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夫人就瞥了沈瑶了,眸底带了些质疑,两孙女各执一词,她要听全了才能做判断。

    大夫人瞥了沈玥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寒芒,笑道,“此一时彼一时,方才不知道东平王府给你送了请帖来,不然就不让你去庄子上了,东平王府第一回给咱们沈家送请帖,这样不给脸,实在说不过去,我看就不去庄子了,好好准备一番,过几天去参加桃花宴,但不许惹事。”

    真是横也是她,竖也是她,要她给她女儿做垫脚石,还嫌弃她晃荡,把她敲平了!

    沈玥就望着老夫人了,她不说去,也不说不去,仿佛全听老夫人的安排。

    老夫人就望着沈钧了,沈钧想了想道,“还是别去了。”

    参加桃花宴,免不了要才艺表演,他这个做父亲的,还真没见女儿露过什么才艺,如果去是丢脸,不去也罢。

    大夫人就道,“我知道老爷是怕她出去闯祸,可是女儿大了,一直关在府里哪行,总要出去见见世面,她可是没三个月就要及笄了。”

    言外之意,沈玥可以嫁人了,退了煊亲王世子的亲,总要嫁给别人吧,沈家不能养她一辈子。

    沈钧又有些心动了。

    老夫人就看着沈玥了,她实在没法预料,这一趟出门,沈玥会不会惹事,她惹祸的本事太强了。

    沈玥就站在那里,一句话话都不说,就听着她们议论来议论去。

    好在最后意见统一了,让她去参加东平王府的桃花宴。

    沈玥嘴角勾了勾,现在总算是轮到她说话了,她问道,“东平王府只给我下了请帖,我一个人有些怕,能带人去吗?”

    不能带人去,谁管你去不去参加,沈瑶翻白眼。

    老夫人点头道,“最多能带一人。”

    沈玥大松一口气,拍着胸口,仿佛受惊了一般道,“还好能带人去,那我想带二妹妹去。”

    沈琇蓦然抬眸看着沈玥。

    沈瑶脸沉了。

    大夫人脸更青了。

    只听沈玥道,“我知道四妹妹是嫡女,出门一般应该带她,可三个月前,我就看出和四妹妹一起出门,容易出事了,母亲也知道,所以才让我单独去灵泉寺,方才又和四妹妹起了争执,我两性情不合,不宜一块儿出门,倒是二妹妹,她性子沉稳,上回和我一起上街,便是肚子不舒服,也还不忘记祖母的叮嘱,一再的叮嘱我不要惹事,有她陪我去,祖母可以安心。”

    听沈玥帮自己说好话,沈琇眼睛里流了几分感动。

    大夫人就冷笑了,“你当东平王府是什么地方,桃花宴举办了多少年,还从未听说过有庶女去参加的,便是亲王府庶女也没有的,我沈家什么门第,你要不去就算了,东平王府不是你能随便耍性子的地方!”

    看看,一说不带沈瑶去,立马就翻脸成她去不去都无所谓的态度了,真是极品。

    沈琇站在一旁,心底的高兴,还没流露到脸上来,就被大夫人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到了尘埃里。

    庶女!

    又是庶女!

    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两个字了!

    她自问不比沈瑶差什么,就因为她是嫡出,她是庶出,所以要处处捧着她,哄着她,大姐姐难得愿意抬举自己一回,她却要来戳她的心窝子!

    沈玥眼角余光瞥到沈琇冰冷的眸光,云袖下掩藏的手也在动着,明显是在撕扯绣帕。

    沈玥笑了笑,道,“二妹妹是庶女,我带她去东平王府参加桃花宴,若是有人问起来,我就说二姐姐记在娘亲名下,有了嫡出的身份便是了,总不至于还有人来我们沈家查吧?”所以,她带沈琇去根本就算不上耍性子,因为她敢做就不会留人话柄。

    沈琇这下眼眶都红润了,还有些激动。

    她多么期盼能如愿的有一个嫡出的身份。

    她期盼着,大夫人就脸寒如霜了,“将庶女记名在嫡母名下,这么大的事,也容得你信口雌黄?!”

    记在她膝下就罢了,还是记在柳氏的名下,她可没有听岔,沈玥喊的是娘亲,她从来只喊自己母亲。

    沈玥看着大夫人,她道,“有些话,我一直想说,但是不敢说,今儿是不吐不快了,我也知道嫡庶差别很大,可二姐姐和四妹妹都是父亲生的,若是一个嫡出的身份,将来影响她们的亲事,就对她们太残忍了,明明只要记在母亲膝下就可以了……。”

    不等沈玥说完,大夫人就拍桌子了,“一个大家闺秀,还未及笄,就整日想着嫁人的事!”

    沈玥脸一红,再不说话了。

    她头低着,没人注意到她的嘴角弯的很高。

    沈琇和沈珂两个人都咬紧了唇瓣,大姐姐说的对,她们都是父亲的女儿,只要有个嫡出的身份,就能嫁的更好,为什么就不能让她们记名在她膝下?!

    若说以前,她们对大夫人有不满,这一刻,则是恨了。

    沈玥都觉得她们应该有个嫡女的身份,在积极的帮她们争取,她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她分明就不想给她们嫡出的身份!

    沈玥脸红了会儿,等红晕褪去,她道,“不许二妹妹陪我去,四妹妹和我又不对脾气,还不能回了东平王府的桃花宴,那只能我独自去了?”

    她声音温和,像是春风拂过绿柳,轻点湖面,带起阵阵涟漪。

    可是大夫人一双眼睛寒芒毕露,涂着鲜红丹蔻的指甲掐进肉里都未察觉,只觉得被人给算计了。

    听听,方才沈玥说的话,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了,方才要她去参加东平王府桃花宴的是她,说她和沈瑶性子不和的也是她,现在再反口,说不许她去,那就成了因为她不带沈瑶去,所以就不让她去了。

    如此私心,如何当沈家主母?

    大夫人嘴皮有些泛青,她还是低估了她,能说出这样一番话的人,岂是好摆布的?

    还有两个平常低眉顺眼的庶女,竟然因为沈玥两句话,就蠢蠢欲动了!

    沈瑶气红了眼,她根本就不想和沈玥一起出门,但那是东平王府的宴会,她必须得去,心中有渴望,便是再生气,也忍了没有和沈玥吵起来,她努力深呼吸,平复心底愤怒,想接着东平王府拿捏她,她做梦!

    别忘了,她还有个大把柄捏在她手里头呢,一会儿慢慢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