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声音很大,沈玥声音更大,“送来了又如何,不还是还回去了吗!”

    紫苏恨不得捂沈玥的嘴,她上前一步,道,“世子爷息怒,我家姑娘是真不知道那少年是谁,家住哪里,他今儿来是给我家姑娘赔不是的,那天在灵泉寺,那少年从天而降,差点把我家姑娘砸死,这事,煊亲王妃是亲眼目睹的,世子爷不信可以问王妃,虽然少年抱了我家姑娘,可是在他心里,是拿我家姑娘当祖母的,她说我家姑娘和他祖母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许久未见祖母,心中想念,所以想抱抱我家姑娘,聊表安慰,我家姑娘心软,不忍心拒绝他……。”

    最后一句话,紫苏说的觉得自己舌头打结,都是心太软惹的祸啊。

    楚慕元嘴角抽了抽,一脸黑线,“祖母?”

    那少年和他有五成相似,没准儿是他弟弟,要是沈玥长的像他祖母……

    楚慕元瞥头看向沈玥。

    沈玥一脸你是捡来的我知道,那少年和你肯定有血缘关系,他那么敬重我,你也要把我当成是祖母一样敬重知道么?

    “把你那一脸看孙子的眼神给我收了!”楚慕元吼道,额头有些青筋暴起。

    沈玥假咳一声,道,“那少年的事,我只知道这么多,如今煊亲王府满京都的找他,我想他就是掘地三尺也逃不掉,煊亲王世子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半会儿的?”

    他能不急吗?

    自从知道自己是捡来的,他就想找到亲生父母问个清楚,为什么要丢弃他,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些消息,他如何忍得住。

    更重要的是,他更想抓住那少年,狠狠的抽他一顿,没理由的,就是想抽他。

    见楚慕元不说话了,沈玥就想到自己上回无意中伤了他的事,正想着要不要借机道个歉,然后心平气和的谈退亲的事,就听楚慕元问道,“那老母鸡到底是吃了什么药?”

    语气还算温和,没有带愤怒之气,像是虚心求教,沈玥想和他和谈,自然不宜挑起怒火,就道,“是一些致幻的药,公鸡服用过后,会产生有公鸡和他争母鸡的场景,而老母鸡服用过后,会产生老鹰抓她刚孵化的小鸡的情形……。”

    也就是一些挑起怒火和战斗力的药。

    难怪了,她会说母鸡有胆量和老鹰一斗了,分明就是把他的乌云盖雪当成是老鹰给斗了。

    见楚慕元面无表情,沈玥试探性道,“我可以把药方给你,以后肯定无人是你的对手。”

    楚慕元瞪了沈玥一眼,“你还有脸提这事,你耍诈,我输了,以后都不能再斗鸡了,要那东西有什么用?!”

    沈玥,“……。←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她没眼色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不过,还是那话,楚慕元没有证据,奈何不了她,要是传扬出去,没准儿就是他不服输,故意往她身上泼脏水,谁让他这么多年太霸道,得罪了不少人了。

    沈玥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楚慕元狠狠的剜了她两眼,“你以为这样就没事了?”

    沈玥摇头道,“世子爷你神通广大,我自然是怕的,不过么,那药只有我会配置。”所以,你是别想反悔了,最多也就私下刁难她,明面上他始终是个输。

    这哪有一点怕的样子,楚慕元气笑了,“夫为妻纲,把你娶回家,要多少药都会有,看在你这么会斗鸡的份上,我也不会放弃娶你的。”

    沈玥,“……。”

    沈玥凌乱了,人家娶妻是为了相夫教子,他是为了斗鸡,世子爷,你的人生观有大问题啊。

    见沈玥看着自己半晌回不过神来,楚慕元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她这样子特别的顺眼,要是脸上没有痘疤就更好了,不希望这样的好心情再被沈玥一张嘴给破坏没了,他纵身一跃,走了。

    还有飘荡的声音传来,“给我守好了!”

    回应声,“是。”

    沈玥气大了,她下了床,朝楚慕元走的窗户走去。

    屋外,一黑衣暗卫站在那里,沈玥看着他道,“你主子是什么意思,监督我吗?”

    暗卫笑道,“不是监督沈大姑娘你,而是等那少年来,爷笃定他会再来找你,让我守着抓他。”

    不是监督她的,沈玥火气消了些,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道,“你家爷病的很重,一定不要放弃治疗。”

    暗卫点头,一本正经道,“谢沈大姑娘关心,爷不会放弃治疗的。”

    沈玥,“……。”

    一个两个的,迟早要内伤啊。

    一夜安眠,连个梦都没有做。

    第二天醒来,神清气爽,精神抖擞。

    窗外,朝霞绚丽,明亮动人,墙脚昨儿还未开的桃花,一夜过去,竟然开了不少,粉嫩嫩,在枝头,在春风中微微颤抖,惹人娇怜。

    沈玥没有吃早饭,就去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还未起,沈玥在暖房等了将近一刻钟,孙妈妈才扶着老夫人出来。

    看见沈玥面色红润,双眼明净,闪着笑意和孺慕之情,老夫人心就软了,脸上带了慈爱,问道,“在小跨院睡的可好?”

    沈玥过去扶老夫人,一边回道,“祖母的小跨院可比沉香苑住的舒坦多了,一觉就睡到天亮了,我都不想搬回去住了。”

    她声音里带了些软濡娇喃,极是好听,像是黄鹂鸟在啼叫。

    丫鬟过来禀告,说是早饭备下了,请老夫人用早饭。

    沈玥来的这么早,自然是陪着老夫人用了。

    只是两人刚坐下,沈瑶就来了,来的这么早,叫老夫人诧异,“这么就来了,用过早饭了?”

    沈瑶摇头,她发髻上插着的步摇晃荡,翠玉相撞,发出悦耳的声音,她道,“没有呢,我是特地来陪祖母和大姐姐用早饭的,之前和大姐姐起了冲突,瑶儿打定主意,下了决心,以后和大姐姐会融洽相处。”

    一大清早,还没有吃早饭就来了,可见诚心了。

    老夫人很满意,但是沈玥却不以为然,她已经答应带她去参加东平王府举办的桃花宴,不需要她做这么多,只要那天,大夫人说让沈瑶一起去,她只要闭嘴不反对就行了。

    她来是怕她近水楼台,哄得老夫人高兴,到时候偏疼她,或者给她做参加桃花宴的衣裳和头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