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出了牡丹苑,沈玥就去宁瑞院给老夫人请安。

    沈瑶病了,而且病的那么重,老夫人有些担忧,一担忧,就吃不下饭。

    沈玥去的时候,老夫人将手中象牙筷子放下,道,“不吃了,撤下吧。”

    孙妈妈见一碗粥还剩下半碗,就道,“才吃那么一点儿,再吃两口吧。”

    老夫人摇头了,“吃不下了。”

    沈玥进屋,孙妈妈看见她,眸底就流了些光芒,那是想沈玥帮着劝老夫人再吃两口的意思。

    孙妈妈是老夫人的陪嫁妈妈,照顾老夫人几十年了,心里只有老夫人,忠心耿耿,也是老夫人最信任的人。

    沈玥上前,福身请安,道,“祖母可是为四妹妹担心?”

    老夫人点点头,让沈玥坐,她道,“倒也不全是为你四妹妹担忧,咱们沈家也不知道是什么了,一直没个安宁时候,事情一出接一出,没玩没了,都说家有丧,霉三年,你父亲守孝二十七个月,倒是相安无事,这出了孝期,反倒……。”

    家有丧,霉三年,这话沈玥也听过,不过是迷信说法,哪能信啊。

    不过,她和煊亲王世子定亲,就不知道要倒霉多久了。

    沈玥宽慰老夫人道,“四妹妹是病了,但我相信她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咱们沈家最近是倒霉了些,但总会过去的。”

    那药只能管一天,父亲知道糕点被四妹妹吃了,不可能还继续下药。

    药停了,自然而然就好了,都不用请大夫。

    沈玥劝了一通,端起粥碗,喂老夫人吃,再加上孙妈妈在一旁说话,转移老夫人的注意力,倒真吃了。

    一碗粥吃完,孙妈妈觉得还应该再添一点儿,老夫人就道,“这回真吃不下了。”

    沈玥觉得这么多也差不多了,便没再劝了。

    老夫人净了手,看着沈玥,问起她隐瞒灵泉寺的事,言语之间,带了些指责,又有些心疼,但出了那么大的事,都不跟府里长辈说一声,让人寻上门来,措手不及,这样的做法,要敲打敲打,万一还有下一次呢?

    沈玥知道避开不了,就道,“祖母,我极少出门,并不知道文曲星庙和灵泉寺的区别,到了灵泉寺还以为是到了文曲星庙,可是母亲做的决定,我人也去了,只能用心祈福了,我原想回来告状的,可是在门口,碰到了四妹妹几个,她们问起我的斗篷,那斗篷我弄脏了,在瀑布处清洗,因为打了煊亲王世子,所以匆匆忙离开,就落下了,后来是反应了过来,但是没敢回去取,就撒了谎,我不提灵泉寺,四妹妹也不追究斗篷的事……。”

    听了她说这一番话,老夫人想敲打,都敲打不下去了。

    不是她不告状,她受了委屈,很想告状,给自己讨一个公道,只是授人以柄,不得不忍了。

    “那被人险些砸到的事呢,没有受惊?”老夫人问道。

    沈玥抿了唇瓣道,“没有受惊,虽然当时很害怕,可那里是灵泉寺,我诚心祈求,菩萨会保佑我的。”

    倒不是撒谎骗人,被人砸的事,她当时很害怕,可是事后想想,只觉得自己福大命大,然后便算了,总不至于她还要找那人算账吧?

    当时,煊亲王妃既然让人去看那少年,就不会见死不救。

    老夫人点点头,说了几句沈玥有福,想着她命确实很大,但愿煊亲王世子克不了她。

    沈玥陪着老夫人聊了会儿,沈琇和沈珂就来了。

    两人还未福身给老夫人请安呢,身后过来一丫鬟,手里拿了张大红帖子过来,道,“老夫人,顺国公府大姑娘给大姑娘送了请帖来。”

    沈玥微微一愣。

    老夫人眉头微挑,她伸了手,丫鬟赶紧把请帖送上。

    老夫人看了两眼,道,“后天是顺国公府大姑娘及笄的日子,送了请帖,让你去顺国公府参加她的及笄之礼。”

    沈琇上前,诧异道,“姚大姑娘身子好的能举办及笄了?”

    沈珂接口道,“之前病在床上三个月,都下不来床,这一退亲,身子是一天好过一天,都能见客了。”

    及笄,是除了成亲生子之外最大的日子了,一般府邸,嫡女及笄,那是要风光大办的。

    之前就曾听说姚大姑娘及笄便出嫁,谁想到一定亲,险些把命都丢了,还谈什么及笄啊。

    看着请帖,老夫人露了难色,看着沈玥道,“祖母原打算这些天不让你出门的,只是这帖子是顺国公府送来的,你若是不去,倒成了我沈家因为登门赔罪,连番被拒,生了气……。”

    不让沈玥出门,不行。

    让沈玥出门,老夫人又担心,姚大姑娘就是出门倒了霉,万一沈玥也一样,可怎么办?

    其实,沈玥也不想去顺国公府,人家姚大姑娘的前未婚夫,现在成了她的,尴尬啊。

    虽然,她并不想要。

    能还回去是最好不过了。

    沈玥郁闷了会儿,不懂顺国公府这么做是想干嘛,但是沈家不能失礼,便道,“我去,一会儿回去,我就准备及笄礼。”

    准备两个字,沈玥咬的有些重。

    沈琇多问了一句,“你打算送什么?”

    “帕子啊,”沈玥坦然回道。

    老夫人忍不住扶了下额头,到底是极少出门,不懂闺中往来,人家及笄那么大的事,哪能送一方绣帕就行的。

    尤其姚大姑娘落水,虽然病了一直不好是煊亲王世子克的,可落水还是她惊了的。

    之前赔罪,顺国公府一直没有见大夫人,后来,又不好再送去,那就成打顺国公府的脸了。

    如今送及笄礼倒是个好机会。

    老夫人想了想道,“及笄礼,就不用你准备了。”

    沈玥听了,嘴角微弧,连连点头。

    沈琇站在一旁,赶紧道,“大姐姐你极少出府,除了咱们这些姐妹,你没和什么人往来过,加上又是顺国公府,你一定要谨慎些,要是四妹妹没病就好了,不然还能陪你一起去顺国公府。”

    她声音透着些担忧,怕沈玥会在顺国公府失礼。

    沈玥眼角余光扫了她一眼,真是会说话,道出了她的缺陷不算,还指出了沈瑶不合适陪她了。

    沈瑶不合适,还有她呢。

    果然,老夫人点头了,“四姑娘怕是去不了,你陪她去。”

    沈珂在一旁,开始绞绣帕了,她也想去。

    只是她年纪比沈琇小一岁,不占优势。

    而且沈琇展现了下她考虑的周到,她看着沈玥穿的衣裳道,“大姐姐和煊亲王世子定亲了,又是咱们沈家嫡长女,这几****看大姐姐的衣裳都偏宽松,家常穿可以,出门就差了些。”

    老夫人听了,就笑道,“让绣房赶紧做一套出来。”

    见沈琇和沈珂也露了想要的神情,老夫人就道,“一人做一套。”

    PS:谢亲林夕云圭的打赏~~~

    新书最后一周新书期,求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