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冬日里天黑的早,睡的也早。

    天黑前吃饭,然后就上炕睡了。炕烧的很暖,可今天张超却辗转反侧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咋咧,咋还翻起煎饼来了?”黑暗里老爹问道。

    “睡不着。”

    小伙正年轻,这炕又烧的旺,长夜漫漫,张超睡不着啊。

    “爹,有跳蚤!”

    张超今天晚上已经奋战了半晚上,可就是没抓到那只四处乱跳的跳蚤。张超没有想到,自己到了唐朝,居然还得跟跳蚤奋战。

    “多大个事,抓了继续睡就是。”老爹回了一句,翻身又睡去了。

    要是能抓的到还用在这翻煎饼,张超如老爹说的又前堵后追的围剿了好一会,可依然干不过这只跳蚤,最终越抓越痒,只得翻身坐起。

    “你去干啥?”

    “洗澡。”

    “大半夜的洗啥澡,就别再折腾了。”

    张超不管不顾了,今天晚上必须得洗澡,不弄死这只跳蚤,他没法睡。

    摸着黑下炕,点亮油灯,张超开始引火烧水。

    他这一番动作,弄的一屋里人也都睡不着了。

    张超发现自己都快成一个真正的唐代人了,他已经很多天没有洗过澡了。是真的很多天没洗过澡了,连头都没洗过。

    在唐朝要洗个澡不容易,尤其是普通老百姓,要在冬季里洗个澡更不容易。不是黑唐朝人,也不是黑张家沟村民,他们确实不爱洗澡。

    反正张超来唐朝这么多天了,自己没洗过,也没见老爹洗过。

    这年头,没自来水没热水器也没浴霸,要洗个澡,得从村头水井里去打一担水挑回来,拿个大锅烧小半个时辰。

    还没有专门的浴室,连个沐浴都没。

    有条件的还能弄个大桶,没条件的也就只能直接拎着水桶在柴房擦洗了。夏天还好些,可冬天里天气那么冷,洗个澡可是很容易受风感冒着凉的。以这年头的医疗条件,就算是伤风感冒也是个大问题。

    先秦时代的《仪礼、娉礼》中就明文规定,三日具沐,五日具浴,鼓励人们每三天洗发一次,五天洗澡一次。当然,既然是鼓励,那就说明人们还达不到这种水平。

    从秦汉到大唐,也就达官贵人富商大贾才有那个条件,三日洗一次发五天洗一次澡也仅是理想化的生活方式而已。

    具体的洗澡沐浴,其实在古代是分别代表着四种不同的行动。

    说文解字里解释,沐,濯发也,浴,洒身也,洗,洒足也,澡,洒手也。沐是洗头,浴是洗身体,而洗是洗脚,澡是洗手。

    在汉魏时,这四个字还是区别开来的,不过到了唐朝,如今已经没有这么严格的区分了。

    但一般情况下,洗个澡还是很不容易的。

    汉代官员五天休沐一次,就是上班五天休假一天,名为休沐,原本意思就是上五天班,放假回家洗澡一次。

    到了现在,朝廷官员十天一休沐。

    古代不论是洗澡还是洗头,都比较麻烦,因此古人把头发盘起,往脑袋上戴帽子或者裹布,也有隔离尘土,保持头发干净的意思。

    好在家里如今有钱贵一家,又有小十三他们,因此家里的水缸倒是常满。要不然,张超半夜想洗个澡,不但得临时生火烧水,还得去村头的水井打水呢。

    张家沟五十来户人,平时吃水就全靠村头的那口水井,既没自来水,也没有家家有井。钱栓子每天早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村头打水挑水,早上挑三担水。到了傍晚,还得再去挑一次,以备晚上需要。

    挑几担水,小半天功夫就去了。

    水挑回来,还得烧呢。大冬天的,不烧两桶热水,哪敢洗澡。可浇一担水,起码得半小时,而且还得半把柴呢。

    张家人在乡下,柴还是自己砍不花钱的,可如果是城里人,这柴也是得花钱买的。若是哪个媳妇,三天两头的要洗澡,指使着老公去挑水,自己浪费柴和水,这婆婆肯定脸色相当难看。

    你一天天的光洗澡了,不用干活了,哪来这么多穷讲究?

