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夫看着大夫人,回道,“四姑娘的脉象,有些像是中毒,又有些不像,实在古怪,我问问清楚,才好开药方,我先开两副止泻的药,先让四姑娘服下。”

    如此,算是排除了沈瑶中毒的可能。

    丫鬟领着大夫去开药方。

    大夫人转头坐到床边,看着沈瑶苍白的脸色,疼的心都揪到了一处。

    大夫虽然开了药,可是说的话,大夫人担心。

    因为并未找到病因,没有找到病因,吃药就不一定能治好。

    一夜折腾,已经没了半条命了,现在又吃什么吐什么,这可怎么办好?

    沈瑶苍白了脸色,倒算是清醒的,她有些害怕的哭道,“娘,我会不会死?”

    大夫人连忙呸呸了两声,道,“不会死,娘不会让你有事的!”

    这个大夫没能断症,她就去找太医来。

    想到沈家如今的门第,大夫人心就沉到了谷底,看到沈玥进来,大夫人忽然射过来的眸光,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沈玥脸也冷了,沈瑶病了,她担心归担心,可是与她无关好不好!

    又不是她害她病的了。

    大夫人是怪沈玥闯祸,得罪了顺国公府,不然沈钧现在肯定有了职位,能找太医来,如今还要回去麻烦娘家,耽误时间,让沈瑶多吃苦头。

    虽然大夫人瞪了沈玥,沈玥既然来了,就不会掉头走,当没看见似的,上前探望沈瑶。

    大夫人没理会她。

    沈玥也没说什么,她多看了沈瑶两眼,眸底微微惊讶,这不是中毒了吗?

    沈家,大夫人当家做主,沈瑶是她的掌上明珠,谁敢给她下毒,这要被大夫人知道了,不得剥去几层皮啊?

    本来沈玥想走的,这会儿倒是没走了。

    见沈琇和沈珂站在一旁,脸上挂着担忧之色,但是眸底,却是有些精亮。

    别看两人以沈瑶马首是瞻,整日跟在沈瑶屁股后面,都是大家闺秀,谁又愿意仰人鼻息过活,还不是因为捧着沈瑶,大夫人能对她们好一点儿。

    见沈玥看着她们,沈琇轻叹道,“这一回,四妹妹是糟了不少罪了。”

    沈玥走过来,两人往前挪了挪,给沈玥腾个好位置。

    这小动作,看似寻常,却是让沈玥心中吃惊,居然给她腾位置了?

    两人一挪动,沈玥就看见她们身后小榻上,小几上摆着的三盘子糕点。

    五香麻糕、江米蜜糕、桂花香糕。

    其中桂花香糕、江米密糕吃了几块,五香麻糕,却是一块没动。

    看着这三盘子糕点,沈玥又看了沈琇和沈珂一眼,眸底就带了些深意了。

    方才挪动,应该就是想她看见这糕点的吧,这是京都第一糕点铺子赵记糕点铺买来的,这三种还都是她最喜欢吃的,几乎每次买,都是这三种。

    而沈瑶并不怎么喜欢五香麻糕,虽然也吃,但是只要有别的,就绝对不会碰它。

    既然是她买,或者大夫人买给她,就绝对不可能有五香麻糕。

    再加上两人方才的动作,明显这糕点有问题。

    沈玥多看了糕点两眼。

    然后,沈琇就慌乱的过来,把糕点挡在身后,几乎昭然若揭啊,这糕点有问题。

    沈玥很无语,这就是所谓的后宅斗争吗,明明巴不得她看见这糕点,和沈瑶掐起来,却又要做出一副她已经努力护着沈瑶,只是她沈玥太眼尖,叫她发现了,她已经尽力遮瞒的样子来撇清自己,然后看她和沈瑶为了几盘子糕点掐个你死我活吗?

    她不喜欢这样绕弯子,她就想知道这糕点跟她有毛线的关系?

    沈玥没说话,半夏在她身后抓她袖子了。

    沈玥微微回头,半夏就低声道,“昨儿老爷问姑娘中午吃了什么。”

    没有明说这糕点应该是沈玥的,但意思,沈玥听得明白。

    以沈钧对她的疼爱,知道她中午没食欲,吃的不多,给她买些喜欢的吃食,让她开心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第一糕点铺子的糕点出现在沈瑶的桌子上,还有她并不是很喜欢的糕点。

    十有八九是沈钧给她买的糕点被沈瑶劫了道。

    这事确实够惹人恼火的,只是如今沈瑶病成这样,她为几盘子糕点发难,这倒显得糕点比沈瑶的命还重要了,这还有点姐妹之情吗?

