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更新晚了,刚刚才开通VIP,让亲们久等了,今天上架,至少万更,求亲们手里的保底月票,感谢。

    四老爷就笑道,“大嫂说的也不无道理,但看事不能只看一面,玥儿的确惹了不少祸事,但也做了不少好事,救了临安侯世子,救了贺老山长,还有代国公府钟三姑娘,这些人在京都中威望都不小,对大哥的将来和我沈家有莫大好处,以前的事就当功过相抵了,这一回的事,另当别论,我看玥儿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她既然敢设下赌注,至少应该有几分把握,就算要罚,也该等这事了结了再罚不迟。”

    沈玥对四老爷投去一个感激的笑容。

    四老爷笑笑。

    当年柳氏嫁进来,四老爷还是个半大孩子,长嫂如母,柳氏可是很疼他的。

    对于柳氏拼了命在棺材里生下来的女儿,四老爷总要看护一二,也不枉柳氏当年对他的照顾。

    而且,他是御史啊,有负责监督百官的责任在,自己言行不正,如何弹劾其他人?

    也正因为这样,四老爷有时候说话并不讨人喜欢,经常他一开口,就被老夫人叫闭嘴了。

    四老爷的话,算是个台阶,沈钧到底疼沈玥,就顺着台阶下了,“这事,三天后再说吧。”

    大夫人气的胸口直起伏,眼底寒芒像是冰刀射向沈玥。

    沈玥赶紧道谢,然后告退。

    出了门,紫苏就望着沈玥了,“姑娘,你以后还是别惹事了,老爷疼你,可有些时候,他也护不住你,今儿要不是四老爷在场,帮你说好话,大夫人肯定会逼着老爷罚你的。”

    沈玥何尝不知道,她道,“等亲事退了,就没事了啊。”

    她也就遇到煊亲王世子才倒霉,其他时候都很好。

    紫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姑娘,要退亲,你就要赢煊亲王世子,且不说能不能赢了,要是真赢了,亲事退了,往后谁还敢娶你?”

    “这也是个问题,”沈玥声音透着惆怅,随即又释然一笑,“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会斗鸡总比我命硬克夫,容易嫁出去一点吧?”

    大家可都知道她不会斗鸡,三天才学会的,这说明她够聪明,总有慧眼识珠的人吧,要是没有,不嫁也罢。←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紫苏低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她觉得她和姑娘没法交流了,姑娘想的太开了。

    回了沉香苑。

    半夏就把紫苏拉到一旁,数落她,“你跟姑娘出门,姑娘性子上来了,你怎么不拦着点儿?”

    紫苏看着她道,“换做是你,你觉得你拦得住吗?”

    “拦不住,拼死也要拦着啊!”半夏道。

    紫苏一口气卡住了,下回让她跟姑娘出门,看她可跟说的这么轻松,不过,最好还是别有下回了。

    正想着呢,就听沈玥翻弄着荷包,憋着嘴叫穷,“没钱啊,半夏,你去大厨房,给我拎两只活鸡来,越精神越好。”

    半夏,“……。”

    紫苏,“……。”

    两人一脸惊恐的望着沈玥,“姑娘要用厨房的鸡跟煊亲王世子斗鸡?”

    沈玥看着两人,“不行吗?”

    两丫鬟绝倒。

    用了午饭后,沈玥喝了药,就打着哈欠睡下了。

    睡了一个时辰,方才起床。

    慵懒的靠在绣着牡丹的大迎枕上,揉着还有些惺忪的睡眼,问道,“大少爷还没有出祠堂吗?”

    她睡觉前,对紫苏是千叮呤万嘱咐,要是沈琅之出了祠堂,一点要把他请来,而且要喊她起床。

    沈琅之在岳麓书院求学,只有一天假,昨天晚上回来的,今儿下午就要骑马回学院了,是以沈钧不会关他太久,总不能才进书院没几天,就告假吧。

    紫苏端着铜盆进屋来,里面装着热水,冒着腾腾热气,她道,“奴婢让茯苓去祠堂外盯着,大少爷一出来,就会来看姑娘,这会儿时辰还早,估计大少爷要一会儿才放出来。”

    沈玥点点头,然后掀开被子起床。

    洗了把脸,困意就全没了,梳了个寻常发髻,麦冬就端了燕窝来。

    沈玥正要吃呢,丫鬟就在珠帘外,禀告道,“姑娘,大少爷来了。”

    沈玥就把勺子放下了,赶紧迎了出去,虽然是亲兄妹,该避讳的也要避讳,是以她的内屋,沈琅之不会进来。

    沈玥走到门口,就见沈琅之过来,跪了许久,他走路姿势有些不对劲,见了沈玥就问道,“这么急的让丫鬟找我来,出什么事了?”

    沈玥赶紧让他进屋坐下,道,“大哥,你没事吧?”

