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是沈玥打马虎眼,而那是她下意识的行为,谁知道煊亲王世子会不会一脚踩下去,又会不会把她脚给踩瘸了?

    他会做什么,根本就没人猜的着好么,左右人要急着回煊亲王府,不会留下来,何必吃一通苦头呢。

    只是怎么还不快来人,把她扶走啊,她都感觉到有一股要向发难的气息扑面而来。

    刚这样想,就听大夫人冷笑声传来,“人都走了,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去?!”

    沈玥眉头微动,犹豫着是把眼睛睁开了,还是死扛着继续装下去,有父亲在,大夫人不能把她怎么样,可是父亲不在的时候呢?

    已经露了馅,再装下去,就是不给大夫人面子了,算得上忤逆了吧。

    心中迟疑不决,那边沈钧开口了,声音里带了些无奈,“送大姑娘回沉香苑。”

    大夫人脸色变了又变,沈玥没给她面子在前,沈钧拂她面子在后,她是沈家当家主母,一个两个这么不给她脸,她脸色能好才怪了。

    可是沈家当家人是沈钧啊,他的话,谁敢不听。

    这不,半夏和紫苏赶紧扶着沈玥告退。

    身后,大夫人咬紧牙关,道,“还不赶紧把紫金镯捡起来,那可是大姑娘和煊亲王世子的定亲信物,将来是要戴着出嫁的。”

    不给她面子,就别怪她戳人心窝子了。

    丫鬟赶紧蹲下,把紫金镯捡起来,原是要交给大夫人的,大夫人眸光扫了眼沈钧,丫鬟就把紫金镯送到沈钧面前了。

    沈钧没有接紫金镯,丫鬟就有些忐忑不安了,后悔不应该这么勤快,屋子里丫鬟多,她怎么就那么没眼色,捡这烫手山芋。

    老夫人看丫鬟吓的额头有了冷汗,就道,“送去给大姑娘。”

    丫鬟心一松,赶紧告退,快步离开了。

    丫鬟走的急,没注意屏风处有人走过来,这不就撞上了,要不是眼疾手快,那屏风都要摔了。

    那屏风可是紫檀木双面绣的春夏秋冬图,老夫人最喜欢的啊,就是卖了她们也买不到屏风的一角。

    孙妈妈也吓住了,呵斥了丫鬟两句,又问道,“这么急的进来,有事禀告?”

    那丫鬟苍白了脸色,上前请安道,“顺国公府姚大姑娘来了,要见大姑娘。”

    不等老夫人开口,大夫人就笑道,“大姑娘晕了,让姚大姑娘回去吧。”

    她说的风轻云淡,实则是和沈钧抬杠了。

    她说沈玥装晕,他却要送她回沉香苑,不明摆着是相信她真晕了吗,既然真晕了,那还怎么见姚大姑娘?

    对于顺国公府,她是不喜的,登门那么多次,一次都不见她,如今来沈家了,晾她几回怎么了?

    老夫人淡淡的瞥了大夫人一眼,她那点小心思,瞒不过她眼睛,当家主母,这点度量都没有,明知道顺国公府不是沈家得罪的起的,还说意气话,这不是逼着她也落她的脸吗?

    “带姚大姑娘去见大姑娘,”老夫人吩咐道。

    这一回,大夫人是真气的心口疼了,眸光冰冷,透着狠绝。

    这边,丫鬟把紫金镯给沈玥送去,沈玥不想要,没有接,半夏不敢替沈玥做主,也没有伸手,可是丫鬟不敢塞给沈钧,还不敢塞给半夏么?

    把紫金镯往她手里一放,也不说话,转身就走,活像身后有人撵她似的。

    半夏又不敢把紫金镯扔了,只能巴巴的望着沈玥了。

    沈玥在心底咒了煊亲王世子不知道多少遍,都有些麻木了,但决心很大,这门亲事说什么也要给退了。

    那边煊亲王世子出府,在大门口碰到了走进来的姚君玉。

    他脚步从容。

    姚君玉却是看到他一脸红疹,怔在了那里,直到煊亲王世子从跟前走了,都没反应过来。

    煊亲王世子怎么顶着一脸红疹来沈家啊。

    她心中不解,还回头看了一眼。

    彼时煊亲王世子已经翻身上马,一夹马肚子,便跑远了。

    秦牧骑马,紧随左右,迎着风,他望着煊亲王世子道,“爷,沈大姑娘戳破你十根手指,真的是救你的命吗?”

    爷在灵泉寺,突然毒发,直接跳入瀑布抑制毒性,他确定没有危险,赶回府给爷拿更换的衣裳。

    谁想到,浸泡在湖底,还能受伤,他有失职之罪。

    是以爷把抓丢石头砸他脑门的姑娘交给他办,他责无旁贷,尤其那姑娘还戳破了世子爷十根手指,这心肠是有些歹毒了,可爷没说戳破手指是救他的命啊。

    秦牧问过后,没有得到答复,那便是默认了。

    秦牧微微吃惊,再想到他两次下毒,都被沈玥给躲过去了,第一次,可以说是意外,糕点里的毒,被沈四姑娘截了,可第二次,他却是亲眼看见她端在了手里,端了茶,却没有喝,她是看出茶水里有毒了吗?

    第三次,他丢石子,她就顶不住,摔进了湖里,但救人……还是在意料之外啊。

    沈大姑娘会医术啊,只是她一个大家闺秀怎么会医术呢,便是出身杏林世家的姑娘,也嫌少有学医的啊。

    沈玥回了沉香苑,坐在铜镜前,让紫苏帮她重新梳理发髻。

    方才磕到煊亲王世子,金簪划破了他的脸,金簪动了,发髻有些散,再加上又倒在丫鬟的肩膀上,歪了发髻。

    一会儿姚大姑娘要来,如此模样见客,实在是失礼。

    梳妆好,喝了盏热茶,丫鬟就禀告姚大姑娘来了,沈玥便放下茶盏,前去迎接。

    姚大姑娘进院子,见丫鬟扶着沈玥出门,许是刚从暖屋出来,有些不适应外面的寒冷,一声接一声的咳嗽。

    姚大姑娘手紧了紧,没想到她病的这么严重,心中担忧,更觉得脸有些火辣辣的,当初她病重,沈家几次登门赔罪,她都不见,如今她登门,沈大姑娘病成这样,还出来迎接她,她快步上前,道,“你还病着,怎么还出来迎接我,要是加重了病情,我岂不是更要心愧难安了?”

    沈玥听得一笑,道,“先前一直卧病在床,煊亲王世子来了,就去见了他,就没换了衣裳再躺下,如今你来了,我迎接下你,也是应该的。”

    姚君玉眸光动了动,问道,“我进府时,见到煊亲王世子了,他怎么顶着一脸红疹来沈家了?”

    那模样,不适宜出门见客吧?

    沈玥进了屋,然后回道,“煊亲王世子登门,是来退亲的,说我命硬,克得他出了一脸红疹……。”

    姚大姑娘张了张嘴,竟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她怎么也没想到煊亲王世子来沈家,竟然是为了退亲。

    都亲自登门了,想必亲事肯定退了。

    沈玥坐下,吩咐丫鬟上茶,然后望着姚大姑娘,道,“不知道姚大姑娘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姚君玉坐在那里,倒没有什么局促,她望着沈玥道,“我下了帖子,请你参加我的及笄宴,却因招呼不周,让你落了水,我来给你赔礼道歉的,另外……。”

    说着,她顿了一顿。

    沈玥就问道,“另外什么?”

    PS:另外感谢亲怏快打赏的桃花扇~~~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