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说沈玥,几乎是紫苏扶着她回的沉香苑。

    看她脸色难看,紫苏有些担忧了,“姑娘,要不要请个大夫?”

    沈玥苦笑一声,请大夫能管什么用,能帮她退亲吗?

    紫苏也知道沈玥不是什么病,就算真有病,那也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大夫是治不好的。

    “都是奴婢害了姑娘,”紫苏哭道。

    半夏端着茶水进屋,正好听到这话,不解道,“紫苏,你怎么害姑娘了?”

    紫苏咬着唇瓣,没有说话。

    半夏就更觉得不对劲了,还有一些些恼火,她和紫苏住一个屋,关系向来就好,无话不谈,总觉得最近她瞒了自己不少事。

    她也知道姑娘心情差,毕竟煊亲王世子克妻之名是坐实了的,是人都怕死,姑娘自然也不例外了,但凡事可以往好的一方面想啊,可别钻了牛角尖,钻不出来呢,生生郁坏了身子,她走到沈玥身边,道,“姑娘,你喝杯茶,消消气,其实要奴婢说,这门亲事挺好的啊……。”

    才说了一句,就被紫苏瞪了,“姑娘够伤心的了,你还戳姑娘心窝子!”

    半夏有些恼了,她在劝姑娘,她还火上浇油,她就不盼着姑娘心情能好些,不由瞪了紫苏,声音也大了几分,“我哪里戳姑娘心窝子了,我说的是良心话!煊亲王世子是克妻,之前也把定亲的姑娘给克了,除了第一位姑娘死了,后面两位也就定亲那几天出事了,可没死呢,只要不死,病上几日把亲事退了,也就没事了啊,往后姑娘还能嫁人,或许还嫁的很好呢,毕竟煊亲王府那么尊贵的王府,咱们姑娘都能做世子妃了,将来做个郡王妃、侯夫人还不是信手捏来?再退一步说,咱们姑娘的命又不软,要是没被克,那就更没事了,嫁给煊亲王世子怎么了,亲事是煊亲王妃定下的,又占着嫡妻的位置,将来的日子过得风光惬意,有什么不好的?”

    紫苏听着,觉得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可还有一种可能呢,“万一煊亲王世子娶了姑娘,回去慢慢收拾呢。”

    半夏昂着脖子,恨不得去戳紫苏的脑门了,往常听聪明的,今儿这是怎么了,被驴踢了不成,道,“什么娶回去慢慢收拾,咱们姑娘又不差,上回遇见,不也在他眼皮子底下逃了吗,这么多年,你听过煊亲王世子在谁手里吃过亏,咱们姑娘是头一份!”

    半夏就觉得沈玥很厉害,那是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她也不知道怎么就忽然有了这样的感觉,反正她就是这样认为的,谁也不能伤害她家姑娘。

    半夏这么一说,沈玥也来精神了。

    他是厉害,京都有名的绕道走,无人敢惹的铁板一块,可她也不是泥捏的,怎么能如此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要是退亲了,那自然不相干。

    可要是不退亲,还占着人家嫡妻的身份呢,最最重要的是他还有病啊,如果拿救他作为交换,自己不是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想开了,沈玥就轻松了,甚至带了笑道,“行了,我没事了。”

    方才还无精打采,转过脸,又笑脸如春了,姑娘怎么就想开了?

    半夏觉得,是她的话劝动了姑娘,有些得意。

    身上衣裳还是脏的,沈玥让丫鬟准备热水,要泡个澡。

    泡在浴桶里,沈玥琢磨着要不要给自己下点药,造成克妻的假象,然后退亲?

    可是想到姚大姑娘,反反复复的在床上病了三个月,煊亲王府才退亲,让她在床上一趟三个月,估计更久,她会直接疯了的。

    这计策肯定不行,只会令亲者痛仇者快,非但不能用,她还要活得更好,才能气着他,最好是气死他。

    沈玥是和煊亲王世子杠上了。

    泡了澡后,又随意用了些有些晚了的午饭,吃饭的时候,一直想心思,本来踌躇满志,可是一想到自己没钱,顿时英雄气短,有些食难下咽。

    有一搭没一搭吃了个半饱,就歇了筷子。

    吃的不多,也就没有遛食了,下午起了风,有些冷,就睡下了。

    这一睡,醒来已经是吃晚饭的时辰了,还是半夏觉得沈玥中午吃的不多,就这样把晚饭给错了过去,不大好,硬着头皮把沈玥喊起来了。

    沈玥睡的骨头都酥了,摸着肚子道,“是有些饿了。”

    相比之前一个劲的减肥,如今吃饱了睡,睡醒了吃,真是……

    沈玥下了床,紫苏帮着梳了个寻常发髻,她便坐在桌子上吃起来,随口问道,“下午没人来吧?”

