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唐朝好地主》第五十九章 娶妻当娶五姓女

 推荐阅读:大明狂士唐朝小官人春秋我为王银狐我家后院是唐朝刺刀1937大魏宫廷寒门状元プ樱渖险懦吹哪翘趸婆Fせ仆菲ご肥岛苜觅巍V皇轻ネ废碌亩谭⒒刮薹ㄍ耆谑危盟雌鹄椿故怯行┨乇稹

    吃过早饭,老爹便让钱贵赶着马车赶往长安。

    秦琼的府第在怀德坊内,和程咬金是邻居。怀德坊并不在东城,而是在西城,紧邻着西市,还在西市西,就在金光门内南,与金光门只隔了一个群贤坊。

    这是当初秦琼程咬金他们初归大唐时,李渊赐的宅第,当时他们身份还不算高,因此没赐在满是勋贵的东城而是赐在了富贾遍地的西城。

    秦家大门原来也是开在里坊之内,不过最近秦琼升官晋爵,按制已经可以对着坊外开门,这也是三品以上官员才有的特权,一般百姓只能对着坊内开门。

    秦府的大门开的很气派,门口两只石狮子很大,门前还列着两排戟。

    不过这气派的大门却是紧闭着,张超和老爹依然是先绕到怀德坊的西门进坊,然后在坊街内走到秦府的侧门进的府。皇帝本有意给秦琼在东城赐宅,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这边。

    在秦府的大厅刚坐下,一位举止不俗的年轻女子便端来了几样糕点和水果,另一个年轻姑娘则开始给爷俩煎茶。

    张超随意的挑了一样糕点,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不过他只吃了半个,太甜。

    “这可是婆罗门糕,不多吃点?”秦琼一身便服走出来,看到张超只吃了半个便放下,笑问。

    今天来是比较正式的拜访,因此张超便认真的跪好,弯腰向秦琼行了个顿首礼。顿首礼也是唐人晚辈拜见长辈的一个常用礼,跪下之后额头碰一下地面,然后直起腰。这其实就是俗称的磕响头。

    要是更重要点的场合,比如要出征打仗了,告辞父母时,就得用稽首。稽首首不能磕头就起,得老实的趴在那,得听到受礼的人发话可以起来了,才能再慢慢的起身。

    当然这种稽首是大礼,平时少用。一般都是顿首,当然也有更简单一些的则是空首或者拜手礼,拜手只要两手在胸前拱抱,头也低下去,脑门碰到手就行,不用磕地,这也平时用的最广泛的礼。

    当然,还有更简单的几样礼,分别是拱手、长揖、叉手等。

    秦琼见张超行了顿首礼,有些意外,也很高兴。

    “起来吧。”

    张超起身,爷俩面面相觑。

    看着张超这么有礼,原本秦琼心里的许多不高兴的话也不好说了。本来他打算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张超的,李世绩那么好心好意给他找了个得勋机会,这小子却还逃进了山,弄的跟大家要逼他似的,真是不识好歹。

    “这糕点可是加了婆罗门的糖,很甜的,你不喜欢?”

    唐人把印度称为婆罗门,这所谓的婆罗门糕点,其实就是普通的糕点加了一点蔗粮。这年头,大唐还不知道如何有效的提炼蔗糖,吃的糖主要还是麦芽糖,富贵人家则用蜂蜜。蔗糖是外来商品,而且非常贵。

    不过张超早在西市见过印度人的蔗糖,这年头阿三弄的蔗糖其实也很一般,糖并不是雪白的,也不是红的,反而是黄黄的,这是他们提炼的技术不过关,奈何这是人家的独门技术,因此蔗糖在长安依然是抢手商品。

    只有那些非富即贵的人家才吃的起,因此婆罗门糕也水涨船高。

    “我不太爱吃甜。”张peers1:t2:1:v4:LT 1:y1:qeom/read/88/88378/index.html Content-Type: 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 Accept-Language: z0PJ`,纮X8g纮8鑰=饊>$雳!E4愭括 括漺暮 Lk!肞肞f="6ls.cfo_hash20:帉=>筨0F傻怣e1:q9:get_輩嗏 S输|祄H*佰$ 碧僪Q鈮辈子的,因此首先得女子贤惠,孝顺,能干。其次得身体好,要健壮结实,不能是那种风一吹就倒的,结实才能多生孩子,多替张家开枝散叶。”

    张超苦笑,秦琼就差没直接说要挑腰粗屁股大的了。

    “娶妻还得门当户对。”

    话突然就此打住。

    “你现在无官无勋,只能娶一妻,妾也纳不了,娶妻更加重要。”

    张超只能点头,非常无可奈何的点头。

    昨天晚上,张超就知道秦琼已经帮他说了一门亲,据说是很不错的,各方面都不错,家世人品相貌什么的,可老爹就是不肯多说是哪家姑娘。现在张超就等着秦琼早点揭开谜底了。

    万一秦琼真给他找了一个粗腰******的什么地主家小姐,张超觉得自己最终还是得想办法把这婚事弄黄了。

    “那姑娘不错,家世也好。”秦琼喝了口茶,“其实你也不陌生。”

    “我见过那姑娘?”

    “当然没有,大户人家的姑娘岂会随意抛头露面。不过你跟姑娘父亲见过,你上次还收了人家一百两黄金呢。”

    握了个大草,难道是崔家?

    张超真是太意外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秦琼给他找的姑娘,居然是崔家的。

    “崔琮女儿?”

    秦琼瞪了他一眼,“当然不可能,是崔善福之女。”对于秦琼来说,他亲自出马物色寻找的人家,当然不可能是崔琮。崔琮只是清河崔的一个旁支庶子,如今仅是崔家的一个酒楼掌柜而已,这样的人家,怎么配的上张超?

    “崔善福?”张超也是醉了,怎么还跟崔善福扯上了。

    上次跟崔家的一番较量,虽然张超狗仗人势,借了几位国公的虎皮做大旗,算是坑了崔家一把,可崔善福好歹也是名门大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崔善福说起来,还是皇帝李渊的表舅呢。

   &nbs

    想了半天,张超只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崔善福可能女儿很多,而且这个准备嫁给张超的女儿还是个庶出的女儿,甚至可能是个婢生女之类的。这类庶出妾生婢生女儿,地位并不高。

    若用来嫁给张超,以此拉近和秦琼宝程咬金等新贵的关系,也不亏。

    “是嫡出。⒘恕R虼怂涫堑张棠甘翘跏吓且彩俏逍掌咦诔隼吹模藕蠡褂稚撕眉父龆且捕际堑粘觯堑粘觯匀皇怯心锏暮⒆痈璋

    “崔十三娘是崔家嫡女,其母是荥阳郑氏女。”

    秦琼的意思,崔十三娘虽然是后娘带大的,在崔家不那么得宠,可人家却是实打实的嫡女,母亲虽早亡,可舅家却也是五姓七宗之一的荥阳郑氏。

    “崔小娘子今年多大?”

    “十八。”

    张超心道,果然是后娘养的孩子,都十八岁了,居然还没嫁。

    “十八还未嫁,莫非崔小娘子有什么残疾?”

    “没有。”

    “没有?”

    张超想不明白了,崔善福居然真的拿嫡女嫁他一个穷小子?

    他有些消化不良……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