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昨晚洗了澡,今天早上张超练起枪来都觉得气势足了许多。

    拿着秦琼赠送的那把银枪,张超有力的挥刺,现在也有模有样了,老爹在一边都露出了赞赏的眼色。

    “哼、哈!”

    刺出,收回,一口气刺了十枪,腰不酸了手不疼了。练枪确实能锻炼身体啊,不过张超有自知之明,自己也就是健下体,若论枪术,连门都没摸到边。

    “文远哥早啊。”

    程处默和秦敢骑马结伴而来,看到张超卖力练枪,还有些意外。

    “一起来练练。”

    秦敢倒是无所谓,他也是秦琼的亲卫队长,沙场上久经战阵,练个枪太小意思了。倒是程处默,今年十六的他,虽说是程家嫡长,可却是个学文的。程咬金的马槊和骑术,一点也没学到。

    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张超可不客气,娘的,受累也不能我一人啊,总得找个陪练的。

    “栓子,给处默拿铁枪来。”

    “文远哥,我就算了吧,这铁枪我都拿不动。”程处默拿着老爹的那支缠铁枪,皱眉挤眼的。

    “你好歹也是宿国公的长公子,若是手无缚鸡之力,说出去不怕坠了程家门风?废话少说,跟我一起练,今天刺枪三十下,练不完没早饭吃。”

    半天后,程处默浑身汗湿,整个人都快瘫了。

    张超自己其实也累的够呛,为了坑程处默,他自己多刺了二十枪,也一样到了极限,不过表面上还是装的很轻松的样子。

    换过练功服,简单擦洗一下。

    张超便招呼着两人去吃早餐。

    张家现在也有好几百人做事,都包三餐,因此已经有了一个简易的小食堂,其实就是一个大草棚子,垒了两口灶,负责做大家的一日三餐。

    张超爷俩也是在这里吃,省事方便,做饭就由钱贵老婆周氏带两女儿大丫和二丫帮忙。

    张超他们过去时,多数人都已经吃过了。做早点得起来早,天还没亮就已经起来开始做胚蒸制,那些配送的也得赶早送出去。

    早餐比较简单,这年头大家都不挑,能吃饱就很好了。

    今天早上食堂做的是不托,也就是面片汤,不托制作简单,不是发面面食,不需要经过发酵那么多工序,只要醒醒面就好了。

    而且冬天里的早上,舀一大碗不托,配上大碗的汤,里面放点猪油,加上葱花,那才叫一个爽。

    既好吃又管饱,比吃馍馍等方便实惠。

    可惜没辣椒,要不然更有味道。

    正吃着不托,村正带着柯山柯五两人过来。村正如今正式出任了张氏企业工程处的处长,柯五和柯山则分别是炕队和灶队的队长。

    昨天做出了要建蒸房的决定后,村正已经开始做准备了,为了先把蒸房赶出来,工程处不得不暂时停了外面的炕灶生意。

    “需要多少材料,你跟敢哥说声,他会负责采买。另外自己能够弄来的材料,也可以自己弄。或者直接跟周边村民们收购,出钱让他们去弄来。”

    村正新官上任,整个人都精神焕发,红光满面的。

    “除了铁锅和蒸笼要采购,其它的都不用采购咧。建蒸房垒灶台,也就是进山里砍些树木,割些茅草,再夯些土砖,采些石头就行了。冬天里大家都闲的没事咧,咱们一声吆喝,这附近村庄里男女都愿意来挣顿饭吃弄点闲钱。”

    “嗯,那这事我就交给柯爷爷全权负责了,请乡亲们来帮忙,该给多少钱咱给多少,不能亏了乡亲们。”

    “三郎放心,一定办好。”村正拍着胸脯道。

    张超对村正还是很放心的,毕竟以前也是村里头面人物了。

    “柯五叔、柯山叔,我这里有个事还要你们帮忙。”张超对两个徒弟道,“我打算在村里建个澡堂。”

    “澡堂?”

    两人都有些意外,这年头澡堂似乎只有寺庙才有啊。

    这天下最爱干净的估计也就是和尚们了,寺庙一般都会建有专门的浴堂,僧人们几天就要沐浴一次。

    比富贵人家都还勤快。←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张超把自己的要求说了一遍,这是一个大工程,得有大澡池子,这个澡池子还得是能够直接引入凉水和热水的,能保持池内水温。这就必然要在入水道上建一个灶台烧水。最好是能在澡堂挖一口井,这样用水才方便。

    张超还希望能建几个水塔,这样就能安装莲蓬头,可以用淋浴了。

    再建几个小木屋,可以蒸桑拿。

    总之,张超的设想,这个浴室以后得容纳张氏企业几百员工的洗浴需求,当然,更要满足张超自己的洗浴需求。

    “三郎,这工程也太大了一点啊。又要盖房子,又要挖井,还得挖多个澡池,又得修灶台,还得建水塔,还有那啥蒸拿房是什么?”

