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喝了药,什么以防伤寒的措施都做了,可惜还是小看了湖水的寒冷。

    沈玥得了伤寒了。

    鼻子塞的厉害,尤其是嗓子发哑,说出来的声音都不像是自己的。

    缩在被子里,沈玥捧着暖炉,拿帕子抹鼻子。

    严妈妈站在一旁,道,“三个月前的湖水更冷,姑娘落了水,还没现在病的严重,这三个月,姑娘吃的少,身子弱了,还是听妈妈的,别在吃上委屈自己。”

    这是趁机劝沈玥继续过以前的日子,而且还理由充分。

    沈玥鼻子难受,嗓子又疼,不想跟她说话,可严妈妈却喋喋不休,吵的她实在是烦了,沈玥气头一上来,就道,“听说代国公府三姑娘病的更严重,昨儿夜里还发了高烧,照你这么说,代国公府是没给钟三姑娘吃的了,不然她能养的那么弱?”

    严妈妈顿时嗓子像是被人噎住了,她望着沈玥,没有错过她眸底的寒芒,严妈妈只觉得身子凉了半边。

    沈玥拢了拢怀里的暖炉,道,“你出去吧,屋子里不用你伺候。”

    严妈妈还想再说话,结果沈玥眸子凌厉的扫了她一眼,严妈妈再不敢劝了,只在心底抱怨,自己一番好心劝被当成了驴肝肺。

    半夏端了托盘走过来,托盘里有一碗药,还有一盘子蜜饯,是给沈玥压药味的。

    沈玥鼻子难受,可是离近了,还是闻到一股子药味,要说她前世没少和中药打交道,也喜欢干药草的香味,可是混在一起煎熬,她却是不喜欢,尤其还要她喝。

    “防风和茯苓添了没有?”沈玥问道。

    半夏点头道,“依照姑娘的吩咐,添了些,只是姑娘确定,擅自更改大夫的药方没事吗?”

    半夏有些担心,万一吃出毛病来了,可怎么办啊?

    沈玥见添了药,也不等半夏催,自己就端了药,咕噜咕噜喝下去,病了的感觉太难受了,左右这药迟早要喝,何必扭捏。

    大夫开的药方她见了,很中肯,也是对症下药,只是用药不够大胆,求稳为主,只是如此一来,病就好的慢一些,她可不想在病榻上多待几天。

    这么一修改,不出三天,保准能活蹦乱跳。

    喝了药,紫苏端了茶来给她漱口,然后丢了蜜饯进嘴里。

    药里添了些安神的药,喝了药,没多久,就有些犯困了。

    沈玥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被丫鬟给摇醒了,是紫苏喊的她。

    迷糊之间,睁开眼睛,便看见紫苏发红的眼睛,像是哭过,见她望着她,喊道,“姑娘。”

    沈玥困意去了些,问道,“出什么事了?”

    紫苏哽咽了嗓音道,“煊亲王世子登门了……。”

    听到这一句,沈玥的困意消了个干净,她唰的一下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拔高了声音道,“他来做什么?”

    紫苏不忍心说,还是半夏嘴快道,“煊亲王世子是来退亲的。”

    沈玥心中涌起一阵狂喜。

    真的退亲了?

    如愿以偿啊,她方才做梦也是这样梦到的,竟然梦想成真了。

    可是见两个丫鬟红着眼眶,沈玥的喜悦一点点的消退,她只顾着退亲高兴了,却忘记了,是煊亲王世子来退她的亲啊。

    不过,顺国公府姚大姑娘,不也是煊亲王府上门退亲的,她略微放心。

    “好了,这是件大喜事呢,都哭丧着脸做什么,笑一个,”沈玥哑着嗓音,逗两个丫鬟笑。

    两个丫鬟给她挤出来一抹比哭还难看三分的笑容,半夏更是跺脚了,“姑娘,你还笑的出来,煊亲王世子是顶着一脸红疹来的,说是姑娘你命硬克的……。”

    沈玥先是一怔,然后就疯了,“我克他?!他居然说我克他!我克她姥姥的!”

