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瑶的冷笑,沈玥并未放在心上。

    可沈瑶临走前说的话,却是叫她心惊胆颤。

    沈瑶站在珠帘外,隔着晃荡的珠帘,笑的花枝乱颤,“煊亲王世子绕道走的名声不是白来的,听说以前得罪煊亲王世子的人,睡的屋子里经常蟑螂老鼠成群,还有醒来,看见一条蛇在他枕头边朝人吐着蛇信子,把人吓晕的都有,我若是你,就赶紧叫丫鬟去买几包驱虫的药来,以防万一。”

    沈瑶丢了这一句话,便施施然走了。

    半夏和紫苏两个吓的脸色刷白,蟑螂老鼠她们见过,可是成群那得多呕心,还有蛇,那是剧毒之物啊,被咬上一两口,还能有命在吗?

    半夏胆小,赶紧去梳妆台,把一荷包拿出来,紧紧的握在手里,屋子里,没外人在,她说话也就不顾及了,望着沈玥道,“姑娘,四姑娘说话虽然难听了些,可不无道理啊,还是去买些驱虫的药回来放上吧。”

    看着半夏手里捏着的荷包,沈玥嘴角扯了扯,就她手里那点钱,买什么驱虫药,买点砒霜还差不多。

    想到之前缺钱,拿了的那块玉佩,沈玥心中天人交战了,卖还是不卖呢?

    卖了,可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再说了,她和煊亲王世子都闹到这份了,也算不死不休了吧,只是卖了的话,她最后一点退路都没了。

    可要是不卖,她当初还拿这块玉佩做什么,男子之物,又不能佩戴出门,只能转送他人,可那是煊亲王世子的东西,看谁有仇送给谁,保准让他倒霉。

    沈玥想到了玉佩,紫苏也想到了,她道,“姑娘,要不咱们把玉佩还给煊亲王世子吧,奴婢见他今儿提到了玉佩,又是他的随身之物,应该很重要。”

    沈玥掀了下眼皮,道,“就是不知道有多重要。”

    要是重要到足够让煊亲王世子退亲就好了,沈玥心中期盼。

    看来这玉佩暂时还不能卖,就算一时间缺钱,也不能把所有后路都给断了,反正也穷了许久,不在乎多几天了,况且,靠卖一个玉佩也管不了多久,还是要找到一条源源不断的生财之道。

    见沈玥又走神了,半夏只好再问,“姑娘?”

    沈玥摆手道,“这点钱买不了什么驱虫药,况且,他要真吓唬我,你就是怎么准备都没有用……。”

    话还没说完,只见一东西飞过来,一下子将她蒙头罩住了。

    吓的沈玥一下子惊叫了起来,两个丫鬟也吓住了,等反应过来,紫苏赶紧道,“姑娘,是你的斗篷。”

    沈玥赶紧把罩住她脑袋的东西扒拉下来,果然是她那件落在灵泉寺的斗篷。

    她心一惊,瞥头,就见煊亲王世子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一袭锦袍,风姿卓越,恍若天人。

    外面,沈玥那一声惊叫,院子里的丫鬟都听见了。

    茯苓敲门问,“姑娘,出什么事了?”

    紫苏和半夏互望一眼,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但现在不能让别的丫鬟进来,不然姑娘将来退亲了,也没法再嫁人了。

    紫苏赶紧出去了,回道,“没事,姑娘做针线,一时走了神,戳了手指,不碍事。”

    沈玥拿着斗篷,看着从窗户进来的不速之客,清澈明净的眸底染了星星点点的怒火,咬了牙道,“阴魂不散!”

    才被煊亲王妃急着找回府,这还没半个时辰呢,他又跑来了!

    这回更好,直接就闯她香闺了,他在沈家如履平地,沈玥心都凉半截了。

    阴魂不散四个字,叫煊亲王世子听得脸一青,随即又笑了,好像沈玥是在夸他一般,他走过来,朱唇轻启,“当初戳我手指,难道就没想过会有这一天?”

    沈玥额头一颤一颤的,牙齿上下撞击,道,“我那是在救你!”

