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边沈玥几个做衣裳,准备去顺国公府参加姚大姑娘及笄。←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那边,沈瑶受尽折磨,只觉得身心都遭受了重创,因为还没有哪一回出门,她不在的。

    可是再生气,再想去也没有用啊,身子不允许。

    好在吃了药后,渐渐好转。

    到了晚上,肚子竟然不疼了,好像整个人都轻松了,饿极了,竟然连着吃了两碗粥,还意犹未尽。

    只是肚子疼了一天,虚弱无力,脸色发白,即便歇了一晚上,也没好转多少,尤其大夫说这两日,最好别出门,沈瑶这才死了去顺国公府的心。

    但是她不想沈琇跟着沈玥去,一来是觉得沈琇抢了她出门的机会,二来是不想有她帮着,她希望沈玥出丑。

    沈瑶抓着大夫人的胳膊,道,“娘,我明儿想听二姐姐抚琴,你别让她去顺国公府了。”

    沈瑶那点小心思,岂能瞒的过大夫人,只是人是老夫人让跟去的,怎么可能为了给沈瑶抚琴就不去的。

    要说不去,也应该从沈玥身上下手。

    大夫人有这念头,也只在一瞬间就打消了,万一沈玥出了什么事,大家都会往煊亲王世子身上想,倒是给了她退亲的理由。

    和煊亲王府结亲,对沈家有百利而无一害,她岂能为了点小小的妒忌之心,就让亲事黄了?

    只是女儿还病着,大夫人不想她心里憋着气,这不就把在美人堂挑的头饰拿来,哄沈瑶高兴。

    沈瑶高兴了一天,就不高兴了。

    因为老夫人不但给沈玥做了新衣裳,还在美人堂给她挑了一套头饰,让她出门佩戴,据说花了两百两。

    沈瑶嫉妒的发狂,当时大夫人也在屋子里,她就道,“娘,你看祖母,她偏心大哥就算了,她现在又偏心沈玥了,娘才给了我一根美人堂的簪子,她就得了祖母一整套!”

    大夫人见沈瑶掉眼泪,心底也恼老夫人太偏心了,虽然给沈玥头饰是为了她出门不丢脸,可瑶儿还病着呢,就哄她道,“不哭了,老夫人给她买,娘给你买!”

    沈瑶得了大夫人许诺,这才破涕为笑,道,“那我等我身子好了,我要自己去美人堂挑。”

    老夫人的确给沈玥在美人堂挑了一套头饰,一对金镶玉的簪子,外加一个钿花和一个额链。

    这样的搭配,在美人堂里算是最简单的了,有面子,而且不奢华。

    那一天,沈玥早早的起了床,由着紫苏帮着梳妆。

    半夏在一旁很兴奋。

    今天,总算是轮到她跟姑娘出门了,她还以为要等很久呢。

    梳妆好,沈玥便吃早饭。

    吃完了早饭,便要带半夏出门。

    只是走到屏风处时,沈玥顿了下脚步,微微侧头,便看到一旁摆着花盆的高几上,有一本书,看着还有些眼熟。

    早上起床时,紫苏随手塞这里的,她看见了。

    沈玥伸手一拿,竟是本老黄历。

    紫苏脸腾的一红,赶紧道,“奴婢看过了,今天合适出门。”

    她昨晚担心了一宿,总不大放心,所以翻翻老黄历,让自己心安。

    听到说合适出门,沈玥笑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沈玥到宁瑞院的时候,沈琇已经等在那里了,她穿的是一身八成新的衣裳,不是绣房新做的,因为绣房要赶着跟沈玥做衣裳。

    大家闺秀的衣裳,上面会绣不少复杂图案,越复杂越精致,加上还有一个绣娘病了,只能做沈玥一套衣裳。

    沈琇看着有些妒忌,但能出门已经很不错了,而且,最重要的事,沈玥脸上有痘疤,她没有,也算是小有安慰吧。

    老夫人细细看了看沈玥的打扮。

    鹅黄色裙裳,裙摆上绣着山茶花,娇嫩欲滴,就那么看着,仿佛能嗅到扑鼻而来的清香,淡雅宜人。

    她梳着随云髻,插着昨天送去的发簪,搭配的很好,尤其是耳际边垂着的一缕青丝,娴静端庄中添了几抹俏皮。

    老夫人越看越满意,要是脸再瘦一分,痘疤消去,腰肢再婀娜两分,京都能比得过她的,绝对不超过一只手。

    老夫人夸赞了沈玥的打扮,然后把一锦盒交给沈玥道,“这是给顺国公府姚大姑娘的及笄礼。”

    沈玥接了,因为好奇,所以打开看了一眼。

    沈琇站在一旁,忍不住低呼,“好漂亮!”

