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还好来电了,赶紧更新!)

    程咬金准备现场试用一下张超的香皂。←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很快有一个年青的婢女端来一个银盆,银盆里已经装了半盆温水。张超当仁不让的走到盆前,他笑着对那侍女点了点头,然后把手放进盆里浸湿,接着从香皂盒里拿起香皂在双手上各涂抹了几下。

    放下香皂,张超双手揉搓,很快,手上就起了泡泡。

    一股子芬香也随着弥散开来,张超手上的香皂泡也变黄变黑了一些。再随便揉搓了几下,张超便把手放进盆里搓洗。

    这时另一个婢女又端来一银盆清水,张超再净了遍手,接过婢女递过的毛巾擦干净手。

    车骑将军侯群集一把抓过张超的手,跟个瞎子摸骨似的摸来摸去。

    “好干净啊。”

    另一个车骑将军张亮也凑了过来,他一双眼睛仔细的盯着张超那双白净无暇的手,甚至还低头嗅了几下。

    “好香。”

    张超心里有点恶。

    “哎哟,好东西啊,比我家用的那个洗脸的香药还好,我婆娘用的还是宫里赐下的,都不如这个。”

    说话的是秦王府的任国公,右骁卫大将军刘弘基。这人也是秦王的死党,跟李世民是出则连骑卧则同榻。如今虽然不在秦王府内任职,可也是秦王的人。

    刘弘基算是李唐元老,当年主动到太原投奔李渊,一直都是李世民的人。李渊和李世民经常赏赐刘弘基,澡豆、面脂、香药这些都经常有。

    可刘弘基发现在,秦叔宝的义子张超拿出来的这个香皂,比宫里以往赐下的都还好。

    刘弘基可是知道宫里赐下的香药可是用了许多好东西,他知道有一款,就是用了丁香、沉香、青木香、桃花、钟乳粉、珍珠、玉屑、蜀水花、木瓜花、奈香、梨花、红莲花、李花、樱桃花、白蜀葵花、旋夏花、麝香等十七味,把诸花和真珍、玉屑研成粉,再与大豆末研之千遍而成。

    这种香药用来洗面洗手,也可洗澡,洗后身上带香。

    但是与张超的这个香皂一比,却又差之远矣。

    起码,宫里的香药就不如张超的香皂去污能力这么强,也没有张超的香皂洗后还能遗留这么多香味。

    “我也来试试。”

    刘弘基不客气的拿过香皂,让侍女又打来清水。他迫不急待的把香皂在盆里浸了下水,然后就直接往脸上抹去。

    “任国公,香皂使用,最好的方法是抹在手上打出泡泡,然后把这泡泡沫在脸上揉搓,而且揉搓的时间最好不要太久。”张超连忙提醒。

    用过香皂的人都知道,香皂的去油能力是极强的,因此使用香皂过后脸会有紧绷的感觉。不过不用很久,脸部就会自然的回复。但如果直接用香皂涂脸,会让紧绷感更久些。

    不过刘弘基却不以为意,不但直接拿香皂涂脸,甚至还使命的擦。感觉他不是在打香皂,那是在磨地板。

    涂了好一会,脸上全是白色的香皂。

    “老刘,用点力搓!”程咬金在一边喊道。

    刘弘基真的很用力,闭着眼睛一双铁手使命的揉搓,揉的满脸是泡泡。

    张超真担心刘弘基会把脸给搓下来一层皮,他对这个任国公也很是好奇,前些天张超查电脑时,特意查过一些唐初大将的资料,尤其是后来身为凌宵阁二十四功臣的那票牛人。

    刘弘基也是凌宵阁功臣,位列十一,他还是太原三十六元从功臣。这可是铁杆的李世民心腹,这家伙也是官宦之后,今年不过三十出头的他,父亲是隋朝的刺史。早年落拓不羁,最喜结交轻侠之士,不事生产,后以父荫为右勋侍,随杨广征讨辽东。

    结果半路误期,自知依法当斩,便故意屠杀耕牛,然后让官府逮捕入狱,避免了去辽东。这倒与另一个姓刘的差不多,汉高祖刘邦也是误期,便斩白蛇起义。刘弘基更聪明,故意杀耕牛,然后坐牢,却逃过一死。

    后来还是李渊把他赎出牢,此后他便是铁杆的李家打手了。

    这样一个家伙,在朝廷里地位已经很高了,虽然在浅水源和征讨刘武周两次大战中,先后被擒,可照样地位很坚挺。比起秦琼他们还只是李世民王府将军,刘弘基却已经是十二卫大将军之一了。

    若能跟刘弘基弄好点关系,好处无穷啊。

    刘弘基揉搓了大半天后,终于舍得洗脸了。

    他也不用毛巾,直接把脸浸在银盆里,继续拿手搓。

    银盆里的清水,迅速的变浊变浑变黑。

    “哇,好舒服,好清爽啊,我感觉脸皮都薄了一层啊。”刘弘基哈哈大笑的拿毛巾擦脸。

    旁边一阵呵呵声起。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下盆里的水,任国公,你怕是几个月没洗过脸了吧?”,几个国公郡公在一边笑道。

    刘弘基这时已经擦好了脸,闻言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那盆洗脸水,就跟染过墨一样黑。

    “这...这是我的洗脸水?我不信,一定是你们倒了墨进去。”

    “切!”

