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玥震住了,她倏然转头看着紫苏,不敢置信道,“他怎么可能是捡来的呢?!”

    他是煊亲王府世子啊!

    谁家世子是捡来的啊?

    紫苏重重的点头,她知道她家姑娘不是有意戳煊亲王世子的痛楚的,她是真不知道,如果不是被四姑娘带着出门,去鹤影湖赏梅,她跟煊亲王世子那就是八竿子打不着,那时候,谁能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煊亲王世子会闯姑娘的香闺呢。

    紫苏就道,“方才姑娘说他是捡来的,奴婢差点魂都吓没了,煊亲王世子是捡来的,这事京都不少人知道,只是碍于煊亲王府的权势,加上煊亲王妃又待他如己出,皇上更是宠溺他,渐渐的就没人再提这事了,前年,有人不怕死和煊亲王世子扛上,吵架之时,就捡人的痛处戳,说煊亲王世子是捡来的,煊亲王世子打的他三个月没能下床,那少爷也是官家出身,皇上知道了,连着他爹一起贬到苦寒之地做官去了,这辈子估计都没有机会再回京了。”

    沈玥有些懵了,“煊亲王有侧妃,还有儿子,怎么还会立他为世子?”

    紫苏摇头,“这奴婢就不知道了,只知道煊亲王世子是老王爷从湖里捡来的,老王爷特别疼他,他的世子之位,也是老王爷生前,向皇上请封的,捡来的那一天,正好下着瓢泼大雨,当时,不少人都看见了。”

    正是因为知道的人多,所以瞒不住。

    就算煊亲王世子如今身份尊贵,可被亲生爹娘抛弃,这是不争的事实,哪怕煊亲王妃再怎么疼他,这一道伤口,也难以抚平。←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听紫苏一番话,沈玥就绞绣帕了,眸底染上愧疚之色,“我,我不知道他是捡来的……。”

    她只是随口一说,只是反驳他,并不带什么恶意,谁想到就戳人伤口了。

    她是想轰他走,却没想过用这样的办法啊,想到他临走那一眼,墨玉般的眸子饱含沉痛,黯淡无光,沈玥就觉得她太伤人了。

    “还有办法补救吗?”沈玥望着紫苏道。

    紫苏轻轻摇头,“奴婢不知道,或许可以把玉佩还给他?”

    “玉佩是拿来退亲用的,”沈玥扯了嘴角道。

    她有些泄气,明明吵架她占理,就因为不小心说错了话,现在成她没理了,她根本就不合适在这里生存,求老天爷发发善心,送她回去吧。

    沈玥瘪着一张脸,趴在小榻上装死。

    她这一戳人伤口,估计煊亲王世子是不会再来了,她也不希望他来,请神容易送神难,偏她又不能贸贸然去煊亲王府找他道歉。

    她自问行事坦荡,虽然算不上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好歹问心无愧。

    现在有了这么件愧疚的事,就像是卡在喉咙里的鱼翅,不吐不快。

    有了这么件糟心事,沈玥中午都没能好好吃饭。

    下午,沉香苑很安静。

    直到傍晚才热闹起来,明天是休沐的日子,今天下午的课程一结束,沈琅之就骑马回来了。

    给老夫人请了安之后,就来沉香苑找她了,对于沈玥和煊亲王世子定亲的事,沈琅之还是接受不了,这怎么可能呢,他的妹妹怎么能嫁给煊亲王世子呢。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会跟煊亲王世子扯上瓜葛呢,你不能嫁进煊亲王府,”沈琅之声音透着坚定。

    沈玥疲于解释,还是紫苏把经过说与沈琅之听,然后沈玥才道,“他不同意退亲,我也没什么好办法。”

    沈琅之也知道沈家和煊亲王府比,不值一提,但凡是没有绝对,“我也知道要煊亲王府退亲很困难,但你不能嫁给他,煊亲王府门第太高,要是他欺负你了,我和父亲都没办法护着你。”

