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匹马,一匹是他的,一匹是小厮的。

    一群人都望着他。

    沈琅之就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刚走到栖霞山脚下没多久,两匹马就开始拉肚子,拉的腿软,根本就走不了,我就和小厮只好徒步走回来,好在李总管派人去接我了,不然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夜里,京都是宵禁的,过了时辰,还在街上晃荡,是要被抓起来的。

    想到马儿一边跑一边拉肚子,那场景,被十几位同窗看见了,一个个捂着鼻子,笑的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他都不想再回书院了,太丢脸了!

    沈瑶在脑子里回想了下那场景,顿时食欲全无,还忍不住作呕。

    沈玥嘴角也抽,但是她神情要严肃的多,“马儿是书院负责喂养的,和其他马在一起,怎么只有大哥你和小厮的马拉肚子?”

    沈玥问完,老夫人就接着问沈琅之道,“你和人结怨了?”

    “没有啊,”沈琅之矢口否认。

    但是他眼神有些躲闪,明显不是那么回事。

    老夫人没有察觉,而且她是信任沈琅之的,知道他心情不好,丢了面子,就道,“其他事先不说了,快去洗把脸,过来用饭。”

    沈琅之就过去洗脸净手了。

    一顿饭,用的并不算愉快,只能算吃饱了。

    老夫人也没问沈琅之书院的事,他丢了脸,心情不好,再多问,怕是连饭都吃不下了,明天再问也不迟。

    饭吃的晚,吃完了,就都各自散了。

    沈玥几个福身告退,就出了门,沈琅之还多留了会儿。

    不过也只是一会儿,沈玥刚回小跨院坐下,丫鬟还没端茶上来,沈琅之就来了,问她道,“方才你给我使眼色,让我来找你,是有什么事?”

    沈玥看着他腰间,问道,“大哥,我送你的荷包呢,你怎么没戴?”

    沈琅之有些心塞,两回了,一见面就问荷包,他怎么觉得自家妹妹对荷包的关注,远远胜过他啊,他有些吃味了,还是回道,“荷包在宁远侯世子手里。”

    沈玥眼睛睁大了两分,“你把荷包送给他了?”

    沈琅之就白她了,“那是你送给我的荷包,我怎么可能转送别人呢,和他打闹,被他随手抢了去,结果马拉肚子,没追上他,回书院我就找他要回来。”

    沈玥心堵的慌,好不容易把大哥盼回来了,结果荷包没回来,怎么感觉荷包跟她作对似的?

    见沈玥有些失望,沈琅之很不明白,一个荷包而已,还是她亲手绣的,也送给他了,至于这样吗,不忍心看到她失望,沈琅之道,“明天我就去找宁远侯世子把荷包要回来。”

    沈玥听了,赶紧把脸上失望的表情收了,道,“一个荷包而已,哪里用得着大哥特地去宁远侯府一趟,下次带回来就行了。”

    “不急着要?”沈琅之追问道。

    沈玥摇头,“不着急,只要荷包不跑了就行了。”

    沈琅之就安心了,他也不想因为一个荷包去找宁远侯世子,“那我下次带回来给你。”

    沈玥听了,心中一动,她起身朝小榻走去,从绣篓子里,将荷包拿了,递给沈琅之道,“这个荷包给你。”

    沈琅之看着沈玥手里的荷包,有些不敢伸手了,之前送了一个,提了两回,再送一个,又接着提怎么办,他不缺荷包,不是一定要她的啊,只是份心意而已。

    见他不接,沈玥就道,“不喜欢吗?”

    沈琅之能说不喜欢吗,他望着沈玥道,“真送给我?”

    沈玥窘了,脸微微红,她能如实说,之前送给他的就是这样的荷包,她想再试一试看看变不变吗?

    这么荒谬的事,说了也没人信。

    要是信了,估计就该怕了。

    沈玥就道,“我拿这个荷包和大哥换之前那个。”

    沈琅之就笑了,伸手接了荷包道,“荷包而已,这个比之前那个还要漂亮些,为何要换?”

    沈玥没回答,只问道,“大哥不愿意换?”

    沈琅之就道,“换。”

    他翻看荷包,然后望着沈玥,问道,“你找我来,不会只是为了荷包吧?”

    沈玥挠了下额头,当然不只是为了荷包了,但它是主要的,她望着沈琅之,伸手道,“大哥,你借我几两银子吧。”

    沈琅之就望着沈玥了,他实在没想过,沈玥会问他借钱,这么多年从未有过的事啊,所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沈玥就拿手在他眼前晃了,见他脸上浮起尴尬,她就问了,“大哥也没钱吗?”

    沈琅之觉得舌头有些打结了,“有钱,只是……。”

    听到沈琅之说有钱,沈玥就放心了,大哥那么疼她,肯定会借给她的,“只是什么?”

    沈琅之尴尬啊,做妹妹的第一次跟他借钱,他有钱,却偏偏借不了,他都有些难以启齿了,“钱都在你送我的荷包里……。”

    沈玥,“……。”

    宁远侯世子是不是跟她有仇啊?!

    要荷包,荷包在他那里!

    要钱,钱还在他那里!

    见沈玥有些气咻咻的,沈琅之就担心了,“你缺钱用?很急吗?”

    沈玥贝齿上下撞击,一字一顿道,“不急。”

    她急也没有用啊,钱又不回因为她着急,就长了翅膀飞回来!

    沈琅之看出沈玥急着要钱了,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着急要,他道,“你要真不着急,那我下次回来给你,东平王府举办宴会,书院有可能会放假,你要实在着急,我去跟祖母要。”

    沈玥心中感动,她摇头道,“也不是那么着急了,要真急了,我哪能等你回来再借啊。”

    这一点,沈琅之相信,她要什么,父亲都会给的。

    只是一口一个借字,怎么听着那么的生分,他是她亲大哥,把所有钱给她都不皱眉,还借什么?

    正要说呢,沈玥就问了,“大哥在书院和什么人结怨了?”

    沈琅之瞬间头大了,尤其沈玥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想打马虎眼都不行,知道沈玥是关心他,他也不隐瞒了,“你之前救了贺老山长,虽然没能消了我的丙等,但是贺山长网开一面,让我入了山柳先生名下读书,山柳先生博闻强识,名满天下,想入他名下的学生太多,我文采不如他们,却捷足先登,招人眼红了……。”

    PS:^_^(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