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说沈琇,她去了美人堂,虽然手里没什么钱,还是抑制不住她的首饰的热衷。

    只是沈玥和煊亲王世子设赌的事,一阵风刮遍这条街,她也耳闻了。

    当时,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响了,转身就出了美人堂。

    她急急忙刚到瑞福楼,可是已经没见到沈玥人了,她便问车夫道,“人呢?”

    车夫指着前面不远处的药铺道,“大姑娘以为你还在药铺,去找你了。”

    沈琇只好往药铺赶,刚走到药铺,就见沈玥拎了两包药出来,神情从容,仿佛和人设赌的不是她一般。

    沈琇看着她,道,“你真的和煊亲王世子打赌了?”

    沈玥点头,“打赌了。”

    沈琇的脸就很难看了,她无法想象,一会儿回了府,大夫人知道这事后,会不会迁怒于她。

    以后,说什么她也不会和她一起出门了!

    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赌不赌,都名声在外了,她们这些姐妹,迟早被她给连累。

    坐上马车,直奔回府。

    马车刚停下,沈琇要掀开车帘出去,就听车夫道,“大少爷回来了!”

    沈琇愣了下,沈玥已经先她一步把车帘掀开,出去了。

    一出车帘,就见到那边小厮扶着沈琅之下马车,看见他,沈玥欣喜道,“大哥,你回来了?”

    看到沈玥,沈琅之也高兴不已,他道,“你是怎么说服煊亲王世子放了我的?”

    沈玥愣住,呐呐声道,“我没说服他啊。”

    彼时,沈琇也下马车了,瘪着一张脸道,“大哥,你是回来了,可大姐姐却是闯了祸了,三天后,她要和煊亲王世子斗鸡,而且设了赌局,她要是输了,就跟你一样,被挂在城门口上!”

    至于赢了会退亲,沈琇都懒得提,因为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

    沈琅之脸色一僵,望着沈玥。

    沈玥倒没有怪沈琇多嘴,这事根本就瞒不住,她轻点头道,“是我主动提的。”

    沈琅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道,“你太冲动了。”

    沈玥撇嘴没说话,她可不是冲动行事的人。

    那边,沈钧送人出门,正好听到沈琅之说这话,他脸一沉,道,“你还有脸说别人冲动!”

    听到沈钧骂他,沈琅之身子一凛,他瞥头,脸色再一僵,赶紧行礼道,“见过山长。”

    贺山长看着他,沈钧在一旁赔笑道,“让山长看笑话了。”

    贺山长看了沈琅之,眸光在他手腕上扫过,人在书院里归他管,出了书院,归沈家管,只是斗鸡遛狗,回了书院后,得要好好训斥了,收回眸光,复又望向沈玥,他道,“虽然是冲动了些,但兄妹情深,叫人动容。”

    沈玥见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神情,就知道他知道自己是女儿身了,忙上前给贺山长行礼。

    贺山长夸了沈玥几句,见时辰不早了,便和沈钧告辞,然后骑马离开了。

    等贺山长一走,沈钧就瞥了沈琅之道,“去祖宗面前跪着,没有允许,不许起来!”

    沈琅之低着脑袋,应了一声是,然后就走了。

    沈玥忙道,“爹爹,大哥是为了我……。”

    不等沈玥说完,沈钧就打断她,神情也比以往要严肃的多,“我知道他是关心你,沈家关心你的不止他一个,又谁如他这般冲动的,他被罚跪,你也免不了责罚。”

    说完,沈钧转身走了。

    沈玥撇撇嘴,在她印象中,这么多年,还只有她连累姚大姑娘落水那一回,沈钧对她摆了脸色,今天是第二回。

    沈玥认命的跟着沈钧往内院走,径直去了宁瑞院。

    宁瑞院里很热闹。

    不但老夫人和大夫人在,四老爷和四太太也在,老夫人脸色铁青。

    见了沈玥,她眼神有些冷,这是以往不曾有过的。

    沈钧进屋后,给老夫人行礼。

    老夫人眸光从沈玥身上落到他身上来,问道,“贺山长今儿来府里是为了琅哥儿的事……?”