    一般平头百姓家,是不可能天天洗澡的,天天洗头都不可能。长跳蚤、虱子了,那拿个篦子拢一拢就好了,这算是唐朝的干洗。

    篦子是梳子类似,但是梳齿更加的细密,梳背中间,两侧各有一排梳齿,梳齿间细密的只能容许几根头发通过。

    梳子是用来梳头发的,而篦子则是专们用来清刮虱子和虮子的,还有清刮头发上黏附的油泥脏污。

    在后世,虱子和虮子都已经少人知道了,更别说见了。但这些小东西,在唐朝这年代,那真是人类的好伙伴,除了那些士族富人,古代大部份人身上都有。

    冬天里,人们有个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在午间太阳正暖和的时候,把袄子脱了翻过袖子,然后一点点的扫荡清剿。灰色的虱子这时就会很清楚的显露形踪,抓住一只,两个大拇指指甲一夹,吧唧一声脆响,虱子爆裂开来。

    还有些人会更加直接简单粗暴,抓到一只,直接放进嘴里,吧唧一声咬爆,直接就给****了。

    虮子和虱子都是寄生虫,但只在头发里活动,虮子是虱子的小崽,白色,像是个小蚕卵,伏在头发上很少动,这时用篦子就最好用了。

    面前摆块木片,解散了头发,拿着细密的篦子,一遍遍的梳理头发。

    那些藏在头发里的虱子、虮子、头发屑就会纷纷如雨落。

    这些画面张超都不知道看过几回了,实在是太美,不敢回忆。

    柯小八最喜欢把抓到的虱子放进嘴里****,看的人头皮发麻,比贝爷都还让张超敬佩。

    平时大家也就洗脸洗手洗脚,洗头洗澡那是大工程,爱卫生的可能一月洗一次,要是随意点的人可能一个冬天洗一次,甚至有的可能得等到夏天了才洗。

    张超是忍不了了,今晚这只虱子让他没法再忍下去。

    “多烧点水,咱们都洗个澡吧。”

    张超看见屋里几爷们都坐在那,干脆提议道。

    “我上月才洗过咧。”赵叔道。

    “我也才洗没两月。”

    “洗澡太麻烦了,冷。”小八坐在旁边烧水,另一只手还在衣襟里日常找虱子。

    “洗了澡冷。”柯十三也反对洗澡,冬天里身上已经自然的结了一层灰垢,这层灰垢确实能起到一些抗寒作用,若是洗太干脆,不抗冻啊。

    “洗洗也好。”

    老爹倒是不反对,反正也被张超折腾起来了,干脆就洗吧。

    “水够,大家一起洗吧。”张超也道。

    光自己一人洗,等会还得跟他们一起睡,这跳蚤虱子不又得转移过来。

    几个人不情不愿的答应下来,好像张超让他们洗澡是个很让人为难的事情一样。

    折腾了半天,水烧好了,张超让小八他们拿来盆,打来冷水兑换。

    “我先来。”

    张超迫不急待的脱了帽子,拿着香皂就上了。

    唐人洗头,家境好点的人会用稍微发酵过的淘米水洗发,还有丫环帮忙洗。一帮百姓,那就只能自己动手了,而且只能用灰水,也就是草木灰滤的水洗发。

    草木灰水洗头,其实也是因为草木灰滤水含有碱,能够去油。

    不过张超有更好的香皂,香皂去油能力可是极强的,本来是洗澡洗手洗脸用,但现在张超也没有其它更好的洗发水,便只能用香皂顶替了。

    头发在温水里打湿,抓起香皂在头发上涂抹,等到泡泡起来,张超便叫来小八。

    “给我搓。”

    “哎哟,轻点、挠我头皮了。”

    小八悟性还算不错,没一会已经掌握了洗头的技巧,指甲在头皮上轻轻划过,指头不停的揉搓头发,泡泡越来越多,那叫一个舒爽。

    “你们也洗,别让水凉了。用香皂,舒爽!”张超招呼其它几人。

    看张超那般舒爽的样子,大家也都有些心动。

    “十三,帮你铁枪叔洗头。”赵叔在一边喊道。

    柯八给张超洗头,十三给老爹洗,赵叔王叔两个也结了一队。

    洗完后,一盆水黑乎乎油腻腻的跟墨汁似的。

    “拿篦子梳!”

    今天发现了一只虱子,让张超觉得自己估计也传染上了虱子。

    洗过头,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

    家里没有大浴桶,张超便直接提着水桶到了马棚下,拿着布擦洗。衣服一脱,站在四面透风的马棚下,张超冷的牙齿打架。

    速战速决,沾水的擦湿身体,然后打香皂。

    再拿了一条丝瓜干囊,使劲的在身上擦,这玩意虽然擦在身上硬硬的,跟个铁刷子似的有点疼,但比起泡球效果还好,很快全身都是肥皂泡了。

    要不是天气太冷,张超真想多洗会。

    寒风吹的他都打了好几个喷嚏,让他不得不提前结束了他在大唐的第一次洗澡。

    拿着葫芦瓢从头往下浇水,冲去泡沫,拿干毛巾擦净身体,换上干净的衣裳,张超都有种放声长啸的冲动。

    爽!

    那边,老爹他们也都洗完了头,然后开始洗澡。

    “洗个澡太艰难了,看来有必要建一个浴室,澡堂子得要,热水池得要,沐浴也得要,最好是再弄个桑拿房,那才叫爽。”张超站在寒夜里,忍不住想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