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混沌破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中风雨雷三杀手,是拼死挣扎才杀出重围,得风雨雷才埙命呢,常人若是碰到这样的事情,一定是远走天涯,不想四长老也当真是厉害角色,他就在这里等着,等一个机会,等可以杀死杨元庆或者宋氏兄弟的方法,两方随便杀死一方,那么他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张一岳生命危在旦夕,好不容易云儿答应救治,竟然是碰到了四长老这样的人,当真是难以自言,难道这个才是真正的危局。

    “堂堂四长老竟然还会使用如此阴毒手段,当真是让人看不起。‘

    四长老咆哮, 我为家族付出何其多,到了最后是什么结果,得到的是什么结果。

    ‘那是你自己贪心不足,家族为你修炼付出多少天残地宝,为你成长,前辈为你奉献多少心血,你现在背叛师门,背叛家族,还有脸说自己不值得。‘云儿在少女时期,本就是具备雄辩之才,滔滔不绝,竟是说的四长老哑口无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就像是被蒸煮过一般。

    “够了,‘四长老暴怒,在场所有的人都要死,死人是不会再继续说话的了。

    “所有人?怕是你连小女子我都战胜不了。”

    四长老像是听到了一件十分好笑的事情,人真是大言不惭啊,先天零斗力,那是什么概念,就连普通的的刀具都不能拿起的人呢,还敢对着自己起挑战。此女如是可以接着自己三招不倒,他都有心放过他们,只是四长老生性狡猾多变,他不敢做下承诺,既然云儿如此,那就先让他死吧。

    “白虎临世,‘云儿大吼声,三眼灵猫瞬间化作一道光芒,直接飞进了云儿的身体里面,云儿身体变化膨胀,到了后面竟然是变成了一只白虎摸样, 比之大长老的石狮都是要大上不少,虎啸山林,震慑群兽。

    “这个,‘四长老没想到事情展的如此激流之下,人兽融合,他还从来就没听过呢,白虎乃是灵兽,虎抓挥动,当真是厉害,四长老的火箭狮子本就不是那种防御强大的斗灵,如此可是困难了,莫说是杀死几个人,就是自己的性命都难保吧。

    事到如今,已经没了退路,‘狮咆四野,飞狮冲天,‘四长老也只能是不断用连续的攻击,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这句话使用在这儿是最恰当的了。

    白虎开天眼,伴随着云儿的呼喊,诡异的事情生了,你白虎额头王字竟然消退,进而是白眼,愣愣的样子,就像是可以看穿人的内心,狮子对虎, 本还算是有胜算的,开了天眼的白虎,可就是任何胜算都没有了。

    四长老就像是折断的树枝,后飞出去,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坑。

    阵阵银波攻击,四长老总是难以闪开,四长老竟然现自己的斗灵力在不断减少,吞噬斗灵力,好是霸道的白虎,一个出神,白虎轰击在四长老的胸口,光光火焰随着启动,上官灵儿辅助动,四长老出一阵惨叫,从惨叫,可知道其中所承受的痛苦。

    云儿慢慢恢复了真身,那身上洋溢的神采,简直彻底折服这些人, 不能战斗,灵斗圣级别的四长老,都可以打败,谁又是不能战斗的呢。

    ‘云儿,’宋氏兄弟又是吃惊,又是惊喜,那怕是心脏经历这么多次战斗的洗礼,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先是丑女变天仙,现在又是无能变战胜,云儿还有多少惊喜要给他们啊。

    话说当年,云儿父亲去世后,云儿在自己的环境中,待的实在痛苦,宋氏兄弟是心中永远的痛,永远的痛苦,一直不离开,待在那个地方,只能是一直的痛苦。

    云儿才自己在这个后山寻了个幽静地方,开始专心研究医疗之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 曾独自寻到师兄居住的地方,暗自神伤,儿时往事,在心中出现,莫不让人悲痛万分,只那已经是过去,再想并无意义,回来后,云儿莫不是执着的进行自己研究,孤独的背影,独孤的心,孤独的在进行研究。

    一年不可以,云儿没放弃,两年后,云儿没放弃,十年后,云儿没放弃,三十年后,云儿碰见了三眼灵猫,也终于迎来了她真正的战斗生命。

    几日后,衡山脚下,杨元庆带着有些微红的眼睛,送别张一岳,几日来,斩杀大长老余孽,重新进行权利控制,杨元庆日夜操劳,关于八大宗门同气连枝之事,杨元庆怎么可能不同意呢,他自然也是明白其中的大是大非,只是八大宗门中, 衡山口碑最是不好,那狂的狮子,总是会不断的为家族带来麻烦,恩怨情仇,难以割舍,到了最后,就引来了其他宗门的不断报复,不断报复,固家族才讲居住地放在地下,一是害怕其他宗门突然报复,导致灭门,二自然就是便于控制自己的人,不在去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无奈家族事情实在是多,杨元庆无法当面到各大宗门化解隔阂。张一岳只得是先去雁山,五甲玄龟家族最是淡泊,加之防御力顶尖的好,和铁血狂狮的过节最少,张一岳联合的概率也最高,而且他还收到一个好消息,袁胜可能也已经回到了家族之中。

    朝廷有人好办事啊,张一岳嘻嘻笑着离开,临离开的时候,还不忘记开句玩笑,‘兄弟,你那癫狂的问题怎么解决啊,是不是有邪火的缘故啊。’

    杨元庆微笑,‘你还真是什么都懂呢,自然就是那邪火的原因,邪火也不难克服,泄出来就是了,我现在就是不断泄。杨元庆说话的时候,还不断斜瞄上官灵儿,可是把张一岳吓的不轻,拉着上官灵儿离开了,心中暗自叫骂,真是禽兽,那可是你弟妹,好吧, 是未来弟妹。

    赶路是张一岳最开心的时刻,因为这时候,可以单独和上官灵儿在一起,张一岳总是喜欢和上官灵儿聊着天,事无巨细,有的时候,都让上官灵儿感觉他是话唠 。

    .........思绪就这样游走,身体在飘荡,心也在飘荡着,张一岳很喜欢这个时刻,难道这个就是那个叫做幸福的时刻吗?张一岳曾经听过这个名词,想想自己马上就要去干的事情,张一岳的心难以平静的下来,真是纷繁复杂,是事情繁杂了人心,还是人心复杂了事情呢。

    上官灵儿轻轻舔了下嘴唇,这个时候,他还在做美梦,很美很美的梦。

    “岳哥哥,我们现在是想去哪里啊?“上官灵儿还是醒了,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似乎是在告诉人,刚才她似乎是梦到了让人紧张的东西,甚至是梦魇。为什么要这样呢,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怎么突然就没了,上官灵儿喜悦,然后显得有些失落,还真幸亏就是梦呢,不然还真该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啊,人类尽管是可以修炼,还是多么 的渺小啊;就好像是原本十分美好的东西,突然之间就会给你拿走,这个是梦魇,所有人类的梦魇。

    “远方,解救该解救的人,消灭该消灭的东西。“

    上官灵儿噗嗤一笑,那样子甚是可爱,她的岳哥哥什么时间都成了哲学家了啊,但这个样子其实也蛮好的呢。前行路不知在何处,两位少年彼此牵着对方的手,火山也好、地狱也罢,他们都会一直彼此守候,并肩走下去。(本书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