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紫苏扶着她下了马车,门口的小厮看见她,连忙迎了上来,道,“大姑娘,煊亲王世子方才来府里了。”

    骑马要比马车快不少,楚慕元来沈家有一会儿了。

    沈玥一听,就赶紧迈步进了府,直奔会客正堂。

    屋子里,沈钧坐在首座上,煊亲王世子站在那里。

    听到有脚步声传来,他回头看着沈玥,道,“愿赌服输,我已经把亲事退了。”

    沈玥心底涌起一抹狂喜,赶紧从怀里把紫金镯掏出来,递给他道,“定亲信物,还你。”

    见沈玥麻溜的把定亲信物还给他,好像这是什么烫手山芋一般,楚慕元被刺激到了,但是愿赌服输,既然退亲了,这定亲信物,他自然是要收下的。

    见他接了定亲信物,沈玥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想到还有一块玉佩,沈玥不好当着沈钧的面说,想着回头让紫苏送煊亲王府给他,到时候就彻底两清了。

    不愿多待,沈玥就和沈钧福身告退了。

    至于楚慕元和沈钧说什么,她就不关心了,她还得过老夫人那一关呢。

    她进了内院,朝宁瑞院走去。

    她斗鸡赢了煊亲王世子的事,早传回沈家了,一路走来,感觉到下人看她的眼神带了崇拜。

    沈玥没什么感觉,半夏她们却是与有荣焉,尤其手里拎着鸡笼,只觉得背脊都挺直了几分。

    进了宁瑞院,沈玥给老夫人请安。

    还不等她直起身子,沈琇就问道,“大姐姐,亲事退了吗?”

    沈玥点头笑道,“方才已经退了。”

    知道沈玥赢了,亲事退定了,心理有准备,如今听到,大夫人还有些失望,煊亲王府这棵大树是靠不上了,要她说,这桩亲事多好,她命硬,煊亲王世子克不了她,将来做煊亲王世子妃,甚至是煊亲王妃,一辈子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偏要选择退亲。

    大夫人实在不理解,但是现在亲事退了,她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她望着沈玥道,“怎么用老母鸡跟煊亲王世子斗鸡,我听说不少人看到老母鸡都笑的前俯后仰,没差点笑掉大牙。”

    听着大夫人发难,沈玥心中不虞,只要赢了,煊亲王世子也认了,管她用什么鸡,真是鸡蛋里挑骨头,沈玥看了大夫人一眼,望着老夫人,面上带了些委屈道,“祖母,我也知道斗鸡多是用公鸡,可我挑的最有战斗力的公鸡被四妹妹烧了吃了,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好在是赢了,不然我就要依照赌约,吊在城门上了。”

    老夫人一听,就瞥了大夫人一眼,眸底带了些冷意。

    大夫人气的倒仰,她在呵斥她,她居然把过错往她女儿头上推!

    输了就被吊在城门上,那也是她自己定下的赌约,能怪谁?!

    老夫人看着沈玥,总觉得这孙女儿不简单,先前那鸡追着沈瑶咬,现在一只老母鸡竟然斗赢了煊亲王世子,方才听丫鬟禀告时,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那鸡是从大厨房挑的!

    大厨房的鸡,能用来斗鸡吗?

    可偏偏就用来斗鸡了,而且还赢了。

    现在再看她,她怎么觉得她是有十足的把握才和煊亲王世子打的赌?

    而且说的那话,母鸡为了小鸡,都能跟老鹰斗,何况是公鸡了,这是在歌颂母爱的伟大啊。

    利用母鸡护子的天性来斗鸡,既赢了赌约,又告诉大家她并不懂怎么斗鸡,有的只是几分玲珑聪慧。

    沈家有这样的女儿,是沈家的骄傲。

    这叫她如何惩罚她?

    可是当初她贸然和煊亲王世子打赌,有违闺训,不罚说不过去。

    老夫人就道,“这一次,幸好没有铸成不可挽回的错误,但行事冲动,擅作主张,就该受罚,念在你主动认错的份上,罚你抄两百篇女诫,一个月不许出门。”

    这样的惩罚算轻的了,沈玥心里清楚,她乖乖的领了罚。

    但沈瑶就扭帕子了,气呼呼的看着沈玥,凭什么她每次闯祸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么大的错,打了煊亲王世子脑门,敲晕他,还偷拿了他的玉佩,戳破人家的手指,最后居然只禁足一个月,罚抄女诫就算了?!

    这还有天理吗?!

    老夫人拨弄了佛珠道,“亲事退了,就行了,至于煊亲王世子被吊在城门上的事……还是算了吧。”

    老夫人想到沈琅之被吊在城门上,一双手勒出青红印子来,就有些恼楚慕元,觉得他应该也被吊一回,才能解气。

    可煊亲王世子不是一般人,没必要为了一时意气,就为难于他,做事留三分余地,将来煊亲王世子也不好在为难沈家。

    沈玥就道,“祖母,我都没有提吊城门的事,是吊还是不吊,都随他。”

    不过,冲他这么快上门退亲,显然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不吊在城门上,外人还不以为他食言而肥了?

    老夫人点点头。

    这事就算告一段路了。

    沈玥没有多待,就福身告退了。

    出了宁瑞院,走到无人处,半夏就忍不住低呼了,“这么轻松就过关了,奴婢还替姑娘捏了一把冷汗呢。”

    沈玥看着天上变幻莫测的浮云,有些惆怅道,“一个月不许出门,有些难捱啊。”

    半夏见了,就笑道,“一个月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

    想到什么,半夏四下张望了下,见没人,她就望着沈玥了,问道,“姑娘,你给母鸡喂的是什么药啊,才三天时间,它就变得那么厉害了?”

    姑娘脱胎换骨就算了,现在连鸡都能脱胎换骨了,厉害的叫她唏嘘膜拜。

    那天,她们去大厨房挑了几只鸡。

    回来后,沈玥就煎了一罐子药,然后拌了食物,晾干,喂给鸡吃。

    这三天,那些鸡,只吃姑娘准备的食物。

    她们很清楚,那鸡脾气暴躁到追着四姑娘咬,是服了药的缘故。

    沈玥笑了笑,没有回答。

    半夏也没有再追问了,转了话题说起来。

    主仆两个有说有笑的往前走,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假山后,走出来一抹碧绿的身影,看着她们走远,赶紧往回走。

    PS:今天正常三更,有月票加更一章,还差十一张月票,就跟昨天一样,五更,五更,五更。。。。。

    应该定时更新,亲们觉得什么时间更新比较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