    “拿铜镜来。”刘弘基喊道,侍女立即奉上铜镜。铜镜打磨的很光滑,虽远不如玻璃镜,不过也还不错。

    刘弘基对着铜镜左看右看,一双手还不时的在脸上抚摸着。

    “哇,我感觉我这张老脸都紧绷了,皮肤光滑细腻不少啊,这香皂,果然好东西。莫非,此物是西域胡商带来之物?”

    比起现在的那些香药、面脂,张超的这个香皂其实用料成本远远不如,但胜在里面加入了关键的一样东西,火碱。

    张超的香皂比他的肥皂也就多添加了几样东西而已。

    他的香皂既没有用珍珠也没有用玉屑,更没有用那么多的花。他的香皂主要原料就是猪油、豆油渣,火碱和松香,另外还加了点盐并加了点从花里提炼的香精。

    植物油渣张超用的是豆油渣,也称油脚。动物油用的是猪油,还是猪网油猪胰脏等较差的油,材料较贵的还是火碱。

    现在碱石比较贵,因此提炼火碱出来也是很大的一个成本,盐倒是便宜。

    但就算如此,张超制作出的香皂,其实相对于如今这个时代的面脂香药来说,依然是便宜的不可思议。

    毕竟,唐朝的这些面脂香药,更像是保健品,各种奢侈材料,不贵还奇怪了。

    但唐朝的香药面脂,哪怕是宫廷御用的,都远不如张超这个香皂好用,甚至连香味都不如这么厉害。

    “再打盆水来,我老程也来试试。”

    程咬金也迫不急待的拿起香皂,他跟刘弘基一个德性,拿着香皂在打湿过的脸上使命的擦,跟擦地板一样用力。然后一双手揉搓了半天,搓的泡沫乱飞。

    等程咬金洗过脸。

    刘弘基很爽的在一边大笑,笑的非常高兴,笑的脸又绷紧了。

    “好你个程咬金,刚说我三个月没洗脸,我看你是半年没洗过脸了,你看看那盆水,黑的都跟墨一样了。”

    刘弘基五十步笑百步,却笑的非常开心。

    程咬金看了看自己的盆,果然一盆清水已经黑不溜秋了。

    “镜子。”

    对着镜子左照右照,程咬金满意了,脸上真干净,真光滑啊。一点油腻没有,而且大冬天的,皮肤也不干燥粗糙了。

    “好东西啊!这香皂用了,感觉凉爽无比,人也精神多了,感觉就像是年轻了十八岁。”程咬金呵呵笑道。

    “给我也试试这香皂!”见到任国公刘弘基和宿国公程咬金用过香皂之后,都好赞好评,其它人也都动心了。

    “打水来!”

    程家的丫环们一下子忙了起来,厨房也不得不让人连忙去井里打水。程家的银盆都不够用了,只得拿铜盆凑数。

    侯君集、张亮等一群人都争先试用。

    用过的都说好,感觉脸上清爽无比。

    等牛秀牛进达和罗士信、秦琼、吴广吴黑闼、李君羡等一众当初同从瓦岗投唐的将领们到来时,程咬金府上的这场洗脸大会已经达到了高潮。

    几乎每个人都来亲身试验了一会张超的香皂。

    张超也适时的把这款试验型的香皂,说成了是自己的伟大发明,配方是自己的师父三藏法师传给自己的,而自己的师傅三藏法师则是当年与药王孙思邈交流之后研制而成。

    总之,一个无人听说过的三藏法师还不够逼格,但是增添了隋唐第一神医药王孙思邈,这香皂立即就逼格高起来了。

    孙思邈现在还没有药王之尊称,此时也应当才四十出头,但孙幼时就有神童之名,后来少年学医,成名很早。名气直达隋文帝耳中,还曾要征召他入朝做博士,不过他没接受。虽然孙一直没有当官,但其在民间的杏林之中名声极高,只是他常行医天下,行踪不定。

    因此张超现在就算假借孙思邈的名头,倒也没什么关系。

    “文远啊,这香皂确实好用,我订个一百块。”刘弘基第一个开口订购,“等会我让人去你家作坊取,晚上我就要用这香皂沐浴,哈哈哈!”

    “我也要一百块!”程咬金虽是自己人,却也不甘示弱。

    一时间,群情踊跃,程府的这些客人们,试用过香皂后全都非常满意,一个个的都要订购。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