    紫苏就回道,“姑娘睡下没一会儿,老爷就来了,听说姑娘睡下了,没让奴婢喊你起床,问了问姑娘中午吃了些什么,便走了,之后四姑娘几个来了,说是想问问大少爷在岳麓书院的情况,但姑娘睡下了,有些失望的走了。”

    打听大哥的事不过是只是个幌子,十有八九是闲的发慌,来落井下石的。

    只是大家闺秀,在下人面前还是得端着点脸面,明知道她睡着了,还要见她,这就是失礼了。

    她这一觉睡的沉,倒是省了不少糟心事。

    白天睡久了,晚上就睡不着了。

    闲的没事,把书房里的书拿来翻着,虽然无趣,可也比绣针线强。

    紫苏绣好了一方绣帕,剪下线来,见沈玥还精神抖擞,又捻了根线,穿起来。

    沈玥见她一边穿针,一边打哈欠,就知道她困了,只是她是主子,主子没睡,贴身丫鬟是不能睡的,有心叫她们去歇下,偏两个丫鬟都认死理,说了等于白说,便将书放下了,故作哈欠连天道,道,“我困了。”

    两个丫鬟顿时放下手里的针线,过来伺候她就寝。

    沈玥上了床,丫鬟掖好被子,又把铜炉添了几块炭,就退了出去。

    走到门口,开了门。

    紫苏看着远处有亮光,微微讶异道,“怎么牡丹苑这会儿还亮着灯?”

    半夏笑道,“牡丹苑的丫鬟估计也在说我们沉香苑还亮着灯呢。”

    紫苏笑了笑,也就没在意了。

    沈玥是上了床,可翻来覆去到半夜,才迷糊上。

    第二天,睡的正香,就被紫苏给推醒了,喊道,“姑娘,别睡了,出事了。”

    沈玥被瑶的直晃,十分不情愿睁开眼睛,转了个身,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问道,“出什么事了?”

    好像,要是事情不大,就接着睡。

    紫苏就道,“四姑娘昨晚吃坏了肚子,上吐下泻,这会儿只剩下半条命了。”

    闻言,沈玥眼睛倏然睁大,方才还慵懒的困意,瞬间全消了。

    嘴角带了些笑意,眼睛明亮了起来。

    这两个丫鬟贼坏啊,之前她一直被沈瑶几个落井下石,如今风水轮流转,倒霉事落到她头上了,她这个做嫡姐的不去关心探望一二说不过去呢。

    落井下石这样的事,沈玥是抵触的,不过这会儿清醒了,估计是难睡下了。

    还是去探望下吧,免得说她失礼。

    沈玥下了床,两个丫鬟麻溜的帮她收拾,还未收拾好,早饭已经送来了。

    沈玥慢条斯理的吃了一碗粥,并两个玲珑蛋饺,便带着半夏出了门,朝牡丹苑走去。

    还未走到牡丹苑,就见到丫鬟快步领着一个背着药箱的大夫朝牡丹苑走去。

    沈玥走的不快,进屋时正好听大夫人问道,“我女儿怎么样了,为什么好端端的会上吐下泻?”

    大夫收了手,摇头道,“四姑娘的病有些古怪,像是吃坏了东西,又像不是,昨儿四姑娘都吃什么了?”

    丫鬟就上前一步,回道,“姑娘应该不是吃坏了肚子,她昨晚吃剩的菜,奴婢几个分吃了,并未有事。”

    不是吃的有问题,那就是喝的了。

    茶还摆在桌子上,并没有倒掉。

    大夫检查过后,道,“没有问题。”

    大夫人眼神就凝了起来,问道,“我女儿是被人下毒了?”

    PS:谢书友160805231512544、零梦梦两位亲的打赏~~~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