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赶紧追出去,可是哪还看见书童的人影儿。

    沈玥那叫一个后悔,只能忍着,自己去找了。

    也不知道方向,完全是抓瞎。

    好在往前走了会儿,见到人了,是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家,正在垂钓呢,看着很惬意。

    人家正在垂钓,她这会儿去问茅厕在哪儿,太不合时宜了。

    可是憋不住,没办法,但愿他别生气。

    沈玥捂着肚子走了过去。

    那老人家不错,指了个方向给她。

    沈玥是感激涕零啊,打算回来跟他道谢,只是人也已经不见了,不过钓鱼竿还在。

    她有些惋惜的往前走,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他了。

    刚这样想,就瞧见不远处有人倒在地上。

    看不清样子,但是那身衣服,很眼熟,不正是给她指路的那老人家吗?

    方才还好好的,怎么就晕了呢。

    沈玥赶紧跑了过去。

    老人家面色苍白,四肢发冷,全身肌肉抽动,已经有些意识朦胧了。

    沈玥看了一眼,几乎可以确定是低血糖昏迷。

    这样的症状来势汹汹,其实只要一颗糖就能缓解了,可问题是她身上没带糖果啊,老人家这样,明显也是没有。

    沈玥急了,她得尽快救他,否则会出大问题。

    人命面前,容不得半分犹豫。

    沈玥赶紧往回走。

    可是这附近只有山长的院子,他屋子里肯定有点心。

    书童不在,沈玥看着门口,犹豫了两秒,就敲了下门,不等里面人答应,就径直把门推开了。

    屋子里,贺山长正坐在首座上,沈钧和那将军坐在下首,至于沈琅之和另外的少年则在一旁罚站。

    看见沈玥忽然推门而入,沈琅之差点惊叫起来。

    沈钧直接懵了,不是让她在外面等着吗,她怎么能直接推门就进来了?

    她进来做什么?

    沈玥不敢看沈钧的眼神,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就落到贺山长身边的小几上,那里有糕点,还是两盘子。

    沈玥赶紧过去,端了盘子道,“对不起了,借用一下。”

    说完,赶紧端着盘子就跑了,走了两步之后,回来,红着一张脸,又把他身边的茶也一并端了。

    沈钧面黑如炭了。

    脑子里就一个声音:他为什么要带她出门,为什么?

    贺山长回过神来,几乎是怒不可抑,“这是谁家少年,竟然如此莽撞?!”

    那将军就望着沈钧了,“那不是……你儿子吗?”

    贺山长当即望着沈钧了,“府上的教养,当真是叫人刮目相看。”

    大儿子买诗词作弊,小儿子更是无礼,进门不知道先通传,还端人糕点,这是什么样的家教?

    沈钧想钻地洞的心都有了。

    府里从不缺她吃的,她怎么就来山长屋子里抢糕点呢?

    还有来之前,信誓旦旦的保证,言犹在耳,她不会无缘无故如此寻事端,直觉告诉他肯定出了什么事。

    沈钧赶紧起身,追出去看看。

    他一走,沈琅之也不待了,追着走了。

    再说沈玥,端了盘子就赶紧跑了,回来时,老人家还倒在地上,也没人发现。

    沈玥蹲在地上,抱起老人家的脑袋,把糕点捏碎了喂给他吃。

    因为糕点太干,难以咽下,沈玥用茶水送服。

    刚喂完一块糕点,沈钧就过来了,道,“这是在做什么?”

    沈玥回头道,“爹,你一会儿再骂我,我先救人。”

    沈钧一口气堵在胸口,迈步走过来。

    可是等他看清楚沈玥救的人是谁后,就赶紧吩咐沈琅之道,“快,去告诉山长一声,就说老山长晕倒了。”

    沈琅之愣了一瞬,赶紧往回跑。

    好吧,这一回,他也是没敲门就进去了。

    贺山长看着他,眼睛都喷火,书院竟然收了这样的学生,实在是丢他的脸,沈琅之却道,“山长,老山长晕倒了。”

    贺山长听得一怔,瞬间惊站起来,顾不得其他,赶紧让沈琅之前面带路。

    沈琅之就把贺山长带去找沈玥了。

    彼时,老山长病情好转了一点,至少全身没有再肌肉抽搐,但脸还是苍白的。

    贺山长见了,有些心慌了,喊道,“父亲,父亲……。”

    试图唤醒老山长。

    沈玥就道,“老山长刚吃了两块糕点,还要一会儿才能缓过来。”

    贺山长一张脸赤红,这辈子没这么尴尬过。

    方才还指责人家没有教养,却没想到人家抢糕点是为了救人,而且救的人正好是他父亲。

    贺山长觉得脸有些火辣辣的,像是被自己扇了一巴掌。

    沈琅之蹲在一旁,看着老山长,问沈玥道,“看着这么严重,吃两块糕点能管用吗?”

