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以为沈琇是心向着沈玥,面上向着沈瑶。

    沈琇摇头了,眸光有些飘远,“我改主意了,连她自己都说了,要想有嫡出的身份,还是要讨好大夫人,既然如此,我为何要帮她?”

    “可大夫人不会同意的,”沈珂还有些摇摆不定。

    沈琇就道,“我知道大夫人轻易不会同意,可我们帮她就能如愿吗,父亲再怎么宠她,她能跟大夫人比吗?她拉拢我们,不也是为了对付大夫人,你真当她真有那么好心,今天还只是粒磕牙的石头,没得哪一天饭菜里多了些不该有的东西,连命都没了。”

    听到这话,沈珂的心就坚定了。

    比起没命,没有嫡出的身份又算的了什么?

    两人往前走,追上沈瑶,脸上带着谄媚,眸底却是不甘。

    紫苏端着绣篓子进屋,送到沈玥跟前。

    沈玥眼尖,注意到她手指头包着帕子,就问道,“这是怎么了?”

    紫苏就道,“是奴婢不小心,翻才翻动绣篓子看缺什么,补齐了好拿来,没注意到绣篓子里有块碎瓷片,就划了一下……。”

    昨天沈玥闺房那一架打的激烈,连绣篓子都没能幸免。

    沈玥要看紫苏的伤口,还好,不算深,她手里头还没有药,只能忍着了。

    半夏过来,道,“那姑娘闺房收拾好了吗?”

    紫苏就道,“收拾倒是收拾好了,只是博古架坏了一点,上面也是空的,严妈妈说大夫人说了,等煊亲王世子送了赔偿来再买了东西放上,就是不知道煊亲王世子什么时候送银子来。”

    沈玥惊讶,“严妈妈居然没出府看她的大孙子?”

    她在的时候,她都恨不得回去守着大孙子,她不在,她居然这么尽职尽责,实在叫人诧异。

    紫苏就笑了,“奴婢也是这么纳闷的呢,严妈妈今儿心情特别好呢,奴婢进院子的时候,喜儿笨手笨脚打碎了一盆花,她都没生气。”

    这要是以往,那都是不敢想的事。

    半夏就笑了,“总不会又添了一个大孙子吧?”

    紫苏恨不得拿手去戳半夏脑门了,怀胎十月,哪有两个月就又生孩子的,不过严妈妈心情是真好。

    这事,大家笑笑,并未放在心上。

    再加上,外面丫鬟进来,一脸高兴道,“大姑娘,代国公府大太太来了。”

    半夏和紫苏也高兴不已,姑娘救了代国公府三姑娘,等了许久,代国公府总算登门道谢了。

    她们倒不是在乎那点谢礼,重要的是姑娘对代国公府的恩情啊,外人越是看重姑娘,老夫人才会看重姑娘,姑娘将来的亲事才会更好,至于大夫人,那……估计是更嫌弃了。

    老夫人让丫鬟来传她,这是要她去给代国公府大太太请安的意思。

    沈玥就起了身,紫苏还想给沈玥重新梳妆,又怕耽误时间,只好作罢。

    沈玥只带了四个丫鬟进宁瑞院,怕她们莽撞,得罪老夫人院子里的人,已经叮嘱过,没事不要随便和宁瑞院的丫鬟攀交情,打听消息,是以代国公府大太太都进了宁瑞院了,丫鬟来禀告,她才知道。

    而且消息闭塞到,连沈瑶和沈琇都已经来了。

    绕过屏风,沈玥就瞧见老夫人的左手边坐着一贵夫人,容貌端庄,嘴角带着笑,看着就很和气。

    看到沈玥,她不动声色的将沈玥打量了一番,她是听说了沈玥原本长得很胖,三个月就消瘦了好几圈,昨天和煊亲王世子斗鸡,赢了他,更是闹的满城风雨,如今煊亲王世子还挂在城门上呢,得罪了煊亲王世子,还能如此气定神闲,面容温婉,不卑不亢的,整个京都还真难找到几个有她如此从容的。

    不等老夫人给她介绍,钟大太太就笑道,“这位应该就是沈大姑娘了吧,果然名不虚传。”

    沈玥脸微微红,雪白的脸蛋上,就像是蜿蜒雪山映照霞光,美的惊人。

    她恭谨而有礼的福身给钟大太太请安。

    钟大太太又夸了沈玥几句,夸的老夫人都脸红了,她道,“她就是个胆大的,惹出这一锒铛的祸事,我只盼着煊亲王世子能不追究才好。”

    钟大太太想到煊亲王世子,也是替沈玥头疼,不过这会儿,她能说的都是好听的,她笑道,“煊亲王世子虽然顽劣,但是信守承诺,昨儿依照赌约上门退了亲,今儿又自挂城墙,沈大姑娘是个女儿家,赢了他,想必他也不好再揪着不放。”