    沈钧点点头,坐下道,“一半是为了他,前几日,我和玥儿去岳麓书院,玥儿救了贺老山长,琅哥儿记丙等的事就搁置了,今儿学院放假一天,所以贺山长亲自来沈家道谢,并提出想收她进书院读书。”

    沈玥眼睛猛然睁大,嘴角微抽。

    老夫人眉头也皱了下,只听沈钧道,“玥儿是女儿身,贺山长一番好意,我又不能无缘无故的回绝了,只好将她是女儿身的事坦然相告了,贺山长还很失望。”

    沈钧也盼望沈玥是男儿,可惜,她偏偏是个女儿。

    老夫人叹息一声,道,“然后呢。”

    沈钧笑道,“贺山长觉得欠沈家一份大恩情,一定要还,所以要把琅哥儿买入学资格的钱还回来。”

    听到沈钧这么说,大夫人端着茶盏的手晃了一下。

    声音有些大,沈玥一脸狐疑的看过去。

    大哥买的入学资格,花了两万两银子,还回来不是好事一桩吗,她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大夫人只是一瞬间的慌乱,随即就笑道,“这是好事啊。”

    老夫人脸上的阴霾去了些,点头道,“着实不错……。”

    不等老夫人说话,沈钧就打断她道,“我推辞了。”

    老夫人望着沈钧,这么好的事,推辞做什么,只听沈钧道,“我求贺山长再给我沈家一个入学名额,我打算送瑞哥儿去书院读书。”

    瑞哥儿,是三房长子,在沈家排行第三。

    听沈钧提起他,老夫人眸光有一瞬间的黯淡,还有些沉痛。

    三老爷是老夫人亲生的,六年前过世了,老夫人病了半年,才从悲痛中走出来。

    而沈瑞之模样酷似三老爷,怕老夫人见了思念儿子,三太太就把沈瑞之送到外祖家去了,平常过年过节,只有书信送来,人是不回来的,免得老夫人看了伤心。

    沈瑞之是三老爷唯一的独子,沈钧时刻记在心上呢,三弟死了,他的独苗,他这个做大哥,做大伯的不照看好,将来有什么颜面去看他。

    三太太的外祖家,就算再怎么放心,可论读书,哪能跟岳麓书院相提并论?

    沈钧说完,四老爷就道,“有机会送瑞哥儿去岳麓书院,自然再好不过了。”

    四老爷年纪不大,他嫡子沈顼之,在沈家排行第五,今年才七岁,要进岳麓书院还早着呢,况且,他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沈钧关系沈瑞之,他也不例外。

    两个儿子都赞同,沈钧也这么跟贺山长说了,就是定下了,只是告诉她一声而已,她眼皮动了动,道,“就这样办吧。”

    大夫人坐在一旁,脸色略微有些难看,但一句话没说。

    沈玥觉得这不像是她的性子,还有方才她那么震惊,肯定有问题。

    沈玥想不明白,也没时间去想,因为大夫人朝她发难了。

    只听她冷了脸道,“老爷宠着她,纵容她女扮男装去书院,阴差阳错立了功,瑞哥儿这才能进书院读书,但她这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一个女儿家,竟然跟煊亲王世子比斗鸡,这是一个大家闺秀,甚至是一个女儿家做的出来的事吗,还赢不了,就去城门上挂一天,那时候,我沈家的颜面还有吗?”

    想到这会儿街头巷尾都在议论她,大夫人想杀了沈玥的心都有了。

    没有谁家,只议论一个女儿的。

    沈玥的所作所为,大家会自然而然的加在沈瑶她们身上,一府女儿,一样的教养,就算性子是天生的,可有些东西不会差别太大,尤其沈玥是嫡长女,她受的教育应该是最好的。

    大夫人只有沈瑶一个女儿,恨不得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被沈玥连累,能对她有好脸色才怪了。

    要是以往大夫人数落沈玥,沈钧都会帮着说话的,这一次,他是三缄其口,他也也觉得沈玥是无法无天了些。

    四老爷坐在一旁,道,“玥儿这一回是太冲动了,幸好大哥不在朝为官,不然我这个做弟弟的,免不了要大义灭亲弹劾你教子无方了,但现在她和煊亲王世子设赌的事,人尽皆知了,煊亲王世子也答应了,现在再说什么已经晚了,其实,说来我也奇怪呢,煊亲王世子为什么不答应退亲?”

    四老爷和四太太感情深厚,夫妻情深,四老爷说完,四太太就点头,附和道,“对啊,玥儿要是输了,那就没法退亲,那煊亲王世子就是把自己的未婚妻挂在城门上,这丢的固然是我们沈家的脸,可他的脸也没了啊。”

    煊亲王世子怎么看,怎么觉得有毛病,而且还不轻。

    大夫人见四老爷和四太太帮沈玥,有些恼火了,她道,“以前只是大鱼大肉,还不曾惹祸,如今人一消瘦下来,却是祸事一桩接一桩,她一人,这几个月就把沈家闹的鸡犬不宁,还都是擅自做主,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一点插手的余地都没有,我知道她是老爷的心尖肉,可她也是我沈家的女儿,还是长女,下面可还有不少弟弟妹妹看着呢,连番闯祸,都没有罚她,以后其他姑娘少爷有样学样,我们沈家还有安宁时候吗?!”

    “我丑话说在前头,这一回,还不惩罚她,以后谁要学着她惹出什么祸事来,可别怪我教女无方,”大夫人的声音掷地有声。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