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夜安眠。

    第二天醒来,神清气爽。

    梳洗打扮过后,便去陪老夫人用早饭。

    今儿不仅沈瑶在,沈琇和沈珂两个也来了,几个孙女儿陪着,也没讲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你一言我一语,娇声婉转,仿佛黄鹂鸟站在枝头欢快的叫着,老夫人的心情格外的好,吃的也比往常多,孙妈妈见了是眉开眼笑。

    用了早饭,沈瑶几个倒没有多逗留,陪着老夫人坐了会儿,便福身告退了。

    她们要走,老夫人想沈瑶来宁瑞院,一来是陪她,二来是想和沈玥相处融洽,这会儿她要走,沈玥却不为所动,像是放不开心怀一般,老夫人就笑道,“你们姐妹一块儿耍去吧。”

    一府姐妹,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算彼此看不对眼,玩到一处去了,什么样的不愉快也都没了。

    老夫人发话了,就算沈玥真心不情愿,还得笑着应是。

    她能装,沈瑶更能装,竟然在老夫人发话之后,亲昵的拉过她的手,一脸姐妹情深,像是发自肺腑一般,看的沈玥鸡皮疙瘩乱飞。

    福身告退之后,沈瑶就拉着沈玥往外走。

    可是走了没几步,堪堪绕过屏风,沈瑶就迫不及待的把手松开了,好像是抓了什么脏东西似的,一边往前走,一边拿帕子擦手。

    沈玥走在后面,看不见沈瑶的脸色,但用膝盖想也知道,铁定是一脸的嫌弃。

    沈玥真想转身就走,可是是老夫人让她们一起玩耍的,沈瑶只是嫌弃的擦拭手,并未说什么,她要是转身走了,就是她不把老夫人的话放在心上了,回头沈瑶倒打一耙,说她诚心交好,也伏小做低了,她还不给面子,老夫人肯定会恼她。

    沈玥就当没看见,自顾自的跟在沈瑶身后。

    沈瑶见了暗气,她还有没有点尊严了,她都做的那么明显了,她还跟块狗皮膏药似的粘着,谁有那闲工夫陪她玩耍!

    两人你看我不顺眼,我也看你不顺眼,可偏偏没人敢说出口,就这么干忍着。

    沈玥忍耐性明显甩沈瑶几条街,沈瑶越走越不耐烦,沈玥还气定神闲的看四下的风景。

    就这样,一路往前走,到了花园处。

    沈瑶忍无可忍了,回头瞪着沈玥,沈琇见了,便上前一步,先她一步问沈玥道,“大姐姐,再过几天,就要去东平王府参加桃花宴了,你给东平王府静乐县主准备了礼物没有?”

    沈玥就望向沈琇了,眸底微动,如果她猜得不错的话,沈琇忽然说这话,应该是帮沈瑶支开她,她问道,“去参加宴会,还要准备礼物?”

    沈琇点头一笑,道,“倒也没有规定一定要送,不过一般受了邀请去参加桃花宴的大家闺秀,都会给静乐县主送些小礼物,不肖多贵重,就是个意思,多是绣帕、荷包,还有团扇等小玩意,一般情况,静乐县主是不会回礼的,若是给哪个大家闺秀回送了礼物,就代表了交好的意思。”

    有来有往,闺中的手帕交就是这么来的。

    要是沈家的门第能交上静乐县主,便是将来她们的亲事也会高上两分,是以送给静乐县主的礼物虽然不贵重,但是要精致玲珑,要花心思。

    沈琇说了一通,沈瑶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转而望着沈玥道,“我绣了一方双面绣的兰花手帕,打算送给静乐县主,你就送一个双面绣的荷包吧,最好是绣兰花的。”

    沈玥听了,眉头微蹙,让她绣荷包不算什么,要送人,除了绣荷包,她也没别的可送,可点名了双面绣就太为难人了,她根本就不会双面绣。

    她望着沈瑶,正要说话呢,沈珂就道,“大姐姐没有学双面绣的针法,那针法太难,几天时间怕是掌握不了。”

    之前沈琇开口,沈瑶的脸色就冷了,这会儿听沈珂说这话,她的脸又冷了三分,还以为她们受了教训,学乖了,没想到这才过了一夜,就把她的叮嘱抛诸脑后了,竟然当着她的面,就敢帮沈玥了!

    沈瑶心中不虞,说出口的话却带了些笑,“她不会,你们不会帮她吗?”

    她虽然在笑,可是笑意未达眼底,更像是在警告。

    沈琇背脊一凛,赶紧笑道,“我知道四妹妹是为大姐姐着想,送一样的兰花帕子和荷包,能彰显咱们一府姐妹情深,这点小忙,我倒是能帮,可是送礼贵在心意,还得大姐姐自己来。”

    沈瑶听了,在心底冷哼一声,算她还算识时务,面上不显露什么道,“虽然只是一个荷包,但还是要用心,我看大姐姐你还是先回去准备吧,逛花园什么时候都行。”

    她忙着呢,实在不愿意浪费时间和沈玥周旋。

    沈玥也不想和她在一起,听着夹枪带棍的话,她还嫌耳朵难受呢,便转身走了。

    等她走远了,沈瑶就瞪着沈琇和沈珂了,眸底闪着怒火,沈琇在她没发火之前,赶紧赔笑道,“四妹妹先别生气,我没有打算帮她。”

    沈瑶听了,冷不丁一笑,语气七拐八绕的,“不打算帮她,那是在帮我了?”

    沈琇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道,“在祖母那里,四妹妹是一心和大姐姐交好,你们同去参加东平王府桃花宴,你给静乐县主准备了小礼物,大姐姐却没有,祖母知道了,她不会怪大姐姐,因为她几乎就没怎么参加过宴会,不懂这些礼节是情理之中的事,可四妹妹你是知道,却不提醒一声,就是你的不是了。”

    沈瑶想想,觉得沈琇说的有些道理。

    沈琇见她面色缓和了,继续道,“这话,我昨儿就打算和四妹妹你说了,又怕你误会我,所以忍着了,我不是脚踏两条船的人,大姐姐是有心拉拢我,可我既然选择了站在四妹妹你这边,就不会偏向她什么。”

    “大姐姐如今变化许多,不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滴水不漏,她又住在祖母身边,近水楼台,要是四妹妹你方才没忍住,先回去了,难保大姐姐不会去祖母那儿,祖母问起来,她说是四妹妹你有事要忙,没功夫理会她,先前做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我一时情急,这才说了这事,我实在觉得绣个荷包而已,无关轻重……。”

    沈琇一番解释,沈瑶脸色彻底好转了,不过语气还有些愤恨,“她敢告状!”

    她手里还捏着她致命的把柄呢,借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

    没人接话。

    沈瑶说完,就迈步往前走了。

    见她不恼了,沈琇一颗提着的心这才放下,她回头望向远处一抹不算清丽的身影。

    沈珂的眸光从沈玥身上收回来,望着沈琇,问道,“我都糊涂了,你到底在帮谁?”

    沈琇嘴角微弧,笑意微凉。

    她帮谁?

    她谁都不帮。

    PS:请亲们帮我保住月票第三的位置……(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