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本来受了邀请,前来赴宴,就心底忐忑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如今被冀北侯府郑姑娘给了个下马威,就更不安了。

    只是受了邀请,也到顺国公府门前了,断然没有掉头而回的道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只是沈玥没想到,冀北侯府不但撞了她们的马车,还给她们来了一场恶人先告状。

    等马车在顺国公前停下,两人由丫鬟扶着下马车时,就见大家看她们的眼神带着嫌弃了。

    而郑月在一旁,正由丫鬟帮着她抚弄发髻。

    一旁有依稀声入耳,“真是不知所谓,虽然姚大姑娘病了许久,是煊亲王世子克的,可落水总和她脱不掉干系吧,人家姚大姑娘不计前嫌邀请她来参加她的及笄,她居然拿人家表妹撒气,有这样上门做客的吗?”

    沈玥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几欲要喷出来。

    尤其郑月还道,“我也只是脑袋磕了一下,没什么大碍,或许是不小心撞上的,今儿是表姐的及笄,大家来做客,别因为我坏了心情。”

    听听,多么大度,受了委屈还既往不咎。

    见沈玥和沈琇脸色难看,但都没说话,郑月眸底就闪过一抹得意了,但很快,脸上大度的笑容就凝滞了,只听沈玥淡笑出声,“郑姑娘说的对,马车的确是无意撞了人,两马车相撞,郑姑娘脑袋磕着了,我们姐妹自然也不会幸免,如此愚蠢的事,我们姐妹断然做不出来,想必在场的大家也不会做,尤其我还曾连累了姚大姑娘,我今儿来顺国公府,一是来道贺她及笄之喜,二来便是赔礼道歉,我在顺国公府跟前惹事,岂不是蠢到家,嫌弃名声太好,可劲的败坏,只是运气不好,车夫说马车会受惊,是因为一只过街老鼠蹿过去,连累郑姑娘你磕了脑袋,实在对不住了,我给你道歉。”

    说着,沈玥盈盈一拜。

    方才马车相撞,估计也没什么人看见,否则她又怎么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恶人先告状?

    现在,大家认定她撞了人,除了道歉,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她可不想惹事,回去挨训斥,不过道歉可以,总要恶心恶心你。

    郑月一张脸青红紫轮换了变,没人愿意被人骂蠢,还比喻成过街老鼠,尤其一旁还有人道,“也是,没人那么蠢,那老鼠也真是讨厌。”

    沈琇在一旁,差点没忍住要笑出声来。

    还真没看出来,大姐姐还有骂人不带脏字,骂的你有口难言的时候。

    这不,郑月在心底恨不得活刮了沈玥,还得挤出一抹笑来,道,“既是误会,解开了就好了。”

    沈玥也笑了。

    这一笑,在外人看来是一笑解误会,沈玥却知道,这梁子算是结大发了,不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岂有忍了的道理?

    顺国公府的姑娘见大家围在大门前,虽然没什么不愉快,可总不像样子,便上来道,“都快进府吧。”

    郑月率先转了身,只听身后有惊呼声传来,“沈大姑娘,你怎么瘦了那么多,都快认不出来了。”

    然后是沈玥的回答声,“之前太胖,连累姚大姑娘落了水,我既是知道错了,这一身祸根自然要舍了,不然顶着一身肉来,哪有诚意啊。”

    郑月气的手都攒紧了。

    大家进了顺国公府,不远处,一黑衣劲装的男子骑在马背上。

    看着大门有些走神。

    没看出来啊,沈大姑娘居然这么能屈能伸,三言两语就化解了困境,撞马车一事,她看似输了,实则赢的漂亮,有错就改,态度诚恳,赢得大家的好感,实在叫人刮目相看,只是……

    暗卫微微叹息,这么聪慧的姑娘,要被爷克,总有些于心不忍。

    想到今儿再办不好差事,就不用回王府了,暗卫就掉头走了。

    及笄宴会,和一般宴会不同,多是女眷来观礼,而且受邀前来的一般都是闺中好友或是身份尊贵的姑娘。

    约莫二十多人,有姚家其他姑娘代为招呼,一路领着往前走。

    姚大姑娘姚君玉在花厅陪其他早来的姑娘说话,她们到门口了,她就迎接了上来。

    她穿着一身交织绫彩绣裙裳,身姿曼妙,但比印象中要消瘦几分,脸色还算红润。

    她正和来道贺的姑娘们说话,瞥眼,看到沈玥,她怔了下。

    她是听说沈玥瘦了好几圈的,但并未放在心上,只当是沈家为了展现道歉诚意,故意放出风来的,谁想到还真的消瘦了这么多,竟是比她能想象到的还要瘦,说是脱胎换骨都不夸张。

    沈玥见她看着自己,眸底带了惊讶,她便福身给她请安,正要表达歉意呢,就被姚大姑娘拉了手,笑道,“我知道你的来意,只是这会儿宾客多,就不聊这个了,等我及笄宴后再说不迟,外面天冷,快进花厅喝暖身茶。”

    语气温和,还带了些笑意。

    她忙,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她说不提,沈玥哪还硬张口,就进了屋,和一众大家闺秀一起喝茶。

    沈玥没什么朋友,沈琇是庶出,大约还是今天来的唯一一个庶女,那些嫡女都不屑和庶女说话,觉得掉了身份。

    沈琇觉得受到了极大的耻辱,云袖下,绣帕是扯了又扯。

    沈玥倒无所谓,不说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真跟她聊天,才尴尬呢,她哪里知道现在最流行什么头饰和衣裳样式?

    把她干晾着,求之不得呢。

    不过没一会儿,沈玥就见到一熟人,临安侯府李岚晴。

    她跟姚君玉见礼过后,就朝沈玥走了来,热情的打招呼,笑道,“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沈玥起身跟她见礼。

    一旁有姑娘见了诧异,她走过来,拍着李岚晴的肩膀道,“你几时和她关系这么好了?”

    如此亲昵,显然关系是极好的。

    李岚晴笑着,看沈玥的眼神带着感激道,“前些天,在灵泉寺,沈大姑娘救了我弟弟,她算是我救命恩人了,你说我们关系好不好?”

    那姑娘惊诧不已。

    李岚晴给沈玥解释,沈玥才知道,那姑娘是工部尚书府嫡女,叫苏子娴。

    然后,三人就聊到一块儿了。

    沈玥和李岚晴有灵泉寺的事在,聊起来很融洽,苏子娴只能算是朋友的朋友,就隔了一层。

    不过,很快,这一层隔阂就消了,因为苏子娴在她耳边笑道,“方才你在门口,骂冀北侯府姑娘愚蠢和过街老鼠,当真是大快人心,我车夫看见她撞你马车了,没给你作证,实在不好意思。”

    沈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