    沈玥忍不住爆粗口了,更是在心底将煊亲王世子祖宗轮个的问候了一遍。

    紫苏巴拉巴拉掉眼泪,道,“现在怎么办?”

    煊亲王世子命硬,整个京都无人不知,现在他上门,说姑娘克了他,那姑娘的命比他更硬啊,而且当年姑娘出生,就有不少人说她命硬了,煊亲王世子说这话,没人会怀疑。

    一个命如此硬的姑娘,连煊亲王世子都扛不住,还有人敢上门求亲吗?

    不过是砸了他一脑袋,又打晕了他,他至于毁了姑娘一辈子吗?

    沈玥告诉自己,不要气昏了头,她问道,“亲事退了吗?”

    紫苏摇头,“还不知道,煊亲王世子一登门,丫鬟就过来禀告了,不知道现在亲事退了没有。”

    半夏就道,“奴婢去看看。”

    说着,半夏转身便走。

    只是刚走到屏风处,就见到一穿着淡黄色裙裳的丫鬟走过来,半夏连忙喊了一声,“倚翠姐姐,你怎么来了?”

    倚翠朝床榻看了一眼,道,“老夫人让我来取煊亲王府定亲用的紫金镯。”

    半夏心咯噔一下跳了,这是要退亲啊。

    半夏就急了,道,“煊亲王世子说被姑娘给克了,亲事要是退了,往后姑娘还怎么嫁人啊?”

    倚翠摇摇头,她哪里知道怎么嫁人,或许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吧,大姑娘也实在是倒霉,只是煊亲王世子口口声声说大姑娘命硬克他,现在只是脸上起红疹了,要是亲事不退,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沈家担待不起。

    想着老夫人还等着紫金镯,倚翠就望着沈玥了,“那定情信物……。”

    沈玥几乎是咬着牙道,“紫苏,把定情信物拿来。”

    紫苏知道没有回转的余地了,转身去拿了紫金镯来。

    沈玥望着倚翠道,“劳烦倚翠姐姐等我会儿,我和你一起去。”

    倚翠见她说话声音沙哑,就道,“姑娘还病着呢……。”

    沈玥就笑了,“就是因为病了,才更要去,我克他煊亲王世子,我也不是一点事没有,我也病着呢,就算命硬,也只能算是旗鼓相当。”

    她好好的一辈子,岂能就这样砸他手里了。

    让她不好过,他也别想痛快了。

    沈玥起了床,半夏赶紧帮她穿衣服,然后洗漱打扮,紫苏还想给她化点妆,遮掩一下病色,沈玥给拦下了,她还嫌病的不够难看呢。

    一刻钟后,半夏扶着沈玥出了门。

    宁瑞院,正堂。

    老夫人和沈钧坐在首座上,大夫人坐在沈钧的下首,她对面正是一脸红疹的煊亲王世子。

    煊亲王世子身后站着的则是秦牧,一身黑衣劲装,看着就不是好惹的。

    沈钧脸色很难看。

    屋子里气氛有些怪,仿佛大家连呼吸都不敢了。

    直到,一丫鬟进来道,“老爷,大姑娘来了。”

    沈钧一听,便道,“她还病着,怎么来了。”

    说话间,紫苏已经扶着沈玥进来了。

    煊亲王世子正翘着二郎腿,手摸着脸,一副生怕毁了容的模样,十分的欠揍。

    沈玥见了,就恨不得脚一抬,将他给踹出门去。

    她上前,福身给老夫人和沈钧几个请安。

    沙哑的声音,听着有些磨耳朵。

    煊亲王世子受不了这声音的攻击,不耐烦的抬了眼皮,扫了沈玥一眼。

    只一眼,他就惊站了起来,两个字从咬紧的牙关里蹦出来,朝沈玥砸过来,“是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