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关系,就这样嗖的一下靠拢了。

    尤其两人咬耳朵,李岚晴还有些吃味,你们才认识好不好,有这样的吗?

    这边打趣热闹,那边有丫鬟过来告诉姚君玉,说是东平王妃和常山王府宁舒县主到了。

    之前姚君玉一直在花厅等候,并未亲自去迎接,这会儿一听她们来了,脸上瞬间绽放一抹笑意,如春日阳光,遮掩不住,赶紧亲自去迎接。

    东平王和常山王就是另外两个异姓王。

    她一走,屋子里就哄闹了起来,都是羡慕声,“居然请动了东平王妃来做正宾,宁舒县主不是赞者,就是有司了,真羡慕她。”

    正宾,是有德才的女性长辈。

    有司,是为笄者托盘的人。

    赞者,协助正宾行礼。

    姚大姑娘这一走,便没再回花厅,而是顺国公府其他姑娘来说,因为吉时快要到了,姚大姑娘沐浴去了,她来招呼大家。

    又喝了一盏茶,才领着大家去正堂。

    沈玥虽然知道及笄很重要,却没想到会那么复杂繁琐,复杂到想到三个月多月后,她就要及笄了,真不想来这么一回。

    及笄礼,花了不少时间。

    从顺国公府大老爷起身,致辞,简单感谢大家给顺国公府,给姚君玉薄面来参加她的及笄之礼。←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之后是笄者就位,赞者净手。

    姚君玉出来给大家行礼,赞者帮她梳头。

    再就是正宾洗手,和顺国公府大老爷夫妻见礼。

    就这样,过去了一刻钟,才等到及笄的重头戏,初加。

    东平王妃一边帮姚君玉加罗帕和发笄,一边吟诵祝词。

    之后是一拜、二加、二拜、三加、三拜……复杂的要命,还有聆听训诫,答谢,方才礼成。

    嗯,这一成,姚大姑娘可以嫁人了。

    可惜啊,前几天煊亲王府上门退亲了。

    然后,大家就小声议论,眸光也自然而然的落到了沈玥身上。

    沈玥甚至听到有人猜测,她会不会也被煊亲王世子克。

    及笄宴到现在,就算是结束了。

    一群大家闺秀被拘在屋子里许久,如今结束了,顺国公府大太太让姚君玉带她们去外面逛逛花园,一会儿回来用宴。

    姚君玉领着她们去了花园。

    初春,桃花初绽,桃树上有十几朵桃花都算多的了,顺国公府花园里,桃花却是开的灿烂。

    二十多株的小桃林,一朵朵盛开的桃花,让人眼花缭乱,远远望去,像是一片粉霞。

    阳光照射,恍如金水溪流,让粉嫩的桃花更加灵动。

    一阵风吹来,浮动起无数花瓣,扑面而来,像是一只只蝴蝶绕着飞舞,美的惊人。

    “竟是全开了呢,”有大家闺秀惊艳出声。

    看到大家惊艳的笑容,姚君玉原就盛满笑意的脸上,笑意更深,竟是比这满园桃花还要美。

    大家在桃园内,嬉笑打趣,一时间,欢笑声传的很远。

    沈玥陶醉在这淡淡的桃花香中。

    半夏跟在一旁,风送来桃花瓣,她伸手接了。

    身后,有穿着青色裙裳的丫鬟过来,福身道,“沈大姑娘,我家姑娘让你去那边凉亭等她,她一会儿就到。”

    沈玥瞥头,随着丫鬟的手望去,果然见到了一八角凉亭。

    沈玥便朝凉亭走去。

    凉亭处,没有人,不过备了炭炉。

    她坐下,等了片刻,丫鬟就端了茶水和糕点来,请沈玥品尝,然后退到一旁,垂手而立。

    沈玥没有吃糕点,不过有些口渴了,便端起茶盏,打算喝两口。

    只是刚端起来,还未掀开,鼻尖便动了一动。

    随即眉头皱紧了。

    茶盏盖上有毒。

    她小心掀开,闻了闻茶水,茶香中夹了一抹异香。

    沈玥眸光一冷。

    姚大姑娘落水一事,她有错,但并非是有意的,煊亲王府和顺国公府退亲,真说起来,和她并无关系,她诚心上门赔礼道歉,却给她下毒,想她当众难看。

    沈玥把茶盏放下,离了桌子,到一旁坐下。

    等了一会儿,才有人来。

    不过来的人并不是姚大姑娘,而是郑月。

    沈玥眉头微皱,眸底含了些警惕,“是你让我来的?”

    郑月瞥了沈玥一眼,眸底布满了锋利的冰棱,显然是因为在大门口的事,恼羞成怒了,她忍着道,“是表姐让你在这里等她的,不过她这会儿忙着招呼其他人,没时间来见你,把你晾在这里,有失待客之道,便让我来陪你说说话。”

    沈玥眼皮子未动,疏远淡漠道,“我们两有什么好聊的?”

    斗嘴皮子还差不多,她没有那个兴致。

    沈玥一点都不给面子,郑月有些恼火,这会儿没外人在,她也就不装了,她望着沈玥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故意害我表姐掉湖里去的?!”

    虽然是问句,却带了肯定的语气,沈玥皱眉,回道,“我也掉湖里去了,还有我为什么要害她落水?”

    郑月冷不丁一笑,“为什么,你别把人都当成傻子,这么显而易见的事,瞒得了谁?!煊亲王世子才和我表姐退亲,就转头和你订了亲,你敢发誓,不是为了嫁给煊亲王世子,故意算计我表姐的?”

    郑月越说越肯定,沈玥听得无力。

    她实在是佩服她的想象力了,她望着郑月,一字一顿道,“你要能帮我退了煊亲王世子的亲事,我谢谢你。”

    语气恳切的叫郑月说不出来话了。

    她呆呆的看着沈玥。

    直到沈玥迈步下了凉亭,她都没回过神来。

    一通狠拳头,全砸棉花上了。

    气的她坐下,抓起桌子上的茶杯,猛然灌了一口,觉得味道有些苦,只当是茶水也跟她作对,便往湖里一丢。

    茶盏砸到假山上,砰的一声响了,湖畔有个姑娘正努力的垫着脚,去捡绣帕。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的俏脸一白,身子一晃,就掉湖里去了。

    噗通一声传来,水花四溅。

    当时,沈玥正迈步下来,看见这一幕,也替她捏了一把汗。

    她赶紧要过去看看。

    只是刚走到湖边,便觉得脚腕一疼,还没回过神来,就往湖里一栽。

    又是噗通一声。

    半夏吓的直尖叫。

    PS:快有好戏上场了,楠竹很快二次露面,期待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