者的脸色却有些蜡白,尤其肩膀之处,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皮开肉绽,白骨隐现。

    那伤疤虽早已止血,可却有一缕缕金色的光雨在燃烧,让得这伤口迟迟无法愈合。

    “哈哈,这次能够从那孽畜手中夺走那件至宝,可对亏了邢腾长老,等回去之后,我定会替您向父亲请功!”

    走在前方的青年忽然大笑起来,声音中充满兴奋和得意。

    “公子谬赞,老夫愧不敢当。”

    灰衣老者勉强笑道,他脸色蜡白,肩头伤口兀自被金色火焰燃烧,能够看出他明显在压制着这种痛苦,眉头一直紧锁着。

    “邢腾长老,你的伤势真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事?”

    青年关切问道。

    “这‘玄雀真焱’的力量虽毒辣无比,不过只需给老夫一段时间,必可以将其磨灭,只是无法再腾空飞遁,倒是耽搁了公子的行程。”

    灰衣老者邢腾明显对这青年极为尊敬,言辞之间颇为谦卑。

    “无碍,耽搁一些时间也无所谓,更何况,若是腾空飞遁,只怕会再度被那孽畜发现了踪迹,万一追上来,可是后患无穷。”

    青年说到这,忽然想起什么,忍不住又得意笑起来,“邢腾长老,你说这件至宝,会否就是紫禁城观星台上那位‘天祭祀’口中所说的‘绝世重宝’?”

    邢腾思索片刻,道:“公子,这件至宝来历颇为蹊跷,应当并非是那头孽畜之物,依老夫推测,或许您的猜测并不错。”

    青年哈哈大笑道:“不管如何,此次因为这件‘绝世重宝’的事情,让得紫禁城许多顶尖人物,都纷纷赶来了这三千大山中,堪称是风云汇聚,引起了全天下人的瞩目,可如今这件至宝既然被我们得到,他们注定是白忙活一场!”

    邢腾皱眉,提醒道:“公子,还请慎言,此事万万不可宣扬出去,否则难保不会被其他人觊觎。”

    青年连连点头:“对对,邢腾长老所言极是。”

    顿了顿,他目光中忽然闪过一抹阴冷,扫视身边一众随从强者,道:“邢腾长老的话你们可都听到了?从今天起,谁也不得再提起这件事,若是此事泄露出去,可别怪本公子无情!”

    那些随从连忙应诺。

    没多久,一条浩荡长河出现在视野中。

    “公子,天色已晚,不如就在这附近歇息一番,明天再赶路如何?”

    邢腾忽然开口道。

    “也好。←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青年略一沉吟,就应承下来,他们一行人中,邢腾乃是修为最高的,拥有灵海境层次的战斗力,可如今却遭受不小伤势,既然他提出要休息一番,自然不能怠慢。

    “公子,那里似乎有人!”

    这时候,一名随从出声,指着大河对岸,远远地,能够看见一抹篝火在燃烧。

    顿时,青年等人紧张起来,在这三千大山中,敢于行走其中的,可绝对没有寻常之辈。

    更何况,如今许多顶尖人物皆都为了那“绝世重宝”而来,万一碰到其中某一个,情况可就有些不妙了。

    “诸位莫慌,一个真武四重境的少年而已。”

    邢腾目光一扫,瞬息就看出了一些端倪,浑不在意说道。

    “哦,我们去看看。”

    青年心中顿时轻松,领着众人,施展轻功跨河而过。

    果然正如邢腾所言,那是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一身陈旧的粗布麻衣,看起来虽干净整洁,但落在青年一行人眼中,就显得太寒酸了。

    这少年,自然就是林寻。

    他刚才也察觉到有人靠近,而今看见这样一群人靠近过来,心中也不免暗自吃惊。

    若他没有看错,这一群人中,几乎清一色都拥有灵罡境修为,周身弥漫着一缕缕的灵罡之气,绝对不会有假。

    甚至那灰衣老者所显

    (本章未完,请翻页)

    露出的气息要更为恐怖!

    这样一行人,却出现在这荒郊野岭中,让得林寻也不得不警惕起来。

    “呵,看来是这三千大山中住着的一个小土著。”

    青年目光在林寻身上一扫,就轻佻一笑,面露不屑,挥手道,“小家伙,我们皆此地休息一番,你若是不介意,现在就赶紧离开吧,今天本公子心情好,不为难你。”

    一众随从哄笑不已。

    灰衣老者皱了皱眉,最终没多说什么,一个小少年而已,不值得过多在意。

    “多……谢,多谢各位。”

    林寻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就牵着鳞马一溜烟跑了。

    看他那畏缩惊恐的样子,让得青年一行人禁不住又是一阵大笑。

    “果然是个小土鳖,没见过世面,公子轻飘飘一句话,就吓得他落荒而逃,哈哈哈。”

    一名随从拍马屁,令得那青年不禁也笑起来,道,“这小土鳖也算聪明,知道若不离开,肯定得吃一些苦头,只是他……未免太懦弱没骨气了。”

    “公子此言差矣,这小土鳖就是再有骨气,见了公子您,也只能夹着尾巴退避。”

    一众随从马屁如潮,逗得那青年大笑连连。

    唯独邢腾皱眉不已,但他也没办法,他这位公子乃是帝国西南行省大都督柳武钧膝下长子,身份尊崇娇贵,但性情却跋扈之极,连邢腾也不敢多说什么。

    他们这些人浑然都没发现,在数十里外的地方,仓惶奔逃的林寻倏然止步,攀上了一株大树之上,目光如寒星般,遥遥望向了那大河之畔。

    此时林寻脸上已再无一丝惶恐,变得平静而冷漠,掌指中兀自攥着一柄巨大白骨弓。

    刚才被人一阵羞辱,驱赶而去,林寻看似退避,实则心中也是动怒不已。

    可没办法,和那一行人相比,他如今的修为的确不够看,硬拼只会是以卵击石,反而会白白葬送了性命。

    “真不甘心啊……”

    林寻喃喃,他知道自己即便等候在这里,也根本找不到机会去教训那些人,可若就此忍气吞声走了,他心中却极为不甘。

    便在此时,远处忽然一阵天摇地动,与此同时,一抹金光从极远处的地方冲起,划破黑暗,刺目之极。

    那赫然是之前所见过的擎天兽爪!

    林寻登时眼眸一凝,随即唇角泛起一抹古怪笑意,那擎天兽爪出现的地方,似乎就在刚才的河畔之地!

    那些家伙要倒霉了!

    林寻差点笑出来,果然是老天开眼呐。

    他倏然从树上跳下,身影如一抹风似的,朝那里靠近过去。

    林寻倒要看看,那些家伙究竟是否会遭难,同时心中也着实好奇,那擎天巨爪究竟是什么恐怖凶兽所为。

    很快,林寻就止步不前,脸色震撼。

    在他视野中,终于看见一头巨大无匹的金色凶兽,犹如一座山峦般,驰骋在夜空之下,周身大放金光,将这片天地都照亮!

    ——

    PS:感谢老兄弟剑劫风暴的打赏捧场~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