    最后一句话,听得沈玥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努力忍着才没掉下来。

    沈琅之想到他挨的那一拳头,他当时多想还回去,可还是咬着牙忍了下来,这样的人,坚决不能嫁。

    见聊退亲的事,沈玥就恹恹的,提不起精神来,沈琅之也不愿意多谈,聊了会儿书院的事,大体是沈玥无意救了岳麓书院贺老山长,本来以他考试作弊的成绩,要从最差生开始学起,现在好多了,虽然待遇不算最好,勉强算的上是中等了。

    这还多亏了妹妹呢,沈玥打起精神鼓励他。

    沈琅之想到明天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夜间,喝了药,虽然心里有事,还是睡的很沉。

    第二天起来,身子就像是轻了一半,最明显的还是嗓音,虽然还有些沙哑,但比昨天好太多了。

    半夏忍不住低呼,“不过只是添了两味药材,药效就强了这么多,真不敢相信。”

    她更不敢相信她日日不离,伺候了四五年的姑娘居然会改药方了,总觉得是在做梦。

    不过依照丫鬟的意思,身子不适,就应该卧床休养,可沈玥坚持起床,用了早饭,还去给老夫人请安。

    看见她来,老夫人有些怜惜,道,“身子还没好,就在屋子里好好歇养,不用日日来我这里请安,这要是一来一回,让病情更重了,祖母心难安。”

    沈玥上前,福身给老夫人请安道,“劳祖母担忧,是孙女儿不孝,这两日吃了药,身子已经大好了,祖母听声音就知道,估计再喝两天药,就能好全了。”

    老夫人一听,还真是,不由得笑道,“那三年大鱼大肉吃着,倒是把身子骨养的结实,扛的住你三个月吃那么点,还能抵御这一场落水,不过身子好,也经不起这样折腾,以后还是要多小心。”

    沈玥连连点头,表示谨记老夫人的教诲。

    沈玥来的比较早,请安过后,沈瑶和沈琇几个才来。

    沈玥病着还早早的就到了,相比之下,她们就相形见绌了。

    沈瑶狠狠地剜了她一眼,病了不好好在沉香苑待着,非得要出来戳她眼睛,还有,她的心得多宽啊,煊亲王世子都要和她没玩没了了,她不担心的病情加重,居然还好了这么多,她还是人吗?

    屋子里,气氛还算融洽。

    只是等了半天,也没见沈琅之来,沈玥忍不住问道,“大哥呢,他没来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听了一笑,“他没来,说是有急事出府,回来陪我用午饭。”

    说着,她叮嘱孙妈妈道,“岳麓书院的饭菜也不知道如何,昨儿也没来得及问,一会儿让厨房多做几个大少爷爱吃的菜。”

    孙妈妈笑道,“奴婢已经吩咐过了。”

    老夫人就知道有孙妈妈在,她有些事没有想到,她都给想到了,伺候了一辈子的人了,身边离不得了。

    “也不知道你大哥忙什么去了,别是又跟那群狐朋狗友混在了一起,这都进了书院了,还不上进,真要叫你爹抽他了,”老夫人道。

    沈瑶几个撇撇嘴,光会说,你倒是哪一回真狠下心抽大哥啊,就算不狠心,好歹父亲骂大哥的时候,你别护着。

    在老夫人屋子里待了会儿,沈玥就回沉香苑了,因为她还得喝药。

    古代没什么娱乐,她身子大好,没昨天那么犯困了,不想看沉闷的书,就跟半夏和紫苏学打络子。

    学了好半天,才打出来一个叫半夏都不忍侧目的络子,不过沈玥还欢喜的不行。

    第一个最丑,打第二个时就漂亮多了。

    等到第三个时,可以戴出府门了。

    沈玥打算打了第四个,送给沈琅之。

    刚想到他,沈玥眼皮子就跳了下,而且是右眼皮。

    沈玥手碰眼皮,只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穿着苗色裙裳的丫鬟进来道,“大姑娘,不好了,大少爷出事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