    救他?要不是她丢石头,让他分心,他完全能运功抑制毒性,也是他小瞧了那毒的霸道,竟然一会儿都忍不住,甚至连反应都慢了,让个丫鬟一闷棍给敲晕了,这样的屈辱,前所未有,每每想起来,都有些牙咬切齿,只是找了半天,轰动了整个京都,却没想到,她居然就是母妃给他新挑的世子妃。

    想到方才,母妃急着找他回府,也是听说了他一脸红疹的来了沈家,猜出他是要退亲,所以火急火燎的把他找回去,他这才知道,母亲是误会了,当初他随口说那画像上的姑娘是他喜欢的,母妃信以为真,生怕晚了一步,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火速的上门定下亲事,实在叫人哭笑不得,他只是名声差了些,还不至于娶不上媳妇吧?

    想到母妃不许他退亲,煊亲王世子眉头皱了一皱,抬眸审视起沈玥来,这女人何德何能,得母妃那般看重?

    见沈玥一脸警惕的看着他,煊亲王世子更是不悦,她那是什么神情,他还能吃了她不成?!

    要是眼神能轰人,能杀人,这会儿煊亲王世子早被丢到窗外去了,沈玥心挠的厉害,没看见她一脸送客的模样吗,他好歹也是煊亲王府世子,能稍微懂点礼貌吗?

    看着煊亲王世子不但没走,还在她小榻上坐下了,沈玥心口一滞,只觉得自己穿越了一回,人年轻了,仿佛人也跟着天真了,他要是稍微懂点礼貌,也就没有擅闯人家香闺这一出了!

    可这里是她的闺房啊,岂能容他一个外男坐在这里,沈玥忍不住了,她压抑了怒火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煊亲王世子抬眸斜了沈玥,妖冶的凤眸带了笑意,“还是个急性子,放心,不会让你好过的。”

    醇厚如酒的嗓音,说出口的话,更像是恩赐,仿佛在说,放心,不会少了你的赏赐的。

    沈玥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差点喷他一脸,她觉得迟早有被他活活气死的一天,她快忍不住了,棍子呢,在哪里?!

    一着急,就忍不住咳嗽起来。

    一咳嗽,就想起煊亲王世子都对她做了什么,若说方才还能忍,这会儿是彻底憋不住了,她拳头攒紧了,剜着煊亲王世子道,“我之前拿石头砸你,是我不对,我可以给你赔礼道歉,但煊亲王妃上门定亲了,你为了退亲,两次给我下毒,还害我掉进了湖里,这笔账又怎么算?!”

    “还有之前,你害姚大姑娘落水,我背了三个月的黑锅,这笔账,也要好好算一算!”

    因为生气,沈玥原本有些苍白的脸,带了些嫣红,显得格外的生动,只是脸上那些痘疤看着着实碍眼,真不知道这么丑的胖妞儿,母妃是怎么看上的。

    要是沈玥知道,在煊亲王世子的眼里,她的形容词是丑和胖妞儿,估计真的会气晕过去。

    沈玥一股脑的把煊亲王世子的恶行抖出来,在她看来,她受的痛苦和委屈,岂是他能比的,何况他还是男人,两相一比较,他也该有些惭愧了。

    可惜,她对面坐着的人生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惭愧,他还一脸狐疑的看着她,带了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要跟我讲道理?”

    沈玥觉得自己是真的内伤了,因为煊亲王世子一脸看来是真的病糊涂了的表情,沈玥深深的被刺激到了,她遇到的分明就是一个从来不讲道理的混蛋啊。

    四目相对,一个笑容晃眼,一个火花四射。

    秦牧跟在一旁,觉得自己爷一个大男人,这样欺负一个姑娘为实不应该,还有他之前下毒和打她脚腕,害她落水,秦牧觉得,现在正是补救的好时候,万一将来她真成了世子妃,再补救就晚了。

    他轻咳一声,道,“爷,咱们来是办正事的。”

    沈玥眉头微皱,来她这里办正事,什么正事?

    她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就听煊亲王世子道,“我的玉佩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