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招人嫉妒,沈琅之觉得很正常,换做是他,他也妒忌,能拜山柳先生为师,他实在是走了****运了,而这个****运是沈玥给的。

    见沈玥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沈琅之就想笑,他道,“只是妒忌我而已,而且因为我拜了山柳先生为师,他们不敢做的太过分,才给马儿下了巴豆,让我丢脸。”

    沈玥点头,要是真存了害人之心,大哥今儿就不是走回来这么简单了,“既然山柳先生那么厉害,你拜他为师,不要辱没了师名才好。”

    沈琅之,“……。”

    为什么和父亲说的话一模一样,她明明长的像娘啊。

    见天色太晚,沈琅之就借口走了。

    沈玥也不留他,送他到小跨院门口。

    看着丫鬟提着灯在前面引路,走远,沈玥方才转了身。

    她转身之际,一抹黑影,跃出跨院,另一抹黑影上了树。

    秦齐守了沈玥一整天,秦风来替换他,看到沈玥,秦风就想到他当做珍宝一样抱回去的那只鸡……

    秦齐回了煊亲王府。

    彼时,时辰已经很晚了,见内屋的灯还亮着,他有些诧异,爷还没睡呢。

    他朝书房迈步,那边秦牧过来道,“你可算是回来了。”

    秦齐就道,“爷找我?”

    秦牧点头道,“问了两回了。”

    秦齐不敢耽搁,赶紧进屋。

    楚慕元正无聊的翻着书呢,见他进来,就问道,“那小子没去找她?”

    秦齐摇头道,“没有。”

    楚慕元没什么表情,他把书丢桌子上,仿佛不经意的问道,“她一整天都做什么了?”

    秦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家爷问的是沈玥。

    他想了想,把沈玥从起床到他刚刚离开的事,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

    听到秦齐说沈玥要丫鬟卖首饰换钱,他眉头蹙了下,打断他道,“她很缺钱用?”

    秦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应该不算。”

    秦牧在一旁道,“都卖首饰了,还不算缺钱用?”

    “……她只要二两银子。”

    秦牧,“……。”

    为了二两银子就卖首饰,这得是多缺钱啊。

    楚慕元坐在那里,他抬手扶额了,他还以为沈玥缺很多钱,要卖首饰,谁想到就二两银子,落差太大,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了。

    他从来不缺钱用,不知道急着用钱是什么感觉。

    不过想到沈玥要卖首饰换钱,他就不舒服了,沈钧不是挺护着她的吗,为了她,都敢不要前程不要命的跟他作对了,却让女儿缺钱用。

    “去拿一万两给她送去,”楚慕元吩咐道。

    吩咐完,就听秦牧唤道,“爷?”你没发烧吧?

    不是要折磨的沈大姑娘死去活来吗,送钱算折磨的话,爷,你可劲的折磨属下吧。

    见秦牧和秦风都望着自己了,楚慕元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耳根红了一瞬,心下恼了,他怎么会关心她有没有钱用,见鬼了。

    他很快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拿一万两把玉佩换回来。”

    秦牧更无语了,拿钱换自己的东西,爷,你以前可从不做这样亏本的生意的,不坑沈大姑娘一万两就不错了,哪有给她送钱的,爷不是被打傻了吧?

    不过楚慕元吩咐了,秦牧还是听话的转了身,去书房拿钱。

    楚慕元起身,打算歇息了。

    只是还不等他宽衣,那边,秦牧火急火燎的进来了,一副见鬼的神情,道,“爷,银票被偷了!”

    秦齐站在一旁,不敢置信道,“谁能进临墨轩偷爷的银票……?”

    还未问完,秦齐就想到王爷书房被人偷的了事,瞬间哑巴了。

    秦牧快步走进来,他手里拿着一张纸,递给楚慕元看。

    那张纸,是偷银票的贼人留下的。

    楚慕元接了,随手打开,才扫了一眼,一张俊美无铸的脸,瞬间变的铁青,双眸染上冷意,冷意中又有火花在跳跃。

    只见纸上写着:以为守着沈家就能逮到我?煊亲王府,我比你熟。

    字字挑衅,怎么看都像是在找死。

    楚慕元眼睛死死盯着最后的八个字,像是要将它看破。

    秦牧是看过纸上的内容的,他忍不住惊讶了,“那少年和爷你模样酷似,能装作你进了王府,偷了王爷的银票,这些天,王府守卫严格,就连爷你进出,那些守卫都恨不得盘问一二,怎么可能让他还偷溜进王府来?而且还直接进了临墨轩。”

    要知道,临墨轩里里外外,最少也有八名暗卫啊,他几乎是寸步不离世子爷,不可能人溜了进来,没人察觉不说,还让人在眼皮子底下偷走了银票,他们这些暗卫可不是什么酒囊饭袋。

    秦牧想不通,可是楚慕元却知道。

    王府有一条密道,将各个院落联通,直通府外,但是祖父临死前,并未告诉他如何进出密道,他也曾在书房寻找过,没有找到,便做了罢。

    现在这少年不动声色进了他的书房,偷走了他的银票,十有八九是走的密道。

    真是活见鬼了,他为什么对煊亲王府那么熟悉?!

