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之前沈玥连累姚大姑娘落了水,老夫人曾回信国公府找过信国公帮忙,可惜人家委婉的拒绝了,如今求上门来,老夫人心底也不想帮忙。←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可老夫人是理智的,沈家如今根基薄弱,需要信国公府的帮忙,先前她求上门,信国公没有帮忙,如今他来求沈家,沈家帮了,虽然有些傻,但也体现了够大度,不计前嫌,以后沈家再有事求信国公,除非他不顾脸面了,否则一般人都不会拒绝的。

    所以,老夫人是愿意让沈玥帮着从中调和的,她望着沈玥道,“我看你……。”

    只是才说了几个字,就被沈钧给打断了,他笑道,“姚大姑娘及笄,请了钟三姑娘去,可见代国公府和顺国公府关系密切了,钟三姑娘又是在顺国公府落的水,于情于理,顺国公府从中游说都比玥儿合适,玥儿只是碰巧救了钟三姑娘,代国公府也登门道谢过了,让她贸然去代国公府帮忙说好话,有些携恩以报了。”

    这是不答应帮忙了。

    信国公眸光变了一变,老夫人都答应的,他居然不答应。

    信国公就望着老夫人了,老夫人心底也纳闷呢,儿子不是那么不理智的人啊,要是顺国公府说动了代国公府,又怎么会让信国公来一趟?

    正想着呢,就听信国公夫人笑道,“说携恩以报严重了,郑姑娘也不是故意连累钟三姑娘落水的,这不是意外吗,况且郑姑娘说是被沈大姑娘气的没了理智,摔茶盏是为了泄愤,这才出了事,大姑娘帮忙游说,也是将自己撇清。”

    撇清?一求情就更说不清了好么,指不定就真成了是她激怒了郑月,她摔茶盏泄愤,她帮她劝说,是将功折罪。

    她不过是说了几句话,她就气的摔东西了,那她一而再的被郑月挑衅,她是不是要气的动刀子了?

    自己不反省,还把过错往她身上推,她就更不会帮忙了。

    大夫人坐在那里,她望着沈钧道,“我也知道郑姑娘挑衅大姑娘,太过无礼,但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

    这是赞同沈玥帮忙的。

    但是,沈钧很固执,他也不说其他的,只望着信国公道,“还有劳信国公帮我沈家回了冀北侯,这忙,我沈家帮不了。”

    回答的很干脆,丝毫没有回转的余地。

    信国公嘴张了张,想再劝两句,沈钧已经端茶了。

    这是送客茶。

    信国公见他如此固执,也不说什么了,端了茶喝了两口,然后聊了两句别的,就起身告辞了。

    沈钧和大夫人亲自送他们离开。

    等送了人回来,老夫人见到沈钧就问道,“为什么不帮忙?”

    她还是觉得这个忙可以帮,只是儿子都说不帮忙了,她不会当着外人的面和儿子意见不一,况且仕途她关心,沈钧更关心。

    沈钧觉得他要不给个解释,大夫人肯定会以为是他护着玥儿,不愿意让她委屈自己帮郑月求情,当然了,这也是一方面,沈钧望着老夫人道,“冀北侯府郑三老爷被外放的事,根本没那么简单,钟三姑娘落水只是一个幌子,不是根本原因。”

    “不是因为落水,那是因为什么?”大夫人追问道。

    沈钧瞥了大夫人一眼,“钟三姑娘是落水了,可如今也没有性命之虞,代国公府身为皇后的娘家,会为了给钟三姑娘讨一个公道,就开罪一个国公府和一个侯府吗?”

    大夫人听后,望向老夫人了。

    老夫人面色凝重,她怎么没想到这一层面,皇后嫡出皇子,已经有十七了,却至今没有封为太子,皇后和代国公心急着呢,四处拉拢群臣,联名上奏皇上,早立大皇子为太子,一个国公府和一个侯府,分量不轻,代国公府不可能轻易就得罪他们,尤其代国公府和顺国公府关系还不错,如今这一出,只怕是顺国公府生了异心,代国公府怒了,杀鸡儆猴敲山震虎呢。

    老夫人想通了,也就不说什么了。

    大夫人却不虞道,“冀北侯和顺国公当真是会挑人来说情,咱们沈家门第不显,信国公和信国公夫人一起登门说情,我沈家不给面子,往后有事也别想求信国公帮忙了。”

    老夫人听后,眼神黯了黯,她道,“既然已经回绝了,这事就不要再提了。”

    大夫人一肚子话,老夫人一句便给卡死了,只能坐在那里干喝茶,努力平复心中怒气。

    沈瑶坐在一旁,瞥了沈玥道,“不是说煊亲王世子不许你回府,一定要你坐在那里看着吗,怎么回来了?”

    沈玥微怔,什么时候煊亲王世子不许她回府了,明明是她不想他好过了,不顺着他的意让他不用吊了,所以在那里看着的,怎么传回沈家,就成了被煊亲王世子逼迫的,不过,这样误会极好。

    沈玥想了想道,“大约是煊亲王世子吊够了,父亲又送了台阶去,他就不吊了。”

    这理由,没人不信,之前沈琅之不过被吊了一个多时辰,就扛不住了,煊亲王世子吊了许久呢,扛不住也正常。

    沈钧见沈玥站在那里,道,“午饭没吃吧,先去用饭吧。”

    沈玥连连点头,然后便福身退下了。

    她昨儿搬来宁瑞院住,都是和老夫人一起吃的,现在早过了午饭的时辰了,沈玥前脚出门,后脚丫鬟就迎上来问,“奴婢去小厨房传话,大姑娘可有想吃的饭菜?”

    沈玥肚子饿呢,就道,“给我下一碗面条吧。”

    丫鬟愣住,只听沈玥又加了一句,“多放些辣。”

    丫鬟只好乖乖去小厨房吩咐了。

    沈玥是饿狠了,在她看来,下面条是最快的,回了小跨院,喝个半盏茶就能吃面条了。

    可是一盏茶喝完,也不见丫鬟端面条来,沈玥就扭眉了,怎么这么慢啊?

    一等再等。

    沈玥翘首以盼,半夏看出来了,就让麦冬去小厨房问,然后回来禀告沈玥,沈玥是欲哭无泪。

    老夫人不喜欢吃面条,一年里,除了长寿面,基本不吃面,小厨房婆子的手艺生疏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