    沈琅之摇头,“没事,就是膝盖有些疼,歇一会儿就好了。”

    沈玥在他一旁坐下,指着他腰间天蓝色的荷包,问道,“大哥,你这荷包哪里来的?”

    沈琅之一脸狐疑的看着她,“这是你送我的啊。”

    沈玥眼睛猛然睁大,怎么可能呢,这荷包怎么可能是她送的呢,她绣的荷包不是这样的啊!

    这荷包跟她穿越那一天捡到的荷包一模一样!

    见沈玥看着荷包,一脸震惊的神情,沈琅之伸手在她跟前晃了两下,道,“睡迷糊了吧,自己送我的荷包都不认识了?”

    沈玥尴尬一笑,伸手道,“大哥,这荷包你先还我吧,改日我再给你重新绣一个。”

    沈琅之拍了她的手道,“这个就很好了,我很喜欢,不用重绣,对了,你找我来不会就因为这个荷包吧?”

    一个荷包,还是她自己绣的,值得他急急忙跑来吗,他可是一路忍着膝盖疼过来的。

    沈玥见沈琅之不给,有心再讨,可是想到大哥不会骗她,左右荷包是自己绣的,那就再绣一个就是了。

    想开了,沈玥就道,“三天后,我和煊亲王世子斗鸡,那时候大哥在岳麓书院求学……。”

    不等沈玥说完,沈琅之就道,“你放心,我会告假回来帮你助威的。”

    沈玥嘴角微抽,能等她把话说完么,她望着沈琅之道,“这事我会解决的,大哥要以学业为重。”

    沈琅之呆呆的看着沈玥,“真的不要我回来吗?”

    沈玥重重一点头。

    沈琅之知道沈玥是为他好,可是他放心不下啊,心里积着事,哪里读的进去书,可是沈玥一定要他答应,而且要说到做到。

    沈琅之不想答应,也拗不过沈玥,点了头。

    沈玥这才笑道,“那没事了,大哥一会儿还要回书院,赶紧回去洗洗,早些去书院吧,我知道今儿和煊亲王世子打赌的事,书院肯定不少人知道,大哥可不要和他们起冲突。”

    沈琅之听的耳朵疼,他这妹妹,怎么变的这么爱说教了,他才是大哥!

    要说教,也该他说她才对。

    正要说呢,就听沈玥道,“膝盖跪久了疼,一会儿用热水多敷一下。”

    沈琅之,“……。”

    送走了沈琅之,沈玥就开始绣荷包了,绣的和送给沈琅之的那个一模一样。

    可是绣好了,还是原样,根本就没有变成前世她见到的那个,沈玥盯着荷包看了半天,也还是原样。

    沈玥有些泄气,她有些怀疑大哥是不是拿了她送的荷包,没有放在心上,随手一丢,和别的弄错了,误以为是她绣的。

    一个荷包,让她穿越了,这也太无稽之谈了。

    沈玥觉得她想岔了,可直觉告诉她,肯定和那荷包有关系。

    她想找沈琅之把荷包再要回来,只是这时辰,他应该已经回书院了,只能等他回来再讨了。

    一夜安眠。

    第二天起来,沈玥和往常一样,穿戴洗漱,用了早饭,歇了会儿,喝了碗药,就去宁瑞院给老夫人请安。

    听着沈玥的嗓音,老夫人就知道她的伤寒差不多好全了。

    沈琇就道,“大姐姐的身子骨可真好,听说代国公府钟三姑娘高烧,太医们去了好几拨,费了好大劲,才略微好转了些,大姐姐已经是活蹦乱跳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沈玥没有接话。

    沈瑶瞥了她,眸光带了些敌意道,“我听说你让丫鬟从大厨房拿了好几只鸡,你可别告诉我你打算用大厨房的鸡跟煊亲王世子斗。”

    沈玥看了她一眼,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要鄙视大厨房里的鸡呢,都是鸡啊,“大厨房的鸡也是从街上买回来,而且还是捡最好的买的,我去还不一定能挑到大厨房那么好。”

    沈瑶无话可说。

    想到沈玥后天十有八九会被吊在城门上,她是既高兴,又不高兴。

    看沈玥丢脸,她会拍手叫好,可是她也会被连累啊。

    想到被连累,沈瑶就狠狠的瞪了沈玥一眼。

    这时候,外面丫鬟进来道,“四姑娘,马车准备妥了。”

    沈瑶又高兴起来了,道,“祖母,那我们就先出门了。”

    老夫人点头笑道,“去吧。”

    沈瑶几个走了,沈玥也没待一会儿,就回了沉香苑。

    一上午,她什么事都没做,就在花园里散步,然后喂鸡。

    临到中午,半夏去大厨房拎饭菜回来,见沈玥修剪花房送来的花,她笑道,“四姑娘她们出门回来了,奴婢见四姑娘一脸的怒气,特地打听了下,说是四姑娘和户部右侍郎吴姑娘斗上了,最后买了八百两银子的头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