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春时节的水,比冰块温暖不了多少。←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忽然落水,只觉得一股子寒气透过皮肤,往骨头里钻,冻的人连叫救命的心都没了。

    半夏还在那里哭喊,叫人来救命,声音撕心裂肺,恨不得落水的那个人是她。

    只是这边凉亭离的稍微有些远,要是说话声大一些,不一定能听的见。

    凉亭里,负责招待沈玥的丫鬟吓白了脸,赶紧跑过去要喊人。

    郑月站在凉亭上,脸也吓的刷白,看着不远处在水里扑腾的姑娘,要不是丫鬟扶着,只怕要吓跪到地上。

    “怎么办,怎么办,”郑月急的跳脚。

    沈玥在水里苦笑,方才觉得那姑娘倒霉,谁想到,一转眼,就轮到自己了。

    要叫她知道,是谁害她落水的,非得剥去他几层皮不可。

    暗处,一袭黑衣暗卫秦牧,只觉得鼻子忽然有些痒,忍不住要打喷嚏。

    他努力忍着,他大约猜到是沈玥在骂他。

    他揉了揉鼻子,再看向湖里时,一双眼睛没差点瞪出来。

    只见沈玥朝那姑娘游过去,而且他看到的时候,已经快到那姑娘身边了。

    她怎么还学会凫水了?!

    不应该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

    上回在湖里,不还是一个劲的叫救命,最后被人捞起来的吗,这才过去三个月,人瘦了不说,竟是连凫水都学会了?

    秦牧心有些沉。

    那边,沈玥游到那姑娘身边,抱着她,往岸边游。

    这时候,才总算是有人过来救她们了,将两人拉上岸。

    看到沈玥落水,姚君玉没怎么担忧,可看到那姑娘,却是脸色刷白,“快去请太医来!”

    那姑娘已经晕了,沈玥穿的衣裳多,这会沾着水,只觉得动都动不了,再加上有风,那感觉……自觉地身体温度迅速降了下来,冷的人直哆嗦。

    可是现在不是抱怨冷的时候,这姑娘方才呛了水,得赶紧抢救。

    刚要爬起来,只听到一惊恐哭声传来,“没气了。”

    说话的是个丫鬟,她用手去探那姑娘的鼻息,没有探到,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姚君玉面如死灰,她也蹲下,探了探手,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炸开,头晕目眩。

    沈玥朝她爬过去,将那姑娘下颚微微抬起,便按压她的胸口,一下又一下。

    姚君玉攒紧双手,忍住快要打摆子的双腿,道,“你在做什么?”

    “我在救她,不要和我说话打扰我,”沈玥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她一下又一下,然后给那姑娘吹气。

    这一举动,让四周围着的不少姑娘都瞪圆了眼睛,不是说没气了吗,她,她这是在做什么?!

    沈玥没有管那些人奇异的眸光,只尽力救这姑娘。

    一下又一下。

    也不知道按压了多少下,只觉得身子被风吹的快结冰了,总算有了动静。

    那姑娘咳了一声,吐水了。

    见她又活了过来,姚君玉大松一口气,那边大夫也姗姗来迟。

    府里办宴会,人多难免会出纰漏,是以宴会这一天,府里至少会请个大夫坐镇,以免万一。

    见大夫过来,姚君玉赶紧让大夫看那姑娘,大夫看都没看,只道,“浑身湿透,赶紧换了干净衣裳,以免寒气入体。”

    开药什么的,倒还是其次。

    沈玥冻的打摆子,姚君玉让丫鬟扶着她往那边暖阁走。

    入了暖和,把湿掉的衣裳脱下来,擦干,换了身衣裳,烤着火,这才觉得人是活过来了。

    丫鬟端了熬好的驱寒药来,沈玥捧过,嗅了嗅,一饮而尽,苦的人舌头都想扔了。

    那边,沈琇过来,望着沈玥道,“大姐姐,你知道你救的人是谁吗?”

    “谁啊?”沈玥随口问道。

    沈琇顿时哑然,救了人,还不知道救的是谁,有这样的吗,她笑道,“是代国公府三姑娘钟如婷,代国公府你知道吧,当今皇后的娘家,你救的那姑娘正是皇后嫡亲的侄女儿。”

    原来是皇后的侄女儿,难怪方才姚君玉吓成那样了。

    沈琇很高兴,没想到沈玥居然救了皇后的侄女儿,有这份恩情在,父亲官复原职那是铁定的了。

    沈玥神情一般,她现在只恨不得钻火堆里去。

    等头发干了,半夏帮她重新梳妆,然后便出了门。

    姚君玉迎接上来,看沈玥的神情,满是尴尬,她道,“今天,多亏了有你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沈玥想到那下了毒的茶水,笑不出来,硬是挤了一抹笑出来,道,“举手之劳而已,府上还忙着,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

    赔罪的话,是不会再说了。

    姚君玉也知道她方才在水里泡了许久,且不说受惊,肯定是冻着了,不过三个月前,更冷,她在床上病了三个月,而她是受了些伤寒,几天就好了,必定身子强健,又稍稍安心。

    再次道谢,然后亲自送她出顺国公府。

    坐上马车,沈玥便和沈琇回了沈家。

    这么早就回来了,守门小厮还有些诧异,去参加及笄宴,怎么也会留着吃顿饭吧?

    半夏扶着沈玥往府里走。

    直接去了宁瑞院。

    老夫人听说沈玥去参加姚大姑娘及笄,已经回来了,心底微沉,加上大夫人在一旁,阴阳怪气道,“这么早回来,不应该啊,别是出了什么事,被轰了回来。”

    老夫人瞥了大夫人一眼,觉得她说话太难听了。

    大夫人没有在意,过了会儿,就见沈玥从屏风处绕过来。

    大夫人眼尖,一下子就看见她身上的衣裳不是出府时穿的那套呢,虽然颜色很相近,但差别太大。

    老夫人也看出来了,眉头拧着,问道,“这是怎么了?”

    沈玥还未回答,沈琇就道,“祖母,大姐姐在顺国公府落了水,顺带救了代国公府三姑娘。”

    闻言,大夫人面上一喜,这是好事啊。

    老夫人上了年纪,不及大夫人反应快,等反应过来,就问道,“怎么好端端的会落水?”

    沈琇一直和沈玥在一起,还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也把眼睛投向了沈玥。

    沈玥就道,“代国公府三姑娘落了水,我从湖畔走,打算救她,却被什么东西打到了脚脖子,身子一动,就掉水里去了。”

    她有些想不明白,有用暗器伤人的本事,怎么还会轮到她救钟三姑娘?

    比起让她落水难堪,钟三姑娘在顺国公府出了事更严重一些吧?

    沈玥想不通。

    老夫人更没多想,她只担心沈玥落了水,赶紧让半夏送她会沉香苑歇着。

    大夫人也反应过来了,当初姚大姑娘就是这样,然后一病三个月,得小心防备着啊,她可不想退了煊亲王府的亲事。

    这边,沈玥回了沉香苑,看大夫,继续灌药。

    那边,煊亲王府里。

    气氛有些诡异。

    书房内,煊亲王世子脸黑如碳,他咬了牙道,“你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秦牧站在书桌前,抬头看着煊亲王世子,硬着头皮道,“爷,您命硬是假,她命硬却是真啊,咱们变着法的克她,都给躲过去了,咱认命吧?”

    啪。

    玉管狼毫笔,被折成了两半,而后被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近乎吼道,“认命?认什么命?!”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