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姚君玉眼睛不经意的看了下丫鬟,沈玥就知道她接下来说的话,不宜让丫鬟知道,便吩咐道,“都下去吧。”

    半夏和紫苏就福身退下了,姚君玉让她的丫鬟也退了出去。

    这举动,倒是叫沈玥讶异了,如此慎重,这是要与她说什么话呢?

    她望着姚君玉,姚君玉脸上带了些歉意道,“有些事,我想求证下。”

    “什么事?”沈玥不解。

    姚君玉就道,“我好奇你落水的事……。”

    才说了几个字,见沈玥拢紧眉头,她赶紧道,“我不是怀疑你是故意落水的,没人会这么傻,我怕是有人故意为之。”

    这话倒有些推心置腹了,沈玥想到那打在她脚腕上的疼痛感,如实相告,道,“我是脚腕被什么东西砸中,才会摔进湖里。”

    沈玥说的时候,一眨不眨的看着姚君玉,没有错过她眸底一抹果然如此的神情,正纳闷呢,就听姚君玉笑道,“你我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沈玥更困惑了,只听姚君玉继续道,“之前我还只是怀疑,如今却是能肯定了,你我的落水十有八九都不是意外,当初在鹤影湖,你乍一下跑上来,船板晃荡,我确实身子不稳,好像要摔进湖里,原本我还能勉强稳住身子,可忽然小腿一疼,我就摔湖里去了,之前我没有多想,直到你也摔进了湖里,然后退亲,我才回过神来……。”

    她一再强调,是刚刚才有此怀疑,然后找沈玥求证,是免得沈玥以为她是故意把落水一事算在她头上,柿子捡软的捏。

    毕竟顺国公府不是沈家得罪的起的,她闯下大祸,这三个月必定不好受。

    沈玥知道她想撇清自己,这也是人之常情,她这会儿能坦然相告,倒是有几分真心在了,只是那话,却是叫她心底掀起巨浪来。

    难怪她觉得顺国公府拎不清轻重,明明能救代国公府三姑娘,却不出手了,原来根本就不是顺国公府的人,是煊亲王世子的人。

    他怎么能出手呢,他出现在顺国公府就算是潜入了,一现身,岂不是露了馅。

    沈玥在走神,姚君玉则道,“还有我病在床上三个月,只怕也不是真病……。”

    沈玥蓦然抬头,望着姚君玉。

    姚君玉苦笑一声。

    她好歹也是一个大家闺秀,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不说精通吧,也皆有涉猎,容貌端庄,性子也好,无人不称赞一声,只因煊亲王世子不愿意娶她,就差点送掉性命,这对她来说,太残忍了。

    要不是今日,沈玥和她同病相怜,她说什么也不会说出口的。

    沈玥震惊的无以复加。

    她原本就怀疑克妻之说,是无稽之谈,没想到姚君玉自己都怀疑是中毒了。

    想到中毒,沈玥的心是沉到谷底了,她想到了沈钧买给他,却被沈瑶劫了的糕点里的毒,还有她在顺国公府凉亭里,茶水里的毒……她是误会父亲和顺国公府了啊。

    为了退亲,竟然给人下毒,既是如此,又何必定亲呢。

    脑子有病呢。

    沈玥望着姚君玉,问道,“煊亲王世子想做什么,他和你定亲,让整个京都都知道他克妻,他不想娶媳妇了?”

    她命硬,大家都信,她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大家都会认定是他克的,还有谁敢把女儿嫁给他?

    姚君玉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呢。”

    “他不会是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吧?”想到这种可能,沈玥一脸惊悚。

    姚君玉也吓住了,可是细细一琢磨,还真有可能,她都两次看见他和一群狐朋狗友勾肩搭背了,想到退亲了,心底腾起一抹庆幸来,再见沈玥一脸如遭雷劈的神情,姚君玉有些同情他,煊亲王世子不是真克妻,他不在乎名声,却是连累了她。

    她宽慰沈玥道,“煊亲王世子太胡闹,可惜,煊亲王府的势力大,皇上更是宠溺他,没人敢说他什么,咱们也只能忍了,好在亲事退了,总比他祸害一辈子强,把心放宽些。”

    沈玥快哭了,“我和他还没退亲,他不退了……。”

    姚君玉,“……。”

    姚君玉想咬掉舌头的心都有了,她这是安慰人吗,她这是往人伤口上撒盐呢。

    姚君玉尴尬的要死,想说点什么,可偏偏不知道说什么了,难道说嫁给煊亲王世子很好?

    一个不想娶妻,有可能是断袖的男人,他就是模样再俊朗,也没有用啊。

    屋子里,安静的有些可怕了。

    最后,姚君玉脑袋转的飞快,总算是找了个话题,然后道,“许是我们想多了,先前煊亲王世子还曾满大街的张贴画像,找一个蒙着面纱的姑娘,许是他想娶那位姑娘,倒不是喜欢男人……。”

    这么说,还是有些残忍了。

    毕竟未婚夫喜欢别的女人,这对未婚妻来说,是羞辱,可喜欢女人总比喜欢男人好吧。

    喜欢男人,那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喜欢女人,好歹还有回心转意的一天。

    说到这里,又蹦出来一个话题,“煊亲王世子都一脸红疹的上门来退亲了,为什么最后没有退亲?”

    这不应该啊。

    那一脸红疹就是他退亲的决心。

    她不劝还好,她一劝,沈玥更欲哭无泪了,“先前,我拿石头砸了他脑袋,又打晕了他,他满大街张贴画像,是为了抓我,我以为他是想克我,才和我定亲的,今天一脸红疹的来退亲,是想害我一辈子都嫁不出去,我一时没忍住,就出去和他理论,然后,他认出是我了……我才知道先前一直是我误会了,他和我定亲,全是煊亲王妃的意思。”

    姚君玉,“……。”

    天可怜见,这一回,她是真不知道怎么劝她了。

    她就想知道她胆子是怎么长的,居然敢拿石头砸煊亲王世子,还打晕他!

    这一回,怕是连皇上都救不了她了。

    而且,皇上知道了,估计还会先砍她脑袋。

    想到她今天来沈家的目的,姚君玉就有些后悔了,她怎么能事情都没弄清楚,就乱说话,现在沈大姑娘自己都自顾不暇了,表妹闯下的祸,又曾几次故意针对她,她哪还好意思求她帮忙?

    PS:感谢怏快递的桃花扇和爱豆米送的荷包~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