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了一笔不错的本钱,张超接下来打算在长安开家店铺。

    不过长安城勋贵遍地走,他一个灞上小民可是谁也惹不起的。崔家在长安只能算是没落的山东旧士族,在长安城里算不得什么。长安城里还有秦琼程咬金这样的军功新贵,也有更有权势的关陇贵族以及皇亲国戚。

    要在长安开店,光有本钱是不够的。如今各种物价都虚高,粮食、布匹、人工等等都贵,但那些动产却又很便宜,不论是田产还是商铺宅院,都是如此。

    在东西两市里买个铺面,价钱不会太高。但要把这个店开起来,还得开好了,水却还是很深的。别说如今大唐,视商业为贱业,商人为贱民。就是到了后世全民经商的年代里,小商人那也是各方压榨的对象。

    开一家店铺,少不得跟工商税务等各部门打交道,得上下打点,少一处都不行,哪处香没烧到,你的生意就都难做。而若是做餐饮娱乐的,甚至还得跟道上的人打交道,得找人罩着。

    张超要在长安开店,若没有个靠山,肯定更难。

    现在既然拜了秦琼做义父,又有程咬金牛进达两个叔父在,张超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硬资源。只要他的店面打上这三位猛人的招牌,一般人自然是不敢来惹的。这三人可是两个国公一个郡公,尤其他们还是军功新贵,是秦王的红人。

    听到张超的提议,秦琼却皱了皱眉。

    秦琼三人都算是山东士族,不过是小士族,官宦世家,地主阶层。他们也都和世人一样,是不太瞧的起经商的。而且秦琼也不缺钱,不说他现在的官职爵位,分到名下的田地很多,而且数次立功,皇帝的赏赐也非常丰厚。

    比如平刘武周那次,事后李渊就赏了秦琼一百斤黄金,这次平世王充窦建德,也赏了黄金一百斤。虽不如李世民得到六千斤黄金赏赐,可一百斤黄金就值铜钱一万两千八百贯了,相当于是一千二百八十万文钱,只两次的黄金赏赐就是两千五百六十万钱了。

    因此秦琼其实真的很有钱。

    秦琼爵是国公,勋是上柱国,职是四品的护军。他一年的各种俸禄加起来就有一千多石米了,何况他名下分的那些田也有几千亩。

    几次打仗,除了得黄金赏赐,就是各种杂彩绢帛也有近万段,那也是价值好几百万钱的。

    秦琼身家好几千万,是个拥有数千亩地的大地主大官僚贵族了,真正的家财万贯。

    因此当张超提出要给他股份合伙开店时,他第一反应是皱眉。

    “其实我打算请铁枪哥和三郎搬到府里来住,这样一起也有个照应。”

    这下轮到张超皱眉了。

    搬到秦琼府上住,虽然是豪宅美婢,奴仆无数,肯定是锦衣玉食的纨绔生活,但张超还真不想过来。毕竟他只是秦琼的义子而已,秦琼也这么年轻,现在虽然打着光棍,可也是钻石王老五,今后肯定还会续弦再娶的,那时他住在这里肯定不方便。

    而且他也想过的自由潇洒点。

    不料未等张超开口拒绝,老爹先是出声拒绝了。

    虽然跟秦琼尽释前嫌,可让老爹以后住在秦府,他还是难以接受。他心里始终还是对当初没能保住秦琼家眷的事情耿耿在怀。

    “义父,我们现在住在灞上也挺自在的。”张超笑道。

    程咬金在一边看着气氛有些不好,便笑着插话,“三郎,你打算开个什么店?”

    这个张超倒是心里有点想法,以目前情况来看,当然是看一家蒸饼店最适合,卖已经出名的黄馍馍,就算福满楼现在有了配方,可长安这么大市场呢。

    而且张超开了店后,可以不断推陈出新啊,黄馍馍,白馒头,肉包子,甚至是烧麦、花卷等等,做为一个后世的吃货,光一个面点就能玩出无数花样,肯定能够把长安百姓的胃口引爆的。

    他甚至都打算,馍馍馒头包子烧麦这些做为早餐卖,中午也卖,但可以再卖点刀削面啊、烙面啊之类的。从馒头铺到面馆,将来说不定还能做成酒楼饭店,或者连锁早餐店呢。

    不管是什么朝代什么年代,衣食住行这几样总是离不开的,做饮食更是不会错。

    “不错,你要是开个店卖黄馍馍,肯定能赚钱,你程叔入一股了。”

    程咬金对早上在张家沟吃的黄馍馍还是意犹未尽,他早上可是一口气吃了三十个馍的。程咬金山珍海味也是吃的多了,但张超的黄馍馍确实不错。

    早上吃了三十一个黄馍馍的牛进达也立即表态,支持开店,愿意入一股。

    “回头我叫人送一百贯钱过来,算入股了。”程咬金和秦琼一样,同样是军功新贵,因此不差钱。

    张口就是一百贯,真有钱啊。

    “用不着,开个店铺要不了多少钱。”张超笑道,西市的那些铺面他是看过的,不算很大,因此都不贵。

    张超现在也不差开店的钱,最需要的还是秦琼他们的招牌。

    “就是铺赁铺面,到衙门办手续这些,可能需要叔从府上叫个人帮忙出面打点一下。”张超笑道,他打算给他们干股,不需要他们投资,只要他们的人脉,然后以后分红利就行了。

    “既然要开店,那还租什么铺子,直接买,买个大点的,位置好点的。”程咬金很豪气的道。

    秦府的管家进来。

    “郎君,外面有崔库真求见。”

    翼国公府大门外,崔善福一脸阴沉的站在那里,他的身边是脸肿的老高的崔琮。

    如果可以,崔善福不想来,但他又不得不来。

    今天在家休沐的崔善福正在家里练字呢,结果就接到了让他差点晕过去的消息。自家酒楼居然惹到了秦王殿下的三红人。

    崔家早不如前了,一听惹到程咬金秦叔宝牛进达三人,崔善福真是又惊又惧。

    福满楼是他的产业,但崔善福并不亲自经管,酒楼都是交给本家的一个旁枝兄弟崔琮打理。平时这个崔琮也很会办事,把酒楼打理的不错,算是为崔家进项不少。他怎么也没料到,这次崔琮居然给他惹下这么大的祸事。

    居然强买到秦琼的头上去了。

    虽然崔琮禀报说那个张三郎已经收了酒楼一百两黄金,说是事了了。可崔善福可不敢真相信,一百两黄金对崔善福来说,也是放了管血,可钱财损失是小,万一让秦琼记恨在心,那才是大。

    同在秦王府为官,他可是很清楚,现在秦琼程咬金牛进达三人是有多红。

    翼国公府的老门头坐在门房,眼睛朝天,根本不把他这个北方第一豪门的世家子放在眼中。

    不但不请他进府,甚至连门房都不让他进去坐一下。

    他只能站在秦府大门口的两只石狮子外。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