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得了满意答复,沈玥就高兴了,只是大哥还倒霉着,不能表现的太露骨了,便劝沈钧道,“爹爹,大哥已经惹了祸,只能想办法解决了,生气是没有用的,你要是再气坏了身子,那大哥就错上加错了。”

    如此懂事又乖巧的女儿,沈钧心底是感激的,感激发妻柳氏拼着最后一口气,在棺材里都将女儿留下来陪着他。

    这份情意,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对沈玥,沈钧更是舍不得苛责半句,她劝他不生气,他拍了拍她的脑袋道,“你大哥有你一半懂事,爹爹就心满意足了。”

    沈钧还有事要忙,便迈步走了。

    沈玥回去找老夫人了,老夫人就问道,“劝的如何了?”

    她这儿子,对谁心都硬的起来,唯独对沈玥不会,能劝他的,也只有沈玥了。

    沈玥有些心虚,她根本就没有劝过父亲啊,不过父亲答应明天带她去书院,她还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抽大哥么?

    她上前一步,道,“祖母,你放心,父亲不会抽大哥的。”

    老夫人心安了三分,想到沈琅之,老夫人有些恨铁不成钢了,“你大哥他真是……都怪我以前太惯着他了。”

    “大哥会改的,”沈玥劝慰道。

    老夫人拍着沈玥的手,叹息一声,“但愿吧。”

    陪着老夫人坐了会儿,沈玥便回沉香苑了。

    想到早上送沈琅之走的尴尬,沈玥就开始绣荷包了,原主绣活做的很一般,但两个月以来,她也没少练习,怎么绣她知道,绣的还算不错吧,紫苏就夸有灵气。

    比往常稍微熬了一刻钟,将荷包绣好,沈玥方才舆洗入睡。

    心中无事,睡的就安稳。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起来了,甚至比紫苏和半夏还起的早,两人蹑手蹑脚的进屋时,沈玥就掀开被子下床了。

    “姑娘这么早就起了啊?”半夏惊讶。

    紫苏没告诉她,沈玥今天要跟沈钧去岳麓书院的事,毕竟知道人越多,越容易泄密,虽然是沈钧带沈玥去的,毕竟不合礼数。

    要是让老夫人知道了,父女两个要一起挨骂。

    洗漱穿戴后,匆匆吃了早饭。

    沈玥就去给老夫人请安,到的时候,老夫人正在吃早饭,见她这么早来,还有些诧异,觉得孙女儿孝顺,便问她早上吃了多少,要不要再吃点儿。

    要是平常,这么好的机会,沈玥说什么也会陪着老夫人再吃一点儿。

    可是今天不行啊,她还等着要出门呢,她怕万一沈钧真后悔了,提前走了,她能怎么办?

    必须要将他的退路堵死了。

    沈玥摇头道,“我改日再来陪祖母吃,一会儿爹爹去书院,我怕他忘记答应我的事,得再去提醒一番。”

    老夫人连连点头,然后道,“那你快去吧。”

    沈玥福了福身,便告退了。

    出了宁瑞院,沈玥直奔沈钧的书房。

    昨天约好的,在书房等他。

    等了约莫一刻钟,沈钧才来,见她站在大树下,身子有些瑟瑟发抖,眸底就带了些怜惜,但更多的还是无奈,他真不懂她怎么就宁愿吃那苦头,他答应不打她大哥还不行吗?

    看见沈钧过来,沈玥赶紧迎上去,脆生生喊道,“爹爹。←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沈钧眸底闪过宠溺,却是故作恼怒道,“偏房有小厮衣裳,快去换上。”

    小厮?

    小厮就小厮吧,能去就行了,她不讲究。

    沈玥到了偏屋,让紫苏帮着换衣裳,结果紫苏拿起来一看,就道,“大了许多。”

    小厮的衣裳,也是要合身啊。

    父亲不会是故意的吧?