    柯五一句话让张超回到现实,现在根本没这么多时间和人力。

    “这样吧,先盖一间大屋子,木板房就行,其它的可以先不要,但浴池得要,水塔可以少建几个,烧热水的灶得要,水井也最好弄个,请打井的匠人过来。盖房子,也可以请木匠来。”

    “这花费不少啊,花这么多钱就为洗个澡,没必要吧?”柯山也道。

    “当然有必要,咱们是做餐饮吃食的,卫生最是重要,你身上全是虱子跳蚤的,做出来的东西谁敢吃?再说了,勤洗澡能预防疾病。”

    经历了昨晚上被跳蚤咬的痛苦后,张超可不希望以后自己的员工,依然个个身上跳蚤虱子乱爬。

    柯五他们没修过澡堂浴池,张超不得不给他们详细讲解。

    “首先在地下挖个大池子,池壁和池底铺上不易渗水的石条或者砖,在浴池前加个加热的炉灶,这样冷水加热后再注入浴池,尽量保持池肉温度的适宜。至于水塔,也很简单,水塔就是弄个跟塔一样的高台,在顶上架个大水箱。这个水塔其实不用太高,有个七八尺高就行了。”

    “至于给水塔送水,塔下建个储水池,然后直接弄台脚踏水车从储水池里往水塔上车水。”

    有了水塔,就能用竹管搭建简易版自来水了,就能安装莲蓬头,上沐浴了。

    “好厉害的样子。”

    程处默在一边听的大为惊讶,他家为国公府,可也没有这么厉害的浴池。

    程家有一单独的浴室,富贵人家一般都有这种浴室,还有个专门的名字,叫湢。浴室一般都设立在离厨房较近的地方,他们不会如张超这般奢侈的挖浴池,而是挖一条专门的排水渠,地方够用来放个大的浴斛,旁边再放衣架和比较大的浴床,这样就能有地方挂衣裳布巾,还能舒服的坐着洗澡,这就已经非常豪华了。

    张超倒不觉得太奢侈,建起浴室来花不了多少钱,只是以后维持的话,得消耗不少柴薪,另外还得有专人烧水和车水。

    但只要能享受到舒适的洗浴,张超觉得花点钱很值,赚钱是用来干嘛的,不就是用来享受的嘛。

    堂堂地主,岂能连个澡堂子都没。

    “文远哥,我早上出门时,我爹让我跟你说,让你早点把香皂送去。”

    “我这正准备开工呢,还要做些准备工作,程叔急啥?”

    “我爹说要拿去送人,为咱们香皂打打广告!”

    “这是好事,我一会就先赶制一批。”张超正色道。

    吃完早饭,秦敢去采购,张超则拉着程处默给自己打下手去制香皂。

    做香皂不难,关键得有火碱。香皂做出来很香,看起来也很漂亮,但制作的过程绝算不上好看,甚至有点恶心。

    特别是张超用来制香皂的动物油脂,并不是直接就买的猪油牛油,而是一些如肉皮啊胰脏啊等一些边边角角的东西,一股脑的扔大锅里熬煮出油,那味道隔老远都能熏的人恶心。

    必须得戴口罩才能呆的住。

    后面的工序也不好看,那半成品的香皂在锅里就跟一陀陀的翔一样,又难看又难闻。

    反正,张超还好,忙活一上午,只是脸色有些难看,反观程处默,一上午时间,不知道恶心呕吐了多少回。

    等最后香皂切割好,装进一个个木盒里,成为一块块好看又好闻的香皂时,程处默还惨白着脸呢。

    “好了,这里是九种香味,每种十块正品,另外赠品小样各一百块。你拿回去给程叔送人吧。”

    “下次制香皂,别再叫我了,受不了这味。”

    程处默提着香皂骑马走了,走前还特别说道。

    长安城。

    程咬金拿到第一批香皂后,九种香味挨个的试了一遍,一张老脸洗的香喷喷的,非常满意的道,“不错,张文远没有糊弄我。”

    “管家,备马,我要去秦王府。”

    得了这么好的东西,要送,自然得先送秦王。

    秦王府。

    李世民从面前的香皂拿里拿起一块,闻了闻,“确实很香,岂物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奇?”

    “殿下试试就知道了,我用过之后,感觉脸都年轻十岁。”

    李世民微微一笑,放下香皂,沉吟了片刻。

    “你有心了,其实叔宝刚来过,他也送了我香皂。”

    “叔宝来过了?他现在哪呢?”

    “我让他去接单雄信出狱了。”

    “单二哥出狱了?陛下赦免他了?”程咬金惊喜万分。

    “嗯,你和叔宝都为他求情,还为他担保,你们都是我麾下大将,我不能不考虑你们的请求。我在陛下面前费了不少功夫,总算是说服陛下赦免单雄信。陛下已经下旨赦免单雄信,既往不咎,并且将单雄信调到了我的秦王府,让他任右三统军,以后他就是叔宝部下了。”

    “谢秦王!”程咬金连忙跪谢。

    “你也快去接单雄信吧,知道你们关系好,就先放你们三天假,等三天后再来报到。你告诉单雄信,他这条命是你们求情,我出面向陛下恳求,才好不容易救下来的,希望他能明白。”

    “单雄信一定会知道陛下的救命之恩,一定会效忠报达的。”

    “去吧,与你们兄弟团聚,这香皂我就笑纳了,哈哈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