    老夫人听得点头,“但愿如此。”

    沈玥则苦笑连连,要是真有这么好就好了,她现在都不知道他想干嘛,她还以为他会登门指责她耍诈的事,谁想到他会自挂城墙。

    沈玥起了身,老夫人让她也坐下。

    这时候,钟大太太才道,“那天,顺国公府大姑娘及笄,还多亏了沈大姑娘出手相救,才救了我那三侄女一命,这些日子,她病情一直反复,到今儿,才勉强算度过了危险,我那三弟妹是衣不解带的守在病榻前,本来该她亲自登门道谢的,只是她走不开,我就代她来一趟了,等三姑娘病愈了,再亲自登门道谢。”

    钟如婷是代国公府三房嫡长女。

    老夫人就笑道,“是钟三姑娘命大,我这孙女儿三个月前落水,还需要人救她,没想到她是个有决心的,落了一次水,竟然学会了凫水,还误打误撞的救了人。”

    钟大太太有些惊讶,看了沈玥,她笑道,“都是有福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不知道她的后福在哪里?沈玥心中犯嘀咕。

    正想着呢,外面进来一丫鬟,瞧见有外客在,就从一侧绕到孙妈妈身边,在她耳边嘀咕了两句。

    孙妈妈脸色变了一变,摆摆手,丫鬟就退下去了。

    钟大太太是有眼色的,看见了孙妈妈变脸,她就笑道,“府上还有事,那我不多打扰了,我那大女儿过些日子也要及笄了,本来今儿要跟我一起来的,都出门了,碰到周记绸缎庄去给她量体裁衣,就没来了,让我给她传句话,等桃花宴过后,让沈家几位姑娘去国公府赏花。”

    钟大姑娘已经定了亲了,轻易不能出门,所以只能沈玥她们去找她玩了。

    代国公府如此给脸,沈玥几个自然笑着应下。

    大夫人迎接钟大太太进屋,坐了还不到一刻钟,又起身送她离开。

    她走之前,还看了孙妈妈一眼,不知道她变了脸色,是出了什么事。

    等她们走了,老夫人就问道,“又出什么事了?”

    孙妈妈叹息一声,道,“还是煊亲王世子,说是在城门口吊了半天,迟迟不见大姑娘去看看,特地派了马车来接大姑娘去……。”

    这煊亲王世子也真是叫人无话可说,他吊在城门上,整个京都都知道,大姑娘不去也没关系吧,为什么就一定要大姑娘去看看呢,这样的行为,实在叫人捉摸不透。

    老夫人也很无语,她望着沈玥了。

    沈玥一脑门的黑线,巴巴的望着老夫人,她不想去啊!

    沈瑶就笑了,“之前我就说要去看看吧,大姐姐非要说不去,怎么样,还是避不开吧。”

    她脖子昂的高高的,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感到自豪,要是早听她的,哪有现在煊亲王世子派马车来接人这一出?

    如今马车都来了,不去都不行了,还显得是被人胁迫一般。

    沈玥的祈求,老夫人看见了,只道,“连马车都一并来了,不去怕是不行了,我让李总管准备马车,让你爹送你去。”

    沈玥窘了,赶紧道,“还是我自己去吧,父亲忙着呢。”

    之前在沉香苑,煊亲王世子那么欺负人,沈钧生为父亲,自然要帮她,可是都被无视了,那种护不住女儿的尴尬,沈玥都替沈钧难受。

    父亲疼她,她自然要孝顺了。

    老夫人就点头了,“小心些,看两眼就回来。”

    沈玥点头应下。

    沈瑶几个也想跟前,但是老夫人没有准许。

    沈玥带着紫苏出了门,在沈家大门前,看见了煊亲王世子派来接人的马车,比之前沈瑶坐的不知道要奢华多少倍,上面居然还镶嵌了珍珠,有这样炫富的吗,她怎么不把自己挂上面。

    驾马车来的车夫,沈玥还有些面熟,可不就是跟在煊亲王世子身边形影不离的暗卫秦牧么。

    见了沈玥,他下来道,“沈大姑娘请。”

    沈玥瞥了他一眼,朝远处驾驶过来的普通的多的马车走去,车夫端了踩脚凳来,紫苏扶着沈玥坐了上去,之后自己也爬了上去。

    秦牧看着车帘紧闭,没有理会他,直接就走了。

    他笑了笑,坐上马车,跟了上去。

    在马车上颠簸了两刻钟,就停下来了。

    沈玥掀开车帘,就看见了熟悉而巍峨的城门,还有不少围着看热闹的人。

    马车原本可以到前面去的,只是街上人太多了,只能下来步行。

    她刚下来,也不知道是谁来了一嗓子,“沈大姑娘来了!”

    沈玥顿时有些嘴角抽抽,因为那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崇拜,想忽视都难。

    PS:求月票,爬到第三的位置。。。。(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