    别怪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衣裳都准备了,却大了许多,这明显有问题啊。

    还是那话,不能给父亲拒绝的理由,沈玥眼珠子一转,就道,“你去大哥院子,给我挑一套合身的衣裳来。”

    书房离沈琅之住的地方很近,紫苏赶忙去了。

    沈钧就在书房看书。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沈玥来找他,沈钧看了看天色,不早了,既然是去书院,还是早些好,显得有诚意些。

    他不打算等沈玥了。

    只是刚出门,便瞧见沈玥从偏屋出来,锦衣玉冠,风度翩翩。

    沈钧见了头疼,难怪半天不找他了,原来是自己找到了合适的衣裳。

    沈玥撅了嘴,眸光带了些指责,别以为那点小心思她不知道,做人要说话算话。

    沈钧扶额,道,“走吧。”

    说着,迈步往前走。

    沈玥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紫苏远远的看着,没有跟去,其实,她也想去的,但她知道,沈玥跟着沈钧出门,再安全不过了。

    李总管已经把马车准备好了,其实他是有些纳闷的,因为沈钧出门几乎从不坐马车,除非碰到下雨天,今天去书院,却让他准备了驾马车,还要稍微好点的。

    他还琢磨着是不是沈钧打算把大少爷打个半死,用马车拉回来,打算劝着点。

    而今看到沈钧后面跟着的沈玥,总管嘴巴张大,半晌没合上,“老爷,你怎么带大姑娘……。”

    “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不等李总管说完,沈钧便打断他道。

    这话,是堵总管的嘴,更是说给沈玥听的,沈玥忍不住皱了下鼻子。

    李总管便不说了,老爷实在是太宠着大姑娘了。

    本来沈钧该带他一起去书院的,如今带了沈玥,他倒是不方便跟着了,书院是清净之地,不宜去太多人。

    马车朝前驶去。

    在马车里颠簸了大半个时辰,马车速度才慢下来。

    不是因为到了书院,而是沈钧碰到同僚了。

    而且很巧,那同僚正好是和大哥买同一首诗的倒霉蛋的亲爹。

    同朝为官,又一样有不争气的儿子,还凑巧一起来书院,真是莫大的缘分,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

    那大人是个武将,和沈钧一样,只有一个儿子,不过沈钧只生了一个,他却是生了两个,只是大儿子战死沙场了,小儿子他有心要送他就战场,子承父业,可是媳妇说什么也不同意,一哭二闹三上吊,他没辙,这不前几日升了三品官,媳妇怕他又动心了,一狠心,就把儿子送书院来了,可他儿子哪里是读书的料啊,拿着刀枪,生龙活虎,捧着书,能倒头就睡,这不入学第一天,就给他惹祸了。

    他一个大老粗,看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整天就知道之乎者也的文弱书生就烦,一会儿见了,也不知道忍不忍的住。

    虽然才见面,他就托沈钧一会儿他脾气上来了,拦着他点儿,回头请他喝酒。

    沈玥在马车里,听得直笑,到底是武将,性子爽直。

    又过了一刻钟,马车才停下,这回是真到岳麓书院了。

    书院坐落于栖霞山,环境清幽,远离街道繁华,利于学生静心求学。

    而且书院很人性,每五天就放一天假,而这一天,正好是朝廷休沐的日子,这是让学生们可以回家,接受父亲的考问,也是督促那些父亲,对儿子多关心些。

    书院学生可以随意进出书院,并不过于拘束。

    但外人想要混进去,却是没那么容易。

    沈钧和沈玥几个在书院外等了片刻,才有人来领着他们进去。

    书院里环境极好,雅致幽静,而且很大,偶尔能听到说话声和打趣声传来。

    走了好一会儿,领带书童才道,“山长就在屋子里,两位请进。”

    只允许沈钧和那将军进去,沈玥不许进。

    沈钧回头吩咐沈玥道,“就在这里等我,不许乱跑。”

    沈玥有些后悔了,等在这里,她还不如去逛街自在。

    等两人进去后,书童把门关上,就离开了。

    留下沈玥站在风中,凌乱。

    还真把她干晾在这里啊?

    看着书童出了月形拱门,沈玥才反应过来,她还有事找书童问呢。

    她有些内急,茅厕在哪儿?

    PS:感谢嘿咻heihei、我爱杜拉斯两位亲的打赏~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