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两个字,叫沈玥眉头微蹙,这厮搞什么鬼,好像一副找了她许久的模样?

    他会不知道她就是沈家大姑娘?

    秦牧站在煊亲王世子身后,一双眼睛睁的老大,不会吧,爷找了许久,恨不得剥皮卸骨的姑娘就是沈家大姑娘?

    秦牧在心底替她默哀。

    明知道得罪了爷,还不躲着,爷亲自来退亲,她应该偷着乐了,还送上门来,这不是找死吗?

    沈玥瞥了煊亲王世子一眼,声音带了些生气道,“是我又怎么样?!”

    “怎么样?”煊亲王世子气笑了,那双眸子黑如曜石,只是此刻被怒火点染,似乎能席卷一切,“拿石头砸我在前,又拿棍子敲晕我在后,偷拿了我的玉佩,还将我双手十根手指戳破,疼的我吃饭都要人喂,你还问我想怎么样?”

    说到最后,他有些咬牙切齿。

    他举了手,似乎还能看到指尖新结的痂,那是沈玥招惹煊亲王世子的滔滔罪证。

    老夫人直直的望着沈玥,都有些回不过神来了。

    不是说只打晕了煊亲王世子,就没别的了吗?

    怎么还有偷拿人家玉佩,戳破人家手指这一出。

    十根手指啊,十指连心,就算她不认得煊亲王世子,一个大家闺秀也不能如此狠心啊。

    屋子里,丫鬟婆子们看沈玥的眼神带了些惧意了。

    沈玥气不打一处来,她就不信,他不知道她那是在救他,断章取义,坏她名声,“我那是故意戳破你的吗?我要不那么做,这会儿你早进棺材了,还能站在这里指责我?!”

    沈玥一脸早知道你如此不识好歹,当初我就该见死不救,也不至于如今毁的肠子都快青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这副神情,狠狠的刺激了下煊亲王世子。

    尤其沈玥把手里的紫金镯丢他身上,道,“还你!”

    早知道这紫金镯是他丢的,别说捡了,狠狠的放在地上碾几脚都嫌不够。

    沈玥把紫金镯丢给煊亲王世子,不过他没接。

    然后,紫金镯就砸落在地上,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响声,响的大家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沈玥瞪着煊亲王世子,“定亲信物还给你了,这亲事作罢!”

    煊亲王世子笑了,“你说作罢便作罢?”

    沈玥气的倒仰,“是你说我克你,要退亲的!”

    煊亲王世子朝沈玥走近两步,附身看着她,两人近的,他能嗅到她发丝清香,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雪莲香,这距离,不管两人眸光是怎么闪着霹雳火花的,将对方大卸八块的,在外人看来,却是暧昧十足。

    那炙热的呼吸扑过来,打在眼睛上,沈玥有一瞬间的失神,心乱的厉害,只觉得眼前这厮不会有那么好说话,偏沈家跟煊亲王府杠上,那就是鸡蛋碰石头,指不定连鸡蛋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个鹌鹑蛋。

    果不其然,只见他好看的唇瓣掀起一角,勾起一抹肆意的邪笑,“这事,咱们没完没了了。”

    沈玥身子一凛,正要说话,忽然鼻子一痒,一个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一打喷嚏,脑袋往前一磕……

    众目睽睽之下,就那么砸到了煊亲王世子的下颚。

    沈玥只觉得脑门都砸晕乎了,身子往后一扬,半夏赶紧扶着她。

    她稳了稳身子,只觉得周身的气温忽然下降了不少,她心底有不好的预感,抬头,小心翼翼的看去。

    只见对面的人一张俊美无铸,天怒人怨的脸像是用了百年的老锅底,黑的厚沉,泛着光泽,其间一抹殷红,像是一堆黑曜时中夹了一颗红宝石。

    额,那好像是血?

    沈玥心往下沉,再往下沉,恨不得转身跑了。

    四下是倒抽气声,一个个嘴巴张大的都能塞进去一个咸鸭蛋了,大姑娘头上的金簪划破了煊亲王世子的脸啊啊啊!

    那么好看的脸,竟也下的去手。

    而且,那是煊亲王世子啊,大姑娘伤了他,虽然不是故意的,但这罪名也够打她十大板子了,要是煊亲王世子下了狠心追究,送她入狱,待多久那全看煊亲王世子的心情了。

    大夫人原本坐着的,见到沈玥打喷嚏,撞上煊亲王世子,她就惊站了起来,如今看到煊亲王世子见血了,大夫人想活刮了沈玥的心都有了。

    她到底要给沈家惹多少祸事来才甘心,之前拿石头砸人,敲晕人,偷人玉佩都不说了,这可是他们亲眼所见。

    大夫人见沈玥只顾揉脑袋,就气道,“还不赶紧给煊亲王世子赔礼道歉?!”

    赔什么礼?道什么歉?

    她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是他凑过来的,被砸到也是活该。

    沈玥倔强的想着,不过手还揉着鼻子,连咳了两声。

    煊亲王世子气笑了,到这时候了,嘴还这么硬,她属鸭子的呢,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听着煊亲王世子的笑声,沈玥脚不自主的往后挪了两步。

    那边沈钧站了起来,走过来道,“先前,煊亲王世子说小女克你,我还不信,如今我是真信了,为了煊亲王世子你的安全,这桩亲事还是作罢吧。”

    听到沈钧这么说,沈玥满心感动,鼻子酸的快掉眼泪了:亲爹啊。

    可要是煊亲王世子真这么听话的就退了亲,他就不是京都有名的绕道走了,他赫然一笑,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真的克我吗?那本世子倒要瞧瞧,能把我克到什么程度了!”

    “万一克死克残了呢,不是我吹牛,我觉得我有这本事,”沈玥不怕死的,加了一句。

    心中还不住的腹诽,怕死的话,赶紧的把亲事退了,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相安无事。

    煊亲王世子斜了她,只说了一句话,却是将沈玥气的抓狂,只听他漫不经心的笑着,“像你这样自夸自擂,还脸不红气不喘的厚脸皮姑娘,当真是少见。”

    你才厚脸皮,你全家都厚脸皮。

    沈玥气捏了拳头,怒极攻心,一口气没提好,直接晕了过去。

    屋子里,顿时有些慌乱了。

    半夏抱着沈玥,一个劲的喊姑娘,沈钧叫丫鬟去请大夫。

    煊亲王世子斜了沈玥,嘴角微抽,这女人脑袋转的还真是快,刚说她脸不红气不喘,好了,人家直接没喘上气,晕了过去,她以为装晕就没事了?

    他非得揭穿她的小把戏不可。

    只是他刚要开口,那边一丫鬟领着小厮过来,道,“世子爷,王妃让你回王府。”

    煊亲王世子眉头动了动,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小厮又加了一句,“王妃说不得耽搁。”

    煊亲王世子眸底闪过不耐,瞥头扫了沈玥两眼,也不知道母妃这么急的找他回去是因为什么事,不过,现在人找到了,倒不急着惩治她了,来日方长。

    他嘴角勾了勾,心情愉悦的迈了步。

    秦牧看着自家爷故意偏着她脚边走,那状似不经意缩回去的绣鞋……

    秦牧有些凌乱。

    沈大姑娘,你不能因为爷急着回王府,就连装晕都这样打马虎眼啊?

    PS:谢亲琉影风华送滴香囊!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