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夫人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沈家和临安侯府八竿子打不着,临安侯夫人却巴巴的上门给她行礼,太莫名其妙了,难道自己没睡醒,还在做梦?

    老夫人暗暗用手指掐了下手心,有点疼,不是做梦。

    老夫人赶紧请临安侯夫人上坐,然后吩咐丫鬟奉上好茶。

    喝了茶,老夫人忍不住了,问道,“不知道临安侯夫人来我沈家,可是有什么事?”

    临安侯夫人笑容温和,点头道,“是有些事,不过我是来道谢的。”

    老夫人蒙圈。

    大夫人也不解了,“道什么谢?”

    好吧,又轮到临安侯夫人蒙圈了,她望着大夫人,又看着老夫人,一脸的不知情,她都怀疑自己弄错了,可是宁远街,就一个沈家,不可能弄错了。

    临安侯夫人就道,“昨儿府上可有姑娘去灵泉寺进香?”

    大夫人心咯噔一下跳了。

    暖阁内,沈瑶几个齐刷刷的扫向沈玥。

    沈玥很无辜,她是没打算抖出她被大夫人送去灵泉寺的事,可是她没想到她救的人是临安侯上的少爷,人家真的上门道谢了。

    这回,是真兜不住了。

    沈玥想的是这个,而沈瑶想的却是,沈玥在灵泉寺做了什么,临安侯夫人要亲自登门道谢?

    外面,老夫人听得一笑,“府上昨儿没人去灵泉寺。”

    临安侯夫人瞪大眼睛,还有些尴尬,“是我弄错了?”

    亲自上门道谢,却谢错了人,真是够丢脸的,临安侯夫人脸有些火辣辣的。

    她手下坐着的,一穿着鹅黄色裙裳的姑娘站起来了,道,“不可能啊,她丫鬟说她们宁远街沈家的,我听的真切。”

    老夫人就望着大夫人了。

    大夫人讪笑一声,赶紧道,“昨儿大姑娘去灵泉寺了……。”

    不是她想说的,实在是沈玥就在暖阁,人家侯夫人登门道谢,她肯定会出来认,与其她来说,还不如她坦然认了。

    老夫人眉头扭紧了,沈玥几个不是去文曲星庙的吗,怎么又去灵泉寺了,临时换了地方,也不跟她说一声,还有那笔墨纸砚是怎么回事,老夫人迷糊了。

    不过,她还记得让丫鬟请沈玥来。

    虽然沈玥就在暖阁,可丫鬟还是磨蹭了一会儿再来,这样才像是请来的。

    沈玥就出去了,和她一起的,还有沈瑶她们。

    见了沈玥,那姑娘就道,“娘,就是她救了亭哥儿,我认得。”

    方才听说是沈大姑娘,她还以为听错了,不是说沈大姑娘很胖吗,都传遍京都了,昨儿见的姑娘还算正常啊。

    沈玥朝她一笑。

    老夫人震住了,她还纳闷方才临安侯夫人怎么给她行礼呢,原来沈玥救了临安侯府小世子。

    只是,她这孙女儿几时有救人的本事了?

    临安侯夫人是感激不已,她望着老夫人,眼眶微红道,“亭哥儿是我求了许多年,才得的眼珠子,就娇惯了些,昨儿让他跟着去了灵泉寺,当时顾着给他请大夫,也没当面跟沈大姑娘道谢,今儿才登门,倒有些失礼了,尤其昨儿岚晴还冒失,连累沈大姑娘伤了手。”

    临安侯府姓李,大姑娘正是李岚晴。

    听沈玥伤了手,大家都往她手看去。

    沈玥伸了手,笑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声音好听,眼神也温和,一看就知道性情不错,真不知道外面那些流言是怎么传的,要不是亲眼见了,还真就信了,这不是误了人家姑娘吗?

    然后,老夫人就解释了下沈玥知错就改的坚强毅力。

    临安侯夫人钦佩,并当场就让李岚晴以后跟沈玥多学学。

    屋子里,一时间热闹的很。

    虽然大家心底都有疑问,比如临安府夫人,她就纳闷,为什么她说沈家姑娘去灵泉寺,老夫人说没有,大夫人踟蹰了会儿才说有。

    不过各人的家事,她不便过问,只要找到救她儿子一命的姑娘,道谢了就好了。

    昨儿大夫说了,呛了气管,危险至极,极有可能会窒息而亡,并对沈大姑娘救人的法子惊叹,觉得很好。

    道了谢,临安侯夫人没有多留,儿子还在府里呢,昨儿差点失去他,这会儿离了,就忍不住担心,要回去看着才放心。

    李岚晴也没有留,只说改日送帖子来,请沈玥几个去临安侯府玩。

    大夫人和沈玥几个送了临安侯夫人离开。

    再回来,老夫人就敛眉了,“到底怎么回事,到现在我都还晕乎乎的,沈玥几个不是去文曲星庙了吗,怎么又去灵泉寺了?”

    大夫人叫苦不迭,不过能攀上临安侯府,总归是件好事。

    她稳了稳心神,如实道,“是我临时改了主意,送大姑娘去灵泉寺祈福的,鹤影湖的事,虽然了了,可我还是心有余悸,姚大姑娘落水,大姑娘有错,瑶儿又何尝没有,她性子急躁,我怕两人凑到一块儿,会惹出祸事来,还是分开祈福好些,怕老夫人您不同意,我就没敢告诉您,是媳妇擅自做主了,还请老夫人责罚。”

    不得不说,大夫人很聪明。

    之前姚大姑娘的事没处理好,她死活不觉得沈瑶有错,如今却承认了,倒显得她公平公正,不偏颇亲生女儿。

    而且,现在她去灵泉寺做了好事,给府里带来了好处,所以沈瑶性子急躁,倒不是坏事了。

    如果她不急躁,那她去的就是文曲星庙,也就不会有救人,更不会有临安侯夫人上门道谢一事了。

    这不,看她认错态度良好,老夫人也就不说什么了,但还是敲打了两句。

    性子急躁就改,一府姐妹,出门祈福不是去会手帕交,分开让人知道了,会笑话她们姐妹不合。

    大夫人乖乖受教。

    沈玥想拆台的,但是想到她拿石头丢人的事,怎么也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万一倒霉了呢?

    这事就这么了了。

    临安侯夫人来道谢,送了不少好东西来,其中头饰两套,绫罗绸缎有八匹,其中还有一匹云锦,很是华美。

    沈瑶几个见了眼红,但是老夫人连着头饰一并给了沈玥。

    还有一些调补身子的药材和血燕窝,明显是给老夫人的,老夫人就留下了。

    至于大夫人,那是一点没有。

    擅自送沈玥去灵泉寺,刚刚还敲打了,现在又给她东西,这不明显是拆台说送的好吗?

    这么打自己脸的事,老夫人不会干。

    至于沈瑶,性子急躁,才有这一出,更是没有。

    沈琇和沈珂帮着期满,自然也没有。

    老夫人处事,还是很公平的。

    沈玥得了好处,沈瑶没有,还挨了两句训斥,出门的时候狠狠的剜了沈玥两眼,“你少得意!”

    沈玥不知道,她是哪只眼睛看出来她得意了,眼睛有毛病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830