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言通天

    一秒记住【09小说网www.0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闻肥九也是先天武者,徐言更是糊涂了起来。

    “他从未显露过功夫,我哪儿知道他破开了二脉。”

    徐言无奈地说道,肥九本就肥胖,而且胆小卑微,做菜的味道倒是不错,可从未在徐言面前动用过武道,或许是知道自己这两下子拿不出手,这才装得跟个蠢猪一样。

    想起当年跟着自己到庞家的乌婆婆与青雨,徐言心中的一丝疑惑就此散去。

    相比诡异的乌婆婆与筑基境的青雨,肥九那二脉的身手还真不够看的,胆小之人,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我要回一趟梅香楼,你在饭堂安心修炼吧。”

    最后说了一句,徐言就此离开饭堂,王八指送出老远,一脸的奴才相,那股猥琐的模样比起斐老三都要令人不屑。

    好在徐言知道对方的根底,两人也算有一场交情,对于王八指被分派到了天海楼,徐言还是有些高兴,至少在宗门里又多了个熟人。

    在交易大殿转了半天,养颜丹看到不少,却没有驻颜丹,徐言一阵失望。

    三姐的年岁不小了,越是耽搁,容貌就会越发苍老,为了能让三姐容颜永驻,徐言打定了主意要买到一粒驻颜丹。

    一千灵石对于如今的徐言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将三千灵石留给庞少城,他储物袋里还有过万的下品灵石,尤其随着修为的越发精湛,徐言越是感受到岁月这种本该一天一天数着过的东西,在修行者的眼里有时候是会蹦着过的。

    一次闭关出来,就过去了三两月,而且境界越高,闭关修炼的时间就会越长,这次看望三姐或许还能见到花枝招展的梅三娘,徐言不想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的三姐成了老态龙钟的老太婆。

    离开交易大殿,徐言略一沉吟,直奔灵烟阁。

    若论丹药,自然灵烟阁最多,既然交易大殿没有,徐言准备从灵烟阁长老手里买来一粒。

    驾驭着山河图,飞到了灵烟阁一脉,最后落在一条小路之上,看了眼远处高耸的丹阁,那头狐妖的模样在徐言心头泛起。

    现在可救不出妖狐,徐言摇了摇头,举步行去,赶往炼器塔所在的地方。

    这里他住了大半年,轻车熟路。

    灵烟阁的炼器塔,高达数十丈,塔外的广场上人来人往,比起丹阁可要热闹了百倍。

    在炼器塔中有着地火的存在,想要借助地火炼器的弟子,只能来此,即便拥有地火瓶的真传弟子,在瓶中地火用尽之后,也需要来炼器塔补充。

    来到炼器塔,徐言本想找那位徐藴泽,刚到大门口,迎面一位灵烟阁长老正走出门外。

    两人几乎来了个面对面,徐言微微一怔,对方则眼角一抽。

    “徐止剑!”

    刚刚在炼器塔走出的长老正是当年与许昌一起交代宗门任务的魏明。

    “原来是徐长老,幸会幸会。”魏明惊诧之下说出了徐言的名字,紧接着想起对方如今的身份,急忙改口,当先抱拳拱手。

    徐言虽说只有筑基修为,可是辈分太高,即便虚丹长老遇到也要当先施礼。

    “魏长老。”徐言动都没动,并未还礼,淡淡地说道:“多年不见,魏长老还记得我这个无名小卒,倒是难为你了。”

    徐言语气不善,魏明也听了出来,他心里发苦,表面上还不敢多说什么,急忙点头道:“徐长老风采依旧,在下哪能不记得呢,当年……”

    本想解释一番,魏明刚说两句,人家已经大步迈进了炼器塔,根本没再理他。

    张了张嘴,被晾在原地的魏明暗道了一声好大的气派。

    当年不入流的小小弟子而已,如今成了太上长老的门下,别说对他这位普通长老可以无视,在那些元婴强者面前人家都有一席之地。

    对方没有为难已经不错了,魏明心中有愧,也匆匆离去,能不见徐言,还是再也别碰见为好。

    助纣为虐的魏明,其实徐言没什么恨意。

    许家与他徐言的仇隙,别人并不清楚,能让魏明忌惮也就够了,徐言并非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况且他现在也没工夫理睬魏明这种普通的长老。

    虚丹在即,等他徐言结成虚丹,就会成为金钱宗真正的虚丹第一人!

    走入炼器塔,迎面有热风扑来,大厅的周围是一座座燃烧着地火的密室,封闭得极好,但也有热气散出。

    走过一层,徐言来到炼器塔的二楼。

    这里是真传弟子的修炼之地,周围也有燃烧地火的密室,只是多了一排排鼎炉之类的法器,而且人也少了许多。

    徐藴泽在灵烟阁的地位比起魏明可高了太多,徐言本想找人通报一声,一侧的密室大门一开,走出一位稳重的弟子,一看到对方,徐言立刻微微一笑。

    “聂师兄。”

    从密室出来的正是聂隐,徐言走上前去抱拳说道。

    一看到是徐言,聂隐先是一喜,紧接着神色一变,躬身施礼,道:“弟子聂隐,见过徐长老。”

    今时不比往日。

    以前的徐言只是个灵烟阁的普通弟子,聂隐作为真传,地位远高于徐言,可是如今的徐言却是太上门下,聂隐哪敢怠慢。

    “聂师兄见外了。”

    徐言挡下对方的施礼,道:“在灵烟阁的时候,承蒙聂师兄关照……”

    “辈分不可乱,徐长老切勿称呼弟子为师兄。”聂隐急忙打断徐言,凝重说道:“徐长老称我聂隐即可。”

    守规矩的人,徐言见过不少,知道这种人其实有些迂腐,于是笑了笑,点头答应了下来。

    “当年徐长老离开宗门的时候,弟子曾经去了趟临山镇。”

    聂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当年他曾经彻查过徐言身份的事。

    “阁主怀疑新弟子姜大有可能是邪派的鬼使之首,魏明长老则出面证实徐长老与姜大并无关联,弟子知道徐长老与姜大的表亲之事,这才独自走了趟临山镇,确认了徐长老本为孤儿,并无表亲,此事无人知情,如果徐长老怪罪,聂隐一力承担。”

    将调查过徐言身世都如实告知,可见聂隐也一样认为徐言和姜大没有半分关联,这种办事认真的人,徐言哪能去怪罪。

    言摆摆手,徐言轻描淡写地将这件事掀了过去,而后问起了徐藴泽的行踪。

    “师尊就在炼器塔,没在三层,而是在指点门下弟子炼器。”

    聂隐松了口气,其实他调查徐言身世没人知道,只是他这种老实人实在不想说谎,这件事憋在心里更不好受,既然徐言没有怪罪,聂隐也落得一身轻松。

    “徐长老随我来,师尊就在一层。”

    说着,聂隐走下楼梯,徐言则随在其后。(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09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