    楚慕元恨不得立刻马上抓到他,严加审问一番。

    看着手里的信,他嘴角上扬,掀起一抹似笑非笑来。

    知道他派人守着沈家,显然是去过了,不然不可能发现,他对沈大姑娘当真是上心。

    楚慕元手握紧了,那张纸在他手里变成了粉末。

    窗外,弦月如勾。

    一夜好眠。

    翌日醒来,沈玥裹着被子,看着天蓝色的锦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现在养成好习惯了,天天不到辰时就醒了,紫苏和半夏几个到了时辰,就端铜盆进来伺候她穿戴洗漱。

    把铜盆放下,紫苏过来,把纱帐拢起来挂在折纸梅花银钩上,看见她醒了,就道,“姑娘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沈玥把眼睛从纱帐挪开,落到紫苏身上,她爬起来道,“睡的早,自然起的早。”

    半夏拿了衣裳过来,笑道,“以前在沉香苑,姑娘还要喊才起床,如今到了宁瑞院,本可以多睡一刻钟的,却偏偏醒的早。”

    紫苏轻笑道,“许是这两日天气暖和了不少的缘故,我瞧院子里那株桃花,一夜之间,盛开了许多。”

    沈玥掀开被子下床,听了紫苏的话,她道,“那挑两枝开的好的,一会儿拿了瓷瓶装好,给老夫人送去。”

    紫苏清脆的应了一声是。

    梳洗打扮过后,沈玥就出了屋子,院子里那株桃花果然开的好,她亲自挑了两枝,装了瓶子,带着紫苏去给老夫人请安。

    刚走到正屋前,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欢笑声,沈玥就知道沈瑶几个来了。

    她亲自抱着美人瓶进屋,她皮肤白净,眼神明亮而有神,被桃花一衬,更添娇媚。

    她款步上前,福身给老夫人请安,态度恭谨,眼底竟是孺慕之情。

    老夫人见了,脸上的笑更慈爱了些,看着沈玥怀中抱着的桃花,道,“这是小跨院那株桃花?”

    沈玥连连点头,“是那株桃花,之前只是开了几朵,昨儿一夜,就开的这么热烈奔放了,这么美的桃花,我不敢独自欣赏,挑了最美的,给祖母送来观赏。”

    她的声音甜美,笑容真诚,满满的都是孝顺。

    沈瑶听了,就扭绣帕了,她怎么就没想到带一株桃花来,她院子里的桃花比这开的还要美,真是个马屁精!

    不愿沈玥抢了风头,老夫人认为她最有孝心,她看着那株桃花,眸光落在了美人瓶上,她眼珠子一转,咦了一声,笑道,“这不是表姑母最喜欢的美人瓶吗,大姐姐,你可真会借花献佛呢。”

    桃花是宁瑞院的,装桃花的瓶子也是,可不就是借花献佛么?

    沈玥也不否认,只有些惶恐道,“四妹妹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这美人瓶是表姑母的,只觉得用它来插桃花最漂亮,既是表姑母的东西,那我未经允许,就不能擅自用,万一损坏了,表姑母该生气了。”

    沈玥说着,站着那里,依然还抱着美人瓶和桃花,可没有了之前的娴静,只有惶惶不安,不知道怎么办好。

    老夫人见了,瞥了沈瑶一眼,吩咐倚翠道,“把桃花摆在高几上。”

    倚翠就过来接了沈玥怀里的桃花,沈玥眼睛一直不离美人瓶,老夫人就道,“那美人瓶是你表姑母喜欢的不错,但还是府里的东西,不必担心。”

    沈玥听了,嘴角就勾起一抹笑了。

    她当然知道这美人瓶是府里的东西了,表姑母喜欢的东西,怎么可能就这样随意的摆在多宝阁上,就算不当做陪嫁带走,也会小心收藏。

    她抬头,看了沈瑶一眼。

    沈瑶看她的眼神有些冷,她只是说美人瓶是表姑母喜欢的,可没说就是她的,她乱曲解什么意思,害得祖母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虞了。

    也难怪老夫人有些不虞了,这些个孙女儿明争暗斗,她是过来人,岂有不懂的道理,只是沈玥孝顺,她们不及,就该多学着点才是,却偏偏要当着她的面打压她,还吓唬她,她怎么能纵容?

    孙妈妈站在一旁,见气氛有些不对了,赶紧给丫鬟使眼色。

    丫鬟就上前来,请老夫人和沈玥她们用早饭了。

    桃花的事,就这样被岔开了。

    一顿早饭,吃的很融洽。

    吃完,沈琅之就来给老夫人请安了。

    PS:求月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