    沈玥嘴角勾了勾,这大约才是沈琇的目的吧,不动声色的做一回渔翁。

    见沈玥淡笑,沈琇心底反倒打鼓了,最喜欢吃的糕点被人抢了,她不是应该生气吗,怎么还笑的出来。

    沈琇觉得她肯定是看错了,等再细看时,眼睛微微睁大。

    只见沈玥伸手了,朝五香麻糕伸了手,果然,还是生气了,打算把事情闹大。

    沈玥伸手,把五香麻糕端了起来,轻轻嗅了嗅。

    沈琇见了,就道,“大姐姐,你在闻什么?”

    声音有些大,一下子,大家的眸光就都望了过来。

    大夫人坐在那里,脸色有些难看。

    因为沈钧正好迈步进屋来,要是叫他知道,他买给沈玥的糕点,被沈瑶给抢了,心底肯定会生气。

    那贱人肯定是故意的,故意等沈钧来,把糕点端在手里,挑起沈钧对沈瑶的怒气,还真小看了她,没想到竟是长了这么多心眼。

    大夫人心底担忧,就站起来道,“都别杵在这里了,都出去吧。”

    沈玥就把糕点放下了。

    一句话没说,就朝大夫人福身,又给沈钧请安,然后就率先一步走了。

    走的毫不犹豫,还说等沈瑶身子好了一些,就来看她,完全是一个疼爱妹妹的长姐形象,大夫人听着都觉得怪怪的,这么听话?

    她可是担心,一开口,惊动了她,到时候手里的盘子摔了,事情会败露个彻底。

    沈琇和沈珂也是这么想的,明明可以让大夫人难堪的,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放弃了,是不是傻啊?

    她朝门口望去,只见沈玥站在珠帘外,眸光落在沈钧身上,神情有些复杂。

    最终,转身走了。

    沈琇有些失望,可沈玥不告状,她不会傻的蹚这趟浑水。

    出了牡丹苑,半夏四下张望了望,见没人在,就忍不住望着沈玥了,“姑娘,那糕点明明就是老爷买了送你的,被四姑娘抢了去,你盘子都端手里了,怎么不告诉老爷啊。”

    沈玥脚步未停,往前走,笑道,“不得胡说,父亲只是问了我吃什么,哪能因此就断定父亲给我买的糕点,这样无凭无据的事,一不小心,就成了诬陷人了,我端糕点,是因为方才大夫问丫鬟四妹妹吃的有没有问题,糕点是买来的,丫鬟应该没吃,所以打算让大夫查查,只是……。”

    只是她没想到,糕点真的有毒。

    那毒说重也不重,只是吃了有些上吐下泻,不会伤及性命,只要不连续服用,明天就好了。

    糕点是送给她的,被沈瑶抢了,才到她手里,才有她上吐下泻的事。

    也算是替她受了一回罪,虽然是沈瑶自己找的,并不值得同情。

    她更在意的是,为什么父亲送给她的糕点有毒啊。

    昨天,她求父亲不愿意嫁给煊亲王世子,父亲说尽量想办法,莫非这就是他想的办法?

    一定亲,第二天就上吐下泻,吃什么吐什么,这是被煊亲王世子给克了啊。

    父亲疼爱女儿,怕因此送了女儿的命,上门求退亲,再合情合理不过了。

    正因为这个,她才没有提糕点的事,抖出来,要是传到煊亲王府去……父亲就真的没有前途可言了。

    沈玥心中感动,父亲对她当真是宠爱至极了。

    这边沈玥感动的鼻子泛酸。

    那边,煊亲王府,一暗卫正在受训斥。

    煊亲王世子气大了,劈头盖脸一阵骂,“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就等沈家老爷上门退亲吗?!你告诉我,为什么上吐下泻的是沈家四姑娘,不是沈大姑娘?!”

    暗卫被训斥的脑袋都快低到地上去了,他也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以前他可是从未失手过,这一回,真是见鬼了。

    见他像是锯嘴葫芦,没有半句解释,煊亲王世子的火气更大了。

    几天了,找人找不到,办个事还尽出纰漏,没一件顺心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