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车夫就赶着马车去找煊亲王世子了。

    斗鸡处,在瑞福楼前的空地上,是露天的,四下围着不少看热闹,呐喊助威的人,期间还夹杂了几声鸡叫声。

    掀开车帘,只看到里三层外三层,根本就看不到最里面的人,倒是可以看到那争斗的鸡飞的老高。

    沈玥掀了车帘,下了马车,沈琇也下来了。

    看着那么多人,还全都是男人,她脸色微变,望着沈玥道,“我肚子不舒服,去前面看下大夫。”

    沈玥知道她是爱惜自己的名声,她并不介意,点头道,“你去吧。”

    沈琇心下一松,要是今儿换做沈瑶,说什么也会拉着她一起的,她便道,“那你小心些,我很快就回来。”

    沈玥点了点头,迈步上台阶。

    看见她带着丫鬟走上来,守在一旁的小伙计有些傻眼。

    酒楼不是没有女人来,多是妇人,还是和夫君带着孩子一起的,那是难得下一次馆子,吃顿好的,大家闺秀从不缺衣少食,怎么也来瑞福楼?

    不过来者是客,小伙计脸上挂着招牌式笑容迎客。

    沈玥问道,“煊亲王世子在哪儿?”

    小伙计愣了下,眼睛往右边看。

    沈玥就朝右边走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大嘴巴喊了一声,“有姑娘来找煊亲王世子,把路让让。←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方才还里三层外三层的,听到这一声,很快就让出了一条宽敞的道来。

    沈玥抬头,就看见不远处,煊亲王世子坐在椅子上,秦牧站在他身后,一旁的小几上摆着各种糕点和水果,还有托盘,上面摆满了金子和银子。

    而他则翘着二郎腿,一脸吊儿郎当的笑,见她走过来,眉头微蹙。

    他手里拿了个梨,狠狠的咬了一口。

    四下有人在问了,“这姑娘是谁啊?”

    “不知道啊,”有人回道。

    沈玥看斗鸡场上,两只威武的雄鸡斗个不休,她上前一步,道,“放了我大哥。”

    煊亲王世子笑了,他长得俊美出尘,这一笑,不少人都觉得心肝乱颤,只见他好看的唇瓣扬起,声音醇厚如泉,“放了你大哥?你不懂什么叫愿赌服输吗?”

    众人恍然,原来这姑娘是和煊亲王世子有了婚约的沈家大姑娘啊,不是传闻她特别胖吗,她这样子都能算胖,那自家那婆娘该拿什么词形容,猪吗?

    一句愿赌服输,沈玥无话可说。

    但疼她的大哥被挂在城门上,她若是什么都不做,还能算是妹妹吗?

    “我把玉佩给你,”沈玥捏了拳头道。

    煊亲王世子笑了,“拿爷的东西跟爷做交换,有这样的道理吗?”

    沈玥气大了,“你想怎么样?”

    煊亲王世子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不想怎么样,就是看他不顺眼,吊他几个时辰出出气!”

    这是一点谈判的余地都没有了。

    和这样霸道的人说话,只有受气的份。

    沈玥深呼气,望着煊亲王世子,指着那争斗的鸡道,“是不是只要斗鸡赢了你,你我的亲事便作罢?”

    煊亲王世子眉头拢了下,随即笑道,“怎么,你大哥已经是我的手下败将了,你想跟我赌?”

    “不行吗?”沈玥反问道。

    四下一群人都笑了起来,笑声此起披伏,有些甚至捂肚子了。

    她大哥都输给煊亲王世子了,她居然要跟煊亲王世子赌,这不明显是以卵击石吗?

    紫苏抓沈玥的袖子,有些急了,男子斗鸡遛狗都不行,何况姑娘是个大家闺秀了。

    听沈玥问的理所当然,煊亲王世子嘴角有一瞬间的抽,他笑道,“你会斗鸡?”

    沈玥有些无语,“不会,我可以学。”

    煊亲王世子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他从八岁开始就会斗鸡了,今年十八了,谙此道整整十年了,她一个大家闺秀,居然要跟他斗鸡,还不会,现学的?

    煊亲王世子不想跟沈玥斗,免得别人说他欺负女人,可沈玥那一脸你不会不敢吧的神情,刺激他了。

    这女人,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还真无法无天了。

    他站了起来,将手里啃了一半的果子丢了,笑道,“还从未跟女人斗过,你既然提了,我若是不应,反倒显得我胆怯了,但斗鸡都是有赌注的,不是输了便输了。”

    沈玥就一句话,“我要是赢了,你退亲。”

    “输了呢?”煊亲王世子问道。

    沈玥瞥了他道,“和我大哥一样,被挂在城门上!”

    听到她这么说,四下全是倒抽气声了,这姑娘是疯了不成,她大哥就是前车之鉴啊,她不是想尝尝被挂在城门上的滋味吧?

    看见沈玥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煊亲王世子心底那股无名火又腾的一下冒了起来,又想掐死沈玥了,而且那感觉比昨天更甚。

    “不敢应吗?”见他迟迟不答应,沈玥追问道。

    秦牧站在煊亲王世子身后,觉得这女人是在花样作死,昨天戳爷的伤口,也没跟她一般见识了,他们兄妹连番来挑衅爷,爷的忍耐力从来就不大,对她的忍耐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她这是要考验爷的忍耐底限呢。

    只听煊亲王世子笑道,“有何不敢?你若是赢了,我从此收手不再斗鸡了!而且,我非但跟你退亲,还会在城门上挂一天!”

    语气里满满的都是自信。

    沈玥嘴角勾了勾,“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一旁看热闹的人激动了,问道,“什么时候赌?”

    煊亲王世子瞥了沈玥,那意思随她。

    沈玥就道,“三天后。”

    然后一群看热闹的人就去找瑞福楼伙计了,道,“那一天,一定要给我留个好位置!”

    沈玥站在那里,紫苏是急的眼冒金星了,二姑娘怎么偏偏就这时候肚子疼了,她在,好歹还能拦着点姑娘啊。

    沈玥转了身,临走之前,还瞥了煊亲王世子一眼。

    煊亲王世子坐了下来,道,“这女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完,又吩咐秦牧道,“让人把沈琅之放了。”

    秦牧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既然打算放了沈琅之,又为何要和沈大姑娘赌一回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