    沈钧就对贺山长道,“还是请大夫来给老山长看看吧。”

    贺山长回过神来,立马让人去请大夫了。

    沈玥跪在地上,久了有些难受,她动了动,沈琅之赶紧扶她起来,只觉得膝盖跪麻了。

    沈玥道,“把老山长扶到屋里去吧,再喂他喝碗糖水。”

    一时间还没人来,沈钧帮贺山长把老山长抬进屋的。

    又过了一刻钟,老山长的脸色恢复了些。

    贺山长略微放心,望着沈玥,万分惭愧道,“方才……是我误会你了。”

    竟是给沈玥道歉,还给沈玥赔礼。

    沈玥身子一侧,赶紧避开,不敢担道,“先前老山长也帮了我大忙,我只是投桃报李。”

    沈钧惊讶,“老山长帮你忙了?”

    沈玥讪笑点头,却是没解释帮了她什么忙。

    贺山长想着之前因为沈琅之的事,说了不少重话,真是不好意思。

    他望着沈钧道,“先前,多有得罪,如今家父病重,其他的事,只能容后再说了,望见谅。”

    父亲病了,哪里还管的了其他的事,这一点,沈钧很理解。

    他道,“今日打扰了,先告辞了。”

    说完,作揖离开。

    沈玥还忍不住,加了一句,“老山长有些低血糖,以后每天早上,喂他喝半碗糖水,身边最好带些糖果,如果晕眩了,就吃一颗,就不会再出现今日这样危险的情况了。”

    贺山长连连点头,然后送沈钧出门。

    因为关心老山长的病,只送到院门口。

    书童送他们离开。

    路上,沈钧看沈玥的眼神就带了些探究了,他想到昨天上午,临安侯夫人登门道谢,谢沈玥救了临安侯府小世子,今天,她又救了老山长。

    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还真不敢相信。

    她是从哪儿知道的救人办法,还两块糕点就能救人了?

    沈钧忍不住问出声来,“你是从哪儿学到的救人办法?”

    沈玥心扑通乱跳,她就知道他会问,她瞥了沈琅之道,“大哥以前告诉我的啊,头晕,吃糖果就不晕了,爹爹,你也说过……。”

    沈钧凌乱了。

    那是小时候哄她玩的,竟也当真了?

    沈钧一阵后怕。

    得亏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不然耽误了老山长病情,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见沈钧一脸无语,沈玥也知道这理由很叫人无语,可是一时间,她实在想不到好的理由搪塞过去。

    她仰着脸,望着沈钧道,“爹爹,我这回可没闯祸。”

    沈钧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以后让不让她出门的事,方才闯进屋子里拿糕点,他没差点被贺山长羞愧死。

    不过想到后来,贺山长尴尬的脸色,沈钧心情又平复了。

    虽然儿子不懂事,但女儿乖巧伶俐啊,而且有行大事不拘小节的气节,着实不错。

    沈钧很满意,在看沈琅之跟在一旁,沈钧顿时没了好脸色,“得亏你有个好妹妹,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不用去读书了,下次还敢得个丙等,我打断你双腿!”

    沈琅之动了动嘴,没敢反驳,只好告退了。

    沈玥喊住他,从怀里拿了荷包出来,丢给他道,“喏,给你的礼物。”

    沈琅之赶紧接了,笑了一声,赶紧跑了。

    沈玥这才和沈钧出了岳麓书院,坐上马车,打道回府。

    想到,这一回出门,没跟之前两次一样倒霉了,沈玥心情就特别好,只是没能好好看看书院景致,美中不足了,不过不影响她高兴。

    可惜,她高兴的太早了。

    在马车里颠簸了大半个时辰,方才停下。

    沈玥钻出马车,扶着马车下来。

    那边,紫苏看见她,老远就喊,“姑娘,你可算是回来了,出大事了。”

    沈玥扭头看着她,就知道她出府的事,没能瞒住,不过她并不担心,带她出府的是父亲,出了什么事,有高个的父亲在前面挡着呢,不怕。

    “放心,我不会挨罚的。”

    见沈玥一脸笑意,紫苏都快急哭了,她当然知道姑娘出府问题不大了,老爷疼姑娘,就算要挨骂,老爷也会揽在身上,不会让姑娘受罚的,她急的是别的事。

    “姑娘,煊亲王妃上门提亲了!”紫苏硬着头皮,拔高了声音道。

    沈玥正在上台阶,听到紫苏说这话,脚步一踉跄,要不是沈钧扶她一把,估计会直接摔台阶上。

    沈玥一脸呆滞。

    那边,李总管迈步出来,沈钧见了他,就问道,“煊亲王府来人了?”

    李总管点头,“来人了,还是煊亲王妃亲自来的。”

    PS:谢亲冰梦寒城、壹哦壹1、HARUKAyao、书友160809223657402、xc_shujin几位亲赠送的礼物~~~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