    锦盒里是一条金镶玉的手链,上面五颗红玉宝石,还有许多小宝石,看起来精致小巧,最合适她们这样年纪带了。

    沈玥也忍不住动了心,不过这不是给她的,将锦盒盖上。

    外面丫鬟来报,说马车准备妥了,沈玥和沈琇,便福身告退了。

    出了门,坐上马车,直奔顺国公府。

    因为惹上了顺国公府,沈玥对顺国公府要比其他府邸要更了解一些。

    当年太祖皇帝打江山,登基之后,对有功之臣,论功行赏,当时封了三个异姓王,四个国公,五个侯爷。

    顺国公府便是四个国公之一。

    太祖皇帝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对于那些一同抛头颅洒热血的兄弟,格外宽待,异姓王,只要不出现谋反这样十恶不赦的重罪,都不会降爵。

    四个国公,可世袭三代,才会降爵袭位,当然了,不是一成不变的,一等国公,由儿子继承之后,变成二等国公,稍微降低一点儿,但依然保留国公府封号不变。

    五个侯爷,可世袭两代,才降爵。

    当年,这样的安排,在史书上给太祖皇帝浓重的记了一笔。

    不过要真说起来,老夫人还是出自四大国公之一的信国公府。

    如今的信国公正是老夫人的侄儿。

    只是老夫人和信国公的关系很一般,老夫人是信国公府嫡女,幼年丧母,父亲娶了填房,生了儿子,继母苛待,老夫人的日子并不好过。

    就连给她挑的亲事,以她当时的身份,和老太爷的身份,只能算很一般了,不过老夫人并未反抗,和老太爷相敬如宾,夫唱妇随,叫人羡慕。

    当初关系就差,轮到继母生的儿子继承爵位,关系能好才怪了,只是维持明面上的往来罢了,侄儿又隔了一层。

    这一回,得罪顺国公府,老夫人也曾舔着脸面回去求信国公过,信国公倒没直接拒绝,很委婉的表达了,只要姚大姑娘没事,沈家诚心赔罪,以顺国公府的通情达理,断然不会毁了沈家前程。

    之后,老夫人就没再回顺国公府过了。

    今天是顺国公府嫡女及笄的日子,信国公府肯定会来人的。

    马车汩汩朝前。

    顺国公府和沈家一南一北,还隔了两条闹街,穿梭人人来车往的街道上,马车快不了。

    颠簸了小半个时辰,才到顺国公府所在的街,马车才快起来。

    正喜欢这样的速度呢,好了,出事了。

    忽然马车一撞,车身一晃荡,沈玥脑门磕到了马车,疼的她直呲牙。

    沈琇比她还不到哪里去,她气的掀开马车,道,“怎么赶得马车?!”

    车夫也被吓坏了,他委屈的看着前面的马车道,“马车好好的往前走,冀北侯府的马车忽然撞过来,没法避开。”

    车夫刚说完,前面的马车帘子掀开了,露出一张精致但并不讨人喜欢的脸来,语气也满是戾气,“讨人厌的人,真是到哪里都讨人厌!”

    “别理会她们,我们走!”

    话音落,马车就跑了起来。

    马车内,沈琇气红了脸,见沈玥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沈琇是有气都没地方撒,还得解释道,“那是冀北侯府嫡女郑月,是姚大姑娘的表妹。”

    沈玥汗颜。

    她还以为沈琇或者沈瑶得罪了人,她受了无妄之灾,敢情人家针对的就是她。

    这还没到顺国公府呢,就有人发难了,这一趟,别是鸿门宴才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